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食物留在桌上 衣服挂在绳上 俄军疯狂撤退…

军事 国际新闻 编辑精选

据纽约华人资讯网9月14日综合报道废弃的军用车辆。罐头食物和盘子留在桌子上。邮件散落在办公室的地板上。衣服挂在绳子上。这是俄军离开乌克兰东北部城镇巴拉克里亚(Balakliya)的方式。在过去几天的快速反攻中,乌克兰军队不断逼近,俄军出现了疯狂、混乱的撤退迹象。军事分析人士说,莫斯科迅速失去了乌克兰东北部超过2300平方英里的领土,这可能会限制俄罗斯捍卫已经占据的乌克兰领土,也可能对现政权造成政治上的负面影响。

指挥官跑了,留下士兵

巴拉克里亚居民奥列克桑德尔·克里沃什亚(Oleksandr Kryvosheya)对《纽约时报》说,他无意中在听到俄罗斯士兵在停在他公寓楼院子里的一辆装甲运兵车里,通过无线电对指挥官大喊大叫。“你把我们抛在后面,你自个儿跑了,”士兵们抗议道。



“如果他们是来打仗的,如果他们是来建设这个新俄罗斯的,为什么不留在巴拉克里亚战斗呢?”他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说。

当地居民说,随着俄军在该镇周围的防御工事瓦解,俄士兵四处逃窜,寻找能找到的任何交通工具,把弹药、武器和个人物品丢弃在他们居住的公寓里。

在巴拉克利亚,俄军丢弃的弹药箱。

退休人员伊戈尔·列夫琴科(Igor Levchenko)在描述俄罗斯军队在占领六个多月后的撤离时说,“卡车在城市里鸣笛,他们爬上车就跑。他们没有斗志,都很害怕。”

该镇居民的证词与哈尔科夫地区其他最近被收复的村庄的报告一致。这些报告清楚地说明俄罗斯占领军内部存在明显的士气低落和通讯故障,如果其他地方的部队也受到类似问题的困扰,这可能会对战争进程产生广泛影响。

一些目击者称,俄罗斯军队越来越缺乏纪律、难以预测、焦虑不安,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只是感到害怕。

他们换上便装,坐大巴逃跑



乌克兰国防部副部长汉娜·马里亚尔(Hanna Malyar)周二表示,乌克兰东北部已经收复了约300个俄军原本控制的社区,约15万人得到解放。

在周二接受采访时,马里亚尔表示,乌克兰军队准备对各种情况做出“动态”反应,强调乌克兰军队的计划并不完全依赖于俄军士气的崩溃。

“乌克兰军队更有动力,因为我们在打一场正义的战争,我们在为我们的土地而战,”她说。“当俄罗斯士兵到达这里时,他们意识到自己被俄罗斯的宣传欺骗了。”

尽管如此,前线记者们在对被夺回的地区进行访问时发现,俄军也确实非常脆弱,合格士兵的短缺正在加剧。

在刚刚收复的维尔比夫卡村(Verbivka),一群居民描述了俄罗斯士兵仓促撤退的情况。

村民们说,大约100名士兵占领了这个村庄,他们自称来自所谓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Luhansk People’s Republic)。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是俄罗斯支持的两个分裂组织之一,在2014年发动了叛乱。

学校教师伊琳娜·德雷维扬卡(Iryna Derevyanka)说,一名士兵告诉她,他打仗只是为了“赚钱”。她说,随着乌克兰军队推进,面对一场意想不到的战斗,士兵们似乎很惊讶,因为他们既没有为防御也没有为撤退做任何准备。在逃离时,这些士兵换上了抢来的便装。

焊工维塔利·比乔克(Vitaly Bychok)说,他曾看到有士兵换上便装,试图伪装成逃跑的平民。

居民们说,这支部队装备简陋,甚至连自己的车辆都没有。居民们说,他们最后是坐着公交车撤离的。

士兵“已经失控”

对该村的反击给当地居民带来了代价。村里商店的店员拉丽莎·赫兰索瓦(Larisa Khrantsova)说,有20几名平民被乌克兰炮击的弹片击伤。“我听到人们在街上尖叫,”她说。

但她表示,她理解乌克兰人必须承担的风险。

“不然我们怎么把他们轰走呢?”她说。

在南部,刚刚逃离俄罗斯控制地区的人们表示,一些占领军表现失控。

叶夫亨·科尔尼延科(Yevhen Kornienko)刚刚逃离南部占领地区,他说,在他的家乡霍拉普瑞斯坦,俄罗斯军队越来越残暴。他还说,在过去的几天里,俄罗斯士兵抢劫的次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他们用枪指着居民抢劫电子设备、汽车、电脑,甚至衣服。

“他们失去了控制,”他说。

在巴拉克里亚,俄罗斯士兵习惯于住在废弃的公寓里。塔季雅娜·莫科连科(Tatyana Morkolenko)说,在她公寓隔壁曾住着十几名俄罗斯士兵。她说,他们逃走后,她进入一间公寓,在厨房里发现了空啤酒瓶。

俄罗斯士兵也在匆忙中离开了一个曾被占领的警察局,地上散落着文件和一些个人物品。一罐火腿摆在桌子上,这是一顿还没来得及享用的大餐。

地板上散落着被泥泞的靴子踩过的文件,以及俄罗斯小学生寄来的鼓励士兵的信件和图画。

楼上,衣服晾在晾衣绳上和椅子上,其中包括一条灰色条纹四角短裤。

“俄军不可持续”

2月24日,俄军进入乌克兰,执行“非军事化”和“非殖民化”的任务,但仅仅五周多后就从基辅撤退,集中精力通过炮火战扩大对乌克兰东部的控制。随着乌克兰军队在东部地区收复失地,俄军在为军队补兵和装备方面面临着障碍。



这对乌克兰军队来说是一个机会,尽管他们自己也遭受了重大损失,但他们希望在入冬导致道路条件恶化前夺取更多的领土。乌克兰的进一步胜利将进一步打击俄罗斯人的士气,并增加现政权面临的政治压力。

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的研究机构CNA的俄罗斯军事分析师迈克尔·科夫曼(Michael Kofman)对《华盛顿邮报》说,最近几天哈尔科夫附近的俄罗斯战线迅速崩溃,“反映了过度扩张的俄罗斯军队在人力和士气低下方面的结构性问题”。

“俄罗斯军方的做法从根本上是不可持续的,”科夫曼说。“俄罗斯军队面临着疲惫、滞留问题和战斗力的持续下降。”

科夫曼说,俄罗斯现在进行了“部分动员征兵”,可能会在明年起到推动作用,但俄罗斯在短期内缺乏足够的兵力来保卫乌克兰南部的领土,同时也无法在东部顿巴斯地区取得任何有意义的进展。

前美国陆军欧洲司令部司令、退役中将本·霍奇斯(Ben Hodges)说,俄罗斯军队已经达到了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所说的“顶点”,也就是进攻力量无法继续前进的时刻。霍奇斯说,乌克兰军队促成了这一局面。

霍奇斯说:“现在发生的事情是乌克兰总参谋部几个月艰苦工作的结果,他们的计划和准备是破坏俄罗斯的后勤保障,摧毁指挥所,摧毁他们的火炮和弹药供应,削弱他们的力量,使他们容易受到反击。”他说,现在的关键是:“乌克兰人能维持下去吗?”

霍奇斯说,乌克兰的西方伙伴将继续向基辅运送武器和情报,以使乌克兰军队能够继续施加压力,但维持燃料、弹药,并确保人员维持行动仍将是一个挑战。

乌克兰军方的重点可能会转移到被占领的乌克兰南部城市赫尔松(Kherson),俄罗斯军队正在那里守卫第聂伯河东岸的一片脆弱地带。分析人士说,俄罗斯已派遣精锐部队进入该地区保卫该阵地,这将使乌克兰的战斗变得困难。

兰德公司(Rand Corp.)的俄罗斯军事分析师达拉·马西科特(Dara Massicot)说,“俄罗斯想要做的下一件事是确保赫尔松的局势不会崩溃。”

马西科特说,莫斯科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比如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这类分离力量开始哗变,俄罗斯军队在某些情况下还没有参加战斗就撤退,这些都可以追溯到“俄罗斯管理其战斗力量的非常粗暴的方式”。

美国官员认为,俄罗斯在乌克兰东北部的失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据一名美国高级国防官员说,“强大防御的关键要素是士兵的能力、后勤保障能力和指挥能力,我们已经看到所有这些要素都出现了裂痕。”

哈尔科夫周围的迅速撤退也让俄罗斯损失了难以替换的关键装备。军事分析人士、“羚羊”(Oryx)博客上装备损失记录的撰稿人贾布布·扬诺夫斯基(Jakub Janovsky)初步估计,俄罗斯损失了40辆坦克、50辆步战车、35辆装甲车和两架喷气式飞机。

美国官员估计,俄罗斯自2月以来的伤亡人数多达8万人,其中1.5万多人死亡。

俄罗斯开源军事分析组织“冲突情报小组”(Conflict Intelligence Team)估计,俄军装备和人员的损失非常严重,该组织因此已将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的作战能力从“有攻击能力”降级为“有有限防御能力”。

战场上的失败使得俄国内强硬派变得更加直言不讳——他们不是在批评战争,而是批评现政权没有充分征兵。

公正俄罗斯党领袖谢尔盖·米罗诺夫公开批评了普京周末参加的莫斯科日庆祝活动。

“是时候进行全面动员了!”米罗诺夫周二在俄罗斯议会发表讲话时说。“一场战争正在进行,而整个国家都在跳舞和玩乐。够了!只有真相和对正在发生的事情的诚实评估才能帮助我们获胜。”



 95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