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美医生为报复竟把艾滋和丙肝病毒注入女友体内….

Janice Trahan 来自美国路易斯安那州,住在风景秀丽的拉斐特小镇里,是一名护士。年轻漂亮的她是一名单身妈妈。

Janice Trahan


这些天,身体一向健康的她开始有了一些奇怪的症状:

眼睛酸疼,淋巴结肿大,关节作痛,还伴有呕吐、腹疼。

身为一名医护人员,她对这些突如其来的症状格外敏感,保险起见,她在医院进行了身体检查,得到的结果无疑是晴天霹雳:

她怀孕了,以及,她得了艾滋病。



本着对小生命负责的态度,Janice忍痛堕了胎。但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Janice身上的艾滋病病毒,是谁传染给的她呢?

Janice 猛然想起了一个人,小镇当地颇具盛名的医生Richard Schmidt。

Richard Schmidt 是一名肠胃病学家,在拉斐特小镇很有声望。

Dr. Richard Schmidt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Schmidt 的诊所里。彼时Janice 还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

渐渐的,二人在日常工作中产生了情愫,虽然俩人都结婚了还有了孩子,他们还是维持着这段关系,这段地下恋情一谈,就谈了10年之久。

1991年,两人的儿子出生了。

随着感情日渐深厚,两人相约各自跟伴侣离婚,再在一起。与大多数狗血的婚外恋一样,Janice 按约定离婚了,但是Schmidt没有。

后来Schmidt 交了底,坦白自己并不想离婚,但也不想离开Janice。一旦Janice想提出分手,Schmidt就用裸照威胁她,他甚至还跟踪跟Janice 约会的男子,并威胁要杀了他们。

有一次Schmidt甚至向她吼道,“如果你离开我,我会整你,我会把你整到没有男人会要你。”

几经纠缠,Janice 终于痛下决心,摆脱了Schmidt 。

不过,Janice和Schmidt医生长达10年的羁绊,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断干净的。

两人有一个孩子,此外,Schmidt也一直是Janice的私人医生,这层奇怪的医患关系即使在两人关系已不复从前之后,还维持了一段时间。

1994年8月4日晚,在俩人分手不久,Schmidt 突然登门拜访,说想给她注射维生素B12。

当俩人还在恋爱关系中时,他偶尔会这样做。不过Janice 当时有点不愿意打,但Schmidt一再坚持,她就同意了。

他将针头推入她上臂的肌肉,按下针管里的药液后,便迅速离开了屋子。

几个月后,Janice 开始感到不适,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回想起Schmidt分手后的种种威胁,Janice 越来越确信问题就出在那次注射上。她相信Schmidt出于嫉妒和报复,给她注射了他的一个病人的受污染的血液。

她立刻报了案。

起初报案后,大家都不是很相信Janice的话,因为Schmidt是个当地很有名气的医生,治愈过小镇上很多居民,且Schmidt一直是个好好先生,每次出现时都风度翩翩的,怎么也跟婚外情联想不到一起。

当时接到报案的警探Jim Craft也跟小镇其他居民一样,一脸的不可置信。

但后来他在例行询问Richard Schmidt时,发现了疑点:他一口咬定自己那晚从来没离开过家,没联系过Janice,但通话记录清清楚楚显示两人通过话。

图片截自youtube,版权属于原作者

警方开始着手搜查Schmidt的办公室时,他们发现了一些线索。

他的护士记录的抽血和其他实验室工作的笔记本,被埋在了一堆旧文件下面。但奇怪的是,笔记本只写了一半。



最后的记录显示,一名 HIV 阳性患者Donn McClelland于 8 月 4 日来预约。他被安排抽血,但笔记本没有确认是否真的抽了。

警方因此推测,如果Janice说的是实情,那意味着Schmidt 可能在没有护士的帮助下,私自采集了这名病人的血液,并将小瓶藏起来,以便他可以将它用于他的前女友身上。

HIV病毒在人体外只能存活12个小时,因此他必须当天采集当天注射。

逻辑上可以自洽,但证据是间接的。

一边是一表人才的医师,一边是无依无靠的单亲妈妈。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官司。

这场案件从立案开始就受到了各方的关注,而Schmidt 先发制人开始了“荡妇羞辱”。

他声称Janice 私生活混乱,经常流连酒吧,带不同的男人回家。而她护士的职业使得她经常呆在重症监护室里,可能会让她接触到病毒。

不过幸好,Janice 在被注射前不久献过一次血,那一次的检测她的HIV结果是阴性,所以,警方再次缩小了她感染的时间段。

从献完血到确诊患病,时间并不长,恰恰就包括了那次注射。

在那个年代,监控录像等设备还并不成熟,想要确认Schmidt 的罪行只有一个办法:证明Janice体内的艾滋病病毒,和Schmidt病人Donn McClelland的艾滋病病毒,是同一病毒。

Keith Stutes是当时Janice 案件的地区检察官。他全程跟进了该案件,大量的线索都暗示着Schmidt并不清白,但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无法定他的罪。

当时,美国司法系统正处于取证革命之中。在十多年前,科学家们发明了一种称为聚合酶链式反应 (PCR) 的技术,该技术使得从微小的血液或组织样本中复制足够大量的 DNA 以供研究成为可能,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DNA检测。

因此,Stutes 立刻思考:“DNA 可以比较体液,那么,有没有一门科学可以比较病毒?”

兜兜转转之间,警方联系到了贝勒医学院的研究生Michael Metzker,他正在开发研究艾滋病毒传播的技术,作为他论文工作的一部分。

Metzker 回忆起那次谈话时,Stutes 询问他“是否可以匹配来自不同个体的两种菌株”。Metzker 老实回答他并不知道。但是有一种技术可以解析两种不同病毒之间的关系。它被称为系统发育学(phylogenetics)。

就像每个活着的人都占据着可以追溯到几代人的家谱上的一个分支一样,每个活着的有机体也是如此。

在90 年代初,当时生物学家获得了廉价测序 DNA 并通过复杂的计算机算法运行长链遗传密码的能力。有了这些工具,他们可以重新推演出地球上任何有机体的进化历史,还可以追踪现代病原体在人与人之间的流动。

因此,用这种新掌握的技术解析Janice 和那位艾滋病病人体内的病毒,是可操作的!

警方从Schmidt 的病人和当地大约 30 名其他艾滋病毒阳性者身上提取了血样,依次跟Janice 的做对比,让 Metzker 能够衡量所有菌株的相对相似性。

HIV 隐藏在宿主自身的基因组中,在成功感染细胞后从 RNA 转换为 DNA。Metzker 从每个样本中分离出其中的一些细胞,提取它们的 DNA,并使用 PCR 来创建大量拷贝。

Metzker 经过对照发现,Janice 和 Donn(Schmidt 病人)两个菌株彼此之间的相似性高于对照组中的任何菌株。

Janice 部分 HIV DNA 出现在 Donn 中——这种现象称为嵌套(nesting)。打个比方就相当于Janice 的病毒像是从Donn 的病毒中提取了一截一样。

证据链完整了!

这次测试注定被载入美国刑侦的历史,因为它是美国第一次在刑事案件中,经过测试两个HIV病毒来追寻真凶。

1996 年7月23日,在警方搜查Schmidt 家一年后,这位医生因谋杀未遂罪被捕。

有了证据,但并不代表可以合法的使用。

在12月6日开始的审前听证会上,辩方和控方就

Metzker的检测是否可以接受争论不休,双方律师争辩的焦点是,这样的检测是否符合美国最高法院在 1993 年名为 Daubert v. Merrell Dow Pharmaceuticals 的案件中制定的指导方针。

在 Daubert 案中,法院建议,只有当法医测试所依据的方法已在同行评审的期刊上发表并获得“相关科学界的广泛接受”时,才应将其提交给陪审团。而Metzker的检测方法显然过于超前。

聆听了几天的证词后,法官 Durwood Conque 裁定 Metzker 的分析符合 Daubert 标准。然而,他规定,系统发育证据只能用于证明两个 HIV 序列是相关的,但它永远无法确定或暗示直接传播的可能性。

1998年10月中旬,Schmidt 的审判在拉斐特市中心的法院举行。12人陪审团听取了双方陈词后,出示法医证据的时刻到了。

五名专家证人出庭。

其中一位名叫 Bette Korber 的辩方证人是美国最顶尖的系统发育学家之一,她对 Janice 和 Schmidt 的病人的 HIV 序列提出了简洁的看法:“我会说它们可能是无关的。”

另一位证人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进化生物学家 David Hillis,他曾就系统发育学向 CDC 提供建议,并编辑了该领域最负盛名的期刊之一《系统生物学》。他对艾滋病毒样本进行分析后告诉陪审团,两位病人的 HIV 序列与从不同个体分离的两个序列密切相关。

“而常态下,能看到的这种随机关联的可能性不到百万分之一。”

就在专家们僵持不下之时,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

警探出具证据显示,Janice 不仅感染了艾滋病,她体内还检测到了丙型肝炎感染病毒!但Donn McClelland血液里没有这种病毒。

在janice被注射的两天前,Schmidt 诊所接待了一名丙肝患者,同样被抽了血,同样血液没有被送到化验室!

1998年10月23日,陪审团裁定Schmidt 犯有二级谋杀未遂罪。12 名陪审员中有 10 名同意。四个月后,他被判处 50 年监禁。

该案已结案多年,但围绕的争议仍没有散去。

在Schmidt 受审时,辩方律师对Metzker 的研究提出了两点质疑,多年后,Metzker 承认确实存在这样的疏忽。

一是Metzker 在测试时就知道了哪瓶是Janice和Donn的血样,这可能会影响结果。

另外,Metzker 的 PCR 分析没有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一旦打开 PCR 试管,DNA 片段就可能会落在移液管、手套、工作台上或其他管子上。而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来自不同序列的 DNA 很容易混合。

Metzker 自己也认为,Stutes 聘请他这个缺乏经验的研究生的原因之一是,经验丰富的科学家不想参与这个有争议的实践。

然而他也指出,后续另外一个科学家研究采用盲法并使用新抽取的血液样本,得出了相同的结论。“事情的真相是我们已经完成了尽职调查。”



在此后多年,Richard Schmidt多次提出上诉,理由是基于“有缺陷的系统发育证据。”但全部被驳回。路易斯安那州法院认定,“即使没有科学依据,间接证据也足以消除合理怀疑。”

为啥时隔多年,本案又被新闻媒体翻了出来?因为就在明年,Richard Schmidt 将有资格提前获释…..

图片来自Business insider,版权属于原作者

而受害者Janice Trahan,在那之后再婚了。

近期,她接受了媒体的电话采访,语气平静,但内容很令人心酸。她表示自己每一天都被病痛折磨着,根本无法工作。

但家人是让她活下去的最大信念。她和老公度过了她们20年的结婚纪念日,爱人和孩子们给了她生存的勇气。

图片截自youtube,版权属于原作者

真是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啊….

来源: 纽约消费指南



 310 view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