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Seymour: 行动党预算能为国家带来真正变革

澳纽资讯 编辑精选 金融经济

题图:行动党党魁 David Seymour

我有一种看法,那就是新西兰政治运作每 40 到 50 年为一个停滞和动荡周期。1840 年签署的《怀唐依条约》是一份超前于时代的开明文件;到了1890 年代,King Dick Seddon先生创建了新西兰的现代国家和政党政治制度;1930 年代,第一届工党政府创建了福利国家和规范经济;  五十年后,Roger Douglas爵士向世界重新开放了新西兰。

在这些时间段之间,我们有黄金时代,也有绝望。战后,新西兰一度很是繁荣,但到了 上世纪80年代,新西兰几乎破产。90年代和 2000年代初对新西兰来说又是一个充满信心的时期,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正失去信心,人才流失再度成为全国性的讨论话题。



你也许在想为何新西兰会有这样一个周期性循环,我猜测是因为新西兰像许多风景如画、气候宜人的岛国一样,人们很容易放松;过了一段时期,当意识到新西兰在第一世界的地位岌岌可危时,人们于是着手修复各种漏洞,以免新西兰落到同斐济、希腊、古巴或其他只适合游览而非长期定居的的岛屿天堂一样。

现在,距新西兰上次对国家政策进行详尽认真的制定已过去40年;大多数新西兰人认为我们的国家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

眼下,新西兰的总体运行轨迹是逐渐从第一世界地位下滑,我们需要改变前进的轨道、并更换把我们带向下行通道的领路人。

新西兰直接外资投入少得惊人

与大多数国家相比,新西兰资金少,外国直接投资(海外资金投到新西兰公司)更少。你可以把这归咎于新西兰偏远孤单的地理位置,但澳大利亚人均外国直接投资比新西兰多了 80%。

你可以说这是因为澳大利亚的矿产业吸引了外国投资;但在小国家中,新西兰吸引的外资也不多。2019年,新西兰人均吸引外国投资为860纽元,以色列吸引了 1,917 纽元,是新西兰的两倍多;爱沙尼亚人均吸引了 2,400纽元,是新西兰的近三倍。

我们长期以来认为新西兰是个繁荣的第一世界国家。然而2020 年,我们每小时创造的 GDP 为 61.88元,英国是 89.76纽元;前共产主义国家立陶宛是 65.14 元,也超过了新西兰。

人们一旦发现在其他地方做同样的事情可以赚更多钱,一些人自然会选择出走。

行动党估计,新西兰出生的人中有 23% 居住在国外,这是基于上次人口普查数据 – 新西兰有 340 万本国出生的居民。

也就是说,新西兰出生的人口中,有上百万人生活和工作在海外。

我们一直将财富视为可以在每个预算中分配的固定蛋糕。我们正眼睁睁地看着有技能的人才离开,新西兰的人才库在减少,为新西兰人提供机会的人在减少, 这意味着要对那些留下来的人征收更高的税,如此循环往复。

现代预算的问题

谈到预算,我们听到的是人们“得到”多少,从未听说过我们想要什么样的价值观来支撑我们的国家、或者我们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根据工党的税收制度,年收入30,000 纽元且没孩子的人需纳税 4,270 纽元,平均税率为 14.23%。

相比之下,一个人如果四倍于这一收入(120,000 元)且没有孩子,需要纳税30,519 纽元,平均税率为 25.43%。也就是说收入高了4 ,缴纳却高出 7 倍。

按行动党的税务改革计划,这两组人分别支付 4,184.42 纽元(税率为 13.9%) 和 25,984.32 纽元( 税率为25%)税款;这意味着两者都可得到减税;在收入增加 4 的情况下,第二组纳税人将支付 6 倍的税款;这是一个更为公平的税收结果。

预算需要做什么

我们需要的预算是能够在关键领域带来真正改变的预算:

首先,它需要扼杀通货膨胀,赤字支出意味着政府正在推动通货膨胀。

第二,要给那些辛勤工作的人安慰和希望;只要做正确的事情,为自己和你的家庭努力工作,就会获得回报,不用依赖社会福利。

第三,预算要有可持续的财政安排并做长期投资,以确保国家的长久未来。我们需要知道一个国家不能靠过度征税来确保不破产。

最后,预算需向人们展示,人们在新西兰工作、储蓄和投资同在其他地方一样有效。为了克服国家规模小、地处偏远的不利因素,我们需确保我们的支出是高质量的,税收制度是有竞争力的,监管环境是受欢迎的。

这是行动党的预算目标,这是能给新西兰带来真正变革的预算(Real Change Budget)。

行动党的真正变革预算如何起作

将税率从六种降到两种,让税务政策更公平、简易、具有竞争力

前工党政府财长迈克尔·库伦上任时,新西兰只有两种个人税率,19.5% 33%;此外还有一项低收入退税,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救济。由于历届工党政府和国家党政府将税收制搞得越来越复杂和低效,新西兰现在有六种税率五项个人所得税税率( 10.5%17.5%30%33% 39%)及一项公司信托税率 28%)。
这导致很多人把精力放在如何避税、而不是从事生产上

行动党认为,我们的税收系统需要鼓励人们施展才华和抱负;税收系统要更公平、简易和具有竞争力

行动党的政策是将个人收入所得税的税率重新恢复为两种,最高税率为 28%,与公司税率保持一致

另外,将最低税率设为 17.5%;年收入在14,000 元以下的人士适用此种税率。该税率将为新西兰增加约 30 亿元税收;并将使

1)年收入在 2,000 –  48,000 元之间的人获得高达 800 纽元的中低收入税抵免(Low and Middle Income Tax Offset,可抵消额外增加的 980纽元的收入所得税

2)为每个家庭成员额外获得 287 纽元的碳税退税,从而使家庭整体生活状况更好一些

行动党还将取消国家党的明线测试政策,恢复工党取消的用利息支出抵扣房租收入的做法,以减轻房东的负担

扩展混合所有制模式,减少债务并提高生产


混合所有制模式在新西兰相当成功,  它是国有制和私有化之间在政治上持久且经济上稳健的折衷方案;它通过市场化来提高生产力,为政府偿还债务提供现金;同时让那些对私有化持怀疑态度的人士放心,因为多数股权仍掌握在公众手中

工党政府曾将混合所有制开创性地用于新西兰航空公司,我们是否可将此模式用于更多国有企业?如 Assure Quality(新西兰政府全资拥有的食品检测公司)、新西兰邮政、Kiwibank银行、Transpower(新西兰国有输电公司)、Kordia(新西兰国有电信网络公司),这些公司都是好企业或者有成为好企业的潜力,何不让新西兰人购买这些公司的股票呢

混合所有制模式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通过在新西兰证券市场NZX上市来筹措资金,以减少政府债务

如果不这么做,政府仍将继续背负 80 亿元债务,听凭利息上涨,并放弃提升一些关键国有公司效率的机会

提高养老金年龄,让养老金可持

在领取退休金年龄方面,新西兰正在成为一个全球异数。澳大利亚、英国、美国、德国、爱尔兰、意大利、荷兰、挪威、西班牙等许多国家已经或正在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7 岁或 68 岁,但新西兰依然是65

50年代婴儿潮那一代人口出生时,预期可活到69岁。但现在,由于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现代医学的发展,人们的预期寿命是81岁。那些原本退休后领取约四年养老金的的人如今能领16

与此同时,由于人口老化,支撑养老金领取队伍的纳税人在减少。那些承诺不提高退休年龄的政府总理是盲目和不负责任的

行动党呼吁立即循序渐进地提高养老金领取年龄,每年提高两个月,直至2035年,养老金领取年龄提升到67

这一改变对已退休者毫无影响。对 59 岁的人来说,他们将在 66 岁而不是 65 岁领取养老金。

行动党还将 KiwiSaver 与退休金年龄脱钩,人们仍可在 65岁领取养老储蓄基金

行动党将用12年时间提高养老金领取年龄;这将节省 160 亿元,对于纳税人来说,这意味着国家减少了 160 亿纽元的债务

停止浪费性开支,尊重纳税


根据行动党的预算,我们将在第一年减少 68 亿元不必要开支;在行动党网站上,列有全部的开支削减清单

如果要抑制通货膨胀、对纳税人的辛勤工作表现出尊重,这是必要的



我们不该有一个借钱储蓄的政府,这不合逻辑。眼下政府每年给养老储蓄项目 KiwiSaver 补贴 10 亿

我们不该有一个在经济过热的情况下向企业提供1.25 亿元现金的政府;我们不该假设政客或官员比生意人更懂投资

我们不该无差别地花5 亿元用于冬季能源暖费用,不论对方是百万富翁还是福利金领取者。行动党的做法是只给福利领取者和65岁以上社区福利卡领取者提供冬季取暖补助,此举能节约两亿

我们不该花7.5亿元用于一个主要惠及中产和中上阶级家庭孩子的免费计划,它并没惠及那些没什么选择的孩子们,这样的免费项目应取消

我们不该花2.5亿元用于补贴和广告宣传 告诉人们节约能源,并付钱给人们植树

撇开新冠疫情和气候支出不谈,政府今年增加了 43 亿元的额外运营开支,这比工党2021年制定的30 亿纽元的预算增加了13亿。行动党认为只需将13亿的20%用来应对通膨导致的运营成本上升,这么做将节省10亿元的开支

投资国防、教育和基础设施以保障未


行动党将在预算的第一年在三个领域增加 12.5 亿元的支出

教育:教育质量决定着国家的未来,教师队伍的质量因此很重要。
新西兰教师收入不高,行动党计划拨款 2.5 亿纽元给全国教师,每位教师约 5,000纽元

行动党的政策是建立一个由校长管理的卓越教学奖励基金;校长可根据学校的优先事项来进行分配,如可优先给比较难招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科目教师;也可优先考虑那些为课外活动做出贡献或是在指导其他老师方面有优异表现的人。

国防:世界已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有必要对澳新军团联盟进行再投资,使我们成为南太平洋澳新军团防御部队的一部分。首先,要将我们的国防开支提升到GDP 2%,以同邻国相匹配。否则,我们将面临在这个日益危险的世界中被盟友抛弃的风险。

基建:新西兰需要进行基础建设,行动党的政策是将GST的一半与地方政府分享,因为地方政府管理基建项目的审批,此举将激励地方政府大力投资基建项目。从长远来讲,这将带来约 14 亿元的基建资

立即进行非金融性改革,吸引投资、促进就业和增


吸引投资对促进就业和经济增长很重要。行动党将取消《海外投资法》对来自友好、民主的经合组织成员国在新西兰的投资限制

我们将撤销石油和天然气勘探禁令;同时废除零碳法案

我们将放弃神秘的移民重置,要让移民局真正帮助到所需要的人及时移民新西兰

我们将重新引入为期 90 天的试用期,并暂停提高最低工资,以使雇主便更容易招人。 


新西兰正濒临脱离第一世界的危险中,我们不能再像往年那样瓜分预算;真正的预算变革意味着不再问今年谁得到了什么,而是未来几年新西兰将成为什么样的国家。
行动党的真正变革预算,将达到以下目标

o 2025 – 2026 年间的债务比工党执政降低 150 亿纽元;这意味着平均每位Kiwi 约减少约 3,000纽元的负债,每年节省利息 2 亿多纽元
o 新西兰来年即可恢复盈余,而工党治下要到 2025 年才能恢复盈余
o 2025/26年每位新西兰人的纳税额将比工党执政少1,236 纽元
o 出售国有企业,筹集约 80 亿纽元,减轻政府债务
o 12 年时间将养老金领取年龄从65增加到67岁,到2025/26 年可节省 5 亿元;12年时间可节省 160 亿


问题的关键在于,不这样做我们是不是还有出路

扪心自问,我们是要新西兰在舒适中继续衰退,还是把握主动权,让新西兰成为人才和投资的首选之地



 1,47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