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国会否报复到底?伊朗连炸三国 背后的温柔与冒险

Featured 国际新闻

题图:“海拜尔毁灭者”(Kheibar Shekan)中程弹道导弹。(Wikimedia Commons)

为了报复伊朗1月16日向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Balochistan)针对分离主义武装组织的越境打

击,巴基斯坦18日也越境向俾路支省毗连的伊朗东南部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Siestan-o-Baluchistan)的俾路支武装进行“高度协调、具体瞄准”的打击,事后一边派官员表明是对伊方空袭的回应,另一边则声称尊重伊朗主权和领土完整。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此前,巴基斯坦已经召回了驻伊朗大使,又阻止身在海外的伊朗驻巴基斯坦大使入境。伊朗官媒18日称,伊朗正向巴方要求解释,并召见了巴基斯坦在伊朗的临时代办。

一时之间,人们都担心加沙、西岸、以色列黎巴嫩边境、红海/也门等中东地区的战火会否往东蔓延到伊朗和巴基斯坦之间。

24小时内连炸三国

对于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分离主义武装组织“正义之军”(Jaish ul-Adl)的越境攻击,并不是伊朗近日唯一发动的越境空袭。

图中粉红色部份是俾路支族的聚居地,可见其跨越巴基斯坦和伊朗的国界。(Wikimedia Commons)

此攻击前的24小时内,伊朗就向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Kurdistan)首府埃尔比勒(Erbil)发动了导弹击袭,声称目标是以色列情报机构莫萨德(Mossad)在当地的情报中心,为以色列上月在叙利亚击杀的一位伊朗革命卫队高层报复。

不过,当地库尔德政府否认情报中心之说,而当地一名富商及其多位家属都在袭击中死亡;伊拉克当局亦指责伊朗侵犯主权,召回了驻伊朗大使;阿拉伯联盟也为此召开了紧急会议。

同一时间,伊朗也向由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Idlib)发动了导弹攻击,声称是要打击当地伊斯兰国(ISIS)目标,报复1月初该恐怖组织在伊朗东南部克尔曼市(Kerman)纪念伊朗革命卫军指挥官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四年死忌活动上造成近百人死亡的袭击。与伊拉克政府不同,长年获伊朗支持的叙利亚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府并无对攻击表示反对。

接连发动了针对伊拉克、叙利亚、巴基斯坦三场越境攻击之后,伊朗摆出强硬姿态,其国防部长表明伊朗是“世界导弹强国”,会向任何想要威胁伊朗的人作出回应,而这个回应将会是“合乎比例、强硬而果断”的。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伊朗不得不勇武表态

伊朗之所以“突然勇武”,明显是要向美国同以色列,以至整个穆斯林世界,展示伊朗是不好欺负的。

目前,加沙战争已经踏入第四个月,伊朗自身以至由伊朗支持的所谓“反抗轴心”(即巴勒斯坦、黎巴嫩、也门、伊拉克、叙利亚的亲伊武装力量),都未能阻止以色列在加沙的血腥残杀。以色列甚至敢于“在太岁头上动土”,直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Beirut)的真主党地区击杀哈马斯政治局的副主席,多次威胁可能直接进攻黎巴嫩南部,赶走当地真主党。

对于种种挑衅,伊朗几乎束手无策。自12月以来,反而是伊朗的小弟、在也门的胡塞武装组织(Houthis)对红海商船和美国军舰的攻击对以色列施加了最大的政治压力,甚至迫得美国不得不直接打击胡塞地面目标作回应。也门之为,可算是“喧宾夺主”。

虽然不少分析认为胡塞攻击背后有伊朗支持——美国在索马里对开导致其两名海军失踪的行动中检获了伊朗疑似输送胡塞的武器,而人们也留意到伊朗的间谍船“Behshad”号一直非常接近胡塞对商船作出攻击的水域——但伊朗对于胡塞针对红海航运的“不对称战争”不可能公开承认责任。

过去三周,伊朗同黎巴嫩真主党对于以色列的挑衅都表明会“择日报复”,但“说到做到”的反而是胡塞组织,在美国空袭其地面目标后两天已向美国军舰发动攻击,此后又再击中了两艘美国商船。

至此,伊朗实在不得不出面公开作出较为激烈的行动,去证明自己才是区内反以、反美力量的共主。

其三个目标的选择也各有理由。

间接示警以色列和美国

打击叙利亚的ISIS据点,其实是对以色列的示威,多于对伊斯兰国的报复。

苏莱曼尼四年死忌恐袭的幕后凶手,无论从西方情报,还是地理位置的分析上,也明显是阿富汗的ISIS-K所为,而非叙利亚的ISIS。如果说是报复,这最多只是间接的报复。

但非常巧合的是,这一次攻击是伊朗首次将其“海拜尔毁灭者”(Kheibar Shekan)中程弹道导弹应用于实际军事行动之中,而“海拜尔”则是指7世纪伊斯兰兴起时所攻陷的一个犹太人要塞的名号,针对以色列的意涵非常明确

“海拜尔毁灭者”(Kheibar Shekan)中程弹道导弹。(Wikimedia Commons)

同时,这次也是伊朗革命卫队从其胡齐斯坦省(Khuzestan)空军基地自上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以来首次发动的攻击——同样非常巧合地,胡齐斯坦的空军基地与叙利亚伊德利卜和以色列特拉维夫(Tel Aviv)距离几乎完全一样。伊朗要传递的消息很明显:能够打到伊德利卜,就能打到以色列,而中程弹道导弹配合起伊朗未来可能拥有的核弹头,更是近美苏冷战期间为免生意外而互相调议销毁的武器。

打击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据称是莫萨德情报中心的目标,则是对以色列的间接报复。无论情报中心之说是否准确,伊拉克库尔德族向来同以色列关係不错,美国官员过去也曾向媒体透露以色列曾在当地进行过针对伊朗的情报工作。

打击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分离主义“正义之军”,则是要在ISIS的恐袭之后向所有针对伊朗的武装组织或恐怖组织表明伊朗“有仇必报”——“正义之军”去年12月也在伊朗东南边境地区发动攻击,杀死了11名安全人员——同时,更是要借在巴基斯坦打击非政府武装,来向美国及以色列表明自己不会因为涉事方有核武的因素而放弃武力报复。

至于为何伊朗要选择这三个颇为间接的目标,原因也颇为简单。毕竟伊朗也担心区域冲突升级和扩大的风险,因此希望在向以色列和美国摆出强硬姿态的同时,避免亲手直接攻击以色列和美国的目标。这可算是伊朗勇武背后的“温柔”。

叙利亚的阿萨德政府在安全上依靠伊朗,而伊朗攻击的伊德利卜根本不在其实际掌控之内,当然不会有任何抗议。伊拉克则有大量亲伊朗武装盘据,反对伊朗影响的政界力量早被赶出国会,伊拉克的回应最多也只限于外交表态,而不会有实际军事行动(按:正如伊拉克政府对美国在其国土未经准许进行军事行动的回应一般)。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巴基斯坦一线的失算

至于巴基斯坦,伊朗本来也不太担心后者会有过大反应。一方面,俾路支的分离主义对两国政府皆属威胁,双方都指责对方边境管控不力,让在对方境内的俾路支武装能越境发动攻击——这次巴基斯坦在伊朗境内所打击的对象就是以前曾向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中国工程项目发动过恐袭的“俾路支解放阵线”(BLF)。

另一方面,巴基斯坦国内面临外汇不足的经济危机,2月就要进行大选,军方长期幕后掌政的权威也被与之闹翻但民望极高的在狱前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挑战。自去年8月以来,巴基斯坦更是由选举前的看守政府代管。伊朗的盘算很明显是巴基斯坦自顾不暇,将不会武力回击,因此就顺道冒险进行了越境袭击。

不过,从巴基斯坦军方的“对等行动”来看,其考虑则是在大选临近、伊姆兰汗政治威胁仍在之际,绝对不能对外示弱,而他们也明白伊朗的越境攻击用意并非针对巴基斯坦政府或军方,没有升级的意图,因此才敢于发动越境袭击作为回应。

虽然巴基斯坦军方表明军队已在高度戒备状态,准备好对伊朗的任何“错误冒险”作出进一步回应,不过他们也同时高举“对话和合作”才是未来两国交往的明智做法。由此可见,在伊朗不会再试巴基斯坦的前提下,这场伊、巴互相越境袭击的一来一往将不会恶化下去。

但从伊朗的对外表态已到了必需超越言谈而到达间接动武的阶级,我们就可以看到加沙战争所次生牵引的区域局势如何紧绷,不愿无限升级的各方稍一不慎,都有可能陷入大家都不想看见的冲突之中。

来源: 香港01

分类: 国际新闻

(即时多来源) 中英国际要闻 English/Chinese World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10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