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文件:揭露澳洲黄金地产背后的巨额外国资本

国际新闻 澳纽资讯 编辑精选 金融经济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一项调查发现,澳大利亚的资产,包括塔斯马尼亚奶牛场、悉尼市区公寓、甚至一家希尔顿酒店都已被外国富人甚至有争议的人士秘密购入。

这些资金的所有者包括腐败的中国钢铁大亨、斯里兰卡政坛有权势的夫妻,以及不透明公司框架背后的前石油公司主管。

由于每次购入都是通过多层海外信托和空壳公司进行的,追踪这些资金的所有权变得几乎不可能完成。



与其他国家不一样的是,澳大利亚不对房产最终所有权进行登记。

不过,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通过国际调查记者同盟获得了总共1200万份泄密金融文件,并对这些购买交易背后的资本进行了追踪和分析。

塔斯马尼亚奶牛场

塔斯马尼亚农场。
塔斯马尼亚农场。(Four Corners)

在塔斯马尼亚西北,养殖业是当地家庭世代的传统。

不过,近年来,这项传统因为外国买家青睐这片地区而备受威胁。

当地人并不总是清楚买家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钱是哪里来的。

潘多拉文件中的档案却揭露了四家总计超过1000公顷农场背后外国资金的来源。

公开土地记录显示在2014到2019年间购得农场的是两家澳大利亚公司——Dairy Partners公司和Redpa Dairy Partners公司。

然而,潘多拉文件显示,这笔钱最初来自加拿大的斯蒂芬·保罗·道格拉斯·德·海因里希(Stephen Paul Douglas de Heinrich),他是国际石油生产商Addax石油公司的前非执行董事和股东。1991年至2006年期间,德·海因里希还在Addax母公司的一个咨询委员会任职。

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Addax公司在伊拉克和西非等动荡地区开展业务,并成为了尼日利亚最大的独立石油生产商。

然而,一家法国法院在2007年被告知,两名Addax石油公司的高管在20世纪90年代末在尼日利亚行贿数百万元。

其中一人被判于1999年至2000年期间协助并教唆该国前石油部长丹·埃特(Dan Etete)进行严重的洗钱活动。

密切关注此案的人权组织“全球见证”的调查员巴纳比·佩斯(Barnaby Pace)表示:“丹·埃特在法国被判犯有洗钱欺诈罪,而那是Addax的钱。”

尼日利亚前石油部长丹·埃特(Dan Etete)。
尼日利亚前石油部长丹·埃特(Dan Etete)。(Supplied: Punch)

“化石燃料行业在尼日利亚制造了一个巨大的腐败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拥有石油、天然气和其他自然资源,许多尼日利亚人仍然生活在贫困中。”

德·海因里希先生没有被卷入洗钱案,也没有被判定犯有任何罪行,他也不是Addax的执行官。

加拿大人斯蒂芬·保罗·道格拉斯·德·海因里希的护照页。
加拿大人斯蒂芬·保罗·道格拉斯·德·海因里希的护照页。

2009年,德·海因里希先生从出售石油公司给中国国有企业中石化中获益超过70亿美元。

文件显示,用于购买塔斯马尼亚奶牛场的新加坡公司称其“原始资金来源”与“父亲[德·海因里希先生]在Addax石油公司的业务有关”。

塔斯马尼亚农场。
塔斯马尼亚农场。(Four Corners)

数百万元最初从设在百慕大的一个信托基金转移到这家新加坡公司,再通过新成立的澳大利亚公司Dairy Partners和Redpa Dairy在澳大利亚进行投资。



德·海因里希名下的农场今年被以2700万澳元的价格卖回给当地业主,几乎是其最初购买价格的两倍。

希尔顿酒店背后

还有一些背景不明的人物利用不透明的离岸信托来持有澳大利亚地产。

在悉尼的中央商务区,价值数亿澳元的商业地产已经被一家神秘的新加坡公司Bright Ruby Resources悄悄购入。

悉尼希尔顿酒店。
悉尼希尔顿酒店。(Four Corners: Nick Wiggins)

2015年,Bright Ruby以4.42亿澳元买下了位于乔治街的悉尼希尔顿酒店,创下了当年的价格纪录。

在此之前,该公司还买下了另外两座悉尼办公大楼,即以6250万澳元买下的巴拉克街(Barrack Street)10号,和以2.01亿澳元买下的伊丽莎白街(Elizabeth Street)231号。这两座大楼后来都易主了。

潘多拉文件中的信息显示了Bright Ruby和其最终所有者——腐败的中国钢铁大亨杜双华之间存在六层公司和信托。

中国钢铁巨头杜双华。
中国钢铁巨头杜双华。(DayDayNews)

杜双华创立的公司——日照钢铁控股集团,已经成为中国的一家大型私营钢铁制造商。

然而,在2010年,杜双华被卷入了一起涉及力拓高管知名贿赂和间谍案。

当时,杜双华在一次非公开审判中作证说,他向这家英澳合资的矿业巨头的一名高管行贿900万美元。

四名力拓员工,包括一名澳大利亚公民胡士泰(Stern Hu),后来被判处7到14年的监禁。

不过,杜双华从未被起诉。

与此同时,杜双华因参与力拓案而被中国政府调查。泄露的文件显示,他开始设立离岸信托和实体来掌握他的财富。

Bright Ruby Resources公司是杜双华管理其财富的一个重要投资工具。

悉尼Barrack街10号办公楼。
悉尼Barrack街10号办公楼。(Four Corners: Nick Wiggins)

该公司在悉尼购买的商业地产是杜双华在过去十年中进行的一系列重大全球投资之一。

2017年的一张公司图表显示,Bright Ruby位于一长串其他公司实体的底部,包括四个位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公司和另一个位于开曼群岛的公司。

Bright Ruby Resources公司的所有权图表。
Bright Ruby Resources公司的所有权图表。(Supplied: Pandora Papers)

杜双华在新加坡的财富管理公司对他进行了内部审查,发现他是一个“高风险”客户,并且由于他与一位前中国国家主席的关系而成为“政治曝光人物”(PEP)。

“虽然胡锦涛已经正式从国家主席和党主席的主要公职上退休,但他在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内仍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其中一份报告总结说。

杜先生和Bright Ruby没有回应ABC的置评请求。

悉尼 Elizabeth街 231。
悉尼 Elizabeth街 231。(Four Corners: Nick Wiggins)

悉尼豪华公寓

在悉尼中央商务区地带有一栋颇为抢手的公寓楼,其中两套豪华公寓也是位高权重的外国买家的资产。



二十多年来,斯里兰卡有权有势的一对夫妇——蒂鲁库马尔·纳德桑(Thirukumar Nadesan)和尼鲁帕玛·拉贾帕克萨(Nirupama Rajapaksa)开设了匿名离岸信托公司和空壳公司,购买了数百万澳元的艺术品、豪华公寓、现金、证券和其他资产。

Nirupama Rajapaksa 和Thirukumar Nadesan。
Nirupama Rajapaksa 和Thirukumar Nadesan。(Supplied: Business Today)

拉贾帕克萨是斯里兰卡议会中的前副部长,也是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的侄女。

斯里兰卡总理与财政部长、青年部长还有内政部长也是拉贾帕克萨家族的成员。权力的集中化引起了民权活动人士的担忧。

拉贾帕克萨的丈夫纳德桑是房地产商,曾在2016年被指控挪用170万澳元的国家资金,但他否认有过任何不当行为。对纳德桑的审判定于11月进行。

潘多拉文件披露了夫妇二人在1990年代末购买公寓的过程。其公寓位于一栋名为“巅峰”(The Peak)的48层公寓大楼内。夫妇二人以查兰石油勘探公司(Chalan Oil Exploration)的名义购置了房产,该公司当前的注册地为萨摩(Samoa)。据宣传广告称,在那两套公寓中可以看到环视整个城市的美妙景观。

悉尼中央商务区的Peak公寓。
悉尼中央商务区的Peak公寓。(Four Corners: Nick Wiggins)

查兰石油勘探公司的实际拥有者是一个信托基金,拉贾帕克萨与纳德桑的孩子是该信托基金的受益人,该信托基金也被夫妇俩用来秘密购置其在英国的房产。2011年的一封电邮表明,该家族的财富可能超过了1.6亿美元(2.19亿澳元)。

纳德桑与拉贾帕克萨没有回应ABC的置评请求。

2019-2020年间,澳大利亚向斯里兰卡提供了2810万澳元的直接援助,其中近一半用于建设“有效治理”。

“最终受益人”的黑钱

有专家警告说,澳大利亚对可疑甚至非法资金的吸引力正不断升高。

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GFI)的政策总监拉克希米·库马尔(Lakshmi Kumar)表示,不透明的公司结构使得非法资金推高了房地产价格。

“从长远来看,大家担心[你]事实上将民众挤出了房地产市场。他们都是想要投资的普通澳大利亚公民和在澳民众,”库马尔女士说。

库马尔担心,澳大利亚没能向英美这样的盟友学习。这些国家已经建立起最终受益人登记制度,公布企业背后的最终受益人(ultimate beneficial owners,UBO)。

“建立登记制度的国家越来越多,”库马尔说。

“然后呢,实施犯罪的人还是要想办法隐藏资产。

“然后澳大利亚变成了一个从没如此便利的解决方案。”

绿党参议员彼得·韦什-威尔逊(Peter Whish-Wilson)也认为,澳大利亚的法律不够严厉。

“估计有数十亿澳元流向澳大利亚的房地产,这些都是黑钱,”韦什-威尔逊参议员说。

“而这些钱推高了房价,使普通的澳大利亚人更加难以负担买房的费用。”

韦什-威尔逊参议员参加了参议院最近举行的一项调查,该调查发现政府监督存在重大缺陷。

“国库部是否有知识、经验和信息管理系统来对在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实施合适监管,仍然存在疑问,”调查的主要报告发现。

彼得·威什·威尔森(Peter Whish-Wilson) 自 2012年起任绿党参议员。
彼得·威什·威尔森(Peter Whish-Wilson) 自 2012年起任绿党参议员。(Four Corners)

国库与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The Treasury and 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FIRB)对其审查外国投资背景的能力进行了辩护。

FIRB主席大卫·欧文(David Irvine)在去年的参议院评估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我很满意,非常肯定,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准确了解到[那些资金的]所有权。”

2016年,巴拿马文件曝光了全球避税和非法资金外流的情况。后来,时任澳大利亚助理国库部长的凯丽·奥德怀尔(Kelly O’Dwyer)表示,澳大利亚需要有最终受益人登记制度。

“也就是说,不法行为或欺诈行为更容易被披露,”奥德怀尔女士当时表示。

“[登记制度]使我们能够更加容易破坏非法资金的流动,让避税行为难上加难。”

五年后,澳大利亚还是没有设立本国的最终受益人登记制度。

国库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拒绝公开回答ABC的置评请求。其中涉及政府何时引入最终受益人登记制度等详细问题。

悉尼希尔顿酒店。
悉尼希尔顿酒店。(Four Corners: Nick Wiggins)

弗莱登伯格部长对ABC表示,莫里森政府正在花费逾4.8亿澳元来强化澳大利亚的商业登记制度。

“这一现代化变革将大大改善澳大利亚现有商业登记制度的可行性,并使受益人所有权登记制度的发展成为可能,”他说。

内政部的一位发言人说,政府正在采取分阶段的方式来改革反洗钱与反恐制度。

来源:ABC 中文



 7,32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