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日新增感染者超过3000例,吉林到底发生了什么

中国新闻 新冠疫情 编辑精选

吉林省单日新增感染者连续两日破千,这是武汉以来中国内地新冠感染的最高峰。

3月12日,吉林省吉林市、长春市各新增感染者1268例、873例,共计2141例。

3月13日,吉林市、长春市、又新增感染者573例、433例。

两日累计超3000例。



吉林市市长,长春市卫健委主任,一位大学党委书记,一位中学校长,以及数个区级领导先后被免职,然而,所有这些,对于日增破千的吉林省疫情,却也只能是亡羊补牢了。

3月11日,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开展全面消杀

一线城市凭借着顶配的资源、动员能力及处置经验,勉强才能追上破墙而出的奥密克戎;在经济欠发达地区,病毒来势汹汹,单点突破之后,多线扩散,连环聚集,多点爆破,攻势迅猛。

吉林疫情或为欠发达地区的下半场防疫提供了一个样本——此轮疫情是如何发生、扩散以至单日激增两千名感染者的?奥密克戎在中国的千人级别疫情呈现出了什么样的流行特征?

2月到3月间,发生了什么?

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告诉八点健闻,保守的预测,吉林市疫情早于2月15日便开始隐匿传播了。

长春和吉林市在对早期病例的流调也大都追溯到2月中下旬,且此轮疫情的首发病例是“在主动就诊人员中发现的”,源头未知。

但第一例确诊发生在3月2日,吉林省吉林市发现了本轮疫情的4名首发病例。

其中3人是吉林市发现的第一起家庭传播案例,首发患儿是一名小学生,曾在2月22-24日因“嗓子疼”多次在当地儿童医院注射头孢,而其母亲、祖母均为无症状感染者。



病毒学家常荣山告诉八点健闻,变异株BA.2本身就比较容易感染18岁以下未成年人,且感染后症状较轻,不易发现。

而首发病例中的另一位无症状感染者也曾于2月16日和3月2日前往吉林市人民医院就诊。吉林市和长春市公布的流调轨迹显示,多人曾在确诊之前去往医院和药房。

医院和药店在过去两年中作为筛查定点,发现了无数次大小规模疫情。北京佑安医院呼吸与感染性疾病科主任医师李侗曾判断,疫情发现得晚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当地筛检做得不到位,买药上报等措施在非发达省份尤其是农村地区无法得到严格执行。

70%的新冠感染者是无症状感染者,无症或轻症感染者并不会主动检测。常荣山提醒,一些未发表论文的调查发现,BA.2变异株中有部分是“隐形”的,具有更强的隐匿性,S基因某些片段缺失、操作手法不规范、十混一采样等种种原因,可能导致了检测体系不能及时检测出这些感染者。

若筛检不能起到早发现的作用,单点破防之后,BA.2病毒便会在人群中迅速传播。

BA.2变异株比原始的变异株BA.1传染性增加了30%。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张玉蛟教授告诉八点健闻,奥密克戎感染者在感染后两三天就有“特别高”的感染性,“所以感染前两三天就可以传人,很容易一代又一代又一代地扩散”。

吉林市某中学27日返校,在3月3日便发现了至少8名感染者。三周以来,感染者已在吉林市的大中小学、工厂、培训基地等多级引发了聚集感染。

“现在已经很难说,传了多少代了”,多位专家提醒,轻症、无症为主的奥密克戎一旦传开,流调便很难追溯,已转阴的感染者等造成传播链断裂,延误防疫时机。

病毒在吉林市隐匿传播的同时,也在长春市开始扩散。八点健闻梳理发现,长春市多名感染者曾到往吉林市。

“长春市和吉林市就像姐妹城市”,开工开学季人员往来密切,二者之间并无缓冲检测,相同的戏码也在长春市上演。

两起超级传播事件外,还有多起聚集性感染

“吉林省这两天的数据说明,病毒肯定已经在社会面传播了一段时间。” 香港大学医学院教授、病毒学家金冬雁告诉八点健闻,12日的数据就像“大幕揭开”一样,将此前悄然积累的大量感染者展现在了大家眼前。

而最先让人能隐约感受到大幕下汹涌暗流的,则是两起冲上过热搜的超级传播事件。两起事件的主角是一所大学和一所中学——位于吉林市的吉林农业科技学院与长春市九台区一中。

3月10日,在吉林市疫情爆发8天之后,吉林农业科技大学多名学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求助信息,称该校未及时转出感染者及密接,安排其与健康同学混住,并且缺乏防疫消杀物品及基本生活必需品。

而在农林科技学院聚集传播引发关注后,11日,九台一中学生家长也发出了求助信息,称3月4日便有一名高三教师确诊的九台一中要求感染的师生居家隔离,但发病后并无任何指引,家中六岁男孩“烧到快休克了”。

九台一中的疫情始于3月4日的一位高三教师确诊。随后,开始有学生发烧、确诊。然后,这所拥有5000多名学生和数百名教职员工的寄宿制中学做出了一个决定:让学生们各自回家,居家隔离。

结果是,根据3月12日的确诊数据,长春市新增本土确诊中六成在九台。

两起事件将地方医疗资源、人手及处置能力不足的难题充分暴露了出来。

事件引起关注后,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党委书记张立峰被免职,当地紧急从“省内各地”调动了300台大巴将6034人转运到了辽源市、长白山、白城市、白山市、通化市、松原市等临近城市。

多位专家分析,吉林市本地的医院、隔离酒店及可调动人手不足以应对如此多点、大规模的疫情,“后续病例继续增多的话,这些方面仍是问题”。

除了聚光灯下的这两起超级传播事件,公开的流调信息显示,本轮疫情还有很多地点都出现了聚集性病例。

这些地点既囊括了农村,又囊括了城市里的工地、学校、公司、宿舍甚至结核病医院等各个种类。

例如吉林市的“昌邑区桦皮厂镇”,这个镇在流调信息中出现了至少40次。流调信息显示,这个镇下面的张相村、崔屯村、桦东村、永胜村等村落在进入三月份以来,均发现了不止一名感染者,并且这些人员都属于管控人员,通过筛查发现确认感染。这意味着,当地已经发现农村地区可能存在聚集性感染。

再比如3月4日发现的确诊病例2所在的“吉林市某中学”,后续确诊病例3、4、5均为其同班同学。同日发现的确诊病例6所在的“吉林市某中学”,后续确诊病例7、8、9也均为其同学。虽然尚不清楚确诊病例2与6是否在同一所中学,但上述信息也从侧面印证了本轮疫情中,有多所学校均存在聚集性感染的情况。

除了这些有大量感染者出现的地区或场所,八点健闻还找到了——吉林车务段九台装卸有限公司、熊猫街舞培训机构(中海兰庭A3栋)、九台区川都府火锅店、净月区永顺路伟峰东域工地、双阳区第一实验小学、吉林省裕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长春市圣金诺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修正大学培训基地、吉林经开区九站街道某学院宿舍等等(注:以上地点均在流调信息中多次出现,且分别来自不同的感染者)。



在吉林省公布了3月12日暴增的超2000名感染者后,吉林市和长春市均未再公布感染者的流调信息。

基于这样一个庞大的新增感染者数据,上述不完全归纳的聚集性疫情地点很可能只是流调信息展现的冰山一角,它们昭示着疫情态势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更重要的是,在这些公开信息背后,病毒很可能已经悄无声息蔓延到了许多看不到的地方。

一位流行病学家认为,吉林省两地的感染人数,尤其是长春的感染人数,还将在高位震荡一段时间,他认为吉林省的最终感染人数可能突破1万例。

为什么前几轮核酸没能发现?

日增2000例这个让人震惊的数据,是在吉林市第6轮核酸检测和长春市九台区第3轮核酸检测中发现的。此前吉林市的日增感染者都在200以内,而长春市不过几十例。

这个中国近两年来疫情中创纪录的数据背后,隐藏了一个问题:这么多感染者,为什么前几轮核酸都没有发现?

在年初的天津疫情中,3轮核酸后,天津市的新增感染者就有了大幅下降。

而对这个情况,病毒学家常荣山表示:一方面,这是奥秘克戎毒株更难检出的特性所致,另一方面,“感染人数暴增是因为,之前检测的人数不够多,检测面还不够大,区域也不够广泛,一旦区域大了,感染人数一下子就上来了。”

而李侗曾则认为:这是因为“应急预案就做得不够详细,启动又慢,导致了大量密接和次密接没有及时被隔离,发生了大规模的社区传播……”

核酸检测不够全面,以及没有对密接者进行及时的隔离管控,检测与管理成了互不相干的两张皮。

于是便出现了,疫情早期,在吉林农业科技学院,核酸检测的结果迟迟未出,“需要隔离的同学放在图书馆和教学楼,交叉感染”;而在九台一中,有与校内确诊者密接经历,甚至已经开始发烧的学生被要求居家,从而导致了疫情的社会面传播,而疫情的传播又进一步加剧了检测及诊疗资源的紧张状况。

3月13日,吉林感染者日增过千数据发布当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吉林省卫健委副主任张艳表示:感染人数的暴增,反映出个别地区面对疫情快速上升的形势,医疗资源扩容能力不足,导致短时间内集中收治受限,因而无法落实“应检尽检、应隔尽隔、应治尽治、应管尽管”。

这种表现,“部分与他们的经济水平有关,长春和吉林,与北上广尚有差距”,病毒学家常荣山评论道:“也许,长春与西安有一定的可比性,然而这场疫情的发展来看,却比当时西安的情况差了很多,因为西安到了1500-2000确诊总数时,就发展非常缓慢了,而长春,疫情也许还在高位震荡。”

消除恐惧是第一步

从一定意义上,本次的吉林疫情,可以看成是中国内地普通城市面对奥密克戎2.0的一次预演。从本次的吉林疫情中,我们可以至少部分地看清我们防疫系统的漏洞与缺陷、医疗资源承受的极限以及未来可能的策略。

根据近期媒体报道的数据,吉林和长春开始新建大批方舱医院以及隔离点。其中吉林市目前已有3家方舱医院已投入使用,共有床位近1200张,还有共计能提供1万张床位的3所方舱医院在建,一个拥有6000个房间的隔离方舱也正在建设中。而在长春,一家有1500床位的新建方舱医院即将投入使用。

3月13日,《人民日报》对话吉林省卫健委,相关负责人提到:吉林省目前已调派了2008名医务人员支援珲春、吉林、长春等地区开展医疗救治和核酸检测工作。支援中还包含整建制地接管医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接管长春市传染病医院。

3月12日晚召开的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会议上,吉林省委书记景俊海表示,“我们正在经历全省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形势最严峻、挑战最直接、工作最复杂的一次大战大考”。

这是吉林的大战大考,也是中国更广阔的地区即将面临的大战大考。

在全球疫情以奥密克戎,尤其是更为狡猾的奥密克戎2.0为主力毒株的今天,如何应对,也许会是摆在中国每一个城市管理者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张文宏今天凌晨发文称,病毒的毒力已明显降低,消除恐惧是我们必须走出的第一步,重要的是准备好更为完备、智慧、可持续的应对策略:

老年人普遍的第三针接种,以及更好的疫苗与疫苗接种策略,可以广泛供给的口服药物,可以负担得起的广泛提供的居家检测试剂,得到有效训练和预演的分级诊疗策略,未来居家隔离的流程。

在常荣山看来,对已经发生大面积扩散的疫区,对老年人及其他高危人群,可以考虑“反向隔离”,减少可能的重症甚至死亡,才会消除对公众心理的冲击,这也是流行病防控的重要一环,现在做,犹未为晚。

张玉蛟教授也建议,要对老年人及其他免疫障碍人群进行特殊分级管理。

考虑到奥密克戎无症、轻症为主,那些没有打疫苗的,老年的,还有那些病弱的这些人是高危人群。“当潮水涌过来,要先把不会游泳的人先救起来”。

来源: 八点健闻


 1,14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