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名嫌疑人全落网 俄国抓捕行动为何如此迅速?

时政评论

莫斯科下雨后,克洛库斯市政厅的大火熄灭了。但这座莫斯科西郊的大型音乐厅遭遇恐怖袭击的遇难者,数量仍在增加。截至北京时间3月23日下午6时,据俄罗斯调查委员会通报,这起发生在22日晚的恐怖袭击事件,遇难人数为115人。俄新社在此之后报道称,搜救人员又在音乐厅废墟下发现了20具尸体。有些遇难者是遭到枪击身亡,有些则因吸入燃烧引发的有毒气体遇难。俄新社还表示,清理废墟的工作仍需持续数日,遇难者人数或将持续增加。另一边,抓捕袭击者的行动已取得重大进展。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博尔特尼科夫23日向总统普京报告称,俄罗斯军警已在不良斯克地区抓获了4名直接参与袭击的枪手。就是他们持枪进入音乐厅,向等待演出的数千名观众扫射。然后,他们试图驾车越过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边境逃亡。俄方还拘捕了另外7名涉案人员,并在继续寻找同谋者。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当地时间2024年3月23日,俄罗斯圣彼得堡,莫斯科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屏幕上打出标语,悼念恐怖袭击事件的遇难者。图/视觉中国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主编西蒙尼安发布了一段据称是嫌疑人被捕后受审记录的视频。这名嫌疑人在视频中说,他3月4日从土耳其前往俄罗斯,获得了100万卢布(约合人民币7.85万元),任务是“杀死大厅里的所有人”。他是在“传教者助理”(помощником проповедника)的指使下行动的。

俄情报部门还表示,初步线索显示袭击者和乌克兰方面“有联系”。乌克兰外交部早先时候表示,基辅和莫斯科音乐厅恐怖袭击事件无关。另有俄罗斯媒体报道称,涉案人员中有多人为塔吉克斯坦国籍。塔吉克斯坦外交部对此予以否认。塔斯社报道称,塔吉克斯坦外交部正就“该国公民涉嫌参与袭击”问题和俄方进行联系。国际刑警组织表示,已准备好为俄方的调查工作提供支持。

本次恐怖袭击和ISIS-K等IS(“伊斯兰国”)分支团体是否相关?俄方反恐响应是否及时?恐怖袭击的外溢效应是否会加强?3月23日下午,针对这些问题,《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国际知名反恐专家阿卜杜勒·巴斯特(Abdul Basit)。

巴斯特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际政治暴力和恐怖主义研究中心(ICPVTR)高级副研究员兼南亚部门负责人。ICPVTR是亚太地区领先的反恐研究和培训中心,也是针对亚洲恐怖组织最重要的研究、追踪中心和反恐官员培训基地之一。

“野蛮是需要训练的”

中国新闻周刊:“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分支”(ISIS-K)宣称对莫斯科音乐厅袭击事件负责。这种声明具有多高的可信度?基于目前的信息判断,什么恐怖组织最可能是这次袭击的罪魁祸首?

巴斯特:从目前我们所了解的信息看,IS相关团体肯定参与其中,这可能包括ISIS-K以及IS在俄罗斯高加索地区的分支。众所周知,俄罗斯参与了国际社会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打击IS的行动。当时,IS中不乏来自高加索及中亚地区的成员。当IS失去其主要活动空间后,一些成员去了非洲,也有一些人慢慢回到了阿富汗、中亚、高加索地区。可以说,过去数年来,随着这种“回归”增多,IS分支对俄罗斯的安全威胁也一直在增加。

今年3月初,俄罗斯反恐部门破获的针对莫斯科的恐怖袭击图谋,以及美国方面发出的相关预警,都指向ISIS-K。过去几周来,ISIS-K针对俄罗斯的仇恨造势也一直在增加。一般来说,当一个恐怖组织要发动大规模袭击时,他们的做法是先开始宣传,当舆论关注达到一定的程度,再以一次大规模的袭击行动达到“高潮”。

此外,俄罗斯媒体已经报道,本次莫斯科音乐厅袭击事件的涉案人员中,有人来自中亚国家塔吉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外交部否认这一说法。如果该消息属实,这意味着他们属于ISIS-K而非活动在高加索地区的IS分支。

总的来说,这次恐怖袭击可能涉及多个IS相关团体的协调分工,ISIS-K可能扮演核心角色,IS在高加索地区的分支团体参与其中。这是一次比较典型的IS式袭击(this is the work of ISIS),袭击者的行为有典型的IS风格。

中国新闻周刊:复盘这次袭击事件,你如何看待俄罗斯反恐部门的工作?

巴斯特:俄罗斯反恐部门已经做出了预防措施,他们在3月初破获了ISIS-K针对莫斯科的袭击阴谋,这意味着他们可能收到了某种线报。问题在于,破获这个ISIS-K小组后,他们可能认为迫在眉睫的危险已经被消除,从而忽视了之后的一些警报线索。我认为他们为此付出了代价。

另一方面,我们谈论的是恐怖袭击。视频画面显示出,进行本次袭击的枪手熟练而无情地向人群开枪。这是非常野蛮的行为,而野蛮是需要训练的。所以这意味着袭击者接受过良好的训练,而且是关于进行冷血的大规模屠杀的训练。这意味着他们为袭击做了充分的准备。

袭击的地点也很特殊,这是一个能容纳6000人的音乐厅,而且即将举行演出。当数千人惊慌逃亡时,恐怖分子很容易混在其间逃脱。在那个混乱的场面中,在6000人里锁定4个袭击者,是非常艰巨的任务。

不过,在事发后不久,俄罗斯方面就抓获了第一名嫌疑人。在这种袭击中,只要你设法抓住一个袭击者,从调查中获得线索,总会让你找到其他人。

最后,考虑到现场有爆炸和火灾,对于到场的安全部队来说,首要的任务是尽可能减少人员伤亡,在屋顶因遭遇火烧坍塌前尽可能救人救火。反恐行动的优先事项很重要。在本次事件中,恢复秩序、维护现场安全、疏散人员、扑灭大火都需要安全人员第一时间作出响应。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ISIS-K会尝试更多的海外袭击”

中国新闻周刊:在ISIS-K对伊朗以及疑似对俄罗斯进行大规模恐怖袭击之前,外界往往认为ISIS-K只是一个活跃在阿富汗境内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的恐怖组织。ISIS-K是如何突然具备了在全球发动恐怖袭击的能力的?

巴斯特:我认为这种对于ISIS-K“区域性”的描述是不准确的。自2021年以来,我们至少在21次阿富汗之外的恐怖袭击中追踪到了ISIS-K的活动,这包括今年1月在伊朗的自杀式炸弹袭击,以及在巴基斯坦、土耳其等地的袭击,甚至有在欧洲的活动。

回顾ISIS-K的发展历史,他们是在美军撤离阿富汗、阿富汗陷入国内战争的2021年开始具备了在境外发动恐怖袭击的能力,此后一直在壮大。一方面,最近三年,他们遵循了典型的恐怖组织发展模式,即试图将散居在世界各地的、有某种共同背景的极端个体联合起来。ISIS-K笼络的极端个体,主要是中亚地区的宗教极端分子。

另一方面,美军撤离阿富汗后,阿富汗及中亚地区出现了“权力真空”。这是ISIS-K能不断壮大其人员网络的根本原因。塔利班的“反恐”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ISIS-K在阿富汗境内的实力,但未能削弱他们在更多国家发起恐怖袭击的能力。我认为,现在本地区的相关国家,真的必须坐到一起来认真讨论这个问题了。

中国新闻周刊:那么,ISIS-K想通过这种袭击获得什么?他们会试图整合俄罗斯境内的其他IS力量吗?

巴斯特:对恐怖组织来说,宣传很重要,舆论关注很重要,“品牌价值”很重要。当ISIS-K宣称为莫斯科的恐怖袭击负责,全世界媒体都在追踪报道他们。不得不说,ISIS-K会很享受这种关注。关注度是恐怖组织赖以存活的氧气。

不过,ISIS-K依然是一个以阿富汗和中亚为中心的恐怖组织。我认为,那种认为ISIS-K可能和IS高加索分支联合起来的猜测,是不会成为现实的。他们有非常不同的中心任务。但是,ISIS-K确实一直非常重视海外袭击,这也是IS一直以来的发展方式。所以,ISIS-K会继续尝试更多的海外袭击,其目标包括伊朗、俄罗斯这样的非西方国家,也包括所有西方国家。最近,德国警方就抓获了几名ISIS-K成员。同时,ISIS-K将维持其在阿富汗的活动。

中国新闻周刊:近年来,随着国际冲突增多、地缘政治紧张加剧,反恐怖主义国际合作在一定程度上陷入停滞。这是否是恐怖袭击增多的原因之一?国际社会应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巴斯特:正是这样。任何时候,恐怖主义威胁都不应被忽视,但现在世界上确实有更多的战争和紧张局势,这影响了全球反恐合作的进程,而恐怖分子正在从国际社会的注意力转移中获益。

一方面,尽管双边关系紧张,我们看到美国和俄罗斯之间依然在分享关于恐怖袭击的信息。此前,美国和伊朗之间也有类似的信息分享。但另一方面,这些警告信息是否得到了认真对待?可以说,如果有更充分的合作,一些灾难是可以避免的。

因此,我希望世界各国注意到,无论国家之间有多少分歧,恐怖主义仍然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挑战。正如我们今年所看到的,ISIS-K不会放过攻击任何一个国家的机会。这意味着我们要共同努力,将地缘冲突放在一边,继续推动国际反恐合作。如果我们不能在更高层面上深化合作,那就在较低层面上深化合作,即在地区事务上、在多边机制内、在双边对话中重视反恐合作。

中国新闻周刊:2024年才过去三个月,伊朗、俄罗斯已经发生了两起遇难人数超过百人的严重恐怖袭击。一些观点认为,全球已经进入了新一轮恐怖袭击高发周期。你如何看待这种观点?世界真的更危险了吗?

巴斯特:虽然很难进行预测,但可以这样说:任何主要国家如果因为忽视恐怖主义威胁而出现安全漏洞,恐怖组织显然会利用这种漏洞实施大规模袭击,以获取其想要得到的关注度。我们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作者:曹然([email protected]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88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