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

“果敢王”彭家声去世:自称人生“七落八起” 评价褒贬不一

人物 国际新闻 编辑精选

“天地含哀,日月同悲。无限伤痛,深切悼念!”

2月16日,缅甸果敢地区民地武(民间地方武装)“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发讣告称,原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指果敢)政府主席彭家声于缅甸时间当天凌晨5时40分(北京时间7时10分)在家中病逝,享年94岁。

讣告赠予彭家声诸多光辉头衔:“国家和平事类重大贡献者,民族革命先驱和卓越领导人,果敢人民领袖,禁毒事业决策者和捍卫者”,还评价他为“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民族英雄”。
来源: 观象台

不久前,94岁的彭家声在果敢媒体上发布农历新年贺词。(来源网络)

曾统治果敢地区数十年的彭家声,被视为缅北各少数民族割据林立局面中的军政强人之一。直到2009年其家族势力在与缅军交火中战败后,才逐渐边缘化。



彭家声曾说,自己一生“七落八起”,喻指“七次垮下,八次起来”。由他领导过的军队称号依次为果敢人民革命军、缅甸人民革命军、掸邦人民革命军、缅甸人民解放军、缅甸人民军和如今的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

与此同时,彭家声也是一位饱受争议的人物,敬佩他的人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厌恶他的人又对其恨之入骨。但有一点不可否认,彭家声在长期战火纷飞的缅甸北部地区是近远闻名的人物,戎马倥偬一生,也曾叱咤风云,要不何来“果敢王”的称号。
来源: 观象台

70年代的彭家声

军旅生涯磨练出“文武功夫”

关于彭家声个人及其家族的资料极少,其口述史性质自传《彭家声自述》中介绍了他们家族的来历。

彭家声自述

彭家声1931年(注:按照惯常算法彭去世时是92岁,但讣告中写的是94岁,或许是从当地习俗来算)出生于当时仍为英属缅甸掸邦的果敢地区红石头河,是家中七子中的长子。

他的高祖父叫彭子安,来自四川会理县,单枪匹马一根扁担闯荡果敢,从“挑钱银卖(冥币)”的小生意做起。

果敢人多年后被缅甸官方定性为果敢族,但在建国之初,他们被视为掸族的一个分支,其实是明朝末年迁徙到当地的华人(汉族)。

缅北很多地区原本由土司统治,果敢地区即由杨氏土司家族世袭治理。直到1960年代前,那里的地方政权机构仍然沿用诸多明朝习俗,地方官职还称为守备、千总、把总;老百姓信奉文圣孔子、武圣关公;人们习惯称土司家族为官家。

1942年日本占领缅甸,果敢土司杨文炳创建“抗日自卫队”,与日军作战上百次,因此获得英国女王颁发奖章。

清末和民国年间,中国西南地区跑过去的人很容易在那里求生,彭子安后来娶了官家人的女儿为妻,从此在缅北扎下根基。



彭家的人非常会做生意,到彭家声祖父彭会文这一代,已有大片田地,经营两个马场,一个羊场,还有几百亩地生产当地著名的土特产——鸦片。彭氏家族当时已经“富可敌果敢”,连土司家族在财政困难之际都会向他们伸手借钱。

中国抗战结束时,果敢土司决定选拔八名本地优秀子弟去仰光读书,彭家声就在其中。

果敢军

1948年1月缅甸获得独立,根据缅甸的民族划定,共有135个民族,可说是民族大杂烩的国家;这其中,缅族是主体民族,少数民族主要分布在边境地区,像发卡一样戴在缅甸这个国家的头上。民族和宗教力量盘根错结,也是缅北地区长期战乱不断的主要根源。

独立三个月后,内部矛盾促使内战爆发,克伦族最先武装暴动,紧接着克钦族和孟族也开始动手,随后缅甸共产党也发起武装起义,寻找各族武装建立“统一战线”。最高峰时期,缅甸曾活跃着一百多支大大小小少数民族武装,总兵力过五万,战火蔓延在四分之一多的国土上。

缅族是主体民族,少数民族主要分布在边境地区。图片为中国与缅甸掸邦交界的瑞丽口岸关卡

全国混战成一团,来仰光读书的果敢子弟们只得全数回撤。那一年,17岁的彭家声进入由杨文炳次子、果敢土司世袭继承人杨振材办的军校(进修班),与后来成为缅北毒枭的罗星汉等人是同期同学,军校教官大多来自黄埔军校。

军事进修班生涯磨练了彭家声的“文武功夫”,他认为这段履历对他一生影响深远,这是他能做到“强将手下无弱兵”的原因。

毕业后彭家声到土司武装部队担任准尉排长,他这样形容自己当时的装扮和派头:“有杠无星,全毛哔叽制服,黑皮靴,全身披挂,月薪30英镑,是很高的薪水。”彭家声升迁迅速,很快就调去当税警官,随后升任到警察局长的位置。

1975年,彭家声在部队

“那时候比较混乱,整个果敢地区,中国出来的人比较多,有些是好的,有些是逃难的,有些是土匪强盗。像李泰兴,他从镇康一路抢劫来到果敢,是被解放军追剿,逃出来到果敢被‘杨二小姐(杨振材之妹杨金秀)’收留,在果敢一带不知抢了多少人。杨二小姐是土司家的女儿,就着土司的名义在地方横行霸道,想抢哪个抢哪个,想抓哪个抓哪个,想杀哪个杀哪个。我一出来就是和这些人打交道。”彭家声回忆说。

彭家声认为,当上警察局长后算是真正跟社会打交道了,由此养成了强悍的性格,让他产生了好多人生思考,萌芽了民族和民生意识。

经历山头林立的动乱时期

1958年正值全国乱局,时任缅甸总理吴努无奈之下答应缅军总参谋长吴奈温组建看守政府,由其接管政权。



吴奈温宣布紧急状态,修改宪法,强化中央权威,剥夺掸邦、克耶邦土司自动取得议员席位的资格,果敢土司杨振材及其杨氏家族的世袭权也被撤销。吴奈温立即调集军队对各路反政府武装展开反攻,1959年缅甸局势基本稳定下来。

1960年缅甸解除紧急状态举行大选,吴努率领的联邦党获胜,他再次当选总理,可局势却混乱起来,各路少数民族武装纷纷崛起。随着局势恶化,吴奈温军人集团遂于1962年发动政变接管政权,建立了第一届军政府。

吴奈温军人集团于1962年发动政变接管政权,建立了第一届军政府

果敢在土司制度崩溃以后陷入混乱,但不代表“地头蛇”势力完全消失,土司部队当过分队长、中队长的人各自拉队伍出来占据一方。

1963年8月军政府逮捕杨振材,他在缅甸联邦下议院当议员的弟弟杨振声返回果敢,拉起“果敢自卫军”反对军政府,彭家声当时追随杨振声起事,占据了果敢大部分战略要地。

杨氏土司家族走向衰败,最早崛起的强人是彭家声的军校同学罗星汉。罗星汉毕业后在杨二小姐的马帮当队长,长期在缅甸和泰国之间贩送鸦片,积累了深厚人脉,成为缅北地区头面人物。

军政府逮捕杨振材的同时罗星汉也遭扣押,被送到学习班“转化”。罗星汉颇识时务,表示愿与政府合作,政府对杨氏家族领军的反抗浪潮也相当头疼,希望扶植一个强悍的代理人与之抗衡。

1965年罗星汉被释放,在军政府的支持下拉起武装,通过文攻武吓、拉拢策反等手段,使杨氏家族自卫军土崩瓦解。杨振声流亡国外,终结了杨氏土司控制果敢120多年的局面,果敢地区进入罗星汉时代。

果敢自卫军瓦解后,彭家声没有加入罗星汉武装,而是先回乡隐居,于当年6月秘密建立“果敢人民革命军”,利用山区地形跟缅军打游击战。

果敢人在缅北少数民族中属于人数较少的一支,其他较大的少民武装难以抗衡处于优势的缅军,形势迫使他们经常合作,彭家声的队伍早期曾跟克钦独立军协同作战。

然而,各路武装之间也时不时产生龃龉和内讧,杨氏家族的杨振业率领数百人回到果敢,一度与彭家声合作,打算驱逐果敢的缅军、恢复土司制度,但合作仅维系数月就闹崩了。

杨振业打算吞并堂兄杨振勋的部队,对其诱杀不成决定与缅军合作,彭家声又协助杨振勋作战,结果后者被击溃,彭家声只得率部退出缅甸,躲到外面避风头。

上世纪70年代果敢局势风云再起,军政版图发生剧变,时局发展令人眼花缭乱。

1973年罗星汉因抗拒解散地方武装命令,与缅甸军政府发生冲突。他与坤沙等几股力量联手,组成“掸邦同盟军”,自任总司令。军政府派来几万大军分进合击,同盟军仅坚持三天就一败涂地,罗星汉逃到泰国被军警抓获后引渡给军政府。

罗星汉部队仅存的黄兴和第三总队吸纳了泰国北部杨振纪的“新掸邦革命军”,一度在1975年发展到鼎盛期。黄兴和指使杨振纪绑架了罗星汉的弟弟罗星明。但之后他们因鸦片贸易利益发生争执,杨振纪等人又驱逐了黄兴和,释放了罗星明,并将其推举为新掸邦革命军首领。1980年罗星汉出狱后,劝服自己弟弟率部投降政府,从此弃武从商。

黄兴和被驱逐后投奔坤沙,1977年率部袭击新掸邦革命军时遇到伏击,回去遭到坤沙痛骂,两人关系闹僵。黄兴和策划绑架坤沙驻泰国清迈的财务总监,事情败露后被干掉。黄兴和死后,罗星明投降,意味着果敢地区最强大的罗氏武装、杨氏武装正式终结。

看准时机,成为“果敢王”

乱局当中,彭家声的事业迎来转机。事情发生变化在1966年以后,原本丧失中部地区根据地的缅甸共产党经过重整,得到强大支援后联络各族武装建立统一战线,在缅北地区打开局面。

彭家声

1968年彭家声投靠缅共,部队改编为缅甸人民解放军。因为有了强大的合作方,他的事业变得顺风顺水,职位一直坐到缅共东北军区副司令,实力亦不同往昔,下辖三支部队八个营。

时至1980年代末,国际国内形势风云突变,缅共开始走上衰败之路,与之合作的各路少民武装纷纷自立门户。



彭家声看准时机,于1989年3月11日率部发动兵变,宣布脱离缅共,组建“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当时总兵力约3500人)”,由他跟弟弟彭家富、杨茂良等6人构成同盟军军事委员会,彭自任总司令,控制了果敢地区。

也是在这一年,彭家声领导的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与军政府达成为期20年的和平协议,实现停火。随后多个地方武装陆续与政府签订和平协议实现停火。彭家声则是第一个开启了和平之路。

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微信公众号发布

根据协议,彭的辖区被划为掸邦第一特区,这也是果敢特区的来历,彭家声任特区政府主席。军政府允许彭家声在辖区内行使有条件的“自治权”,其部队编入边防警察序列,按月发薪水,授予军衔,但要自己解决装备,还需报国防部备案。

获得政府承认后,曾经大行鸦片种植和贩毒生意的彭家声审时度势,高调提出“禁毒”口号,对果敢地区种植、贩卖鸦片采取严厉打击政策,以改善其内外形象。

然而不久后,彭家声与杨茂良产生内讧,前者向军政府多次告状说杨企图破坏和解协议,后者指责彭“独断专行,会损害同盟军事业”,还向军政府举报彭转售军火给克钦独立军而得到嘉奖。最终,彭、杨两家在1992年年末动员武装打了起来。

最初彭家军攻势凶猛,杨家军伤亡较大,但不久后佤帮联合军417师前来帮助杨家攻打彭家,彭家的893师400多瓦族士兵哗变,彭家溃不成军,果敢落入杨家手中,这也是彭家声说的“七次垮下”中颇为惨烈的一次。

佤联军有恩于杨茂良,但双方后因利益和人事问题翻脸,佤联军又反过来支持彭家声复辟,并策反了杨茂良手下的佤族官兵。

1995年11月趁着杨家镇压内部哗变,果敢首府老街一带兵力空虚,彭家声在佤联军的帮助下攻占果敢,之后恢复了特区主席职务,果敢正式进入彭氏家族时代,他也成了名符其实的“果敢王”。在后人的评述中,彭家声有“三大功劳”:开启缅北和平、禁毒和促进果敢经济发展。

“八八事件”后几乎销声匿迹

缅甸军政府之所以愿意达成和解,主要缘于当时恶劣的地缘政治环境,不但国际压力大,还得忙于应付国内矛盾,于是对彭氏采取了“承认既成事实”的务实态度,但这不代表其会放弃最终的“削藩”目的。

2008年缅甸军政府通过新宪法,开始推动“民族和解和民主进程”,并颁布收编计划,意欲在2010年大选前将缅北民地武(民间地方武装)并入缅军,收编为边防警卫队。

经过多年的经济建设和强军计划,缅军的装备和实力今非昔比,也不在乎动用武力强制收编。大部分民地武反对军政府的计划,但迫于实力差距,多数接受了收编。

彭家声对这个计划十分抗拒,2009年8月双方关系到达最紧张的状态,军政府决定军事施压,最终引爆“八八事件”。

同年8月7日清晨,缅军以缉毒为由要进入果敢搜查枪械库,果敢守军拒绝后两边形成对峙。剑拔弩张的气氛日益升高,由于担心爆发战争,当地出现难民潮。随后军政府宣布彭家违法开设兵工厂,对包括彭家声、彭家富在内的彭氏要人实施通缉。

彭家声的弟弟彭家富

形势发展至此,彭家声也明白了政府的真实意图,决定率部向果敢的缅军发起攻击。

可就在此时,果敢内部出现严重分裂,以同盟军副司令白所成为首的一群政要,因为不满彭氏家族,不愿开战,宣布向政府军投诚。彭氏家族只得率亲卫部队与缅军作战,在几次小规模战斗之后终因实力不济退出果敢、解散部队。随后缅甸政府重新建立特区政府,由白所成担任主席,当地重归和平状态。

此后,彭家声和其家族成员便处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状态。“八八事件”发生之际,全世界都想打探他的消息,他当时委派弟弟彭家富接受了《凤凰周刊》独家专访,阐述了冲突来由和他们的观点,还说“战火不会停,投降就是九死一生”。

果敢从那时起告别了彭氏家族时代,但不意味着彭家声低头服输。2010年他重建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接连与克钦独立军、德昂民族解放军、若开军等结成盟友,同政府军打游击战。

2014年年末,消声匿迹五年的彭家声突然在缅北接受《环球时报》专访,畅谈缅北局势和他的游击战术;与此同时,彭家声的同盟军开始尝试用互联网进行宣传,不断对外宣布自己的政治主张,筹集军费,还时不时通过社交平台通报战果。

晚年的彭家声

2015年2月,已经80多岁的彭家声宝刀不老,试图重新夺取果敢,并与缅军和果敢警察部队在老街爆发战斗,吸引了海外媒体的高度关注。

彭家声的支持者们一度相当兴奋,纷纷在网上为他喝彩鼓劲,但最后仍然无果而终。当时,曾有数万名缅甸边民进入云南境内避难,甚至有缅甸军机投掷的炸弹落入中国境内,造成中方人员死伤。

彭家声于2月16日缅甸时间凌晨5时40分(北京时间7时10分)在家中病逝,享年94岁

只不过,最后一次垮下后,彭家声再没能站起来。那次武装冲突后他再度消声匿迹,直到2月16日传来了病逝的消息。一代“果敢王”传奇,到此真的结束了。

https://all24x7.com复制到浏览器上打开



 2,72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