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人肉黃金:我在柬埔寨被賣了1.5萬美元

国际新闻 编辑精选

編者按: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一個巔峰時曾有40萬華人,短時間隨著禁賭由巔峰滑向底穀,每日上演不輸《教父》《英雄本色》、圍繞黃賭毒詐騙的驚心動魄故事,鳳凰網全程追蹤一同胞受害者的經曆,起底這個城市的光怪陸離。

核心提示:

1. 受疫情影響,西港人口急劇銳減,販賣人口愈發猖獗。生命被明碼標價,一條生命1.5萬-3萬美金不等。人像不會損耗的商品一樣在網投公司之間頻繁交易,定價也越來越高。



2. 人口被販賣的歸屬地大多是網投產業園,即網絡殺豬盤的大本營。網投園區大門口有荷槍實彈的憲兵把守,每家網投公司為了獲得暴利,禁錮員工的自由,沒有業績動輒暴打和電擊。

3. 網投公司騙局的背後,是欲望膨脹後的失序世界。詐騙公司高管們吸毒、拋灑美金,醉生夢死,投機客們瘋狂圈地斂財,炒作地皮哄抬價格,收割散戶韭菜。


2021年12月的一天下午5點,位於柬埔寨西港市的一條環山公路上,一輛銀白色的現代商務車,正緩慢爬行。車裏坐著四個男人,口罩遮住大半個麵部。除了司機,其餘三人一人手持槍支,另兩人手握利刀。他們正在尋求目標。

這條公路臨湖傍山,論風景,並無特別之處,又因為不在鬧市,顯得有些僻幽冷清,偶有車輛疾駛而過。唯一吸引人的地方是山上住著一群野生猴子。

猴子個頭隻有成年貓大小,身上毛發灰白,四肢烏黑,尾巴直直地聳立著,一點也不怕人。它們很聰明,每天下午4點,成群地從山上漫湧下來,最多時會有30來隻,然後翻過一個2.5米高的路邊圍擋,來到公路邊,跳躍著伸手向路人討要食物。

猴子眼中的喂食者多是在這裏工作的外國人,更準確地說是中國人。他們遠離故土,不通本地語言,雖然當地華人很多,但並不敢隨意結交。他們更喜歡這些生長在熱帶季風氣候中的袖珍動物。和動物相處時,人的精神狀態最為鬆弛。這在商務車裏的四人看來,正是他們作案的最佳場所。



26歲的李明然絲毫未意識到危險。他隻身一人,給圍上來的猴群分發香蕉和山竹。他沉浸在自己觀察中,膽子大的猴子跳到他跟前,伸手從他的手掌裏搶根香蕉,原地吃了起來,膽子小的,拿到食物後跳開幾步遠,躲著吃。車子緩慢靠近,李明然根本沒察覺到任何異樣。直到身後傳來猛拉車門的聲音,他還沒來得及轉身,後腰位置就明顯感覺到一把尖利的器物,兩隻手臂被人死死架住。

他掙紮著,出於本能喊了聲“救命”,隨後改口連續大喊“help”,尖銳而充滿恐懼的聲音刺破天空,引得200米開外的一個水果攤攤主的回首。抗拒中的李明然投以哀求的目光,但目光還未收回,一個拿著手槍的男子跳他跟前,操持一口東北方言,警告他老實點,不要亂喊。他很害怕,立即閉上嘴巴,隨後被拖上車,整個過程如旋風般,不到10秒。

01 販賣

“這是一場蓄謀的綁架。”李明然事後回憶,這在當地並不罕見,隻是從來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西港,即柬埔寨的第二大城市西哈努克港,坐落於柬埔寨西南海岸線上。論人口、麵積規模,僅相當於中國的一座縣城。自2016年宣布賭場合法化以來,西港經濟和人口都呈現爆發式增長。在經濟利益的巨大誘惑下,網絡博彩和電信詐騙也蓬勃發展。許多中國的無業遊民、有過牢獄之災的人,甚至一些投機客,紛紛將罕見的熱情傾注到這座新興城市。最多時,在柬埔寨的中國人已超過40萬(移民局根據簽證延期統計數據),其中大部分都在西港。這些外來人口支撐了西港賭場及其配套產業——包括房產、酒店、休閑娛樂、餐館等——同步繁榮。

但是暴力罪惡,也充斥其間。2019年,李明然來西港的第一天,當地新聞就報道了一起腰斬事件,第二天新聞報道有人被爆頭,棄置在大市場門口。

李明然在柬埔寨工作三年,去過多個城市,這次正好是他結束一份工作的間歇期。重新造訪西港,有兩大目的,一是感受下西港的海濱風光,一是順便拜訪一下朋友。他畢業於中國一所大專高等院校的工程管理係,在緬甸、老撾等多個國家的華人工地工作過。2019年下半年,他新換工作,加入一個福建開發商團隊,來到柬埔寨的西港市,正是那一段時間裏,他養成了和同事喂猴子的習慣。

李明然沒有考慮太多,隻身一人去喂猴子時,心裏也曾浮起一層隱憂,但隨後自我開解了。賭場、詐騙等行業吸聚的人群,被當地華人稱之為“撈偏門的”,與正當行業人員之間界限相當清晰。而他從事的工程行當,屬於正經生意,與他們是兩條平行軌道,不可能會有交集。

事實證明,他過於樂觀和疏忽了。擄上車後,他被推搡到車上最後一排,屁股還沒坐穩,一個黑色頭罩套住了他,手機也隨之收走。他內心收縮一團,腦袋直發懵,試圖厘清眼前的處境,但非常艱難。約莫一個小時後,李明然的頭罩被摘掉,才恢複視線。

他已被帶入到一間無窗戶的房間。房間不大,布置很簡單,有四張上下鋪,一台吊頂風扇呼呼旋轉,室內光線全仰仗天花板上的LED燈。這看起來像是一間宿舍,但實質上更像一個審訊室或者監獄中的懲戒室,已經有兩個極度疲倦的年輕人依靠在床腿邊,手上有明顯的青紫色傷痕。房間內沒有馬桶,扔給你一個1.5升左右的塑料瓶子,湊合著當作尿壺。



這裏規矩很嚴苛,禁止交流。因為房間裏配置有兩個攝像頭,違反規定者會被電棍伺候。每個人都被限製在一米的活動空間裏。積極配合的人,單隻手臂銬在下鋪的床板上,可以坐在床上;不聽話的,單手銬在上鋪床板上,兩腿隻能站立,沒法伸曲休息。

每天的飯食供給僅僅隻是為了滿足裹腹需要,一人一天兩瓶水和一桶價值不到1美金的冬陰功泡麵,不過也沒人有心思吃飯。進去的當天,李明然莫名地挨了兩個耳光。他看了看房間裏另外兩個渾身是傷、髒兮兮的年輕人,一陣顫栗傳遍全身,心想“錢財恐怕保不住了,保命最重要”。

“這像是監獄,新人來到總要受到一些懲罰,以示規矩。”李明然事後總結。很快,一個綁匪手持電棍,連吼帶嚇地告訴他,“我們隻是謀財,不會傷害性命,隻要你乖乖地配合”。為了免去皮肉之苦,李明然積極配合綁匪的指令,解鎖手機,打開手機上支付寶、微信、銀行app,把賬戶上的3萬美金轉給了對方。

第二天,綁匪故技重施,強迫李明然給朋友發信息借錢,給爸媽要錢。直到榨幹可能的最後一分錢,綁架的最終目的才暴露出來。當天晚上,一名手持電棍的綁匪,晃到李明然麵前說給他找了份工作。

所謂的工作,隻是把他賣到網投園區。李明然鬆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性命暫時無憂了,疲憊的身體沉沉地睡了幾個小時。挨到第三天晚上8點左右,他終於被帶走了。那是一個秘密的交易點,在機場附近的公路上。那條公路因為剛修好,少有車輛通行。當時四野被黑幕籠罩,隻有兩輛商務車打出近光。李明然在回答了幾個問題後,就從其中一輛車轉移到另一輛車上。他通過交易雙方的對談,知道自己被賣了1.5萬美金。

02 詐騙

人口被販賣的歸屬地大多是網投產業園。網投,顧名思義,是指網絡投資,隻不過後來演繹成了“網絡詐騙”。柬中時報的近期報道,35個來自柬埔寨、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巴基斯坦、印度和緬甸等國的人權組織發表聲明稱,許多外國人在柬埔寨被綁架、販賣、偷渡或被虛假招聘信息欺騙,大部分都被賣到西港的網投產業園。而公開報道中,整個柬埔寨的網投產業園有196家,其中一半都在西港。

大部分網投園區,如一個獨立的圍城,擁有不受任何幹擾的運行規則——裏麵的人出不來,外麵的人進不去。大門口不僅有荷槍實彈的憲兵把守,而且鐵門通常緊閉,甚至連警察等執法部門人員都無權利進入。為了防止裏麵的人逃出來,圍牆上還設有雙層的蛇腹刀片鐵絲網。自由在這裏如天方夜譚,唯有業績突出的員工或者公司高層才享有進出園區的權利。

李明然被人販子以1.5萬美金的價格賣到網投園區公司後,開啟了另一種囚禁生活。他的活動空間僅限於兩層樓,一樓是住處,二樓是辦公場合。日常吃飯,會有人送飯到門口。一天24小時,至少14個小時都在工作。每天最多能休息6個小時,沒有休息日。

“這裏工作太壓抑了!”李明然一天也呆不下去,雖然提供一日三餐,但他通常隻吃一頓,有時根本不吃,“沒心情,超級絕望”。除了工作上的超負荷運轉,所有人都背負業績指標,新人要在2-3個月內開單,老員工每個月要入金30萬。沒有業績或者不積極“工作”的員工,動輒被關到小黑屋拳打腳踢或電擊。

23歲的王文衝在被賣到西港一家詐騙公司後,因為拒絕從事詐騙,他和朋友倆人,被關在小黑屋裏,讓人用橡膠棒、拳腳和電棍暴揍了兩小時。結果是身上和臉上被打得皮開肉綻,不得不在園區內的一家小診所裏,休養了半天。

在詐騙公司的管理者看來,員工無疑隻是賺錢的工具,他們花錢為員工提供手機、購買網絡流量卡、獲客賬號,還租賃房屋,提供餐食,這些成本投入後,員工怠惰不營業,那就應該嚴加懲戒。

王文衝和李明然一樣,從事的都是網絡愛情詐騙。他們通常扮演完美的情人人設——成功、多金、正直、喜歡讀書、熱愛生活、溫柔真誠——這賦予他們的光環會讓不少女性失去判斷力和警覺。然而一旦建立信任關係,他們便會暴露自己的真實目的,暗示其在虛假軟件上充值做網絡投資。他們會先釋放小誘餌,甚至不惜外賣訂花、送金首飾,當對方完全卸下包袱後,引誘其再充值一大筆錢,然後消失。在國內,這有一個更形象的名字叫“殺豬盤”。

愛情詐騙的成功,離不開一套精密包裝的話術。王文衝入職的第一天,收到一堆內部絕密資料。這些資料多達二、三十個word文檔,涵蓋內容十分龐雜精細,令人歎為觀止,從世俗的成功學、雞湯,到經濟學、投資理論和國家政策的研讀,無所不包,還浸透了心理學、哲學、文學,以及茶道、各地的風土人情等等,甚至還精確到認識起的每一天話術流程。

王文衝每天端坐在電腦前,一邊在天眼查、企查查上翻閱公司登記時留下的電話號碼,尋找潛在的女性受害者,一邊偽裝成一位事業有成的喪偶中年男性,翻閱參考資料,向潛在中年女性撒下愛情的天羅地網。

對於被生活磨損得容顏衰老的中年女性,他們多讚美和支持,會著重表現出自己情義深重的一麵。

袁莉,40多歲,有穩定的工作,在河南市場監督管理局上班,但是單身,這幾乎完美迎合了王文衝公司受害者的敘事——渴望有人關心,有經濟基礎。詐騙犯冒充一位南京地產商老板,不僅從該老板的微博上盜取自拍照片,還把他拍攝的一些練習書法、劃賽艇的短視頻發給袁莉,讓她相信自己就是一位成功而博學的商人。人設穩了後,詐騙犯一邊給袁莉發頗為“曖昧”信息, 喊她“小懶兔子”,“兔子妹妹”,讚揚她的達觀心態和獨立品格,一邊祭出自己重情重義、人生智慧的一麵,自稱妻子難產,撇下兩個孩子離世,自己傷心欲絕,長時間走不出陰霾,直到看到某句名言方頓悟人生,恢複正常生活。

成功的詐騙犯們頗為熟諳中年女性的心理,從他們對愛的向往和對悲慘故事生發的同情雙管齊下,常常能很快俘獲女性的信任。而且中年女性,在家庭中大多是犧牲最多的角色,鮮有自己的生活,夫妻關係也早已失去了甜蜜的成分,人心早如幹枯的花。而詐騙犯們適時投喂的甜言蜜語,恰如甘露給她們營造了幸福的幻影。

50多歲的受害者胡瑾,在浙江經營一家紡織廠。年輕時事業心比較重,習慣了商場上的風浪顛簸,結識的人脈也越來越多,對家裏無所事事的老公難免多抱怨,夫妻二人感情日益冷淡。

詐騙犯給胡瑾發的短信,也多投其所好,噓寒問暖的同時不忘展現自己的事業心,甚至從網上找幾張照片,偽裝成多年前的工作筆記發給她。同時還透露自己因為追求事業,疏忽家庭,常常心存愧疚,會發一些去看望老人、陪伴子女的圖片。這一切在胡瑾看來,太貼合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伴侶形象。她甚至在對方發來甜言蜜語後回道,“有生以來,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謝謝你”,還多次強調很幸運能夠遇到一位知己,慰藉靈魂。

詐騙犯們表現得非常專業,他們對受害者早晚發去問候信息,保持若即若離的聊天氣氛,讓自己始終掌握主動權。他們在情感遊戲中敞開心扉流露的“真情實感”,以及成功人設散發的魅力,讓人無法抵擋。在西港,詐騙公司當然不隻是瞄準女性,也有男性。隻要有利可圖,他們可以跨越國際“談戀愛”,詐騙對象除了中國人,還包括韓國人、日本人、歐美人等。他們早看中了情感詐騙的“賽道”。據新華社報道,僅僅2019年1月-8月,情感騙局造成國內群眾損失就高達38.8億元,占全國騙局總損失的1/5。





03 到處散發美金味道的城市

網投公司騙局的背後,是欲望膨脹後的失序世界。

“榮歸故裏,爭創佳績”,是李明然他們每天都要喊的口號。“是不是很諷刺,竟然從詐騙犯嘴裏聽到。”李明然告訴鳳凰網《風暴眼》,口號很長,但他隻記得這兩句話。

確實有一部分人掙了不少錢。每個詐騙公司,為了鼓勵業務員開單,沒有基本薪資,隻有提成,但提成比例很高。李明然所在公司提成是20%——35%。李明然所在的冠軍組,10個人,每月入金600萬,僅組長一個月就能入金100萬,提成就高達35萬。“這是很多年輕人在國內一年也掙不到的錢啊。”

除了提成,還有額外福利。譬如,為月入金在70萬以上的員工,獎勵一塊價值5萬的手表,入金100萬的,獎勵價值10萬的手表,120萬以上,你可以任意自由進出園區。公司還會定期租遊艇,供優秀員工出行遊玩,從休閑娛樂到吃住花銷,公司提供一條龍服務,盡情歡愉。

“公司的付出是值得的,因為詐騙行業太掙錢了”,李明然計算了一筆賬,通常情況下,公司養10個人,1個月成本也不超過10萬元,但凡有一個人開單,至少都是幾十萬,穩賺不賠,他所在的小組,幾乎每個月都有5、6百萬的收入,利潤高達數倍。

財富的快速積累也讓人極易迷失在酒精和藥物的麻醉中。李明然有一個在嗨場(高端KTV)做管理的朋友,他沒事時會去找朋友玩。一個大包房裏,音響震耳欲聾,四麵牆壁,包括天花板,安裝了全景式屏幕。置身其中,四麵八方, 無論哪個角度,都是沉浸式未來城市體驗。尤其人吸食K粉後,一切感受被放大,宛如駕駛空中飛行器,穿梭在城市的摩天大樓。嗨到極致,網投的老板們現場拋灑美金,100元一張的美元鈔票從空中紛紛撒落。

網投生意拉動娛樂、餐飲、地皮等行業的同步繁榮。嗨場作為網投老板們娛樂的天堂,曾經一度是僅次於網投的最賺錢的行當。李明然結識的這位朋友,做過中介、在賭場跑過堂,後來進了嗨場。25歲年紀,人很機靈,在嗨場一路升到管理層,後來看打DJ賺錢,又拜師學藝,轉行在嗨場做了DJ。DJ收入很高,一個班,6個小時,能掙280美金。“他很拼命,有時一天上兩個班,一個月收入就有1萬5到2萬美金”。

掙錢的快感也曾讓王文衝頭腦發熱。他初次來到柬埔寨時,是投奔初中同學的。當天到達金邊機場,同學為他接風洗塵,兩人當晚用餐、娛樂消費了5000美金。在成都飯店打工的他,哪裏見過這陣仗,對同學滿是崇拜和羨慕。他最初是在同學開的門店幫忙,在網投園區販賣香煙和水果,他還私下裏從國內進口電子煙賣給園區的詐騙犯們。

“販賣電子煙和香煙,最低3倍利潤,最多時,一個月能賺到5萬人民幣。”王文衝說。這裏的香煙、電子煙都是假貨,網投園區的詐騙犯們掙錢的畢竟都是少數人,沒有人在意真假,更在乎價格。他賣的電子煙和香煙價格優惠,還常常推出贈送活動,很受歡迎。

不過,事後證明,掙錢絕沒有他想象得那麼容易。當他後來單獨在一個新園區幹時,單槍匹馬,根本打不開市場。正當他一籌莫展時,他結識一位喜歡戴江詩丹頓的貴州老板,對方一身的名牌和動輒給的小費,迷眩了他的認知。當對方向他發出酒店管理崗位的邀約,並承諾開出4000美金的薪資時,他不顧朋友的勸阻,直接答應了。從此他被誆進了西港瘋狂的網絡詐騙行業,泥足深陷。

財富在向所有對金錢饑渴的人招手。去過西港考察的投資人楊國英曾在文章中寫道,“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中國人裹夾著巨量的遊資蜂湧而入,這個小城徹底變了,變成了完完全全的‘中國城’。”

人口湧入,拉動地產行業的膨脹。楊國英表示,西港土地曾經確實出現過投資機會,西港市區的公寓均價在2017年時不過800美元/平米,到2018年,已飆升3倍。西港市區的公寓租房價格更是在這一年的時間翻升了10倍。

周邊的配套也同樣水漲船高。在西港多年的申成說,你能想象嗎?這邊一個沙縣小吃,100多平方的店麵,一年可以掙幾百萬利潤。“這就是一座到處散發著美金味道的城市。”

但這一切都在2019年嚴打開始,陷入停滯。“2019年818禁賭令後,大量中國人離開西港,很多樓盤出現爛尾,商場、店鋪關閉。”申成告訴鳳凰網《風暴眼》。

李明然對此印象深刻。2019年10月,他來西港給一家地產公司做調研。他和團隊圍繞著西港大大小小的樓盤,轉了三天,發現至少有100個樓盤爛尾。這場調研的結果,最後導致了他們公司老板的撤資停工和他的失業。

號稱“中國天使投資第一人”的薛蠻子此前在柬埔寨包括西港買了40平方公裏的土地,極力吹捧西港的投資價值。被稱為“炒房教父”的歐成效也夠買不少土地,在中國國內,召喚信徒來西港炒地皮。楊國英毫不客氣地說,他們已經成了十足的騙子。2020年上半年,歐成效聯合著名經濟學家郎鹹平、廣東衛視財經節目主持人王牧笛等人在國內多地組織線下閉門會,將他們購買的6300畝土地,拆分成一畝一畝的小地塊兜售。他們鼓吹每個參與者都可以囤積居奇,也可以自己修建別墅,或者進行二次出售。

《界麵》曾報道揭露這一土地性質背後的騙局,這塊土地實際上已經閑置11年,歐成效和廣東衛視財經節目主持人王牧笛等人購買時,這塊土地已經兩易其主。

而當時西港無論土地價格還是商業租賃價格都發生大幅下降。根據西港省商協會聯合會的數據,2019年8月,禁賭令頒發後,西港核心區的土地價格下降17%-25%;商業租賃價格下降幅度更大,下降80%到85%。

西港的財富泡沫被戳破後,從2019年開始為西港土地大肆宣揚,多次出現在西港樓盤的薛蠻子消失了,網絡上甚至還一度掀起了尋找“薛蠻子”的活動。很多人心碎地發現,自己成了泡沫後的“接盤俠”。





04 艱難的救助

為了維持城市繁榮的泡沫不繼續破滅,西港急需規模人口支撐。疫情的到來,再次加劇了西港人口的緊缺。依靠博彩、詐騙興起來的城市,瞬間失去了活力。人口販賣,變得越來越有市場。

“販賣人口原本沒有那麼猖獗,2019年818禁賭令以來,尤其是疫情的爆發,大量華人離開柬埔寨,本地賭場、詐騙行業人手緊缺,綁架、販賣、偷渡或者以允諾高工資虛假招聘的案例層出不窮。”當地的法律服務工作者申成解釋。

這已形成產業鏈條,網投公司自身也會參與其中,不過在它們行當有更好聽的名字——賠付金。在網投公司呆了不到半年,沒有做出業績的王文衝和朋友被公司以17000美金賣掉了。二次被賣,王文衝的賠付金增加了7000美金。

“賠付金,這種說辭最早是在西港和緬北等地率先發明的。”申成說,賠付金中涉及成本支出包括很多項,除了正常的辦公支出外,公司還會人為增加許多荒唐的項目——空氣呼吸費、地板磨損費、鍵盤磨損費等。基本上公司話2萬美金把你買過來,賣掉你的話,價格就要漲到3萬美金了。

李明然也很擔憂這一點。“轉手被賣掉,隻不過換一家公司繼續詐騙。但多次被轉賣意味著你的賠付會越來越高,直到高到一定程度,很可能就沒有人願意花錢買你。那最後結局,更是不堪設想。”

李明然的自我保護意識很強,為了不讓公司把自己賣掉,他極力在主管麵前表現自己的優勢和能力。入職第一天,李明然告訴主管,自己被綁架的慘狀,來博取主管的同情,暗示自己可以掏錢把自己贖出去。不過,主管看他腦瓜靈活,說話有邏輯,思路清晰,打字又快,沒舍得放走他,轉而把他分配到公司冠軍小組,大有栽培他之意。

但他從來沒騙過人,26歲了還沒有對象,怎麼去撩女孩子騙人呢。他知道消極怠工的下場,他不得不一邊違背自己的意願,主動去“撩”女孩子,一邊還要裝作努力工作的樣子。他是公司第一個上班的人,也是最後一個下班的人。別人申請3個手機,他申請5個手機。別人一天加一個好友,他一天至少要加4個,讓自己看起來十分努力,但最後都以這些人不合適或者難以讓誘餌上鉤的笨拙的借口刪了聯係方式。這還一度引來主管對他“撩”女孩子技巧上的單獨培訓。

這種微妙的“小聰明”很難維持太長時間。他知道,主管的耐心是有限的。

他必須得加快求助。他最初的設想是摸黑逃跑,但園區的戒備森嚴很快打消了他的念頭。他趁人不注意,躲在陽台上勘察地形。他目測房間離圍牆有15米左右,圍牆拐角處鐵絲網縫隙比較大,可以翻出去,可能會被鐵絲網上的刀片劃傷。他覺得一點皮外傷可以忽略不計,逃命更重要。於是,他偷偷聯係上朋友,計劃讓朋友在外麵接應,半夜趁人熟睡時,翻牆逃出去。但是計劃被朋友勸阻了。朋友告訴他園區崗哨人員都有槍。而他的位置正好位於兩個崗哨的中間,他害怕自己翻牆時,被崗哨值班人員發現直接開槍斃命。

後來還有一次機會,是他剛入職的第4天,公司要搬遷到一棟爛尾樓裏。但現實再次挫敗了他。搬遷時,人群在荷槍的保安看管下,排隊登上大巴車,車上窗戶都是封死的,無法打開,大巴車前後還各有三輛小車一路跟送;到達新園區下車後,從大巴車一直到爛尾樓,10多名名保安左右兩列圍成一條小路。全程,他都像籠中鳥一樣,插翅難飛。

武鬥不行,隻能智取。深夜裏,他小心翼翼地打開手機,在網絡上搜尋求救渠道。他編輯一大段自己被賣的經曆,發給一家自媒體,希望它給予幫助。該媒體報道過多起被販賣到網投公司詐騙的案例,是許多當地華人了解新聞信息的主要媒體之一。

對方的建議是找西港的義工隊求助,他又輾轉聯係義工隊,對方建議他去臉書給西港省長郭宗仁留言求救。

李明然刷新了省長在臉書上的每一條貼文,然後編輯自己的經曆,給省長留言。持續兩天留言後,臉書上終於有了回信,省長安排了一位警察和他聯係。警察第二天直接來到李明然所在的園區要人,解救了他。

李明然已是相當幸運了。實際上,把當事人從詐騙公司救出來,在西港已經變得非常複雜。所有的救助都要在高度保密情況下展開,否則,對當事人而言,極度危險。鳳凰網《風暴眼》曾聯係西港官方憲兵隊以及義工隊,他們均表示,他們也很無奈。警察體係內人員魚龍混雜。有的時候,出動警力跑到現場救人,但是還沒到地方,就有警察通風報信,提前知會網投公司。網投公司早就轉移了報警對象。這讓他們陷入被動。

而一旦被公司察覺有員工報警,而警察沒能成功救出去的話,員工則會遭致懲罰,甚至被施以極端酷刑,然後再賣掉。王文衝的命運兜轉令人錯愕。他曾輾轉多方渠道自救,包括省長甚至總理的臉書上發布求助信息,但不知什麼地方出現問題,被公司發現。公司把他暴笞電擊後,轉身賣給另一家網投公司。他在巨大的精神折磨中戰戰兢兢,變得多疑、脆弱、傷痕累累,他情緒時常暴躁不安,工作上沒有業績,在公司處境愈發惡劣。“太絕望了,我好想死。”王文衝向鳳凰網《風暴眼》稱。他轉而被賣兩次,賠付金越來越高,最後一次已經高達4萬美金。

生活在法治社會裏的外國人對當地興盛的黑產感到驚詫和不可思議,而實際上,在當地比較流行的社交軟件“telegram”(俗稱紙飛機)上,人口販賣的信息在各小組或頻道隨處可見。譬如“甩個無護照推廣,賠付2萬(作者注:美金),人沒問題,需要麵試”,“甩男推廣,人在國內,年後出發,要求在柬”,“甩一個98年男推廣,無護照(有護照首頁)真實賠付4.0(作者注:萬美金),自己賠不了,今天能接的來,注意審題沒時間和你嘮嗑”。還有人自發求職信息,把自己賣到詐騙公司,以獲得傭金。

西港的複雜性增加了救助的難度。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今年以來,多次發布消息提醒國人提防高薪招聘陷阱,呼籲前往柬埔寨的工作者在出發前簽署正規勞務合同。與此同時,在報道中,近期數名因為輕信高薪工作,遭遇非法拘禁並被勒索高額贖金的中國公民,在駐柬使館協調中柬兩國執法部門的努力下,已成功解救。

這些被高薪誘騙到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的中國公民,不僅包括大陸人,還有不少香港和台灣同胞。8月19日,《香港一日》報道,國家及特區政府相繼出手,全力營救被困的香港受害市民。香港保安局已成立項目小組,專門跟進香港市民被誘騙到東南亞國家從事非法活動的事件。今年1月至今,香港保安局已收到23名市民的相關求助。其中一人因為會見“女友”來到東南亞,被挾持到詐騙公司,遭遇禁錮、虐打,四度轉移。還有人遭遇器官被摘取的惡劣犯罪。

“比香港的警匪片還要刺激。”申成說,你看過的電影裏的吸毒、凶殺、犯罪片,在這裏都真實發生過。李明然獲救後,一刻也不想在西港停留,這裏給他帶來不可磨滅的心理創傷。在移民局辦完保釋手續後,他直接叫了一輛出租車開進移民局的院子,坐車離開了西港。哪怕之後因為出差,需要經道西港,他都是提前叫車,不再一人涉足西港。

來源: 風暴眼



 1,17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