当Sora开始生成真实世界,人类落幕只剩5000天!

人工智能 科技

凡所有相,难分虚妄。

大年初六凌晨,所有眺望前沿的人都陷入亢奋之中。

当夜,OpenAI发布首个视频生成模型Sora,仅凭几句描述,便可生成60秒连贯视频,镜头百变,如梦似幻。

它降临得如此突兀又强力。

如果说,一年前GPT-4出世如远天惊雷,预示暴雨将至。那么Sora亮相,便如雪夜大江上,忽然驶来灯火通明的楼船。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那楼船载满梦境,几可乱真:苍凉的落日,蓬松的云朵,樱花树下跃动的黑发,水洼里倒映的霓虹,闹市舞龙以及蹑足的猫……凡所有相,难分虚妄。

视频中最震撼一幕是一群纸飞机飞越丛林,折纸如鸟,自然轻灵,荒诞又从容。

一切都是假的,一切也是真的。

Sora韩语中代表海螺,可致敬《海底两万里》的鹦鹉螺号,芬兰语意为砂砾,可联想《沙丘》里的奇幻星海。

日语中,Sora是“天空”,并能引申为“自由”,或许这更接近官方本意。自此之后,梦境不再是个人专属,每个人都可自由展示想象空间。

强力的冲击如海啸,快速成型,拍击世界,破碎声从各地响起。

最先惊呼来自短视频行业。有博主说看完Sora视频后,“呆坐两小时缓不过来”,有老板发文“整个素材行业都因它到来消亡”。

全球最火的油管博主“野兽先生”,在OpenAI创始人推特下留言,“请别让我无家可归”。

游戏圈同样慌乱,3D设计师发推“无处可逃”,程序员预言“半年下岗”,大佬称下一代游戏机将是“Sora box”,几段文字就可渲染出游戏世界。

冲击最终抵达好莱坞。有人将好莱坞山上的经典标志,改成“SORAWOOD”。编剧称,Sora能不变主题,自然过渡,天然为电影而生。

投资人判断称,5年之内,就会有一个不到5人的团队,用AI制作出票房超过5000万美元的电影。

传统的电影,新兴的短剧,爆火的短视频,老迈的电视台,遭遇着同一场海啸,而后浪将很快到来。没人知道结局,夏虫不可语冰。

推特上,Sora那段樱花漫步视频下,马斯克回复网友,“gg humans”。

gg是电竞术语,多发在对局结束时,以示风度。最直白翻译就是,“打得好,我认赌服输”。

“gg humans”,这一次,人类认赌服输。

Sora的冲击远不止视频,官方技术报告中称其为“世界模拟器”。

官方博文最后一句称:Sora是理解和模拟现实的基础。

GPT理解的是抽象的表达,Sora理解的则是真实的规则,英伟达科学家说,Sora不是玩具,而是数据驱动的物理引擎,可演算出真实的世界。

视频中,咖啡杯里浮沉的海盗船,依然符合流体力学;都市内虚空巡游的鲸鱼,同样遵从无形潮汐。

Sora不是在虚构世界,而是在真实规则基础上,生成世界。

这种生成令人尤为震撼。周鸿祎说,Sora真正理解了这个世界,并可通过理解自我成长:

一旦人工智能接上摄像头,把所有的电影都看一遍,把YouTube 上和 TikTok 的视频都看一遍,对世界的理解将远远超过文字学习,一幅图胜过千言万语。

如果把AI比作幼儿,文字模型更接近于与他呢喃低语,而视频模型,相当于他开眼看世界。

这是Sora真正颠覆之处,他能理解真实,生成真实,并抹去现实和虚拟的分界线。

黄粱未熟,还是大梦先觉?庄生梦蝶,还是蝶梦庄生?

虚实难辨的梦境到来之际,人们重拾线索,发现这几年的科技新闻其实互为伏笔。

AI大模型爆发前,最火主角是元宇宙。而今,百度的希壤人迹罕见,茅台的巽风空荡寂寥,Meta元宇宙一万个小世界,九成以上从无人烟。

元宇宙冷寂原因,在于缺乏内容,Meta元宇宙的画风潦草如上世纪游戏,为节省算力,人物都没有腿。

而另外一个失落的主角,是在Sora前亮相的苹果头显设备。这款酝酿近十年的产品,惊艳之后,遭批量退货,用户称过于笨重,缺乏应用。

然而,将Sora、元宇宙和苹果头显连起来读,一个新故事开始浮现。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元宇宙是框架体系,Sora是内容源泉,硬件设备是世界入口,殊途同归,新未来即将诞生。

很多年前,凯文·凯利在《失控》中说,万物都会有数字版本,这世间所有,都将在数字世界建立镜像。

过去二十年,我们为世界造出镜像,而接下来,我们将逐步生活在镜像之中。

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的北京盛夏,海龙大厦门前,笨拙的显示器和机箱,放在板车上拉进拉出。那是建造镜像的起点。

那天阳光很足,年轻的我们看着板车上的电脑,完全猜不到后来的故事。

三次工业革命塑成今日的世界,数十年来,我们一直寻找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角,却忽视第三次工业革命一直在延续。

小型计算机、互联网、芯片、神经网络、元宇宙、AI模型混合进化,连着一个正高速逼近的未来。

那未来以AI和虚拟现实为主导,而我们与之接轨需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便是当下,AI技术频出,接入设备简陋、新闻里有急行的巨头、亢奋的民众以及收割韭菜的AI课。

然而,无序会很快消失,硬件将高速进化,今年开年,国内手机巨头纷纷宣布开发AI手机,魅族将AI手机称为“明日设备”。

第二阶段,或在三至五年内到来,标志是接入设备便捷,虚拟世界丰富,并诞生成熟的商业模式。

此时,所有的职业和赛道会完成最后的洗牌。

那些与肉身相关的行业,依靠皮囊的网红,依赖记忆的翻译,重复劳作的码农,被迫谢幕。而亲近灵魂的技能,设计、创意,架构成为核心,想象力是最后的堤坝。

第三阶段,亦是终局阶段,标志是脑机接口普及,人们真正进入虚拟世界,挑战传说中的记忆上传和灵魂永生。

悲观者认为,那是文明的塌陷,人类将沉溺幻境不思进取。乐观者则称,机械承载灵魂,才能让我们行至更远,挑战星海。

无论悲观还是乐观,魔匣已开缝隙,一切再不可逆。

几天前,马斯克旗下脑机接口公司称,首位植入大脑芯片的患者,已完全康复,仅凭意念,便可移动光标。马斯克说,首款产品定名“心灵感应”。

终局正加速到来。凯文·凯利说这个时间在5000天后:现实世界与数字化完美融合,我们将迎来AI时代。

多年前,他在混沌大学讲台上说:

我们必须要相信那些不可能的事情,那些看起来不太可能为我们所使用的东西,将来肯定会为我们所用。我们尚处于开始的开始,处于第一天的第一个小时。

这是历史的特殊时刻。我们在黑夜的荒原上正陷迷途,四野是退潮的声音和凄冷的风,远方有狼嚎和炮火,乌云遮月遮天。

失落之际,科技列车轰隆驶来,前路未卜,福祸未知,但胜过困顿原地。

来源: 摩登中产

分类: 科技新闻

(即时多来源) 最新英语科技新闻 New Zealand English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9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