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庆春评招小波诗坛人物诗》(6)

文艺天地

 

《徐庆春评招小波诗坛人物诗》(6)

 

作者简介

徐庆春,50后,居深圳。退休后写点分行文字。出身农民,不喜欢养花,喜欢栽刺。喜欢每天有一点点小刺痛地活着。
诗观:好诗,不是写出来的,它原来就在那里。

 

 

徐庆春评诗

《徐庆春评招小波诗坛人物诗》(6)

 

我写不出罗广才
文/招小波(中国香港)

 

我写不出他的名篇
《给父亲烧纸》
我写给父亲的诗是
《为一只萤火虫立碑》
在每年的夏天发出一点萤光

我打不出《天津诗人》
这面江湖道场中的大旗
尽管在香港办刊
只须揭竿而起
但要做到一纸风行
需维多利亚的海风
全部静下来才行

在三清山与他论诗
感觉他人高心也高
与各座山林的人相比
他会随时矮下去,和
站立的群峰平等
相爱

 

徐庆春点评

 

《我写不出罗广才》,这首小诗的题目设计得十分巧妙,它像谜一样,吸引着读者读下去。

接下来,作者一点点揭开谜底。

“我写不出他的名篇/《给父亲烧纸》/我写给父亲的诗是/《为一只萤火虫立碑》/在每年的夏天发出一点萤光”。

作者是当今中国诗界的名家,他说,我写不出诗人罗广才的名篇《给父亲烧纸》。我想,这里除了作者的自谦,诗人罗广才的诗《给父亲烧纸》,确实是打动了作者!不然,作者也不会拿出自己写给父亲的一首诗,来对比诗人罗广才的诗。这种衬托手法运用得非常好,大赞!

第二节,作者又用罗广才主办的《天津诗人》,与自己在香港主办的诗刊对比来写,并称《天津诗人》为当今中国诗坛的一面大旗。在此,作者不吝赞美之词,可见诗人罗广才在诗界影响力之大,他主办的《天津诗人》在诗坛地位之高!通过这小节的刻画,诗人罗广才的形象越来越清晰了!

“在三清山与他论诗/感觉他人高心也高/与各座山林的人相比/他会随时矮下去/和站立的群峰平等/相爱”。

尾段写得极其巧妙!作者先说诗人罗广才“人高心也高”,然后笔锋一转,“与各座山林的人相比/他会随时矮下去”,一个诗界高人,不但不高傲,还会随时矮下去。这是何等高贵的人格呀!在当下实在难得!读诗至此,一个与所有诗人平等、相爱的大诗人罗广才的形像转为完整地展现在了读者面前!

 

她的眼泪流进了黃河
一一致王芬霞
文/招小波(中国香港)

 

王芬霞生活在兰州
黃河穿城而过
她的眼泪流进了黃河

她的诗
是河面穿行的皮筏
轻盈而活泼

她的诗
是河岸拉纤的号子
铿锵而辽阔

黃河像根悠长的琴弦
我曾在郑州的河边吟哦
似听到她在兰州的放歌

好想问讯那一河浪波
当年我变成黃河鯉魚的诗
找到她化作珍珠的眼泪了么?

 

徐庆春点评

 

《她的眼泪流进了黃河》。这首诗在题目里留下了两个悬念,一是诗人王芬霞,为什么流泪?二是她的眼泪为什么会流进黄河?

“王芬霞生活在兰州/黃河穿城而过/她的眼泪流进了黃河”。第一节就解开了一个悬念,原来诗人王芬霞是兰州人,黄河穿兰州城而过,这就是诗人与黄河的情缘。

而为什么说王芬霞的眼泪流进了黄河呢?作者在后面几小段,看似不经意间便把悬念解开了。

第二小节和第三小节开头,作者重复用了两个“她的诗”,介绍诗人的诗歌与黄河的关系。

“她的诗/是河面穿行的皮筏/轻盈而活泼”。用“河面穿行的皮筏”,来比喻诗人的诗风是轻盈而又活泼的。作者这样的写作技巧,不同样也是轻盈而活泼的吗?赞!

“她的诗/是河岸拉纤的号子/铿锵而辽阔”。这又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意像。短短几行,两小节,王芬霞的诗歌风格及艺术特色便一目了然了!

“好想问讯那一河浪波/当年我变成黃河鯉魚的诗/找到她化作珍珠的眼泪了么?”。尾段是小诗的高潮!作者与黄河直接对话,黄河呀!你那一河浪波,还记得我当年变成黄河鲤鱼的诗吗?那鱼找到了诗人王芬霞化作珍珠的眼泪了么?这段童话般的描写,感人至深!正因为诗人王芬霞对诗歌,对母亲河的深厚情怀,她流进黄河里的泪滴一一即诗歌,才化作了颗颗晶莹的珍珠啊!

人物小诗不好写,把人物小诗写得如此精妙,更是难上加难!作者功夫了得!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蔡建旺
文/招小波(中国香港)

 

雁荡山有雁
那个仰天的湖泊
是落雁之处

鶴阳村有鶴
它山形似鶴
是著名的诗人村

鹿城区有鹿
它口銜花枝而来
令温州得名鹿城

温州有我的诗友
他叫蔡建旺
诗风沉博绝丽
文笔雄奇飘逸

我想叩问温州
他可是雁荡山之雁
鶴阳村之鶴
鹿城区之鹿

 

徐庆春点评

 

这首诗写得非常讨巧,明明是写温州诗人蔡建旺,却从雁荡山写起。

“雁荡山有雁/那个仰天的湖泊/是落雁之处”。

写完雁荡山,又写鹤阳村:“鶴阳村有鶴/它山形似鶴/是著名的诗人村”。

写完鹤阳村,又写了鹿城区,“鹿城区有鹿/它口銜花枝而来/令温州得名鹿城”。

作者的镜头,从雁荡山开始,一点点移动,移至鹤阳村,移至鹿城区,最后定格在温州,定格在诗歌的主角一一蔡建旺身上:“温州有我的诗友/他叫蔡建旺/诗风沉博绝丽/文笔雄奇飘逸”。

这首小诗更为巧妙之处是,最后一段,作者又把镜头回放了一遍:“我想叩问温州/他可是雁荡山之雁/鶴阳村之鶴/鹿城区之鹿”。至此,读者自然就会把温州诗人蔡建旺,与雁荡山之雁,鹤阳村之鹤,鹿城区之鹿紧密联系起来了!从这首小诗中,我看到了诗歌最高级的写法!

 

康若文琴
文/招小波(中国香港)

 

沒见过这么俊俏的佳人
像喜马拉雅山的雪莲
她是藏女康若文琴

沒见过这么美的诗歌
“ 大雪是万物的被子
海子是留给大地的眼泪 ”

沒见过如此灵动的意境
“ 炊烟是对拜的草
草下是有名字的房
和没有名字的人 ”

没感受过磁场般的语言魅力
“天地空旷如巨大的空杯”
好想狂饮她的诗
把自己灌醉

 

徐庆春点评

 

这首写藏族女诗人康若文琴的诗,作者用层层推进,逐步深入的手法,一气呵成,读着令人十分过瘾!

“没见过这么俊俏的佳人”。第一段作者赞叹诗人的美丽!

“没见过这么美的诗歌”。第二段作者赞叹诗人诗歌的美妙!

“没见过如此灵动的意境”。第三段作者赞叹诗人灵感的奇丽和诗歌意境的空灵!

“没感受过磁场般的语言魅力”。第四段作者赞叹诗人诗歌语言的强大磁力!

“好想狂饮她的诗/把自己灌醉”。有了几段合情合理的层层铺垫,作者最后对诗人康若文琴发出如此感叹,也就顺理成章了!

 

蔡小敏
文/招小波(中国香港)

 

有人说
她的诗是个迷局
谁进去谁就会束手就擒

有人说
她在玩转诗性语言的魔方
“哪位美人扶着竹马”
这语言宛如一道闪电
能瞬间摄去你的灵魂

我与她似曾相识
在揭阳的望天湖
有只美丽的黑天鹅

她划出的涟漪
帶着神秘的漩涡
她,就是诗人蔡小敏

 

徐庆春点评

 

这首诗的诗眼是一个“迷”字,这是我读诗的第一感觉。

“有人说/她的诗是个迷局/谁进去谁就会束手就擒”。这“迷“一样的开篇,会令读者对诗人蔡小敏,及其诗歌产生无尽的遐想和猜测。

“有人说/她在玩转诗性语言的魔方/‘哪位美人扶着竹马'/这语言宛如一道闪电/能瞬间摄去你的灵魂”。诗的语言,在诗人手里就像个魔方,尤其在诗人蔡小敏手里,会变化出无穷无尽的图样。

“我与她似曾相识/在揭阳的望天湖/有只美丽的黑天鹅”。作者把诗人蔡小敏比做一只美丽的黑天鹅。说她划出的涟漪,帶着神秘的漩涡!作者用谜一样的词语,描述谜一样的诗人,对如此梦幻般的诗歌语境,哪个读者不心驰神往呢?

 

 

招小波简介:

招小波, 香港先锋诗歌协会会长,《中国流派》诗刊社创刊社长,“诗坛人物诗”系列撰写人。近年用诗歌为中国当代600余位诗人立传, 出版了《小雅》《七弦》《诗列传》《提灯》《星图》五种诗写诗人诗集及总集《当代诗人列传》。至今共著有诗集十六部。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9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