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入境禁令并非阻断奥密克戎传播的解决办法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变种B.1.1.529的发现引起了全球关切和广泛警觉,世界卫生组织(WHO)已将这一变种称为奥密克戎(Omicron)。

世卫组织将奥密克戎列为“值得关切的变种”,因为它有着范围广泛的变异。这表明各种疫苗和治疗方式可能不太有效。

尽管还处于早期阶段,但奥密克戎似乎比其他毒株更容易再次感染人体。

澳大利亚跟随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和欧盟在内的其他国家和地区,禁止来自九个南部非洲国家的旅行者。

那些寻求从南部非洲回国的澳大利亚人仍能够入境。但他们将进入酒店隔离并接受新冠病毒测试。而在过去14天内从南非、纳米比亚、津巴布韦、博茨瓦纳、莱索托、埃斯瓦蒂尼、塞舌尔、马拉维和莫桑比克这九个国家返回澳大利亚的人将不得不进行隔离。

但是,在英国、德国、以色列、香港和比利时等其他地区已经检测到了奥米克戎病毒。因此,尽管对南部非洲国家的旅行禁令可能会减缓传播速度并争取到有限的时间,但不太可能阻止这一病毒的脚步。

在澳大利亚政府和其他国家政府采取行动保护他们自己的公民的同时,还应该提供额外的资源,帮助南部非洲和其他地区的国家迅速采取行动。

何时发现了奥密克戎?

该变异毒株于11月22日在南非被发现,当时的样本采集于11月9日的一个病人。

南非病毒学家迅速采取了行动,通过南非基因组监测网络与同仁商议,并且与政府联络,然后在11月24日通知了世界卫生组织。

这符合指导各国应如何应对的《国际卫生条例》

这种新变种的行为目前仍不清楚。一些人声称,能够反映奥密克戎变种传播性的感染增速可能高于德尔塔变种。这种“增长优势”虽然尚未得到证实,但令人忧心忡忡。

不假思索的反应vs世卫组织的建议

People wait in front of a desk at Schipol airport in Amsterdam marked "Appointment Desk" for COVID testing and quarantine.
人们对最新变种奥密克戎产生担忧之际,正值许多欧洲国家努力应对德尔塔病例的激增。(Reuters: Eva Plevier)

非洲科学家和政治家们所认为,实施旅行禁令的国家“不假思索的”反应令他们感到失望。他们认为,这些禁令将对南非的经济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因为南非通常在夏季年终时期欢迎全球游客。

他们指出,目前仍不清楚这个新变种是否源自南非,即使它是在南非首次被发现的。由于奥密克戎变种已经在其他几个国家发现,它可能已在未纳入旅行禁令的地区扩散。

对检测出新变种的国家实施旅行禁令,以及后续造成的经济成本,也可能阻碍各国今后披露令人担忧的病毒变种。

世卫组织通常不建议实施飞行禁令或其他形式的旅行禁令。相反,它认为应优先考虑经证明有价值的干预措施:疫苗接种、手部卫生、社交距离、合适的口罩和良好的通风。

为了应对令人担忧的变种,世卫组织呼吁所有国家加强监测和序列测定,报告初始病例或集群,并开展调查以提高对变种行为的了解。

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奥密克戎。它的特征令人担忧,但我们目前对其的了解还存在很大的不足。在进行进一步分析的同时,应通过测试、追踪、隔离、使用已知的公共卫生措施和持续监测来控制该变体。

较富裕的国家可以怎样施以援手?

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富裕国家应该支持非洲国家和其他国家,针对潜在的严重传染病威胁而分享早期警报,并帮助减轻这些威胁。

正如大流行病防备和应对独立小组在5月指出的那样:

该小组建议建立激励机制,奖励早期反应行动。这或包括对以下方面的支持:

  • 建立研究和教育伙伴关系
  • 加强卫生系统和传染病监测
  • 大力改善疫苗的供应、分配和公平性
  • 考虑通过某种形式的团结基金对疫情大流行的风险进行经济补偿

提高疫苗覆盖率是关键

疫苗仍然是保护人们免于新冠最严重影响的主要手段。

目前还不清楚疫苗对奥密克戎的效果如何,但据推测,可能有一定程度的保护作用。辉瑞公司也表示,它可以在100天左右的时间内开发出针对奥密克戎等新变体的有效疫苗。

新冠的持续存在部分归因于世界上许多地区,特别是最不发达地区的免疫覆盖率不均衡。南非本身比非洲大陆的大多数国家要好,但目前只有24%的成年人口完全接种了新冠疫苗。就整个非洲而言,这一比例下降到只有7.2%。

迫切需要更多的全球支持来提高这些疫苗接种率。

在全球健康和疫苗专家的支持下,非洲机构和领导人主张在非洲大陆建立mRNA疫苗生产设施。这些设施将优先考虑区域人口,克服供应链问题,并对新出现的疾病威胁作出实时反应。

然而,发展中国家在获得有关新冠疫苗开发和生产的知识产权方面面临重大障碍

虽然对奥密克戎的传播和影响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了解,但对国际社会来说,必须向采取正确行动并及时透明地分享信息的国家展示并承诺提供切实的帮助。

Anthony Zwi是新南威尔士大学全球健康与发展的教授。本文的英文原文发表在《对话》网站上。

来源:ABC中文

 5,18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