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某校学生干部黑社会式查寝 全国学联发声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近期,高校普遍进入开学季,大部分学校学生会的同学们忙着迎接新生,这既是学生会服务广大同学的“必修课”,也是学长学姐给学弟学妹的“见面礼”。此时,网上热传的一条学生会工作人员查寝视频,就显得特别扎眼和扎心。视频中,六位西装革履的学生会工作人员颐指气使,声称“除了我们六个,谁管你们都不好使”。经查,视频中的事件发生在黑龙江职业学院,拍摄于去年10月。


对于这样的言行

广大同学的态度就是我们的态度:

对学生会工作人员不良作风坚决说不!

学生会工作人员要

牢记服务同学宗旨

学生会是全体同学的学生会,各学生会的章程里都有“凡在校学生都是学生会会员”等类似规定。学生会工作人员,本质上是从会员中通过一定程序推举出来、为大家做好日常服务的普通一员。学生会工作人员没有居高临下的管理权,也不应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相反,既然代表广大同学出来做事,就理应以更高标准要求自己,理应接受同学、老师乃至社会公众更加严格的检视。愿意从事学生会工作的同学,应该把服务同学作为主要目标,不能只想着“锻炼一下”,甚至动追求“级别”、谋求“上位”、获得“好处”、增加“光环”、展示“威风”等歪念头。通过无怨无悔的奉献和乐此不疲的付出,自然能够收获自身的成长提高,才能赢得同学的真诚尊重。

学生会工作机构要

聚焦主责主业

学生会是学校联系广大同学的桥梁和纽带,服务同学的主要领域是学业发展、身心健康、社会融入、权益维护等。我们不反对学生会成为学校管理机构的“小帮手”,事实上很多学校学生会在学风建设、校园文明、学生服务等方面发挥独特优势、配合有关职能部门开展了有声有色的工作。必须指出的是,这种配合协助应该立足学生会组织定位,不能简单承接本应由学校职能部门行使的管理职能,更不能以检查、纠察等行政化方式开展工作,尤其不能使学生会和同学割裂开来甚至对立起来。我们也呼吁有些学校,把本应由管理机构承担的职责承担起来,把学生会从偏离服务同学宗旨和桥梁纽带定位的管理职能中解放出来,让学生会工作人员从“管理者”真正转变为服务同学成长的“同行者”。

学校团委要

切实承担指导责任

把学生会交由共青团指导,是党对共青团的一份沉甸甸的嘱托。指导好学生会,是检验高校共青团能否把握根本任务、政治责任、工作主线的重要工作标准。高校团委要积极向党委报告学生会深化改革的要求和考虑,不能对学生会偏离主责主业承担学校管理职能的现象视而不见,不能对部分学生会工作人员身上的功利化、庸俗化、“小官僚”现象见怪不怪,不能满足于改革的“形似”而不追求“神似”。对学生会指导不力,就是对党的青年工作的不负责任,对相关团组织和团干部,必须严肃追究责任。

学联组织要

严管会员团体

学联作为学生会的联合组织,应配合学校、团组织,推动会员团体的建设和改革。针对学生会工作人员流动性强的特点,要把近年来制度建设成果的培训传达作为常态化工作抓深抓实。针对一些学生会职能定位、运行机制、人员管理等方面的问题,要及时予以督导纠正。针对学生会章程制定、召开学代会等重要事项,要给予专业化指导。针对广大同学对学生会工作的意见建议,要切实研究吸纳,向党组织和团组织报告。对学生会组织及其工作人员违反学联章程和各项规章制度,要敢于发声亮剑,进行约谈、通报、建议改组直至取消会员团体资格。

2019年10月,团中央、教育部、全国学联印发《关于推动高校学生会(研究生会)深化改革的若干意见》,针对一些学生会工作人员官僚作风、功利心态等问题提出改进指导意见。经过近2年的持续推动,从全国3127个高校学生会组织的改革情况评估来看,学生会组织的大局贡献度、同学满意度、社会认可度都有明显提升,学生会组织清新阳光的形象正在回归。

本次曝光的查寝事件警醒我们,改革还有空白点、薄弱点和返潮点,学校共青团组织、学联学生会组织都要以时不我待的拼劲和久久为功的韧劲,推动改革持续走向深入,真正落地见效。

光明网评论员:摆官威查寝,是很滑稽的一幕

这两天,有一个查寝室的视频在网络上很有热度。视频里,几位身着黑衣的女学生干部,气势十足地进入一个女生宿舍,态度傲慢地发号施令,对宿舍卫生指指点点,寝室里其他女生则瑟缩在一旁。

“这不是演戏吧?”有网友看后表示。这个场面太过有戏剧感,几位查寝女生趾高气昂的表情,透着一股发自心底的自信。视频里还有这样一幕,“跟班小妹”介绍完“带头大姐”后,强令在场女生喊“学姐好”。

据事发学校黑龙江职业学院一位老师透露,该视频属实,事发2020年,目前学校多部门已介入调查。

几位查寝的学生干部,虽然在视频里嚣张跋扈,但是也出尽了洋相。她们的权力基础其实很脆弱,出了宿舍楼基本就不存在了。即便在寝室里,也还有“不服管”的,悄悄录下了视频。她们的行为,显然来自于一种对权力的想象,以及对影视剧的模仿。

但她们尚不知道权力行使还应当遵守程序正义,所以在过程里无所顾忌、张牙舞爪,最后成了互联网上的笑柄。这时她们就会发现,那颐指气使的权力早已灰飞烟灭,从现在的状况看,她们很有可能会摇身一变,成为网络暴力的受害者。查寝室的权力,对她们不会有任何保护作用。

这其实是很滑稽的一幕,她们不可一世的嚣张,现世报来得如此之快,转瞬之间就只能接受舆论场上的炙烤了。但应该明确的是,这几位学生干部,本质上还是学生,她们也还是受教育者。那么就应该追问,是谁把她们教育成了这个样子?或者更明确点说,学校在授权她们查寝的时候,有没有教过她们基本的行为规范?她们的这副做派,有没有学生反映过,她们是否得到过矫正?

从视频反映的情况看,这几位女学生的行为举止实在欠佳,但她们一定是被某种机制挑选出来的。那么也就不妨追问,在涉及查寝室这种一定程度涉及隐私,又需要相当强制力的事项上,她们是否是被有意选择并培养的结果?这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碰到管理难题,学校便让这种类型的学生顶在前面,既便于拿捏也便于卸责,这是一种有意设计的“管理策略”。

当然,这只是可能性猜想,具体情况学校应当作出调查并给出说明。无论如何,学生呈现出了官僚化与野蛮化的面貌,教育者自身应该警觉与反思。她们的权力,终究是来自于授权,权力异化成了这样,授权者是不可置身事外的。

学生干部的官僚化做派,这非孤例,体罚的、骂人的、睥睨四方的,之前都在新闻里看到过。每每出现,往往引来互联网的群嘲与密集火力,让涉事学校在互联网上经历口碑崩塌。

这个问题,学校都不妨认真思考一下:人类社会为什么花那么多精力去研究行政问题,给权力行使设计一整套流程和制约条件,在权力合法性和合规性上展开种种探讨,事实上就是为了避免滥用以及由此产生的恶劣后果。如果不了解一些基本的常识,和社会的认知错位太远,这类事情只怕会层出不穷,那些棘手的“舆情”终究躲不过去。


来源: 中华全国学联/光明网

————————————-

8月31日,上游新闻记者联系到该校相关工作人员,对方证实,网传查寝视频内容属实,事情发生在2020年10月,是该校二级学院学生会干部在查寝过程中发生的事。

9月1日,上游新闻记者在黑龙江职业学院看到,学校暂时还未开学,学生还未返校,校方正在对道路进行维修养护。

一名工人告诉记者,学校大概是9月23日左右开学,目前老师也还没回来上班。学校仅有部分工人与保洁人员,对道路以及学生宿舍进行整修。据其介绍,该校女学生较多,学校共有4栋宿舍楼,其中有3栋为女生宿舍。

黑龙江一群女学生干部嚣张查寝引关注 校方:去年的事

▲9月1日,涉事的黑龙江职业学院尚未开学。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

记者看到,部分宿舍楼大门封闭,门内挂着门锁。其中一栋女生宿舍为5层建筑。记者来到公寓一楼看到,每层楼约有20间寝室,寝室均为8人间。宿舍管理员称,所有学生都是住这样宿舍,不分年级。

黑龙江一群女学生干部嚣张查寝引关注 校方:去年的事

▲黑龙江职业学院女生宿舍为8人间。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

9月1日,上游新闻记者就此事再次联系该校工作人员。一名工作人员称,“查寝就是要求寝室收拾干净,当时就是一个孩子想要她们把寝室收拾干净,把地面扫了、桌面收拾干净。”对方称,“这是发生在去年的事,现在是恶意炒作。我们学校管理还是很严格的。”

延伸阅读:

又见学生会干部嚣张查寝,还玩官架子那套?近日,一段黑龙江职业学院学生会干部嚣张查寝的视频引发热议。视频显示,6个统一身穿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的女子进入宿舍查寝,显得气势很足。其中一个女子对着寝室内的新生趾高气扬道:“看清我们六个的脸,我们来了就是查寝的,看好工牌,除了我们六个,谁管你们都不好使,明白了吗?”

黑龙江一群女学生干部嚣张查寝引关注 校方:去年的事

该校团委向媒体证实,网传查寝视频内容属实,事情发生于2020年10月,学校多部门已介入调查。

学生干部参与学生自治和管理,开展查寝活动,属于高校学生会常规工作。只是,视频中几名学生会干部的语气和神态,明显让许多人感到不适。这种言行间自上而下的级别优越感,完全违背了学生之间平等相处、友好交流的关系模式。无怪乎有网友感慨:“难以想象学生干部有这么大的官威!”

诚然,学生会干部开展查寝活动时,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管理者的角色。不过,这种管理应当属于学生之间的互相督促和监督,而非颐指气使的差遣和命令。为同学做好服务工作,并指出同学生活学习中的缺点和不足,当好校方与学生之间的沟通者,才是学生会干部开展工作的应有姿态。

低年级学生叫高年级学生为“学姐”“学长”,本是一种尊称。不过,在视频发生的场景中,这一声“学姐”明显变了味。入学时间先后的差异,似乎变成了某种身份和级别的差异。虽然视频中被查寝的学生没有当面表示不满,但这段视频的流出,本身就说明了问题:学生干部摆架子、树“官威”的工作方式,根本不会受到同学的真心认同。

2017年,共青团中央、教育部、全国学联印发的《学联学生会组织改革方案》提出,针对有的学联组织“行政化”、学生会组织脱离学生等突出现象推进改革,要求加强学生干部作风建设,“坚决抵制和克服脱离广大同学的倾向”。2018年,北大清华等四十一所高校学生会联合发起“学生干部自律公约”,表示坚决反对“官”本位思想。几年来,随着改革的推进,不少高校的学生干部作风明显改善,学生会的服务职能不断加强。

而发生在黑龙江职业学院的这起案例,则再次提醒学校的管理者和教育者:学生会组织的改革依旧在路上,对学生干部的教育和引导依旧不能放松。一些学生干部与广大学生的期待仍有差距,尤其是在处理与同学关系时,并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甚至误以为是领导者与被领导者的关系,完全背离了学生会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监督的定位。

要明白,学生干部归根结底还是学生,他们的形象作风、与同学的相处模式,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模仿和学习。个别学生干部“端架子”“定规矩”,既是某种社会风气的投射,也可能与他们身边的错误示范有关。发生类似事件时,学校管理者也要反躬自省,检视自身,不把错误的“官”本位思想传递给学生干部,消除校园里不合理、不平等的身份差异。

学生干部的首要身份是学生,学生会是为广大学生权益发声的。只有牢记这一点,学生会才能亲近同学、爱护同学,为其他同学做好表率。部分学生干部摆官架子脱离同学,不仅得不到身边同学的支持,也难免让自己未来的人生走偏。

 5,13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