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证监会出手,中概股遭血洗,滴滴退市另有考量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金融经济

隔夜美股,中概股遭遇“血洗”。

当地时间3日,受滴滴从美股退市消息的影响,滴滴股价开盘大幅下挫。同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2日修订完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相关的信息提交与披露的实施细则,要求在美上市中资企业披露更多信息。昨晚公布的美国11月“非农”数据大幅也不及预期。

多重因素叠加,中概股成为重灾区,滴滴大跌22.18%,雾芯科技跌16.7%,理想汽车跌15.95%,爱奇艺跌15.74%,腾讯音乐跌11.94%,蔚来跌11.19%,小鹏汽车跌9.3%,新东方跌9.22%,百济神州跌9.17%,唯品会跌8.86%,阿里巴巴跌8.23%,拼多多跌8.16%,百度跌7.77%,京东跌7.71%,哔哩哔哩跌7.15%,网易跌6.9%。


中概股隔夜跌幅排行(富途牛牛)

此外,美股“FAAMNG”明星科技股普跌。特斯拉一度跌7.8%领跌美国热门科技股,日低下逼1000美元整数位,收跌6.4%;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最深跌3.5%,收盘较9月所创历史新高回落逾20%,进入“技术熊市”,微软和奈飞均跌2%,亚马逊和苹果跌超1%,谷歌母公司Alphabet跌超0.6%。

截至收盘,道指跌0.17%,报34580.08点;纳指跌1.92%,报15085.47点;标普500指数跌0.84%,报4538.43点。

12月3日上午,滴滴出行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经认真研究,公司即日起启动在纽交所退市的工作,并启动在香港上市的准备工作。分析人士指出,此举对中概股市场信心影响极大。

滴滴于今年6月30日低调登陆纽交所,然而,上市仅隔2日,国家网信办发布通报,对其展开网络安全审查,并在审查期间停止新用户注册。7月4日,网信办宣布根据举报,经检测核实,“滴滴出行”APP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并要求滴滴参照国家有关标准进行整改。随后,网信办发布通报,要求滴滴旗下25款APP下架。7月16日,国家网信办会同公安部、国家安全部、自然资源部、交通运输部、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联合进驻滴滴开展网络安全审查。

自今年6月30日上市以来,按照14美元/股的发行价来算,滴滴出行股价整体跌幅达44.29%,市值蒸发约300亿美元。而按照滴滴刚登陆美股时出现的最高价18.01美元/股来算,滴滴股价下跌56.69%,总市值蒸发492亿美元,约3139亿人民币。

滴滴股价日K线走势截图(富途牛牛)
当地时间12月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通过一项规定,允许其将无法向审计机构提供信息的外国公司从华尔街交易所摘牌。这可能会阻止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称,美方的有关做法是对中国企业政治打压的又一个具体行动,也是美方打压遏制中国发展的又一个具体表现。我们对此表示坚决反对。中方始终认为,在资本市场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有关各方开诚布公地就加强跨境监管合作、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等议题,加强对话与合作,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将证券监管政治化,损人害己,将使美国投资者失去投资许多世界上增长最快公司的机会,也将使美国专业服务机构失去许多业务机会。美方应认清形势,为外国企业在美投资经营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视的环境,而不是设置重重障碍。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维护自身正当合法权益。

融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林菡律师对观察者网指出,长期以来,赴美IPO通过VIE架构模式,致使境外上市壳公司与中国大陆境内经营企业之间仅凭协议控制而非直接股权投资,美国投资者无法了解投资的真正主体。今年8月17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加里·詹斯勒曾声称,已要求SEC工作人员暂停处理采用VIE架构的中概股赴美IPO。加里·詹斯勒当时强调,如果中国运营公司的审计机构在未来三年内不公开账簿和记录,无论是在开曼群岛还是在中国注册的公司都无法在美国上市。




林菡指出,当地时间12月2日SEC发布的修正案,只是最终确定临时最终规则,为HFCAA的实施建立了框架,并没有进一步的详细内容。

林菡认为,尽管此前媒体普遍渲染这一系列动作或将引发中概股集团退市潮,但加里·詹斯勒所强调的退市前提是被认定的发行人持续3年不符合PCAOB的检查要求,如果这一立场没有新的变化,则最早需要到2024年才会出现因问责法退市的情况。因此,市场的剧烈反应,应是一系列因素共振的结果。

林菡认为,在当下的监管环境下,中概股回国或赴港上市会成为企业更多考虑的选项。

另一方面,有机构人士称,中概股大跌与中证协12月3日出台的收益互换新规也有一定关联。据其介绍,很多机构尤其是私募,通过收益互换买美股。

12月3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证券公司收益互换业务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自《管理办法》发布之日起,未取得交易商资质的证券公司不得新增收益互换业务;已实际开展业务的,应自行制定整改计划,在一年内有序了结存量业务。

中证协表示,自2012年试点以来,证券公司收益互换业务稳步发展,市场需求逐步扩大,在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投资者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需求、提升证券公司专业服务能力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与此同时,随着业务发展,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原有制度规则已明显不适应业务发展需要。为此,协会组织制定了《管理办法》,从交易商管理、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交易标的及合约管理、保证金管理、风险控制、禁止行为、数据报送及监测监控、自律管理等八个方面对收益互换业务提出了规范要求,旨在推动证券公司提升专业服务能力和合规风控水平,促进证券公司收益互换业务健康发展。

“灰犀牛”冲来!美证监会启动“黑名单”甄别 滴滴退市另有考量

北京时间12月3日晚间美股开盘,中概股集体大跌,截至当日23时,个股最高跌幅近25%,其中,趣头条跌21%,斗鱼跌18%,滴滴出行跌15%,虎牙、爱奇艺、拼多多、携程等均跌超10%,百度跌9.6%,阿里跌9.4%。(编者注:截至收盘,滴滴跌逾22%,雾芯科技跌16.7%,爱奇艺、理想汽车跌近16%,蔚来跌逾11%,小鹏汽车跌超9%,拼多多、阿里巴巴跌逾8%。)

“特朗普时代”美国国会给中概股设下的“灰犀牛”,正式起跑。

根据美国证监会当地时间12月2日的一份公告,去年底走完立法程序的《外国公司问责法》,于近日在美国证监会结束了执法层面的规章流程设计,正式开始推进实施。

几个小时后,北京时间12月3日早间,中概股公司滴滴出行宣布,即日启动在美退市、赴港上市工作。

不过,两件事情大概率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一大原因在于,根据美国证监会透露的相关进度,最快也要到2024年,才会产生一家因无法满足会计审计要求而被强制摘牌的外国公司。

美国国泰金控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首席代表杨崇艺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外国公司问责法》主要是审计问题的争议,与滴滴退市应该没有关系。”

“灰犀牛”起跑

2020年底,《外国公司问责法》(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走完立法流程,被时任总统特朗普签署生效。该法案要求,连续三年无法满足美国会计审计要求的外国公司,将被从全国性证券交易所摘牌。

这份主要针对中概股公司的法案,走完上述立法程序后,进入了执法层面的规章流程设计,具体工作由美国证监会主导。2021年3月份,美国证监会披露了一份类似征求意见稿的过渡性方案。

如今,正式版方案于12月2日正式发布。

接下来,美国证监会会根据其领导的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上报的结果,滚动公布哪些外国公司的审计机构在2021年无法被PCAOB“彻底审查或调查”(inspect or investigate completely),连续三年登上该“黑名单”的公司,将被禁止上市交易。

对于具体何时会公布首批名单,美国证监会透露,最早也要等到相关公司发布2021年年报以及明确年报审计机构是谁之后。这意味着,首批“黑名单”最早也要等到2022年才会出炉。

进入“黑名单”的外国公司,需要在2022年年报中增加《外国公司问责法》要求的额外信披内容,比如所属国政府控制的实体在公司的持股比例、人员等。

2023年,美国证监会将会公布哪些外国公司的审计机构在2022年无法被PCAOB“彻底审查或调查”。以此类推,到2024年,即2023年公司年报出炉后,美国证监会将会发布新一年的“黑名单”。

连续三年登上“黑名单”的公司,将被实施“初次交易禁止”的惩罚。

美国证监会称,之后该公司如果聘请了可以被PCAOB“彻底审查或调查”审计机构,可重新挂牌,重新挂牌后若再发生登上“黑名单”的情况,会被实施为期至少5年的“二次交易禁止”惩罚。

斡旋空间

《外国公司问责法》诞生于中美分歧加剧的特朗普时期,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实务层面,美国监管部门一直声称,因为中国监管部门的立场,中概股公司的审计机构无法被PCAOB“彻底审查或调查”。

而在中国业内人士看来,所谓的“彻底审查或调查”,是PCAOB想直接查看中国境内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底稿等资料。

但这可能有违中国的相关法律法规。杨崇艺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道,比如,国内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始凭证不能离开公司,审计底稿不能离开国家。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也指出,中国相关法规明确,跨境证券监管事宜应通过中国证监会进行,现场检查应以中国监管机构为主进行,或者依赖中国监管机构的检查结果。

2020年5月,该法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时,中国证监会曾回应称:“我们认为法案完全无视中美双方监管机构长期以来努力加强审计监管合作的事实。中方一直高度重视中美资本市场审计监管合作,2017年协助PCAOB对一家中国会计师事务所开展了试点检查,2019年以来又多次向PCAOB提出对会计师事务所开展联合检查的具体方案建议。我们期待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积极回应,并呼吁双方通过平等友好协商,按照跨境审计监管合作的国际惯例,加快推动对相关会计师事务所的联合检查。”

同年12月,法案在众议院通过时,针对上了“黑名单”的公司需要额外披露是否有政府背景等内容,中国证监会曾评价称,相关额外披露要求“具有明显的歧视性,均非基于证券监管的专业考虑,我们坚决反对这种将证券监管政治化的做法”,美国监管机构暂时不能检查为在美上市中国公司提供审计服务的中国会计师事务所,是跨境监管合作领域的问题,应当通过加强双边监管合作加以解决。

争议目前尚待解决。但好的一面是,虽然如今美国证监会正式推进该法案的实施,但距离实际发生一家中概股公司被摘牌还有大约三年时间,留给两国监管部门斡旋的时间还有很多。

今年8月,证监会发布的下阶段工作重点显示,其中包括“创造条件推动中美审计监管合作”等内容。

“这个事情,双方可能都有让步的机会。”杨崇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如果发生退市,损失最大的是华尔街,是美国的投资人,对中概股公司的影响反而较少,因此华尔街等一些美国国内势力本身也是有动力促成双方让步的。

在期望斡旋成功的同时,一批中概股公司也在陆续开展两地上市,比如百度、京东、阿里等中概股公司相继在港交所挂牌。

美方颁布新规,中国企业将集体退市?

距离正式登陆纽交所仅过去5个月,滴滴出行3日发布重磅消息:“经认真研究,公司即日起启动在纽交所退市的工作,并启动在香港上市的准备工作。”滴滴在美国几乎是“上市即巅峰”,如今市值已经缩水逾40%。西方媒体又借机渲染称,滴滴的决定与中国政府的一系列监管行动有关,北京要借此敲打其他“不听话的大型科技企业”。但这些媒体却淡化信息安全对于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分析师看来,滴滴宣布纽交所退市、在香港上市说明了中国监管行动兼具严肃性和包容性。正在压缩中企发展空间的恰恰是美国。当地时间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宣布新规,要求外国公司提供审计底稿供美国检查,否则可能在3年内被纽交所和纳斯达克摘牌。外媒称,这可能影响200多家中企。



外媒:滴滴想在3个月内完成在香港上市

“对于滴滴的投资者而言,现在最大的谜题是弄清楚该公司要如何操作退市”,美国彭博社3日如是评论。一名消息人士对路透社披露,滴滴的目标是在3个月内完成在香港上市,并在明年6月前从纽交所退市。

据《华尔街日报》3日报道,退市的一种途径是私有化,即买断公开市场投资者所持的股份。不过滴滴在2日发布的一份英文新闻稿中称,在美国交易的证券将确保转换为该公司在另一家证券交易所“可自由交易的股票”,并说“公司将根据必要程序,于未来适当时间召开股东大会对上述事项进行表决”。有分析称,这表明,滴滴采取的可能并非是私有化方式,它将在美股和港股之间直接通过转股的方式来完成转换。“这样滴滴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为退市支付巨额回购资金。”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路透社3日回顾说,6月30日,在美国的首个交易日结束后,滴滴的估值达680亿元,但截至12月2日美股收盘,其市值仅为376亿美元。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日称,滴滴股价暴跌与中国政府近几个月来对其展开一系列监管行动有关。

7月2日,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宣布对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两天后,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通报称,根据举报,经检测核实,“滴滴出行”App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相关规定,通知应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App。7月9日,国家网信办发布《关于下架“滴滴企业版”等25款App的通报》。一个星期后,国家网信办、国家安全部、自然资源部等七部门进驻滴滴出行,开展网络安全审查。

英国《金融时报》还提到,中国监管部门本周二宣布了旨在管控网约车行业的新规则,包括限制企业对每笔订单的抽成比例,敦促它们为司机提供保险等福利。

戏剧性反转?

部分西方媒体一如既往地借题发挥。CNN称,在北京眼中,滴滴是“不听话的大型科技公司”,“中国政府正努力控制这些公司”,滴滴因此成为这方面的“典范”。《华尔街日报》则将滴滴纽交所的退市决定形容为“戏剧性反转”。

但在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看来,从美国退市、在香港上市是滴滴的“必然选择”。“这家公司当初选择在美国上市就很尴尬,因为其绝大部分业务都在国内,掌握了大量对相关行业和个人信息而言都非常重要的数据,而数字安全是跟国家安全直接挂钩的,政府出于相关考虑肯定会做出限制,这是无可厚非的,”宋国友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现在不光美国讲合规,中国也讲究合规”。

瑞士《新苏黎世报》3日称,中国已经知道更好地管控国家数据安全风险。2020年,滴滴在中国占据九成的市场份额,有3.77亿用户注册滴滴的应用程序,司机约1300万名,所有这些个人及其交通数据都包含敏感信息。

陈礼腾认为,滴滴一事恰恰体现了中国监管兼具严肃性和包容性。“我们的监管行动没有将该公司彻底否决,而是通过督促整改的方式,允许其正常发展。一旦滴滴能挺过这次‘锤炼’,平台合规性将进一步完善、更加成熟,它也能获得真正的益处。”

路透社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滴滴的计划将对大型科技股未来上市的选址决策产生明显影响。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认为,A股、港股的容量和吸引力已越来越大,出于关键战略资源的安全性和监管方面的考量,在海外上市的龙头公司回归中国上市是大势所趋,“有些公司已经完成在香港二次上市,有些未来可以考虑直接回A股上市”。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自2019年年底以来,有十几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寻求在香港上市,比如阿里巴巴和网易。

美方颁布新规,中企将集体退市?

不过新加坡银行货币分析师辛莫祥对路透社说,相关消息仍“带来一些不确定性担忧”,因为美中整体局势如何影响尚未可知。3日,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股价一度下跌逾5%,哔哩哔哩股价缩水逾6%。美国Axios网站3日声称,这“反映出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如何渗透到资本市场”。

令国际舆论有此担忧的还有美方的一个新动作。据彭博社报道,当地时间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一项新法律的最终计划,要求外国公司提供审计底稿供美国检查,否则可能3年内被纽约证交所和纳斯达克摘牌。SEC主席根斯勒在公告中称,有两个司法辖区一直没有与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合作并接受检查:中国内地和香港。

“这是中美两大经济体在金融领域争斗的最新进展”,彭博社称,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的去年12月,两党在国会采取一致行动,要求中国企业公开账本,同时要求SEC对不遵守的公司制定规则。

外媒今年7月曾称,SEC暂停处理了中国企业的IPO申请,并正在制定新的指南,要求在美上市的中企披露北京方面“监管打压”的风险。《日本经济新闻》说,随后8月中国企业在纽约上市的数量为零。

路透社称,SEC的新规定可能影响超过200家中国企业,导致它们被美国交易所摘牌。“如果中企集体退市,那么这对美国证券行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也就是说,其产生的影响是双向的。”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伟文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使我们失去了美国这个市场,但中国内地现在开放资本市场的步子越来越大,美国投资者非常踊跃。另外香港的国际资本投入也有所增加,欧洲各大股市也没有对中国企业关门。也就是说,若中企大规模从美国退市,那么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

“现在是美国的政策发生了变化,让原来中国企业上市的空间缩小了,”宋国友对记者说,“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其实更多考验美国的智慧,因为是他们的政策不确定性导致的。”

“滴滴从美国退市发出一个信号:中国不再需要华尔街”,《纽约时报》3日以此为题报道称,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拥有充足的资金,吸引更多外资也没有什么问题。

来源: 观察者网/华夏时报/环球网



 3,79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