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乌克兰:1.7万件反坦克武器和秘密网络部队

军事 国际新闻

周日早上,在爱沙尼亚北部阿马里空军基地的一片白雪覆盖的停机坪上,成批的步枪、弹药和其他武器正被装载到一架属于乌克兰空军的安东诺夫AN-124运输机上。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运输机之一,也是在乌克兰还是苏联加盟国时制造和购买的冷战时期产物。



现在它反过来被用于抵抗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美国和欧洲官员描述的与时间赛跑的大规模空运的一部分,目的是在乌克兰军队的补给线仍然开放的情况下将大量武器交到乌克兰军队手中。像这样的场景让人想起在整个欧洲进行的柏林空运——西方盟国在1948年和1949年为西柏林提供必需品而闻名的运输竞赛,当时苏联试图将其扼杀。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美国和北约已经将包括标枪导弹在内的1.7万多件反坦克武器运送到了波兰和罗马尼亚的边境,将它们从巨型军用货机上卸下,以便他们能够通过陆路前往乌克兰首都基辅和其他主要城市。到目前为止,俄罗斯军队一直专注于该国其他地区,以至于他们没有将武器供应线作为目标,但人们认为这种情况不会长久。

在华盛顿和德国,情报官员奋力将卫星照片与对俄罗斯军事单位的电子截获信息结合起来,擦除它们收集途径的线索,并在一两个小时内将它们传送给乌克兰军事单位。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试图远离已进入基辅的俄罗斯军队的控制,他带着美国人提供的加密通信设备出行,这使他得以与拜登总统进行安全通话。泽连斯基周六晚上用该设备与拜登进行了35分钟的通话,讨论美国在不与俄罗斯军队直接在地面、空中或网络空间交战的情况下,还能做些什么来维持乌克兰的生存。

泽连斯基对迄今为止的帮助表示欢迎,但重复了他公开发表的批评——援助远远不足以完成未来的任务。他要求在乌克兰设立禁飞区,禁止所有俄罗斯能源出口,并提供新的战斗机。

这是一个微妙的平衡。周六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时,他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花了几乎一整天的时间想办法,要让波兰将一批使用多年的苏制米格-29战斗机转移到乌克兰,乌克兰飞行员知道如何驾驶这种战斗机。但这笔交易的条件是,作为回报,波兰将获得性能更强的美制F-16战隼战斗机,令这一行动更加复杂的是,其中许多飞机本来是承诺交给台湾的——美国在那里有更多的战略利益。

波兰领导人表示没有达成协议,并且显然担心他们将如何向乌克兰提供战斗机,以及这样做是否会使他们成为俄罗斯的新目标。美国表示对飞机互换的想法持开放态度。

“我无法给出一个时间表,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正在非常、非常积极地研究它,”国务卿布林肯周日说,他正在出访摩尔多瓦等国。美国官员也担心,非北约成员的摩尔多瓦可能会成为下一个俄罗斯总统普京想带回莫斯科势力范围的国家。

在华盛顿市中心,曾经向乌克兰政府收取丰厚服务费用的游说团体和律师事务所现在分文不取,帮助四面楚歌的泽连斯基政府请求对俄罗斯实施更多制裁。

乌克兰人也在要求得到更多的钱购买武器,尽管他们拒绝接受一个观点,即华盛顿正在操纵泽连斯基的形象,将他描绘成穿着T恤的丘吉尔,号召他的国家参战。大型律师事务所科文顿-柏灵无偿代表乌克兰向国际法院提出了一项动议。

在许多方面,这比四分之三个世纪前的柏林空运更为复杂。西柏林是一个有空中直达通道的较小领土。乌克兰是一个有4400万人口的庞大国家,拜登已将所有美国军队撤离该国,以避免成为战争中的“共同参战方”,这是一个法律术语,规定了美国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乌克兰,同时不被当成是在与拥有核武器的俄罗斯发生直接冲突。

但随着武器流入,以及如果干预俄罗斯通信和计算机网络的措施升级,一些美国国家安全官员表示,他们预感发生这种冲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一位美国高级国家安全官员周末警告称,美国对参战构成的法律定义和普京的定义不同。由于美国对乌克兰公开和秘密援助的敏感性,这位官员不愿透露姓名。

普京周六警告说,任何试图在乌克兰上空设立禁飞区的国家都将是在“参与武装冲突”。周日,俄罗斯国防部发表声明,警告罗马尼亚等北约国家不要将其基地用作乌克兰空军剩余飞机的避风港。它说,如果他们这样做,“针对俄罗斯军队的任何后续使用都可以被视为这些国家在武装冲突中的参与。”

20年前的这个月,当美军开始涌入伊拉克时,大卫·H·彼得雷乌斯将军提出了一个著名的问题:“告诉我这将如何结束。”就乌克兰而言,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在白宫回响的问题更像是:“告诉我,我们如何不被卷入超级大国的冲突中。”

武器的细流变成洪流

五角大楼表示,要了解目前正在进行的武器转让有多么迅速,可以参考以下情况:美国去年8月宣布的对乌克兰的6000万美元武器计划直到11月才完成。

但当总统在2月26日批准3.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时——几乎是前者的六倍——其中70%是在五天内交付的。官员们说,速度被认为至关重要,因为包括反坦克武器在内的装备必须在俄罗斯空军和地面部队开始攻击运输线路之前通过乌克兰西部。随着俄罗斯在该国境内占据更多领土,预计向乌克兰军队派发武器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官员们表示,在2月26日拜登批准从美国军事储备中转移武器后不到48小时的时间里,首批武器——主要途径德国——就抵达了乌克兰边境附近的机场。

军方之所以能够迅速推进武器运送,是启用了预先部署的军事储备,这些物资可以随时装入空军C-17运输机和其他运输机,然后飞至乌克兰邻国的几个集散基地,这些基地主要都位于波兰和罗马尼亚。

尽管如此,再补给工作仍然面临严峻的后勤和执行挑战。

“做点小事就能帮助乌克兰人的时机已经过去了,”曾在美国驻欧洲特种部队担任指挥官的迈克尔·S·雷帕斯少将说道。



美国官员称,乌克兰领导人告诉他们,美国和其他盟国提供的武器正在改变战局。五角大楼官员表示,过去一周,配备肩射式标枪反坦克导弹的乌克兰士兵曾多次攻击由俄罗斯装甲车和补给卡车组成的大型车队,在俄军逼近基辅时阻止了其地面推进。官员们表示,一些车辆被遗弃,因为俄军担心车队中的燃料补给罐成为乌克兰人的攻击目标,从而引发爆炸。

土耳其制造的“旗手”TB2无人机。

土耳其制造的“旗手”TB2无人机。 BIROL BEBEK/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俄军车队还在行进沿线多个地点遭遇一个北约成员国提供的另一种武器的数次攻击。美国官员表示,土耳其拜卡“旗手”TB2武装无人机正在追击俄罗斯坦克和其他车辆,乌克兰军方在去年10月首次使用了这种无人机打击俄罗斯支持的分离主义分子。

“乌克兰武装部队极其高效地利用了我们提供的装备,这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五角大楼的俄罗斯政策高级官员劳拉·库珀表示。“这些装备成功延缓了俄军的推进,并在战场上表现出色,让克里姆林宫的观察者也感到十分惊讶。”

在战争初期,连天时地利都站到了乌克兰军队这一边。五角大楼一名高级官员表示,乌克兰北部的恶劣天气导致一些俄罗斯歼击机和直升机停飞。官员们称,为了避开被困的车队,许多俄军车辆都驶离主路,结果却陷进泥地,这使得它们更容易受到攻击。

但美国的情报也有其局限性。拜登的基本原则是禁止侦察机在乌克兰上空飞行,因此这些侦察机必须像在朝鲜一样,要在乌克兰边境外进行监视。新的小型卫星也派上了用场,它们提供的图像与Maxar和行星实验室等商业公司提供的类似。

刚打响的网络战

从目前来看,这场冲突的一个奇怪特征是,它涉及到了古代和现代战争的一切范畴。士兵们在乌克兰南部和东部挖掘的战壕看起来就像1914年的场景。而大多数战略分析师所预测的在战争之初就将上演的现代战争——即计算机网络及其控制的电网和通信系统的争夺战——才刚刚开始。

美国官员表示,部分原因是俄罗斯在2015年和2016年攻击乌克兰电网后,乌克兰为加强网络安全做了大量努力。但专家认为,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也许俄罗斯在战争初始阶段没有对此投入太多,或是还在留后手。也许美国主导的反击——这符合美国网络司令部及国家安全局负责人保罗·M·仲宗根上将所谓的“坚持参与”全球网络原则——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网络战的缺席。

政府官员的守口如瓶可以理解,他们都说正在进行的网络行动是这场冲突中最为机密的部分。最近几天,这些行动已从基辅转移到了乌克兰之外的作战中心。但这些网络作战小组显然已经追踪了一些熟悉的目标,包括俄罗斯军事情报部门格鲁乌的活动,试图对其进行压制。微软也提供了帮助,在几小时内就推出了补丁,以清除它在非机密系统中检测到的恶意软件。

在美国是否算“共同参战方”的问题上,一切都属于未曾涉足的领域。根据美国对网络冲突相关法律的解释,美国可以在不宣战的情况下暂时性地切断俄罗斯的网络能力;永久性废除其能力就有待商榷了。但正如专家们所承认的那样,如果俄罗斯的系统出现故障,俄罗斯部队不会知道那是暂时还是永久的,甚至都不会知道美国是否负有责任。

同样,分享情报也是危险的。美国官员认为,乌克兰军方和情报机构中有很多俄罗斯间谍,因此他们都小心翼翼地避免泄露可能暴露来源的原始情报。他们也表示,不会向乌克兰军队传递如何打击特定目标的具体情报。他们担心的是,这样做会给俄罗斯一个借口,说自己的对手不是乌克兰,而是美国或北约。

说客也交手

乌克兰一直在接受免费的游说、公关和法律援助,而且正在取得成效。周六,泽连斯基与美国国会议员举行了Zoom会议,推动对俄实施更严厉的制裁,并敦促美国提供特定类型的武器和其他支持。

临时成立的专门小组包括安德鲁·麦克,他是一名美国律师,自2019年底以来一直志愿担任泽连斯基的说客和非正式顾问;以及说客丹尼尔·瓦迪奇,他曾得到乌克兰能源行业和一家民间非营利组织的资助,但现在是免费出力。然而,美国说客在乌克兰是个敏感话题,因为后来担任特朗普总统竞选主席的保罗·马纳福特曾为2014年被赶下台的亲俄总统工作;也因为特朗普曾提出对乌克兰进行军事援助,只要乌克兰愿意帮他找到当时的总统候选人拜登及其子亨特的污点。

瓦迪奇表示,希望他的客户能将原本要支付给他公司的所有资金都转用于军事防御和人道主义援助,帮助那些因为打仗而被迫离开家园的乌克兰人,他将目前的局势比做纳粹早期的军事侵略。

“就我们今天所知的情况,如果我们生活在1937年到1939年间,我们会要求捷克斯洛伐克人提供报酬,再为他们游说反对内维尔·张伯伦和他的政策吗?”他质问道。他指的是这位英国首相在1938年的《慕尼黑协定》中将捷克斯洛伐克的一部分地区割让给纳粹德国一事。

“不,”他说,“当然不会。”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99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