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营收撑起3万亿市值,李嘉诚名下公司为何这么妖?

2022年,有一家名为尚乘数科(HKD.US)的公司,2022年5月20日递交招股书,(美东时间)7月14日于纽交所上市,13个交易日间股价涨至1679美元/股,较发行价7.8美元/股上涨215倍,市盈率达到13560倍。股价甚至一度冲上2555.3美元/股,最高涨幅高达327.6倍,可谓2022年最大“妖股”。

也正是这样一家公司,2021年的营收不足2亿港元,截至发稿的市值却已经达到3107亿美元,约合20983.1245亿元人民币,超过阿里巴巴(BABA.N)654.3亿美元,更超过京东、拼多多、网易、百度、理想汽车和未来的市值总和。盘中,尚乘数科市值一度飙升至4728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第九大公司。



不仅尚乘数科自身,其母公司尚乘IDEA集团(AMTD.US)也在3日股价最高大涨620%,最后收涨于236.54%,报7美元/股,创2020年9月以来新高,进入美股成交榜20大股份。

诸多种种不禁令人感到好奇,成立仅3年、赴美上市仅半个多月且营收平平的尚乘数科,凭什么值这么多钱?

一场少数人的“百倍游戏”

若不是股价短期大涨至市值与诸多国际一流公司并肩,许多人或许并未注意到这家新晋中概股公司。单从最新市值来看,除了超过阿里巴巴,辉瑞制药、可口可乐、丰田汽车、美国银行、默克、甲骨文等诸多资本市场的“老牌名将”都已经排在尚乘数科的后面。

尚乘数科到底是谁?还要从2019年说起。

2003年,李嘉诚的长江实业集团与和记黄埔创立了尚乘集团,取名“AMTD”,也就是加(Add)、减(Minus)、乘(Times)、除(Divide)的英文首字母缩写。而后董事长蔡志坚加入尚乘集团,对集团进行了重组,下设投资银行、资产管理、保险经纪和新经济投资四大主营业务。

2019年尚乘集团干了两件大事。首先,尚乘集团分拆出尚乘国际,先后在纽交所和新加坡交易所上市,成为新加坡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上市企业,并首次举行新交所史上第一次“数字化云上市敲钟仪式”。2022年3月2日,尚乘国际变更为尚乘IDEA集团。

同年9月,尚乘数科正式成立,注册地为开曼群岛,尚乘集团持股88.7%。不到三年,尚乘集团控股的尚乘数科以“亚洲领先的综合数字解决方案平台”之姿在纽交所上市。

同为纽交所上市,尚乘IDEA集团和尚乘数科的股价走势可谓天差地别,最高股价仅触及16.53美元/股,经过单日超200%大涨后,股价也只停留在7美元/股,总市值不过26亿美元,不及尚乘数科的百分之一。而尚乘数科却上市即大涨。7月15日,涨107.82%;7月18日,涨71.5%;7月22日,涨234.65%;7月26日,涨28.42;7月27日,涨36.19%;7月28日,涨134.71%,报收于180美元/股。上市10个交易日,尚乘数科股价已经涨了23倍。而后三日,股价在23倍的基础上继续翻番,7月29日上涨122.36%;8月1日涨85.38%;8月2日收涨126.28%,报1679美元/股,较发行价上涨215倍。

更有意思的对比是,自7月28日以来,尚乘IDEA集团的换手率开始突破15%,冲上20%,并在8月2日当天达到159.92%。而尚乘数科的换手率最高也只到过11.6%,甚至数日都未超过3%。“流通太少了,正股没有票,想做空都不给机会,只能看着它涨。”某在美对冲基金经理对记者表示。

8月2日,尚乘数科股价大涨126.28%,振幅达到254.35%,而换手率只有1.68%。换言之,这是一场“极为刺激”但被高度控盘的、少数人的“游戏”。



亿元营收、万亿市值

一家万亿市值的上市公司年营收大概是多少?

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阿里巴巴总营收为8530.62亿元,摩根大通是8346.11亿元,辉瑞制药5182.68亿元,壳牌是16672.71亿元,而尚乘数科过去一年营收,不到2亿港元。

根据招股书,截至4月30日的数据,尚乘数科在2019年、2020年、2021财年度的营收分别为1455万、1.675亿、1.958亿港元;同期利润分别为2154.4万、1.58亿、1.72亿港元。

从营收数据来看,尚乘数科的收入来自于两大主营业务——数字金融服务(Digital Financial Service)和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SpiderNet Ecosystem Solution)。

尚乘数科表示,公司是亚洲最为综合全面的数字平台之一,业务跨越多个垂直领域,包括数字金融服务、蜘蛛网生态解决方案、数字媒体、内容和营销以及数字投资。

其中,尚乘数科特别提到其拥有亚洲最稀缺的数字金融牌照,可为客户提供保险和数字银行业务。然而从招股书的介绍中不难发现,目前真正“到手”的似乎只有香港和新加坡两张保险经纪牌照,剩余多张牌照还在等待新加坡金融监管局的批准。

再看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截至2019年、2020年和2021年4月30日的财年,业务分别占总收入的40.4%、94.1%和94%。所谓蜘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到底是什么?

据招股书,尚乘数科为企业提供超级连接器和数字加速器,将他们与资源和技术联系起来,并为他们提供进入AMTD蜘蛛网生态系统的途径。“以我们的生态系统驱动战略为中心,我们为企业家和企业提供资金、技术、指导、连接和其他资源,这些资源对于加速和增强他们的商业数字化转型和企业发展历程至关重要。”



简言之,尚乘数科或许是想作为资源、技术、信息、服务的中转站,成为付费会员的企业客户可以通过蛛网生态系统与其他企业成员之间产生联系,创造战略性和协同性的机会。

蛛网如何运作,客户来自哪里?从历史上看,尚乘数科通过控股股东的推荐或通过蜘蛛网生态系统获得了大量客户。

比如,尚乘数科称已与控股股东达成协议,向天星银行(Airstar Bank)提供蜘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服务的支持,包括金融服务行业的资源、资本支持和专业知识等,并支持他们逐步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天星银行是由尚乘集团和小米集团共同成立的虚拟银行,于2019年5月9日获香港金融管理局颁发银行牌照,于2020年6月开始运营。

但这一情况能否逐年复制,还是个未知数。“我们可能无法像以往通过转介那样快速或以同样的速度有机地开发客户,如果我们没有如过去般从控股股东或蛛网生态系统获得客户推荐,可能无法快速或根本无法扩大我们的客户群。”公司在招股书中如此写道。

在2019财年至2022财年的前十个月,尚乘数科的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业务营收分别为588万港元、1.58亿港元、1.84亿港元和1.57亿港元。但公司在提及发展风险时还表示,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业务方面的运营历史和经验有限,因此很难评估公司的业务,也无法向市场保证其业务是否会预期发展,抑或者能否保持迄今为止的增长率。

不仅是尚乘数科自身,公司还称其控股股东在亚洲新开发的数字银行业务中的经营历史和经验也有限,因此很难评估、也无法向您保证控股股东和公司的数字银行计划会如预期的那样发展或成功。

来源: 第一财经



 160 view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