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疫情与戰爭

军事 新冠疫情 澳纽原创

作者:南太井蛙

2022年已過去一半,持續了兩年多的疫情,打了兩個多月俄烏戰爭,仍然都在繼續。

  沒有人可以否認,疫情和戰爭是兩個夢魘般的大問題,影響了我們的心情与生活,甚至是整個世界。

一些手中握有知識或者權力的人,正在試圖解決這兩個大問題。而這些人的舉措与決定,有的已被證實行之有效。但有的卻不一定有把握解決問題,甚至很可能讓問題變得更糟糕。

  原因就是太多太多的「不可預測性」。



  先說疫情。

  應該感謝紐西蘭的科學家們,他們的流行病學以及公共衛生事件應對專業知識,提供了政府制定防疫措施可參酌的科學意見。事實證明這些意見是正確的。在提高有效疫苗接種率之後,感染者絕大部分通過居家隔離康復,重症就醫者佔用公共醫療資源一直比較少,死亡率也較低,避免了崩潰帶來的次生災害。

  與此同時,國家經濟和社會運作基本保持正常。

  紐西蘭放寬和取消防疫措施限制之後,全境轉為橙燈,邊境巳對免簽國開放。盡管每日確診數千,但通過繼續放寬而進入新常態已成大勢。

  不過事情并沒有看上去哪麼簡單。我覺得任何所謂「走出疫情」的講法都是政治話術而非科學判斷。

  科學家不斷提醒人們,僅僅出現兩年的新冠病毒仍在進化,尚不清楚它的發展方向,它可能還有大量的遺傳空間(亦即「變異」)可供探索。所以要保持警惕,切勿過早下「一切都巳結束」的結論。

  當下各國所謂的「大流行疫情結束」,只可以被理解為社會生活的恢复,而不是真的實現了特定的流行病學目標:譬如疫苗接種率100%与感染數字歸零。

  科學家簡妮弗指出:疫情沒有結束,人們只是不再關注它罷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病毒只是淡出了人們生活的背景而已。

  紐西蘭并沒有完全徹底脫離危險。只能說變得不再那麼危險。

  因為我們積累了如何采取防疫措施,對感染者的隔離与治療方法,對高風險人群的保護方法,也有了更好的疫苗和口服藥。

  一旦疫情再起,我們就曉得如何應對,能夠更安全地保護自己,不再嚴重影響社會正常生活。

  但是病毒是不可預測的,它隨時都會帶來更致命的威脅。

  不再擔心,但也不可掉以輕心。多加小心,才能安心放心。

  或可成為我們在紐西蘭應對疫情的一種態度。



  再談談俄烏戰爭。

  戰爭進入第三個月之際,美國在西德召開43國國防部長會議,紐西蘭亦有與會。各國商討如何援烏抗俄。群雄齊噬北極熊,連不會飛的Kiwi鳥都來啄它一下。將如此一個龐然大物逼入死角,後果也很可怕,這場戰爭的不可預估性已經讓人嗅出困獸猶鬥的末日氣息。

  英國有句諺語:「戰爭一開始,地獄便打開。」

  俄烏戰爭的態勢已經顯現,和平的希望越來越渺茫,不知何時才能結束。

  戰爭繼續下去,歐美及其它國家會不會被拖下水?!

歐美对烏克蘭的支持會不會出現分岐与爭議?!

  普京的核威脅會否成真?!

  方方面面的「不可預測性」令到俄烏戰爭成為一種最危險的威脅。

  聯合國秘書長親臨基輔後感嘆:「這是21世紀最無謂的一場戰爭!」

既然如此,為甚麼不修改一下聯合國憲章,從今以後,除執行聯合國決議者之外,凡發動戰爭者均應被視為「人類公敵」,國不分大小,人不分膚色一起共討之,傾全人類之力降魔鎮妖,保衛和平!

  与其戰爭發生了才制裁侵略者,援助保衛者,不如在戰爭發生之前就止戰終戰。

  劃下這條底線,那些窮兵黷武覬覦天下的人就要考慮橫行霸道的後果了。

所有人都應該明白,讓全世界見不到太陽的人,自己也活不到明天。

  如今,疫情看不到盡頭,戰爭終結無期。要想平安無事地活著,居然變成一件并不容易的事情。



 98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