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奥密克戎变异株“靶向版疫苗”问世可期

新冠疫情 滚动新闻 澳纽资讯 编辑精选

新冠大流行爆发以来,不同的病毒变异株先后主导全球疫情,但针对特定病毒变体的疫苗研发,始于最新出现的奥密克戎(Omicron)。

最先推出新冠疫苗的几家制药公司针对这个变异株的疫苗的研发进入不同阶段。

2022年1月下旬,制药公司辉瑞(Pfizer)和BioNTech 宣布一种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新版疫苗开始临床试验。辉瑞/BioNtech 研发的新冠疫苗是全球最早获准使用的之一。

计划是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展开测试,希望确定这只新疫苗作为加强剂和三次单剂接种所提供的免疫保护。计划参加临床试验的有1400多名18-55岁成年人,测试范围包括疫苗的安全性、耐受性和有效性。



牛津大学/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和莫德纳(Moderna)也已经或即将开始研究、试验“奥密克戎靶向版”新冠疫苗。

奥密克戎、长新冠和全体免疫 — 疫情大流行结束的开端?

新冠病毒:“人体挑战”是什么?为什么有争议?

新冠疫苗:“一针、二针或者三针”等问题的科学解答

新冠疫情:两剂疫苗若无效 三剂会有效的原因



 

是否多余?

现有几种疫苗在避免住院重症和死亡保护效力已经得到数据证明,加强剂能够提高免疫保护程度,即使针对德尔塔(Delta)变异株也能维持较高免疫效力。

奥密克戎变异株出现后短短几个月迅速传遍全球,现有疫苗的效力尚难定论,但初步研究显示几种主要疫苗对奥密克戎也能有良好效力。

但是,这些疫苗提供的有效保护不包括感染病毒和出现轻微、温和症状。

迄今为止多项研究表明,现有的 mRNA 疫苗对严重疾病和住院重症提供了高水平的保护,但英国卫生安全局2021年12月发表的研究结果表明,在第二剂接种后大约 20 周后,疫苗对感染的保护效力降至10% 左右。

一些流行病学家认为,考虑到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传播速度,针对它的新版疫苗投入大规模生产时可能已经变成多余的。也有专家认为,奥密克戎变异株本身还在不断变异,新版疫苗可能对基于奥密克戎出现的更多变体有效。

还有专家敦促疫苗制造商将资源投入针对几种不同变体的广谱疫苗研发。

突破性感染:接种疫苗后仍会感染新冠是什么原因

新冠疫苗:副作用、混搭接种和其他几个基本问题

新冠疫情:疫苗、药物和疫情结束后的挑战

新冠长期症状:哪些人风险更高?

观察发现变异毒株具有一定程度的免疫逃逸,而现有疫苗在避免感染和轻微症状方面的效力减弱速度可能更快。

BioNTech 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萨辛( Ugur Sahin) 教授对媒体表示,最新数据表明,遇到奥密克戎变异株,“疫苗诱导的对感染和轻度至中度病症的保护作用比以前的变异株减弱得更快”。他补充说,”奥密克戎版“疫苗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效力水平与针对之前其他变异株的保护水平相似,但保护持续时间更长。

辉瑞/BioNTech 计划 2022 年生产 40 亿剂新冠疫苗,如果试验结果证明符合需要,奥密克戎靶向疫苗剂数将纳入这个总产量。

新冠口服药陆续问世 有四点你需要知道

下一代新冠疫苗 可望免注射又能抗突变

新冠病毒“天然免疫者”给疫苗研发带来新灵感

新冠疫情:确诊、死亡和疫苗接种全球动态跟踪





变异株的区别

在南非检测到欧米克戎变异株后几天内,疫苗制造商即宣布100天内就有可能准备好针对这个变体的更新版疫苗。但问题在于更新版疫苗是否比现有版本更好,对此问题疑问仍存。

奥密克戎是迄今已知突变最多、变异程度最深的变异株。它跟之前的德尔塔有什么主要区别?

全球各地的研究一致表明,奥密克戎比德尔塔病毒更温和,让感染者最终住院的几率降低30%至70%。

它可引起类似感冒、流感症状,如喉咙痛、流鼻涕和头痛,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对每个人都是温和的,有些人仍然会患重病,是否会导致长新冠目前仍在跟踪观察。

奥密克戎貌似不那么危险,但这部分原因是疫苗接种的普及和曾经感染后具备免疫力的比例提高。

它真正值得关注的特点是易感染,传播速度最快,对疫苗接种和之前感染触发的免疫机制有部分逃逸能力。

牛津-AZ 疫苗开发团队负责人安德鲁·波拉德(Andrew Pollard)教授表示,由于奥密克戎传播速度如此之快,制造和部署有效的新版疫苗的速度很难跟上步伐。

新冠疫情两周年 我们学到的五件事

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感染者的传染期有多长?

与病毒共存 — 新冠、流感和人类的三角关系

 

潜在新药和疗法

在更新疫苗版本、提高疫苗对病毒变异株的免疫保护的同时,针对新冠的药物和疗法研究也在继续。

曾经有两种抗病毒药物被认为对具有治疗新冠的潜力,一度引起轰动,一种是针对埃博拉病毒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另一种是治疗疟疾的氯奎(Chloroquine)及其衍生物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后来发现它们其实对降低死亡率、缩短住院治疗时间、缓减症状等各方面都几乎无效,遂被WHO叫停。

类固醇激素

牛津“康复”试验发现,一款极普通的人工合成类固醇激素类大众消炎药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可以降低住院新冠重症患者死亡率。

医院临床试验显示,用呼吸机的新冠重症患者用药后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一,需要吸氧的患者死亡率降低五分之一。

另一种激素药物,氢化可的松(hydrocortisone,又译氢化可体松),被发现有类似的疗效。

这两款类固醇药物都有消炎作用。炎症是免疫反应的一部分,有可能造成严重损害。

不过,地塞米松对症状温和的患者不起作用。

新冠疫苗:全球各地接种进展动态追踪

肺炎疫情:BBC盘点最新“解药”及“疗法”进度

新冠长期症状:哪些人风险更高?

另有研究发现治哮喘激素药物,布地奈德(budesonide),有早期新冠症状的患者在家用这种吸入式类固醇消炎药被发现有助于加速患者的康复。

免疫抑制剂

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免疫抑制剂托珠单抗(tocilizumab)与沙利姆单抗(sarilumab)被发现可以降低新冠重症患者死亡率。

这类药物可以防止新冠患者的免疫反应过激,导致肺和其他器官受损。

包括英国在内的六个国家展开的临床试验显示,给深切看护病房(重症监护)800名患者用药后,死亡率有所降低。

科学家们正在研究合成“单克隆”抗体或吸入型皮质类固醇消炎药对延缓新冠患者病情恶化、降低住院重症病例的作用。

牛津“康复”数据显示,这两种免疫抑制剂与地塞米松一起使用效果可以增强。

这些研究报告还有待同行评估,尚未在专业期刊上发表。

干扰素β(Interferon beta)

这是人体感染病毒后产生的一种蛋白。英国大量新冠药物研究都是围绕干扰素β展开。

临床试验用喷雾剂让住院重症患者吸入干扰素β,观察它是否如预期那样刺激免疫系统,激活细胞做好抵抗入侵病毒的准备。

这种药物传统上用来治疗神经系统多发性硬化症,用在新冠重症患者身上,目前的试验结果显示能使出现严重并发症的几率减少将近80%。

另一个研究课题涉及血栓。住院治疗的新冠重症患者容易出现血栓,因此会使用稀释血液的药物,而这类药物的一个常见副作用是出血。

因此,需要在治疗新冠症状和减少药物副作用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然后才能考虑推广这种疗法。

新冠治愈者血浆

这种疗法目前仍在广泛试验阶段,效果难以定论。感染新冠后痊愈的人血液中有新冠抗体。曾经尝试过把他们的血浆注入新冠重症患者体内作为“恢复期血浆”,为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统助力。

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为“血浆疗法”紧急使用授权开了绿灯,世界多国科研团队正在研究治愈者血浆对早期或轻症患者有多大作用。

来源:BBC 中文



 1,48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