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杀推特的阳谋:马斯克背后站着哪些人?

今年 3 月 20 日,美国右翼讽刺媒体 Babylon Bee CEO 蒂戎 ( Seth Dillon ) 因为公开嘲讽跨性别人士遭到推特短暂禁言,嘲讽推文也以 ” 仇恨言论 ” 被删除。得知此事后,马斯克亲自给第戎打了电话了解情况,并透露自己正考虑收购推特。当时他还没有公开披露自己入股推特。

三个月完成猎杀

距离 4 月 25 日推特董事会与马斯克达成 440 亿美元的出售协议,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 10 天。在这段时间里,外界正在逐渐抽丝剥茧,获知这笔令人震惊交易的内幕细节。而站在马斯克身后的诸多推手也在渐渐浮出水面。



从今年 1 月底开始,到 4 月初提交信息披露文件,马斯克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悄无声息地在公开市场购入了推特 7365 万股普通股,持股比例迅速达到 9.2%。当他以推特最大股东身份突然浮出水面的时候,推特董事会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推特董事会第二天就邀请马斯克出任董事,试图换取他承诺不再增持股份,不寻求获取控股权。而当马斯克拒绝加入董事会的时候,他收购推特的意图已经显现无遗。这位全球首富想把最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变成自己的个人资产,按照自己的意图进行改造。

尽管推特董事会迅速推出毒丸计划,但马斯克并没有提高报价以打动董事会,而是采取了收买人心的策略。他很清楚推特没有超级投票权,董事会持股比例甚至还不到 2.5% ( 其中 2.25% 来自他的好友多西 ) ,只要得到足够多机构投资者的同意,就可以倒逼董事会接受报价。毕竟董事会的责任是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

推特的股东显然对公司管理层和董事会非常不满。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社交媒体,推特并没有给股东带来相对等的商业价值。过去几年时间,推特用户增长陷入停滞,连续出现巨额亏损,股价表现也低于其他社交媒体平台。马斯克提出收购报价的时候,推特的市值还不到 400 亿美元,甚至只有主打青少年市场 Snap 的三分之二。

马斯克正是利用了投资者的这种不满情绪。当他拿出 450 亿美元的融资保证之后,马斯克会见几位推特大机构投资者,以自己的现金报价获得了他们的认可。在投资者的压力下,推特董事会在十天之内彻底改变态度,主动会见马斯克谈判,最终接受每股 54.2 美元的现金报价。一口价,完全不给对方讨价还价的空间,这是巴菲特的常用收购策略手段。

马斯克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一再对外表示,自己收购推特并不是为赚钱,而是为了保障所谓民主制度的基石——言论自由,因为推特是互联网时代的市民广场。马斯克宣称,自己意识到推特在目前机制下无法繁荣,也无法服务这一基石,所以必须要收购推特进行私有化交易。

PayPal 黑帮浮出水面

回头再看这笔社交媒体领域第一收购案,并不完全是马斯克对最具影响力社交媒体的控制欲,还站着一群控制半个硅谷的亿万富翁们。这些硅谷幕后大佬们和他拥有着相近的三观,同样不满推特的 ” 太左 ” 立场。他们不仅促使了马斯克对推特发起恶意收购邀约,更直接为他提供了资金支持。

这笔交易的背后浮现出了硅谷传奇 “PayPal 黑帮 ” 的诸多身影,包括蒂尔 ( Peter Thiel ) 、霍夫曼 ( Reid Hoffman,也是 LinkedIn 联合创始人 ) 、霍里 ( Ken Howery ) 、勒欣 ( Max Levchin ) 等等。这些二十多年前一起打造 PayPal 的合作伙伴如今依然保持着密切联系,他们大体认同马斯克对推特过度内容管制的看法,更对马斯克收购推特提供了直接支持。

简单回顾一下 PayPal 黑帮的历史。蒂尔等人在 1998 年创办了网络支付公司 Confinity。2000 年 3 月网络泡沫破灭之前,Confinity 与马斯克等人创办的竞争公司 x.com 合并。新公司随后更名为 PayPal,在蒂尔的带领下成功上市融资,随即斥资 15 亿美元出售给 eBay。蒂尔、马斯克等人因此巨额套现离场,开始了自己在硅谷的新征途。



他们中很多人都取得了巨大成功,掌控着硅谷的诸多资源,因此又被称为 “PayPal 黑帮 “。蒂尔开始了自己的传奇风投人生,投资了 Facebook 等诸多创业企业,共同创办了 Palantir。霍夫曼创办了 LinkedIn,如今则是风投公司 Greylock 的合伙人。马斯克创办了 SpaceX,随后又投资加入了电动车企业特斯拉,最终以 CEO 身份带领特斯拉数次走过破产边缘,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汽车企业,自己也成为全球首富。

据报道,马斯克的一个密友圈子对他收购推特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影响。这些人包括了蒂尔、他弟弟金宝 · 马斯克 ( Kimbal Musk,特斯拉董事 ) 、硅谷知名风投 DFJ 联合创始人约维森 ( Steve Juvertson,也是特斯拉和 SpaceX 的早期投资者 ) 等等。他们支持和鼓励马斯克买下被激进左派主导的推特,进行所谓 ” 真正言论自由 ” 的改造。

这些人和马斯克拥有相近的政治立场和世界观,又被称为自由意识主义者 ( libertarian ) ,反对限制公民自由,反对政府过度干预企业,反对社交媒体进行内容审查,反对左派高税收入高福利的经济政策。

在目前的美国政治光谱中,自由意志主义者更为接近共和党的保守立场。马斯克本人发过一个讽刺漫画,意思是随着美国政治光谱不断左倾,自己这样的中立主义者也显得越来越保守,向右派靠拢。过去几年时间,他因为新冠疫情、接种疫苗、劳资关系、富豪纳税等诸多话题,多次和民主党以及自由派发生言论冲突。

彼得蒂尔深涉政治

或许在科技领域,没有谁比蒂尔更深地介入美国政治,成为共和党的铁杆支持者。他因为在 2016 年公开为特朗普拉票,而成为硅谷的众矢之的,不得不搬离硅谷。但在此之前,蒂尔就一直在为共和党候选人捐款。蒂尔本人并不愿意担任政府职位,他拒绝了特朗普政府的邀请,更愿意在幕后支持政治候选人来实现自己的政治意图。

去年蒂尔辞去了从 2004 年开始担任的 Facebook 董事,更加积极地资助诸多共和党候选人在美国各州竞选国会席位,计划对抗民主党的政治攻势。在亚利桑那州和俄亥俄州的联邦参议员席位竞选中,蒂尔支持的两位候选人《从零到一》的合著者马斯特斯 ( Blake Masters ) 和《乡下人悲歌》的作者万斯 ( JD Vance ) 选情看好。他们不仅得到了蒂尔数百万美元的资金支持,更获得了前总统特朗普的背书。

蒂尔与民主党左派的相互仇视众所周知,更对 ” 抵制文化 ” ( Cancel Culture ) 充满反感,他本人因此离开了硅谷。而保守派认为推特是一家充满 ” 抵制文化 ” 的社交平台,长期指责推特 ” 打压右派不同观点 “。饱受争议的蒂尔压根就不用推特,他唯一一条推文还是 2014 年推广自己的新书《从零到一》。

马斯克收购推特,对蒂尔的政治野心来说意义重大。完全有理由相信,如果蒂尔有这样的财力,他也一样会收购推特,这位投资大亨目前个人财富约为 90 亿美元。毕竟只有马斯克有这样的财力去个人收购一家市值 400 亿美元的上市公司。

推特不仅是一家社交媒体,也是美国政治两派的舆论战场。在马斯克宣布收购推特之后,美国共和党诸多国会议员和保守派舆论领袖都对这一交易表示了强烈关注。密苏里联邦参议员霍利 ( Josh Hawley ) 、佐治亚州联邦众议员格林 ( Majorie Taylor Greene ) 、FOX 主持人卡尔森 ( Tacker Carlson ) 等特朗普忠实支持者更对马斯克收购推特这一交易表达了强烈的期待。

马斯克个人对推特的态度,或许从一个小插曲可以看出来。今年 3 月 20 日,美国右翼讽刺媒体 Babylon Bee CEO 蒂戎 ( Seth Dillon ) 因为公开嘲讽跨性别人士勒文 ( Rachel Levine ) 出任美国卫生部副部长,遭到推特的短暂禁言;这一嘲讽推文也因为 ” 仇恨言论 ” 而被删除。据第戎表示,他随后接到了马斯克的电话,后者透露正在考虑收购推特。当时马斯克还没有公开披露自己持股推特。



在马斯克宣布收购推特之后,他再次公开批评推特压制言论自由。在 2020 年美国大选期间,推特在首席法律顾问加德 ( Vijava Gadde ) 的建议下,限制传播一则关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儿子的爆料丑闻。在封杀特朗普账号的过程中,加德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马斯克此次的公开指责,让加德成为了舆论焦点。据报道,加德的账号很快遭到了马斯克支持者和保守派网民的围攻,她在推特内部会议上甚至因为压力过大而失控哭泣起来。在马斯克入主推特之后,加德几乎肯定会离开,或许一道离开的,还有诸多政治立场偏左的管理人士与员工。

多年密友或是新 CEO

令人颇感意外,又在意料之中的是,推特联合创始人、前任 CEO 杰克 · 多西 ( Jack Dorsey ) 也是马斯克收购推特的支持者之一。多西公开表示,虽然自己并不认为任何人应该拥有推特,但马斯克是解决推特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案。作为马斯克的圈内好友,多西完全清楚马斯克的意图,或许也在背后提供了肯定意见。

多西对推特的现状同样不满,他认为推特上市之后在华尔街的业绩施压下过度专注于短期业绩。由于遭到诸多机构投资者的施压,多西在 2021 年底辞去了推特 CEO 职位,专注于自己另外一家上市公司 Square ( 目前已经改名 Block ) 。由于推特并没有超级投票权,持股 2.25% 的多西并没有对这家社交媒体的控制权。离开推特之后,多西甚至公开感慨推特是自己的一个心病一个遗憾。

显然,多西希望马斯克收购公司之后,能够摆脱资本的短视压力,带动推特完成深度转型。尽管此前有消息称,马斯克收购推特之后可能会请回多西,但目前看起来,马斯克更可能担任一段时间的临时 CEO,以亲自督阵对推特的大变革。推特目前 CEO 阿格拉瓦尔 ( Parag Agrwal ) 被撤换几乎没有悬念,马斯克已经数次公开表示对推特管理层的失望。

但马斯克出任推特 CEO 并不是长久之计。毕竟他很难有足够的精力同时担任特斯拉、SpaceX 以及推特三家不同领域公司的 CEO,持续奔波在旧金山、洛杉矶和德州三地。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马斯克更倾向于从自己熟悉的业界人士中遴选推特 CEO;PayPal 联合创始人之一的霍里 ( Ken Howery ) 是其中最有可能的热门人选。

霍里是蒂尔的斯坦福同学,随着蒂尔一道创办了 Confiniity,出任了 CFO 职位;套现离开 PayPal 之后,霍里后来又和蒂尔一道创办了 Founders Fund,还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出任了美国驻瑞典大使。而且,霍里也是马斯克的蜜友。据报道,马斯克搬到德州之后,多次借住在霍里的德州豪宅中,当时霍里还在瑞典任职。

与此同时,推特管理层和员工士气正面临着沉重打击。马斯克已经向投资者表示,自己入主推特之后,为了扭转目前巨额亏损的业绩,几乎肯定会进行裁员重组,并在几年之后重新上市。在推特内部会议上,阿格拉瓦尔面对员工的裁员疑问也只能含混回答公司会继续关注和重视员工价值。

一位不想具名的推特员工告诉新浪科技,马斯克收购公司的事件已经给公司内部士气带来了明显的影响,阿格拉瓦尔显然无法安抚大家的情绪。” 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怎样。连 CEO 和首席法律顾问都要走人了,也许管理层会被彻底洗牌。”

科技大佬纷纷出资

在与推特董事会达成收购协议之后,过去十天时间,马斯克按照自己的节奏,一步步推进这笔全球最大的杠杆收购交易。一方面他抛售特斯拉股票套现 85 亿美元,为收购推特筹集资金,另一方面,马斯克也借助自己的影响力,引入更多的投资者,降低自己的融资风险。

本周马斯克本周提交监管文件,披露自己已从 19 个投资者获得了超过 71 亿美元的新融资保证,用于收购推特。这些投资者既有硅谷最具实力的风投机构,也有他的多年好友,还有看好马斯克收购推特前景的新投资者。

几家硅谷最为知名的老牌风投基金的身影无疑令人瞩目。红杉资本也提供了 8 亿美元,VyCapital 提供了 7 亿美元,安德森霍洛维茨 ( Andreessen Horowitz, 又称 a16z ) 投资 4 亿美元,DFJ 投资 1 亿美元。红杉和马斯克有着二十多年的合作关系,也是 PayPal 的早期投资者。a16z 创始合伙人本 · 霍洛维茨 ( Ben Horowitz ) 是马斯克的好友,两人频繁在推特上互动。





霍洛维茨表示,推特面临着从机器人到滥用到内容审查的诸多问题,作为上市公司完全基于广告商业模式更是加剧了这些问题。作为 Facebook 投资人,霍洛维茨也是 Meta 董事会成员。他的政治立场与马斯克相近,多次公开批评硅谷已经被极端左派占据,更主动嘲讽沃伦 ( Elizabeth Warren ) 等民主党激进派政治人物。

甲骨文联合创始人埃里森 ( Larry Ellison ) 通过自己的信托提供了 10 亿美元,是目前的第二大个人投资者。这位硅谷狂人个人张扬狂傲,能让他不吝溢美之词赞赏的商业领袖,只有乔布斯和马斯克。埃里森既是马斯克的好友,也是特斯拉董事会成员。

在 2018 年特斯拉最困难的时期,埃里森个人购入了特斯拉 1500 万股股票 ( 拆股之后的数量 ) ,成为仅次于马斯克的第二大个人投资者,以示自己对马斯克的支持与信心。随着过去几年特斯拉股价的飙升,埃里森所持这部分特斯拉股票也价值超过 150 亿美元,成为他最成功的个人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在马斯克从加州搬到德州的同一年,埃里森也搬到了夏威夷州。他买下了夏威夷 Lana ’ i 岛 98% 的土地,几乎将这里变成了自己的私人岛屿。埃里森是共和党的隐形支持者。由于用自己豪宅给特朗普举办筹款活动,一度遭到了硅谷的口诛笔伐。而在在甲骨文在与谷歌的世纪专利诉讼中,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立场鲜明地公开支持甲骨文。

加密货币新方向

除了这些政治倾向明显的科技大佬之外,马斯克还得到了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的认可。在马斯克刚刚提出收购报价的时候,沙特王子、沙特王国控股 ( KHC ) 董事长阿尔瓦利德 ( al-Waleed ) 曾经公开表示马斯克的收购报价太低,自己不会考虑。马斯克因此直接转发他的推文,回怼要求沙特人解释一下什么是言论自由。

但在马斯克与推特董事会达成一致之后,阿尔瓦利德也给马斯克送上了诸多溢美之词,” 相信你会是推特的杰出领导者,能够最大化解锁推特潜力 “。他宣布王国控股计划与马斯克合作,继续保留在推特的持股 ( 目前价值 19 亿美元 ) 。另一方面,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也投资了 3.75 亿美元。

同样令人关注的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 ( Biannce ) 也计划为马斯克投资 5 亿美元。币安创始人赵长鹏随后在推特上确认了这一消息,” 我们很兴奋可以帮助马斯克实现他对推特的新设想,也希望发挥作用将社交媒体与 web3 结合起来,扩宽加密货币与区块链技术的使用。”

赵长鹏是加密货币领域的亿万富翁,据亿万富翁指数估计,他的身价财富目前在 773 亿美元,位列全球第 13 位。但赵长鹏去年曾经表示,自己流动资产几乎全是加密货币,没有流动性的估值并没有多大意义。

此前有网络传言,赵长鹏是马斯克在加拿大上大学时候的室友,依据是一张马斯克 1990 年在大学和一位亚裔同学的合影。但稍微了解两人履历就知道,两人上的都不是一所大学,马斯克在加拿大女王大学上了两年学,而赵长鹏上的是麦吉尔大学。而且,赵长鹏比马斯克小 6 岁,马斯克 1990 年进入女王大学的时候,赵长鹏只有 13 岁,才刚刚随家人移民到加拿大。实际上,那张照片上的亚裔男子是女王大学的另外一位学生。有人说这位男子的名字叫 Navaid Farooq,反正不会是赵长鹏。

无论是多西、霍洛维茨还是赵长鹏,都是加密货币与区块链领域的领先投资者。而外界对马斯克收购推特之后的一大遐想,就是未来的推特会深度接入加密货币支付,整合区块链技术。显然,这些加密货币领域的大佬对这一前景非常感兴趣。而且,传言中推特新 CEO 的热门人选霍里目前也投身于加密货币领域。

在得到这些资金保证之后,马斯克以特斯拉持股抵押贷款的总额度也降低到了 62.5 亿美元。但在 Wedbush 分析师艾维斯 ( Dan Ives ) 看来,马斯克的融资工作并没有结束,他依然有可能引入更多的投资者,进一步降低自己的杠杆比例。艾维斯认为,现在马斯克成功完成收购推特的概率已经高达 80%。

或许,唯一的悬念是拜登政府将如何应对这一交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 ( FTC ) 正在评估马斯克对推特公司 440 亿美元的收购交易,并在下个月决定是否对此展开深入调查。然而,FTC 目前只有四名委员,民主党和共和党各占两席,处于僵持状况。拜登提名的第五名委员、乔治城大学教授贝多亚 ( Alvaro Bedoya ) 遭到了共和党人的坚决抵制。从去年 9 月获得提名到现在,这位激进左派教授的参议院确认流程已经被推迟了 8 个月之久,始终无法正式上任 FTC 履职。

来源: 新浪科技


 107 view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