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海外空头狙击的印度首富:又一个“杠杆狂魔”?

国际新闻 金融经济

一个靠债务支撑的“纸牌屋”。

在做空机构Hindenburg对Adani的指控里,“杠杆”是一切欺诈的核心。Hindenburg称,Adani Group和Adani拥有的离岸空壳公司相互借钱,以洗钱和做假账。

Hindenburg将矛头指向了Adani旗下几家实体间的贷款,一些空壳公司能向Adani的私人实体提供上亿美元的贷款,同时又能从他另外的上市公司中获得贷款。

其中,一家总部位于阿联酋的名为Emerging Market Investment DMCC的投资机构,在几乎没有网络业务的情况下,竟然能向Adani电力公司的子公司Mahan Energen借出10亿美元的贷款。

Elara India Opportunities是一家位于伦敦的资产管理机构,该公司为Adani管理着投资各类公司的基金。据Hindenburg称,该机构的一名匿名员工称,Adani的公司“一切都是靠债务支撑的”:

这就是一个纸牌屋。

对债务负担的担忧长期以来一直笼罩着Adani Group。2019年,印度新闻媒体Scroll In发表了一份关于Adani Group关联交易网络的调查,包括Adani拥有的实体如何“以贷款和还款的形式在彼此之间进行多次转账”。

惠誉集团旗下的CreditSights集团去年发布了一份报告,警告Adani Group“严重过度杠杆化”。在与Adani Group管理层通话后,该机构分析师调整了EBITDA估计和总债务估计,但表示“调整并未改变我们的投资建议”。

机构的亲睐

除了旗下实体之间相互转账,Adani Group还发行了不少债券推高杠杆,这也离不开各大银行的支持。

据报道,近年来,美国和欧洲的投资银行已经加大了帮助Adani Group通过股票销售、再融资和美元债券发行筹集数十亿美元资金的力度。

除了Adani Group的“关系”银行之外,摩根大通、美银美林和瑞士信贷都曾代表Adani旗下的公司进行交易。

金融市场数据提供商Refinitiv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1年期间,Adani Group的六家公司通过发行美元计价债券筹集了约100亿美元,这些债券由美国和欧洲投资银行承销。在这18次债券发行中,有14次是在2019年5月至2021年9月期间完成的。

其中一家公司——Adani Ports & Special Economic Zone——获得了税收优惠待遇,它承担了所筹集债务的一半。这些数字不包括Adani Group以卢比和其他货币发行的债务。

截至2022年3月,Adani Group的未偿债务约为270亿美元。印度国家银行为Adani Group在2020年至2022年期间发行的约40%的债务提供了资金。

“环保先锋”

无论是发债还是如今的股份增发,Adani背后都有着华尔街大行的站台,他是如何做到的?

报道显示,Adani在获得投资者资金方面“有诀窍”。2014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我的项目非常有利可图。

孟买金融服务公司Edelweiss Capital的电力分析师K. Shankar称,Adani对基础设施项目的关注、以及可靠的现金流,是其吸引力的一部分

银行愿意从长远来看,因为这些是国家急需的资产,回报有保证。

花旗集团前投资银行家、澳大利亚气候能源金融(Climate Energy Finance)董事Tim Buckley表示,Adani为他集团的可再生能源子公司Adani Green Energy寻求融资时,华尔街才开始真正对他产生好感。

然而,Buckley指出,Adani Green Energy或港口筹集的资金可能会“转移到Adani电力和其他企业,然后用于建设更多的燃煤电厂或煤矿。”

此后Adani Group在澳大利亚开发世界最大煤矿的计划引发了“阻止Adani”运动。尽管摩根大通、美银美林、瑞士信贷、巴克莱、渣打和德意志银行都已承诺不再为这一有争议的项目提供资金,不过仍有报道指出,它们似乎仍在与Adani Group母公司进行业务往来。

澳大利亚环境金融组织市场力量(Market Forces)的活动家Pablo brit表示:

Adani在气候危机期间参与了大规模的新热煤矿项目,但这不足以说服德意志银行、渣打银行和巴克莱银行等一些主要银行切断与Adani的关系。

来源: 华尔街见闻



 1,17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