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二: 李斯与庞涓 文/韩志敏(四川)

文艺天地

连载二: 李斯与庞涓

李斯与庞涓两个战国时期的人物,都曾为自己的国家做出过巨大贡献。秦国的李斯与秦王朝的兴衰有着密切的联系。在秦的统一的过程中以及大秦帝国建立后在统一文字、货币、度量衡等方面都是重要的参与者,而秦始皇死后,与赵构一起陷害公子扶苏让胡亥成为秦二世。庞涓被魏惠王拜为大将后战功显赫。把他俩放在一起,主要是揭示人性的丑恶--嫉妒。韩非子乃法家思想集大成者。当秦始皇读到其《孤愤》《五蠹》时非常推崇,通过攻打韩国后才得到他。李斯嫉妒其才,置之于死地。据说孙膑与庞涓乃同门师兄,曾在鬼谷子学习用兵。庞涓嫉妒孙的才能设计把他的双膝盖骨刮去!嫉妒,从古至今都是丑恶的。齐国的鲍叔牙与管仲原本是政敌,鲍叔牙支持的公子小白打败管仲支持的公子纠成了齐桓公,由于鲍叔牙的极力举荐,管仲不但没被治罪,还受到齐桓公的重用,并帮助齐桓公成就了霸业。鲍的成人之美彰显人性的光辉,于家于国大有裨益,这是千古美谈,与李斯和庞涓形成鲜明的对比。

千古一帝秦始皇

战国时期文韬武略 之士云集,为什么秦王嬴政最终能一统天下呢?除了他本身的雄才大略外, 从商鞅变法后兵强马壮 国力强大是根本原因,重谋略用能人是关键。之所以说是千古一帝,就因为他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封建皇帝,疆土统一,多民族融合,实行郡县制牢牢控制着自上而下的统治机构。进而统一了文字、货币、度量衡等,这是华夏民族有史以来真正意义上的大 一统,为了防御外敌入侵秦皇下令修建著名的万里长城。他拥有君临天下 的气势!而秦王朝是短命的,仅存十五年,让人唏嘘不已。其实这是历史的必然。再伟大的封建君王其格局、其胸怀极为有限。他们秉承根深的固的家天下。何况 秦始皇实施暴政,针对百姓的酷刑多达十二种,赋税“二十倍于古”,10%的人每年要服徭役,同时大兴土木,比如修建阿房宫与骊山陵墓 ,可谓穷奢极侈。焚书坑儒更是暴政的说明。焚书体现思想与文化的专制,坑儒与秦皇追求长生不老有密切相关,揭露秦始皇的对文化人的蔑视与残忍。而有人认为秦皇死后如果公子扶苏继位,秦王朝可延续。当然短暂延长时可能的,从哲学上内外因的角度以及历史发展规律讲,由于人心向背的 原因,秦王朝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前些年有人将毛泽东比作秦始皇。这种比较令人费解。仅从历史功劳相比他们有点相似,一个让古代华夏真正一统,功高盖世。一个是让受尽百年屈辱的中国人民站起来的、彻底改变人民地位并有尊严地活着的现代统帅,要全面比较他们没有可比性。一个是家天下的封建君王,一个是视人民为上帝的现代领袖。一个是暴君,失去民心。一个是死去近五十年了还深受人民爱戴与敬仰的历史伟人。要论文治武功,要论思想与精神,秦皇的差距太大!我想说的是,诋毁、妖魔化毛泽东不得人心!正如郁达夫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我感同身受。

我说项羽

世人谈起项羽,一片赞叹声。李清照的《夏日绝句》广为流传,用现在的话说她应该是项羽的第一粉丝吧!项羽的确力拔山兮气盖世,要论勇猛善战,为“近古以来未尝有”。秦始皇巡游天下路过会稽时意气风发、威赫无比,而项羽却说我可取代那人,由此可见,项羽有傲视天下之志。但光有勇武,缺乏韬略,哪能成就大业呢?项羽刚愎自用,摆设了鸿门宴,却有妇人之仁。其实,项羽非常残忍。攻进咸阳时,满脑子只有复仇观念,把华丽无比的阿房宫烧成焦土,秦王子婴及下属八百秦吏全被砍下脑袋。这本是杀戮,他却拄剑大笑。项羽曾活埋秦国降兵二十万。还是忧国忧民的杜子美说得好“苟能制侵凌,岂在多杀伤” 。想到这些历史,不管别人怎样看,笔者对楚霸王基本是否定的。

李白和杜甫

唐朝的诗歌在中国诗坛上无疑是最繁荣的,不论是诗歌的在数量上还是在诗歌的品位上。李白与杜甫无疑是两座高峰,一个是浪漫的,一个是现实主义的。一个“诗仙”,一个“诗圣”。读李的诗,你才知道什么是无穷的想象力,什么叫心灵的天马行空,无拘无束。“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每每读到这些诗句,你的脑袋想停下来其实很难。李白傲视权贵 ,敢于戏耍唐玄宗身边受宠小人,比如杨国忠与高力士。这是需要非凡胆识的,玩砸啦人头要搬家。
要论爱国情怀,杜甫也不比屈夫子差。而杜甫的忧国忧民让人敬重。杜甫一生怀才不遇,一辈子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很接地气,最能为老百姓鼓与呼。那《三吏》与《三别》,那《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是最好的诠释。“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已足”,何等的情怀!

难得糊涂的郑板桥

郑板桥,“扬州八怪”之一,其诗、书、画堪称“三绝”。确实很怪,作为画家,要画的内容何其多也,而他只画兰、竹、石。还美其名曰“四时不谢之兰,百年常青之竹,万古不败之石,千秋不变之人?”郑板桥为官清廉、体察民情,最终看不惯官场的腐败退出官场。特让人咀嚼的是“难得糊涂”这四个字的味道,“眼睛里掺不得沙子”或许能够诠释。试想一个正直、一个有良知的人岂能随波逐流?对于社会的阴暗面、社会的顽疾,怎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俱往矣,历史长河奔流不息,奋勇向前。不能轰轰烈烈,也愿做浪花一朵。

作者简介:
韩志敏,生于1971年,高级教师,巴中市、通江县诗词协会会员,校刊《红色的种子》主编,有散文、诗文在多家刊物发表。

 

 93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