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景气!老字号和网红店:曾风靡全国,都“死”于2021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金融经济

文 / 金错刀频道

2021 年,是彻底撕掉遮羞布的一年。



这十大最倒霉公司,曾经个个是人生赢家:在全国开店上万家,4 年拿下 19 亿融资,产量干到世界第一,创始人登上富豪榜 …

但前几年靠运气赚的钱,在 2021 年却凭本事全亏光了:

有人遣散 6000 员工,弹尽粮绝,有民族企业沦为今年最大笑柄。

有董事长锒铛入狱,也有创始人输光家产,兜里一毛钱不剩。

他们,都在经历这辈子最困难的时刻。

最憋屈公司:莲花味精

上榜理由:贱卖商标的痛,只有老字号懂

2021 年 1 月,莲花味精前董事长夏建统被批准逮捕。



这个资本高手,哈佛天才一手把这个世界第一的民族品牌——莲花味精,送上了死路。

曾经的莲花味精是全国最大的味精生产与出口基地,单厂产量居世界第一。

但莲花味精的亏空,却憋屈的很。

2003 年,莲花味精被人平白无故拿去了 8.58 亿。

当时的莲花味精还是国资性质,控股股东是莲花集团,莲花集团自己经营不善,就开始占用莲花味精的资金。

这些钱被占用,根本没经过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也没有公告披露。

在夏建统担任董事长期间,莲花味精大搞多元化:化肥、农业、贸易、甚至还收购了一家足球俱乐部和一家每年都巨亏几千万的 ” 佳能热电 “。

从此之后,莲花味精连亏 9 年,工人们甚至一连几个月拿不到工资。

莲花味精每况愈下,惨到连 ” 莲花 ” 的相关商标都拿出来拍卖了。

谁能想到,莲花味精的悲凉境遇和谣言无关,而是被自己人一步步玩垮的。

最飘公司:华谊兄弟

上榜理由:影视巨头,惨到卖房还债

2021 年 4 月 28 日,影视行业龙头老大华谊兄弟的创始人王中军,被通知限制高消费。

这三年,华谊兄弟亏损已超 60 亿元,债务高达 68 亿元,总市值已蒸发近 800 亿。

为了挽救公司,王中军早在 2018 年就开始变卖自己的个人财产,画作、收藏多年的艺术品,甚至要靠变卖私人豪宅、收藏品来填补亏空。

过去的华谊兄弟,是高票房制造机,是口碑的保证。

联手冯小刚拍出了《手机》、《天下无贼》、《集结号》、《非诚勿扰》、《唐山大地震》等作品,几乎都是口碑炸裂的爆款。

但在 2021 年春节档中,华谊兄弟的作品明显飘了。高成本制作的《侍神令》仅获得 2.1 亿元票房;《阳光劫匪》,总票房扑街,只有 3984.69 万元。

近几年国内拍出《流浪地球》、《哪吒》,华谊兄弟却少有拿出手的作品。

华谊一手捧红的艺人纷纷离巢,黄晓明、邓超、李冰冰等自立门户,各扫门前雪。

时代变了,没有作品,属于华谊的老炮儿时代翻篇了。

最无奈公司:许留山

上榜理由:关店 300 家,连名字都保不住了

2021 年 4 月,因为交不起房租,活了 61 年的老字号许留山撑不住了。

破产来的太快,让很多人都始料未及。

论地位,许留山可以说是所有网红甜品店的鼻祖。

2011 年,许留山在香港餐饮界 ” 奥斯卡金像奖 ” 的饮食天王奖中,拿下 ” 甜品天王 ” 的称号。

新加坡、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法国等全球各地,开出近 300 家门店。在许留山门口的排队长龙,并不亚于今天的喜茶、奈雪。

但为了让许留山成功打入马来西亚市场,创始家族股东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将全部股权,都卖给马来西亚一家投资公司。

新股东上任,广州的许留山一夜之间被迫改名为邓留山。

虽然不是山寨,但却流失掉了大量消费者。

同时,在许留山身上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差异化渐渐变为同质化。

芒果品类逐渐被抄袭,研发新品又不足,许留山跟很多老字号一样,把自己摆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

攻打高端,用户体验跟不上;攻打年轻人,创新跟不上。

在无情的商业事实面前,许留山终于破产,直面一家老字号最悲情的结局。

最败家公司:谭鱼头

上榜理由:玩垮公司,输到兜里一块钱不剩

2021 年 5 月 1 日,曾经完虐海底捞的谭鱼头火锅,出现在了拍卖网站上。

不仅败光了百亿资产,而且资不抵债,已经沦落到要被拍卖的地步。

2007 年,谭长安带着仅 10 岁的谭鱼头登上了胡润餐饮富豪榜,以 20 亿的身家位列第三,公司资产近百亿。

最春风得意时,谭鱼头以 8 天开一家店的速度疯狂扩张,一手缔造出中国 60 多个百万富翁。

只不过,谭鱼头火锅成也赌性,败也赌性。

三次赌上全部资产上市,仅仅一个北京亚运村旗舰店就投资上亿,其它三个店投资规模均在五千万以上,可结局却是家底几乎被败个精光。

谭长安喜欢在赌场撒钱,出手极为阔绰,谭长安还曾出现在现已关闭的澳门追债网站 ” 美好世界 ” 上,被追讨 2000 万元赌资。

谭长安把在赌场上的赌瘾带到公司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谭鱼头未来的失败。

最血亏公司:同程生活

上榜理由:19 亿,6000 名员工,竟然弹尽粮绝

2021 年 7 月 7 日,上门讨债的供应商,包围了同城生活苏州总部。


有人下跪求货款,有人拉横幅、有人持刀以死相逼,甚至爆发了肢体冲突。

这一天,同程生活宣布破产,成为了截至目前社区团购死亡名单中最大的创业公司。

在这之前,同程生活 CEO 何鹏宇拿 19 亿融资、有着 6000 名员工,还立下了豪言壮志,今年翻三倍,做到 300 亿元到 500 亿元。

但为了抢地盘、占山头,进入更多城市,同程生活主动或被动的卷入了这场烧钱大战。

开始不顾一切的加速扩张、扩张、再扩张,4 年烧光了 19 亿。

在同程生活宣布破产之后,他们发布一封 ” 情真意切 ” 的总裁信,但对于还款一事,只字未提。

有供应商根据 ” 同程讨债群 ” 的接龙粗算,欠款高达 6 亿元左右。在这些群里,卖生鲜的、卖蔬菜的、卖日用品的,都变成了统一的名字 ” 同程欠款 14 万 “、” 欠款 26 万 “。

最忽悠公司:华尔街英语

上榜理由:商场里最洗脑的生意,凉透了

8 月 12 号,# 华尔街英语将宣布破产 # 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

人们发现,这个常年占据高端商场的黄金位置,英语培训中的贵族,已经人去楼空。粗略估算,涉及未退学费至少上亿。

很多高管早已提前撤退,留下的只有底层教师和员工,公司欠薪总数,也近 1 个亿。

在被曝破产前,华尔街英语已经遍布中国的 11 个城市,开设了 70 多家。

为了迅速扩张,华尔街一边鼓吹英语焦虑,一边暗中给学员办理贷款上课。

有网友说,他本人在华尔街英语接受问询时,课程顾问跟他从下午六点聊到将近凌晨,直到网友同意交学费为止。

也有维权的网友曝光,在走出店面后,接下来几天,接二连三地接到华尔街英语的推销电话,并称 ” 可以分期付款,购买课程越多平均价格越低 “,最终在持续的洗脑下,分期几万。

从此之后,暴雷、裁员、诈骗、破产,这些原本不该跟教育挂钩的词,一次次荒诞的出现在这个行业。

当韭菜割到学生头上,终有戳破的一天。

最苦撑公司:共享衣橱 ” 衣二三 “

上榜理由:烧光 6 亿,难逃一死

2021 年 8 月 15 日,一款共享衣橱 app” 衣二三 “,永久关闭了服务。

跟所有打着 ” 共享 ” 标签的创业项目一样,衣二三也在最初有极其宏大的愿景:

对外宣传 ” 拥有 50 万件服饰总量 “,只要支付 499 元成为会员,就能无限次试穿平台所有品类的服装,每次可租借三件衣服。

如果三年只租不卖,大约可以省下 114 万,都能在三线城市买房了。

和许多共享失败案例一样,衣二三的问题,也是从欺负用户开始的。

比如,强制要求 24 小时内归还衣箱,衣服悄悄从大牌变成了淘宝货,会员费不退,黑猫投诉上随处都是关于衣二三的客户不满。

而对于它自身来说,其实已经无暇顾及这些投诉,因为融资来的钱,也快花完了。

久而久之,运营和服务跟不上后,又拿不到新的融资,导致资金链断裂。

国内对于二手衣物的需求,始终是小众人群。国内本身就没有二手文化这一说,这才是共享衣橱的致命一击。

” 衣二三 ” 的破产,标志着共享衣橱彻底 ” 团灭 “。

 

最不争气公司:北大方正

上榜理由:没有核心技术,就敢叫科技公司

2021 年 10 月 21 日,新方正集团悄无声息的成立了。

去年方正集团一年净亏 30 亿,总负债 3000 亿,无奈破产重组,这才有了今天无人问津的新方正集团。

但说方正不争气,并不仅仅是因为民族企业的坍塌。

而是因为方正曾经有着最充足的技术团队,又有北大的科研和人才支持。

仅仅成立四年,方正电脑就跻身亚太十强,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当时很多国人用的第一台电脑,就是方正电脑。

而方正集团走到这一步,抄近路走捷径,是最大的问题。

方正董事长魏新公开说,” 我从来不认为电脑公司是高新技术企业,因为核心技术都不掌握在我们手里。”

丢掉主业,方正更是加快了膨胀速度,手伸向各行各业,逐渐变成了一个涉足信息技术、金融、房地产、医药的庞然大物。

内部人员的权力之争,更是家常便饭,CEO 李友最终亲手把自己送进入狱。

可最初的一个贪字,让它放弃了自己根本性的技术优势,沉迷于快速兼并带来的虚假的膨胀感。

外强中干,又没有核心竞争力,让方正沦为 2021 年民族企业的反面教材。

最落魄公司:拉夏贝尔

上榜理由:ZARA 的中国学徒,一夜破产

2012 年 11 月 24 日,ZARA 的中国学徒拉夏贝尔,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破产的消息一出,数万人涌入拉夏贝尔直播间捡漏,薅起了最后的羊毛。

在倒塌之前,拉夏贝尔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先学 ZARA,后学南极人。

很难想象,2017 年,拉夏贝尔在中国的门店已经膨胀到 9488 家,并且成为国内首家在 A 股和 H 股上市的服装企业。

但事实上,拉夏贝尔根本支撑不了这么多门店。

为了给自己 ” 减负 “,拉夏贝尔自降身价,开始大肆贴牌,没想到贴牌产生的假货问题、质量屡次被点名批评。

这不仅让营收渠道掌握在别人手里,拉夏贝尔进一步失去了主动权。

可悲的是,当拉夏贝尔还在自我标榜为 ” 中国版 ZARA” 时,同样诞生于中国的希音已经杀向海外,对 ZARA 形成了巨大的挑战。

恶性循环,让拉夏贝尔再也无法翻身。

最绝望公司:爱奇艺

上榜理由:一纸禁令,带来地狱级裁员

2021 年 12 月 1 日,爱奇艺曝出大面积裁员,比例为 20%-40%,几乎涉及所有部门。

这或许将成为爱奇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轮裁员,而且将持续至春节前后。

这个曾经被誉为 ” 中国的奈飞 ” 的视频平台,相比于自己的高光时刻,股价已下跌超过 80%,1100 亿元人民币。

在这之前,爱奇艺本来凭借偶像选秀节目,远远甩开对手。

《偶像练习生》和《青春有你》系列,光冠名费就赚了接近 30 亿元!另外,通过诱导粉丝打榜、投票,爱奇艺光会员费就拿到手软。

但当粉丝为偶像投票倒奶的丑闻曝出后,央视出手,直接禁播了偶像养成类节目。

一纸禁令,又被打得烟消云散。

终于在去年 5 月,爱奇艺玩起了 “VVIP” 那套,推出月费 60 元的星钻 VIP,同年 11 月,爱奇艺又开始对会员体系进行全面提价,月卡、季卡、年卡都变贵了。

在爱奇艺上市时,龚宇表示:” 爱奇艺的商业模式比奈飞更成熟、更有优势。”

尴尬的是,现在的市值不足奈飞的 1/60。

被短视频、禁令打得落花流水,爱奇艺更该反思的应该是自己的竞争力为何比纸还薄。

不拿出征服观众的好内容,裁员永远都不能拯救一个公司,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结 语:

在倒下之前,这些企业无一例外,都雄心壮志,放过不少狠话。

爱奇艺说,要成为中国奈飞;

方正说,要三年内赶超联想;

同程生活立下今年翻三倍,赚到 500 亿元的指标。

华谊兄弟甚至大谈 ” 去电影化 “,直接对标迪士尼,并放话 ” 未来我们可能比迪士尼更丰富!”

但迪士尼还是那个迪士尼,这些美好愿景,终究成了一场空。

他们身上,有着无数公司不断重蹈的覆辙的故事,也是无数品牌从成功走向溃败的翻版。

可是,很少有人吸取教训,几乎都在扩张中栽了跟头,迷失了自我。

能不能改变世界是小,活下去才是大事。

2022 年,无论是老字号还是网红店,都没有免死金牌。

 



 1,36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