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千亿刀ChatGPT 文明压缩器 300年老路又重演?

人工智能 科技 编辑精选 话题新闻

外国用火药制造子弹御敌,中国却用它做爆竹敬神;外国用罗盘针航海,中国却用它看风水……

正如咱们赶上了互联网这个大潮,却没把互联网集聚的知识和财富用在正道,只热衷于“外卖、直播、放贷款”,甚至连输入法和天气预报都想借给你点钱,结果坐失AI突破的窗口。

文明压缩器到来,科技革命的当口,中国商人的过度精明,也许又一次拖累中国的后腿。

过去几十年,咱们运气好到爆表,整个世界的科技相对停滞,咱们即使光关注“外卖、直播、放贷款”,也不会被西方人落下多少。

然而运气总有耗尽的一天,AI这新的技术革命已经叩门,面对文明压缩器,咱们还捧着“外卖直播放贷款”老三样赚快钱,会不会如同三百年之前,重走“落后挨打”的老路?

希望的大厂们能知耻而后勇,希望亡羊补牢,还不算太晚。

 

一句千亿的AI

ChatGPT带起来的这股AI狂潮,似乎要改变世界。

用户量达到1亿人的时间,21年全球装机量第一的TikTok用了9个月,消费电子之王苹果用了两年,整个互联网用了7年,手机用了16年,电话用了75年,而出品ChatGPT这个AI的OpenAI公司,用了短短两个月,就达到了1亿用户。成为史上最成功的产品之一。

ChatGPT是如此颠覆科技界,以至于早已经功成名就归隐山林的谷歌创始人,身价950亿美元的谢尔盖·布林 (Sergey Brin )都激动的重新出山,亲自加入谷歌对抗ChatGPT的自然语言聊天机器人 LaMDA项目

谷歌23号员工,Gmail创始人Buchheit认为,谷歌最多只剩一两年时间了

微软的CEO则说,chatGPT所代表的AI技术,将是互联网最重要的革命,错过AI,将万劫不复。

微软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2019年,OpenAI获得了微软的10亿美元投资。在开发ChatGPT的公司OpenAI的协助下,原本没什么人用,市场份额低到3%的微软搜索引擎必应,在跟AI联合之后,突然爆火。

就在必应用上ChatGPT之后,微软的股价一日之内上涨了800亿美元,2019年投资的10亿美元看起来简直如同采到金矿。(前首富马斯克悔的肠子都青了,OpenAI公司他是联合创始人,但是因为冲突,他退股退出了,否则的话现在早重拾首富宝座了……几百万美金退股OpenAI,500亿刀投资赔钱货推特,钢铁侠这眼光也不咋地……)。

最能体现AI这股大风潮的厉害之处的,还是谷歌的悲惨故事。

微软的AI大杀特杀,逼得谷歌必须马上应战,谷歌在9号凌晨推出了自家的类似产品,聊天机器人Bard。为此,谷歌特地举行了盛大的发布会。



然而尴尬的是,在发布会展示Bard对话能力的视频上,有心人突然发现Bard竟然把一个问题答错了。天体物理学家 Grant Tremblay在推特上指出Bard在回答演示当中的一个问题,实际上答错了。Bard把太阳系外行星的第一张照片,张冠李戴的给了JWST望远镜……

这位天体物理学家大概不会相信,自己这条推特,价值1200亿美元。

在他指出Bard错误之后,资本市场对谷歌的AI能力产生了严重质疑,随后质疑变成了用脚投票,用脚投票变成了挤兑逃命。大蓝筹谷歌的股价在一天之内暴跌9%,市值蒸发1200亿美元。

资本市场用真金白银证明,得AI者,得天下。

文明压缩机

有人说,AI是互联网之后最重大的技术创新。有人说,AI的泡沫比2002 .com泡沫巅峰时代更大。ChatGPT,总是用差不多的句式,用特别唠叨的方式,回答问题,这些答案大都很泛泛,实际上是个大号的废话生成器。

其实ChatGPT特别适合当微博大V,不管自己懂不懂的,张口就敢瞎掰,反正都是车轱辘话,似是而非,永远不错

许多人担心AI抢了自己的饭碗,但更多人觉得可能这是无稽之谈。类似的段子层出不穷,比如Al 永远取代不了:投行、律师、会计师、评估师、独董……因为,AI不能坐牢。

码农似乎也很安全?

这些玩笑当然都是段子,但背后可能还是对AI替代白领工作没有什么危机感。实际上,AI现阶段能做的工作已经非常恐怖了。

比如你要看一份超长的财报。但是不想翻15页PDF文件,这个时候,AI可以替你完成工作,点Edge浏览器右上角的蓝色“b”图标,在“Chat”功能页面要求他帮你划重点,它就会自动输出提炼好的重点信息。

自动判断并总结生成内容重点

不但如此,AI还会自动的找来同行业公司的同一季度财报做对比。它会从网上自动收集财报信息,然后做成一个清晰直观的图表对比。整个过程耗时2分钟,比一个junior analyst 好用一百二十倍,还完全没有成本。

自动找到可比财报,生成财报数据对比图表

编程也一样。当你在Stackoverflow论坛上查到一个Python代码示例,想把它换成rust格式,可以将代码复制到Chat聊天框里,输入“用rust重写这段代码”的要求,Bing会马上帮你完成这个任务。比咱们靠着Github编程的码农速度快十倍,还不用去雇“程序员鼓励师”来维持办公室士气。

分析财报、编程都能搞定,制定个工作计划,写写工作邮件什么的更是秒出活,而且格式、文本、语法全部完美。

ChatGPT为代表的AI的确现阶段还有很多的问题,有时候特别喜欢胡编乱造。产生一些行文流畅的错误信息。



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相当高,的确适合当自媒体大V

厉害如ChatGPT,也有答不出的

但是要看到,科技的发展,有指数性。从0到1很难,但一旦出现了,从1到10,和10到100会非常迅速和猛烈。现在看起来傻傻的AI将以我们难以想象的速度进化。就如同2000年的时候嘲笑手机30万像素的摄像头的人,无法想象几年之后手机拍照能把数码相机逼入绝境。

ChatGPT在SAT(美国大学入学测试)中得了1020分,超过了48%的人类考生,还在智商测试中得了83分。ChatGPT已经被Buzzfeed采用取代部分人类记者,参与新闻写作,它通过了Google的三级工程师编程能力考试,这个岗位对应的年薪是18万美元。

出品ChatGPT的OpenAI CEO Sam Altman说:“十年前的传统观点认为,人工智能首先会影响体力劳动,然后是认知劳动,再然后,也许有一天可以做创造性工作。现在看起来,它会以相反的顺序进行。AI将先让白领们失业,体力劳动者反倒更加安全。

错过的技术革命

ChatGPT看上去很神奇,但原理并不复杂。它使用基于人类反馈的强化学习进行训练,其使用基于GPT-3.5架构的语言模型,并通过人类干预以增强机器学习的效果,从而获得更为逼真的结果。在训练过程中,人类训练师扮演着用户与人工智能助手的角色。

机器学习算法本身并非不可逾越的高科技,但关键是海量的数据输入和学习,据说ChatGPT在模型在Microsoft Azure的超级计算机上训练,并通过近端策略优化算法(proximal policy optimization)进行微调。使用的参数达到了惊人的1.75万亿个。

也就是说,有了足够好的算法,足够强大的硬件,足够多的“大数据”让AI进行学习,就能够做出比肩ChatGPT的AI出来。中国算法人才济济,在美国制裁之前硬件和烧钱也从来不是问题,加上十亿网民产生的海量“语料学习材料”,没有道理中国在AI这件事上落后于美国。

然而,在AI这个技术革命的当口,咱们的确是就是落后了。百度的“文心一言”3月开发公测,据称跟ChatGPT尚有相当的差距。

网友段子调侃马上要上线的文心一言

为什么我们明明在互联网时代占据了主动,许多国内互联网巨头不论从财力人力还是从公司规模上来说都是世界领先的大集团,偏偏在AI这个领域落后了呢?ChatGPT一出现,不少互联网大厂都慌了,除了All In AI的百度,没有一家能打的。这是为什么呢?也许下边这条新闻能给出一些答案。

打开咱们的各式各样美工精美的APP,你会发现,不论是电商、直播、社交、外卖、导航,都有放贷借钱的业务,甚至输入法和天气预报,都懂不懂跳出来问你要不要借钱。无他,这个来钱最快。

唯一一个不太给你强推贷款的,只剩游戏了。也难怪中国的游戏厂商在各国大杀特杀,战绩斐然(至少心思用在了本行上)。然而这些游戏厂商都在精心钻研人性缺点,花费无数心血“增加粘性”,让你充钱。第九艺术,3A大作,跟国内厂商无关,网络游戏是唯一的主战场。

也有研究大数据的,可偏偏心思都用在了怎么用大数据杀熟。国内几万亿市值的巨型公司,不是惦记着跟夫妻老婆店抢买菜的社区团购,就是惦记着外卖直播放贷款的老三样。

前文讲过,不光互联网企业,整个中国经济四十年的飞跃,主要来自于模式创新。依靠商业模式创新的确比依靠技术创新来的更立竿见影,投入产出比更高,风险更低。

路径依赖,过去四十年来靠商业模式而非技术创新富起来的中国人似乎在所有领域都复刻这一做法,结果就是无数巨头宁愿烧几百亿去跟夫妻店抢社区卖菜的生意,去放贷款搞直播的红海竞争中泥浆摔跤,也不愿意投钱去搞科技创新。

过去几十年,咱们运气好,整个世界的科技相对停滞,在互联网产生之后再没有颠覆性的科技突破,咱们再“泥浆摔跤”,也不会被西方人落下多少。

然而运气总有耗尽的一天,AI这新的技术革命已经叩门,咱们还“



外卖直播放贷款”的老三样赚快钱,会不会如同三百年之前,重走“落后挨打”的老路?

落后就要挨打和智子锁死

AI技术将带来物质和精神的双重突破。在AI领域丧失主导权,不光是生产力的落后,也将会是话语权的全面丢失。

谁掌握AI,谁就掌握“真理”

然而现在国内奋起直追,颇有点内焦外困之感。

一方面,训练AI需要大量的GPU。训练一个200亿参数的模型,大概需要100块Nvidia A100这样量级的显卡。而ChatGPT这样1750亿参数的训练,大概需要1万块A100显卡,现在1万美金一块的A100,一万块就是一亿美元,再加上数据中心、CPU等其他投入,光硬件投入就十几亿人民币起步。在AI看不到实际产出的时候,缺乏长期主义的国内大厂鲜有原因如此烧钱的。

另一方面,美国已经进行了全方位的科技封锁与制裁。Nvida的高性能AI训练用GPU已经全面禁止对华出口。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强大的算法工程师,没有硬件,也是望洋兴叹。

雪上加霜的是,国内的各大社区,分布在几个巨大的互联网巨头手中,大家谁都不服谁,以邻为壑,互相封锁(就在不久之前,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两个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巨头,购物链接还相互不能访问)。在美国,训练AI的互联网内容大都是开放的。换到国内,哪怕突破了技术封锁,搞定了硬件,相互封闭的社区之间不能互通,咱们的AI模型能像ChatGPT一样吃下海量数据,从而取得成功吗?

中国商人的精明,也许又一次将拖累中国科技的进步。过于关注于应用,没有的纯粹创新精神和长期主义,让笔者对未来,有些悲观。

芯片禁运、专注于应用而缺乏长期主义,有可能如同三体人的智子一样,将我们封闭在这次科技革命大门之外。

余味 · 不要走老路

鲁迅说过:外国用火药制造子弹御敌,中国却用它做爆竹敬神;外国用罗盘针航海,中国却用它看风水……同是一种东西,而中外用法之不同有如此,盖不但电气而已。

指南针和火药,都是中国的发明,但咱们却没有将其用于“富国强兵”。正如咱们赶上了互联网这个大潮,却没把互联网集聚的知识和财富用在正道。坐失AI突破的窗口。

希望热衷于“外卖直播放贷款”的大厂们能知耻而后勇,希望亡羊补牢,还不算太晚。

来源: 美第奇效应



彩虹摄影

 86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