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TikTok网红,挣得比一些大公司的CEO还多

Joseph Pisani 和Theo Francis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介绍了数位收入超过部分准普尔500指数公司领导人的TikTok明星,这些社交媒体网红拥有的百万粉丝是各种潮流品牌无法抗拒的商机,在与这种品牌商合作的过程中,这些明星不但大幅提高了自己的收入,更以TikTok为突破点,进而进军零售和影视行业,不断扩张自己的商业版图。

TikTok的明星们正踩着舞步走在挣钱的道路上,其中有些人的收入已经超过了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CEO)。

《福布斯》杂志最近对2021年收入最高的TikTok明星进行了排名,查莉·达梅利奥(Charli D’Amelio)于2019年开始在TikTok上发布自己舞蹈视频,去年获得了1750万美元的收入。查莉·达梅利奥在TikTok上拥有1.33亿粉丝,她通过服装生产线、TikTok视频及在其他广告中推广产品来赚钱。

相比之下,根据《华尔街日报》对MyLogIQ数据的分析,2020年标准普尔500指数公司首席执行官(CEO)的薪酬中位数为1340万美元。首席执行官的薪酬数字包括股票和期权奖励,这通常占去了高管薪酬的大部分,还有年薪和奖金、福利和退休福利等其他收益。到目前为止,2021年只有部分CEO薪酬数字被公布。

根据本报对几位大型上市公司CEO的分析,查莉·达梅利奥的薪酬高过埃克森美孚的达伦·伍兹(2020年为1560万美元)、星巴克的凯文·约翰逊(1470万美元)、达美航空的埃德·巴斯蒂安(1310万美元)和麦当劳的克里斯·肯普茨基(1080万美元)。

查莉的姐姐迪克西·达梅利奥(Dixie D’Amelio)的TikTok粉丝数约为查莉的一半。但据福布斯报道,她是去年TikTok收入第二高的人,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收入。这与美国西南航空公司CEO加里·凯利的薪酬不相上下。达梅利奥姐妹不愿意发表评论。

达梅利奥两姐妹,By Priyanka Pruthi, CC BY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影响者营销机构Obviously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梅·卡沃夫斯基说:“她们真的在建立商业帝国。” 卡沃夫斯基指出,许多顶级TikTok网红经营着自己的新公司,并推出自己的品牌来促进收入的多样化。



她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数字只会变得越来越大。”

当然,一些标准普尔500指数的CEO赚得更多。掌管电子游戏巨头动视暴雪公司(Activision-Blizzard)的罗伯特·科蒂克在2020年赚了近1.55亿美元。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截至9月25日的一年中赚了近9900万美元。一些小公司的CEO赚得甚至比这些CEO更多。

TikTok明星的收入随着这款应用的快速增长而飙升。根据福布斯的数据,去年TikTok的七位高收入者共赚了5550万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200%。

由字节跳动拥有的TikTok,用它神秘的算法迷住了人们,这种算法提供它认为用户会喜欢的视频片段,这款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去年声称有超过10亿的月度用户。

TikTok没有对评论请求作出回应。

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一直在审查TikTok及其同类应用,包括Meta的Instagram的数据隐私问题。这些平台可能造成的另一个风险是对年轻用户造成的心理伤害。《华尔街日报》最近的调查发现,TikTok强大的算法能够吸引用户,但也会促使未成年人(该应用的最大用户)接触到有关性和毒品的内容。


Photo by Aaron Weiss on Unsplash
不过,分析人士说,品牌商无法抗拒TikTok顶级明星坐拥数百万粉丝的吸引力。顶级明星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广告、产品线和应用程序之外的其他交易。

社交媒体数据公司Captiv8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克里希纳·苏布拉马尼亚说:“他们的粉丝很痴迷。” 克里希纳表示,TikTok明星的粉丝比好莱坞明星的粉丝更狂热,因为好莱坞明星往往更注重隐私。

他说,社交媒体明星让粉丝们每天都能感受到生活的乐趣,分享关于分手、胜利和失败等各种信息。


克里希纳说:“他们对社交媒体明星进行了情感投资。你更倾向于做他们告诉你要做的事情,买他们要你买的东西。”

Dunkin’是唐恩都乐咖啡店和Baskin-Robbins冰淇淋店的母公司,它在2020年以查莉·达梅利奥的名字命名了这款饮料,显然是已经意识到了网红的号召力。

Dunkin’的总裁斯科特·墨菲在2020年10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谈到查莉时说:“它就是简单的焦糖牛奶加冰,我们在一种现有的产品上,重新冠以她的名字,并定位年轻消费者。”Dunkin没有对评论请求作出回应。

查莉·达梅利奥正在从TikTok转移到电视中。她和她的家人出演了Hulu流媒体平台上的真人秀节目 《达梅利奥家庭秀》(The D’Amelio Show),节目已被续订第二季。

达梅利奥姐妹在5月与Abercrombie and Fitch(一家美国的服装零售商)的霍利斯特(Hollister)品牌签署协议,推出服装品牌“社交旅行”。A&F公司在11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社交旅行”的品牌广告在Hulu节目中播放,被观看了9000万次。公司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另一位在TikTok脱颖而出的创作者是爱蒂森·芮(Addison Rae)。据福布斯报道,她去年赚了850万美元。她的收入略高于连锁超市好市多的CEO克雷格·杰利内克。

去年,爱蒂森·芮出演了网飞电影《他是我的全部》,扩大了她的化妆品系列Item Beauty,并出现在服装品牌美国鹰牌服饰的广告中。美国鹰没有对评论请求作出回应。


图源:福布斯杂志截图

虽然他们的收入都很高,但他们跟另一位明星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福布斯》将凯莉·詹纳(Kylie Jenner)评为2020年收入最高的名人,收入达到5.9亿美元,收入主要来自于她把美容品牌的股份卖给了CoverGirl的所有者Coty。

改名为“耶”的说唱歌手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以1.7亿美元位居第二,这要归功于他与Gap的交易和与阿迪达斯合作的运动鞋系列。

《福布斯》称,它只把那些因为TikTok而成名的明星列入了这个榜单,因此詹纳不在榜单中,她是在电视真人秀节目《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的镜头前长大的。榜单还排除了拥有TikTok账户的专业演员、音乐家和其他明星。

社交媒体数据Captiv8公司的克里希纳表示,他预计TikTok明星在未来几年将继续增加收入,开展新业务并建立自己的品牌。

他说:“TikTok只是他们的敲门砖。”

原文链接:https://www.wsj.com/articles/these-tiktok-stars-made-more-money-than-many-of-americas-top-ceos-11642078170?mod=tech_lead_pos1

 

来源: 加美财经



 210 view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