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被LV除名:年入300万以下统称“无收入群体”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金融经济

个人年收入低于300万、家庭年收入低于一千万,在LVMH的话语体系里都叫“无收入”客户。

01

一夜醒来,中产阶级已经被LV除名了。

昨天,一张网传的奢侈品集团路威酩轩(LVMH)大中华高管电话会议要点图广为流传,其中提到:

LVMH的客户被其分成三类,超高净值(个人年收入一千万RMB以上或家庭年收入三千万RMB以上)、高净值(个人年收入三百万至一千万或家庭年收入一千万至三千万)、无收入(低于上两类,都被LVMH归纳为无收入,包括学生和普通白领)。



你没看错,个人年收入低于300万、家庭年收入低于一千万,在LVMH的话语体系里都叫“无收入”客户。

最直接的后果是,根据网传图,LVMH打算继续提价,剔除日益萎缩的“无收入”客户群。

▲截图自微博

LVMH,你你你也太瞧不起中国人了!

我们无法求证这张图的真实性,但LVMH已经动手了却是事实。

据不完全统计,仅路易威登(LV)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宣布在全球范围内提价超过了5次。

今年2月下旬,LV部分经典款式的涨幅高达20%。“小麻将包”的产品售价从3500元涨至5400元,涨幅高达54%。

不只是LV,爱马仕、巴黎世家、GUCCI、德尔沃、迪奥等奢侈品牌也都轮番涨价。今年爱马仕全球产品平均售价将提高3.5%。

中国经营报报道,追踪奢侈品市场的网站——PurseBop表示,据推测,低端奢侈品的价格平均每年上涨4%左右,而高端奢侈品的平均涨幅在15-18%之间!远远高于通胀水平。



02

眼看着自己被LVMH集团无情地划入“无产阶级”了,不甘心的网友们弱弱地问——谁是LV想留住的人?自己输给了多少个中国人?

我看了下,最近《2021意才·胡润财富报告》显示,疫情下中国的富人越来越富了:

中国总财富600万人民币的“富裕家庭”较上年增长1.3%至508万户;

总财富千万人民币的“高净值家庭”较上年增长2%至206万户;

总财富亿元人民币的“超高净值家庭”较上年增长2.5%至13.3万户。

注意,而胡润提到的“高净值家庭”和“超高净值家庭”,算的是总财富,不是年收入,可以是一夜暴富,也可以是奋斗几十年的积攒。

我们姑且把“高净值家庭”里的20%看作是年收入千万家庭,那也只有41.2万户,加上全部“超高净值家庭”的13.3万户,也就只有54.5万户!!!

中国家庭户平均规模是2.62人,也就是有142.79万人。放在14亿中国人里,也就是千分之一。

好了,大家可以心理平衡了,如果你是这千分之一,恭喜你,如果你不是,也别沮丧,毕竟你身边还有998个跟你一样的“无收入”群体,是LVMH正在剔除的对象。

难怪2月份LV涨价前,中国消费者排长龙线下抢购,甚至有人被拍到双手提7袋离开,这时候,就是这些“无收入”群体的最后窗口期啊!

过了这个窗口期,一大堆人再也无法在小红书、朋友圈和抖音上假装名媛了。

03

不得不承认,疫情下的两年多来,新中产正被加速甩下车。

前阵子智谷趋势文章就提到,中产阶级的尽头,是网约车的司机,在打车软件上随意碰到的奔驰、宝马、特斯拉车主比比皆是,犹如过江之鲫。

他们是曾经的互联网大厂高管,曾经的热门板块房地产销售主管,曾经的游戏开发项目负责人……

只是,曾经拼死挤入互联网大厂,幻想35岁退休的人,换来的是阿里的“向社会输送人才”、腾讯的“结构性优化”、百度的“鼓励狼性,淘汰小资”、京东和B站的“恭喜毕业”。



就连歌手陈奕迅,都在最近的直播中“哭穷”:

因为疫情,一年几乎都没工作,卡里也只剩下3000万,我现在心里真的很慌。我现在患有这个病叫“钱包肝硬化”。

你以为穷和提价,能劝退一群人?

不不不。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中国人对奢侈品的渴望,中国人几乎撑起了奢侈品消费的半壁江山,并两度把LVMH首席执行官贝尔纳·阿尔诺,送上了世界首富的宝座。

贝恩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大陆个人奢侈品销售额同比增长36%至4710亿元,是疫情暴发前——2019年销售额2340亿元的两倍多。

它们的财报业绩十分喜人,2022年第一季度,LVMH集团营收增长29%,营业收入达到180亿欧元(约1243.5亿元人民币),日均收入13.82亿元。

赚钱能力比日赚3亿的“宇宙第一行”招商银行还要强。

另一个奢侈品巨头爱马仕集团也同样录得27.7亿欧元(约191.4亿元人民币)的营收,同比增长33%,日均收入达到2.13亿元。

一面是对外声称扛不住成本压力涨价,一面是财报收入创新高,奢侈品品牌还真是从来不缺消费者啊!

04

为什么经济和消费不景气,奢侈品反而越卖越好呢?

先看个段子:有的人省吃俭用花3万买香奈儿,有的人存3万投资了理财,一年后前者的奢侈品涨到6万,后者还剩1.5万,这就是思维决定命运。

再看个真实案例:考拉海购盘点的《2021年度十款“理财包”》显示,2021年涨价幅度最高的CELINE ROMY腋下包,较年初发售价涨幅高达95%,大幅跑赢了基金和股市大盘。

韭菜们哭晕在厕所!

疫情影响最大的是低收入人群,往往负债比例更高,拥有资产的富人们只会越来越富。

由于奢侈品尤其是限量版,其稀缺性拥有很强的抗通胀属性,被一波中产阶级当做理财产品,原理与“乱世买黄金”一致。

此外,疫情下,很多人被困在家中,外出旅游泡汤了、外出吃大餐别想了,省下的预算,正好改用在奢侈品上了。

看看最近的大A市场吧,学学张智霖吧,不要阻止家里人“买买买”,你以为的败家,那可是真正的大赢家啊!

来源: 智谷趋势



 1,18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