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中商:用人民币从中国进货,现在生意没法做

国际新闻 金融经济

随着乌克兰战事的发酵,在俄罗斯做外贸生意的中国人万小华倍感焦虑。

“俄罗斯的经济刚从2014年那波制裁中恢复过来还没多久,眼下因为乌克兰局势,卢布汇率又暴跌了。”他向《凤凰周刊》抱怨说,“几天时间贬值了40%,照这速度跌下去,我真的要破产了!”

在西方的制裁下,卢布于2月28日跌至1美元兑换114.33卢布。俄罗斯央行因此将基准利率大幅上调至20%并出台一系列措施,防止卢布继续暴跌及高通货膨胀。俄总统普京则签署总统令,实施特别经济措施以保卫国家利益。



3月2日,联合国大会第11次紧急特别会议成员进行投票表决,通过了由乌克兰等超过90国共同提交的乌克兰局势决议草案。这次联大决议除要求俄罗斯“立即、彻底、无条件”从乌克兰撤军外,还加入了针对白俄罗斯的相关条文。

然而,局势降级的曙光并未出现,俄军当日起加大对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等地的进攻力度,莫斯科迫切需要在战场上取得胜利作为谈判筹码,确保不以“灰溜溜”的方式撤军。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尤其欧洲国家几乎同声支持乌克兰,它们在金融领域拉开针对俄罗斯的战线,莫斯科的“金融保卫战”因此打响,俄罗斯在过去八年建立起的强大金融防线能否顶住冲击?

“外贸生意没法做了”

由于遭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新一轮经济制裁,2月28日,卢布美元成交价一度接近120卢布1美元的关口,暴跌超过30%。3月1日,在俄罗斯一系列措施的支持下,卢布汇率有所回升。

万小华对卢布汇率相关的新闻十分敏感,“现在生意没法做了,我用人民币从中国进货,在俄罗斯赚卢布,汇率不稳定根本没法经营。”他说,俄罗斯大部分东西都依靠进口,汇率跌的话物价肯定上涨,普通人辛辛苦苦赚的工资更不经花了。

另一位在莫斯科生活的中国人悠悠告诉《凤凰周刊》,虽然危机还没有完全影响到日常生活,但她已经去银行取了一些现金,同时囤了酒精和生活物资。

俄罗斯的ATM机旁近期出现排队现象,她收到来自“莫斯科交通”的短信提醒,建议大家带上本地银行卡,因为ApplePay或者GooglePay可能无法使用。

近一周以来,俄罗斯一些进口商品价格明显上涨,奢侈品直接闭店并上调价格。在战事打响的第二天(2月25日),以贩卖电子产品为主的俄罗斯零售巨头DNS宣布上调商品价格。老百姓为了争取最大限度让手头持有的卢布保值,一部分人开始购买实体物品,小到生活必需品、手机电脑,大到车辆,不一而足。

“俄罗斯的电子产品几乎都是进口的,普通人看到汇率下跌知道以后肯定要涨价,但太贵的物品也买不起,于是就买手机、电脑这些。”万小华据此猜测,“店家如果从国外进不来货了,之后也会宣布断货、涨价。其他商品可能暂时不会涨,但大势难挡。”

自普京2月21日宣布承认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以来,西方开始以国家为单位对俄采取新一轮的制裁。而当他在24日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后,西方对俄制裁更加团结一致且大幅加码。

美国等西方国家2月26日发布联合声明称,将部分选定的俄罗斯银行排除在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支付系统之外。西方还对俄罗斯央行实施限制措施,防止其配置国际储备,削弱制裁措施造成的影响。

美国《华尔街日报》评价称,限制俄罗斯央行的行动可能是西方金融“武器库”中最具威力的杀手锏,其目标直指俄罗斯金融体系的心脏。近年来为保护国内经济免受冲击,俄罗斯建立了高达6300多亿美元的国际储备。



“西方制裁俄央行确实出乎业内人士意料。”作为常驻莫斯科的金融从业者,悠悠时常要与本地金融机构打交道,“我平日接触的银行已经开始遇到问题了,打电话的时候大家声音都有点发抖。”

但悠悠指出,中文互联网上关于“俄罗斯人已经取不出钱、交易完全被关闭”的消息并不属实。据她所知,截至目前(3月2日),“本地银行发的万事达和维萨的卡在俄罗斯境内都能使用。其他地区发的卡,如果发生的跨境交易涉及被制裁银行,可能会无法使用。但未受制裁的银行账户依然能使用ApplePay或GooglePay。”

莫斯科大力救市

卢布汇率上一次大跌是在2014年。当时西方因克里米亚危机制裁俄罗斯,加上原油价格下跌,卢布对美元汇率下跌70%以上,酿成“卢布危机”。美欧此次对俄经济金融制裁,被认为力度超过了八年前。

美国总统拜登在3月1日的国情咨文中称,俄罗斯经济已在合力制裁下“摇摇欲坠”。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就此回应称,俄罗斯经济正在经受严重的打击,但有足够的储备,“我们能支撑住”。

俄罗斯中央银行行长纳比乌琳娜2日称,俄罗斯经济面临极端、完全不寻常的情况,但中央银行正尽一切努力确保国家金融体系应对任何冲击,现在金融系统肯定能应对。

为了扛住制裁风暴,应对卢布暴跌可能导致的大规模银行挤兑,俄罗斯2月28日起采取了推迟市场开盘、将关键利率升至20%、禁止外国人抛售卢布、强制售汇等一系列“组合拳”。

普京2月28日签署总统令,宣布针对西方不友好行为采取特殊经济措施,内容包括禁止俄罗斯个人和企业向境外汇出外币,或将外币转入国外账户。俄央行还宣布,从2月28日起禁止外资出售俄罗斯证券,并要求俄出口企业必须出售其80%的外汇收入。

◆2月28日,美元兑俄罗斯卢布开盘涨幅超25%。

3月1日,俄罗斯政府决定从国家福利基金中划拨出1万亿卢布用于购买遭受制裁的俄罗斯公司股票。同日,俄罗斯各大商业银行纷纷上调各自的卢布存款利率。总理米舒斯京透露,俄政府草拟了一份暂时限制外资退出俄市场的总统令。3月2日,普京再次签署总统令,从即日起禁止携带超过1万美元以上的等值外币现金或支付工具出境。

公开资料显示,俄国家福利基金成立于2008年,目前规模为1749亿美元。该基金建立的目的是确保俄罗斯公民个人养老金的来源、确保俄罗斯养老基金和俄罗斯联邦的预算平衡,其资金来源主要来自石油和天然气收入。

早在去年7月,俄罗斯财政部就完成了对国家福利基金的资产结构调整,将美元占比从此前的35%降至零,同时上调了人民币等其他币种的份额。

与此同时,国际油价也因担忧供应不足而“沸腾”。3月2日,国际油价持续上涨,布伦特原油价格升至110美元/桶,创下2014年以来新高。以至于有分析称,只要俄罗斯能继续以每桶近100美元的价格出售石油,很难想象该国经济会彻底崩溃。

对于欧洲来说,俄罗斯能源供应者的角色尤为重要——数据显示,俄罗斯是欧盟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国,欧洲每年的天然气供应超过40%来自俄罗斯。因此当西方团结一致对俄罗斯施加制裁时,并未针对原油、煤炭或天然气出口。

◆2018年以来,欧洲至少有40%的天然气进口自俄罗斯。

3月2日晚,俄德之间的大型项目“北溪-2”天然气管道运营商出面否认了破产传闻。此前一天,瑞士楚格州政府经济部门主管塔尔曼·古特对瑞士SRF电视台表示,在美国的制裁下,“北溪-2”已经没有清偿能力。地区主管当局接到通知,该管道的运营商已向法院申请破产,所属106名员工全部遣散。



佩斯科夫亦回应称,“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基础设施、技术和后勤等方面已准备就绪,它不会消失。

德国财政部长林德纳3月2日在N24电视台的节目中称,未来将只与俄罗斯保留少数渠道用于支付天然气费用。他直言,“这里谈的是在政治、经济和金融上尽可能孤立俄罗斯。只有极少数手动操纵的渠道保持开放,以免给停止供气提供借口,这会削弱我们的力量。”

俄罗斯准备了八年

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以来,西方先后对俄罗斯实施了近100轮制裁,俄罗斯为此对本国金融体系进行了“大手术”,同时寻求减少对外国的依赖。

在俄罗斯,农产品这类原先的进口产品在一定程度上已被国内产品取代,俄央行也增加了更多外汇储备,减少与西方国家银行的联系,并开发了“俄版SWIFT系统”——金融信息交换系统(SPFS)。同时,2014年启动的俄罗斯国家支付卡公司(NSPK)使得俄罗斯人可以在境内使用银行卡做交易,而无需访问海外处理中心。

◆从2014年至2021年9月,美国已用各种缘由制裁俄罗斯近千个实体以及个人。

“因为俄罗斯早有准备,所以本地交易不会受欧美制裁的影响。”悠悠表示,“俄罗斯已经建立了自己的转接清算机构,NSPK成为银行卡交易的数据处理中心,同时还运营了一个名为NSPK MIR的品牌,寻求替代市场上的万事达卡和维萨卡,目前市场占有率已达到30%。”

“跨境交易方面,只有受制裁的俄罗斯银行被限制交易,所以哪怕你使用的是境外卡,还是能找得到地方取钱。因为俄罗斯的境内交易都通过NSPK处理,而不经过任何境外机构。”悠悠进一步解释道。

不仅如此,俄罗斯数年来积极寻求“去美元化”,在对外贸易,特别是大宗商品的购销合同中尽量使用本币或欧元、人民币等非美元货币进行结算。美国财政部曾承认,美国的对手和盟友正越来越远离美元,这“可能会削弱制裁的有效性”。

至2020年中期,在俄对外出口中,美元结算比例首次降至50%以下。而在6300多亿美元的国际外汇储备中,人民币2021年占俄罗斯外汇储备的13.1%,远高于2017年的0.1%。俄罗斯亦减少了对美国国债的投资规模,从过去的千亿美元降至2020年的不足40亿美元。



此外,俄罗斯还加强了自己的黄金储备,成为世界黄金市场的最大购买国。据塔斯社2021年1月12日报道,俄罗斯央行的黄金储备首次超过美元,这一定程度上可以加快俄罗斯“去美元化”的进程。

◆2021年1月12日报道,俄罗斯央行的黄金储备首次超过美元。

分析指出,较低外债水平和较高外汇储备意味着俄罗斯能够“自给自足”。俄罗斯花了多年时间打造这些储备,将出口石油和天然气获得的收入换成大量证券、银行存款和黄金,对西方的制裁有备而来。

制裁是把双刃剑

眼下,美国正经历40年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原油上涨将使抑制通胀变得更难。英国广播公司(BBC)评论称,拜登政府今年秋天将面对中期选举的考验,相比乌克兰局势,通胀持续高位将影响到他的支持率,从而可能使民主党输掉中期选举。

制裁俄罗斯,对于美国的经济和政治影响不一定那么直接,但对于欧洲的反作用力一定是巨大的。美俄之间的年度贸易额不足300亿美元,只是俄欧近2000亿美元贸易额的一小部分。这意味着,欧洲得在更大程度上消化制裁带来的反作用力。

芬兰阿尔托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梳理2014年至2017年间西方对俄制裁的影响发现,在他们抽样的俄罗斯公司中,超过80%的公司在其年度总结中报告了制裁所带来的不利影响。但研究人员亦发现,欧洲公司也受到“早期制裁带来的整体商业不确定性加剧”的影响。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欧美在针对俄罗斯的金融制裁上受到至少三方面的制约:第一,俄罗斯是大宗商品“超级大国”,欧洲重度依赖其能源供应;第二,外国资本在俄罗斯拥有上万亿美元的资产,若制裁不留余地,将置这些企业于风险之中;第三,近来全球供应链本就紧绷,制裁只会加剧这一趋势。

尽管制裁有风险,西方仍在“围堵”莫斯科的路上停不下来。美国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3月1日发声明称,已暂停对俄罗斯航空公司的零部件和维修支持,并暂停了波音在俄罗斯的业务。此举限制了俄罗斯与外部的联系,并导致俄罗斯航空公司的航班进一步受阻。

世界两大集装箱航运公司——丹麦国际航运巨头马士基(Maersk)与意大利地中海航运公司(MSC)也在同一天宣布暂停往返俄罗斯的货运业务预订,但食品医药人道物资除外。

3月3日,梅赛德斯-奔驰公司将暂停在俄生产并停止对俄出口汽车,直至发布进一步通知。美国汽车制造商福特公司和德国宝马汽车公司也发布了类似声明。

对于欧美此次宣布的制裁措施,其最终效果没人能预料,而无论哪方都将付出代价。“如果说欧洲的安全问题对我们民主国家来说是生死攸关的,至少我们要为此付出经济代价:认为不牺牲就能给俄罗斯施压,这是在白日做梦。”法国《世界报》在最近的社评中如此写道。



 1,21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