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的幸福里,不包括被裁掉的你

一路高歌猛进的字节跳动,最近传出的消息似乎都不是好消息,广告营收增长停滞,部分业务疯狂扩张后又开始大力裁员。

今年3月1日,字节跳动宣布大力教育要“未来4个月内将社招人1万人”,同时还要校招3000余人。结果8月就开启了一轮集中裁员,据《晚点 LatePost》此前报道,儿童启蒙教学业务瓜瓜龙8000人的辅导老师团队有一半被裁撤,你拍一、GOGOKID将被放弃。

11月24日,《晚点 LatePost》又报道称,继8月一轮裁员后,字节教育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都在近期开启了裁员。11月将有近2000人被裁撤。随着今年的网课在年底结束,清北网校的数百名辅导老师也可能被裁撤。大力教育2021年年初有大约15000人,之后经历上述“大力”扩张,然后裁员,到了11月只有不到10000人在职。

现在,字节跳动裁员的业务新增了一个——幸福里。

12月2日,《财经》杂志旗下“财经十一人”团队报道称,11月30日晚,字节跳动旗下的房产交易平台幸福里突然通知部分北京新房销售员工裁员消息,并让他们次日一早到公司洽谈赔偿事宜,幸福里给被裁员工提供了转岗机会,部分员工在考虑是否留下。另据悉,早在10月8日,幸福里就裁撤了北京新房直销的客服团队,离职员工获得一个月工资的补偿,且可选择内部转岗。

幸福里相关负责人确认了这一消息,称近期的确有个别城市业务做了小范围调整,但新房依然是未来的重点业务方向,不会放弃。

幸福里成立于2018年7月,前身是今日头条房产频道,由字节跳动全资持有,经营二手房、新房、租房等业务。字节跳动称,幸福里是字节跳动旗下房产综合信息平台,致力于为用户提供全面、专业、可靠的购房决策支持。

一位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对虎嗅表示:“幸福里的模式类似于安居客,以流量作为核心优势,通过营销广告位等形式,获取展位费用。同时,也通过比如前期传的收购麦田等形式,用于加强对于渠道的掌控。”

不过他认为,效果如何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就在11月30日晚宣布部分北京新房销售员工裁员的当天上午,幸福里宣布入股房产经纪公司麦田房产,持有后者20%股份。

同时,上半年以来,字节在房地产领域“跳动”得属实频繁。根据天眼查信息,字节跳动5月28日注册成立了北京好房有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进入下半年以来,先是7月2日,重庆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发生变更,新增房地产经纪服务,证实了字节跳动对房地产中介的觊觎之心。随后这半年来,字节跳动通过收购、改名、变更经营范围等方式,陆续在福建、合肥、兰州、上海、重庆、厦门、佛山等城市成立了以省市命名的好房有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些分公司大部分的法人为王奉坤,是皮皮虾App创始人。

最重要的一个收购动作是9月28日,字节跳动通过北京好房有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全资收购北京金色麦田子公司北京福旺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获得了一张牌照,拿到了进入房地产中介的入场券。

左手裁员,右手收购。不知道被裁掉的员工内心作何感想。

上述《财经》杂志的报道援引一位离职员工的话称,今年下半年以来,销售团队无房可卖,所以幸福里成都、重庆、苏州、福州的新房直销团队陆续解散。据悉,幸福里目前业绩增长乏力,人多活少。裁员几乎不可避免。

另外,很多员工在加入幸福里之前并没有从事过房地产经纪相关的工作经验。一位6月入职、三个月后被裁的幸福里前员工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表示,他此前没有接触过房地产经纪业务,和大多数同事一样,在字节的名头和面试官营造的美好前景下,成为一名“新房咨询师”。他还透露,期间他没有得到系统的房地产经纪业务培训,他的直管领导和大领导也都没有房产经纪业务的经验。

对于一个重线下、重运营、重经验的赛道,如果字节跳动还照搬过去无往不利的流量逻辑和算法优势,则势必会遭遇不少挫折、走不少弯路。“这个行业是个慢行业,要做好做扎实,还是需要一定时间历练的。”一位房地产中介行业从业者表示。

字节跳动在裁员方面也体现出互联网速度。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字节跳动在裁员上杀伐果断、雷厉风行。比如11月30日晚接受裁员通知的幸福里员工,被要求次日一早到公司洽谈赔偿事宜。

又比如,微信公众号“豹变”在10月18日一篇《字节跳动商业化团队迎撤城裁员“寒潮”》报道中所描述——

10月10日晚,字节跳动温州城市总经理在公司群里通知11日早上开全员大会,并且不准请假。以往,此类通知一般由负责组织会议的员工发布,城市一把手亲自发布会议通知的情况并不多见。
10月11日,圆心一到公司,就看到了很多陌生面孔,在会议室进进出出。后来她才知道,他们是字节商业化浙江一把手、HR负责人,以及从外地抽调来支援温州撤城的HR们。

10月10日晚,字节跳动温州城市总经理在公司群里通知11日早上开全员大会,并且不准请假。以往,此类通知一般由负责组织会议的员工发布,城市一把手亲自发布会议通知的情况并不多见。

10月11日,圆心一到公司,就看到了很多陌生面孔,在会议室进进出出。后来她才知道,他们是字节商业化浙江一把手、HR负责人,以及从外地抽调来支援温州撤城的HR们。

员工按N+1赔偿,法定年假按双倍工资结算。在HR的强力催促下,绝大部分人在10月12日办完离职手续。以至于有员工自嘲:“不愧是互联网大厂,连裁员都这么高效。”

不仅是幸福里,10月份受陆续出台的房地产政策影响,头部企业贝壳也经历了裁员风波,据悉,贝壳上海公司裁员200多人,其中贝壳上海研发团队、贝壳金服员工分别裁了100多人。另外除上海外,裁员也发生在杭州、成都、厦门等多个城市,被裁的业务部门不仅限于金融,而是广义的各后台支持部门。

很多企业,往往抱着跑赢大势的赌徒心态。在行业政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收缩、层层加码之时,有些企业照搬过去的周期论,以为是抄底或截胡的好机会,大肆扩张、疯狂招兵买马。当发现无法跟大势抗衡的时候,悍然裁员。有的公司裁员姿势也很优美,甚至今天宣布、明天就是last day了,都不给你思想缓冲的机会,给人一种强烈的“过河拆桥”既视感。总之,别让裁员成了企业的显性标签。

按下是否有优厚的裁员补偿不表,裁员过程又是否体现了足够多的温情,是否寒了人心?尤其现在12月了,年底找工作难是共识,何况是大环境如此糟糕的今年。被裁掉的员工找工作,少则一个月、多则几个月可能都将处于失业状态,加上行业寒冬,每家企业都收缩或关闭了招聘窗口,年前找到合适的工作基本无望。

于个人,对这些年底被裁的员工和背后的家庭,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于社会,突然多了这么多失业者,也是很不负责任的。活成了房地产笑话的恒大都还在坚持不裁员、保留基础工资或停薪留职呢。

但显然对于企业而言,无论是自己的幸福里,还是明年的春天里,都没有今天被裁掉的你。

 

文章来源:虎嗅



 24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