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核酸造假 一边开新公司 还想上市圈钱!

中国新闻 新冠疫情 编辑精选

11月23日晚上,在甘肃兰州,有部分市民接到社区电话,他们的核酸检测结果有异常,要进行集中隔离。被通知的市民中,有部分22日做了单管核酸,但一直没有出结果。市民对此提出了疑问,社区人员回复说:最近核酸异常的都不出结果,有问题的会通知去集中隔离。

24日凌晨,正当这些市民在收拾东西,准备去集中隔离的时候,他们查到了自己22日的核酸结果为阴性。

这让市民们大为不解,既然是核酸结果是阴性,为什么还要去集中隔离。社区人员回复说:他们做核酸的人给你们赋错码了,实际上你们是阳性人员,但给出来的码是错的。

检测结果和社区人员反馈不一致,这让在场的市民无所适从。



第二天,兰州发布对此事件进行了通报: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收到核酸检测样本,按照实验室检测流程,于11月23日18时许将检测结果异常人员信息推送至七里河区联防办,区联防办第一时间通知社区告知相关人员原地等待转运。11月24日1时许,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工作人员误将个别核酸检测异常人员名单信息录入阴性人员信息包中上传至工作系统,使个别待转运人员健康码显示核酸检测阴性。

原来是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工作人员,本来应该给核酸结果异常的人给阳性,结果却给了阴性,造成了转运过程中的混乱。兰州这起假阴性的事件,背后的始作俑者是兰州核子华曦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今年8月8日,是新成立的公司。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背后的大股东是深圳市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前者是后者全资子公司。

深圳市核子基因公司下面子公司众多,核酸造假也绝非兰州子公司一家。

2021年1月13日,河北邢台隆尧县进行第二轮全员核酸,将31万份样品委托济南华曦进行检测,济南华曦正是深圳市核子基因的子公司,与兰州核子华曦是兄弟公司。在明知还有样品尚未检测完的情况下,济南华曦的工作人员,心存侥幸,向隆尧县卫健委反馈,所有结果为阴性。1月16日上午,所有样品检测完毕之后,济南华曦发现有一管样品为阳性。后来经过筛查,发现这一管阳性样品的10个人当中,有3名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2个有普通型,1个为无症状。当时,济南华曦的相关工作人员被拘留,但至今未见到更进一步的处罚措施。事实上,这并不是济南华曦第一次违规。2020年4月,济南华曦就因为未将感染性医疗废物置于专用包装物,被济南卫健委处罚。在此前两个月,济南华曦刚刚进入济南市卫健委公布的,第一批核酸检测的第三方医学机构检验名单。由此看来,这一次的处罚,并没有影响济南华曦的后来的生意。



即使是发生了隆尧县的假阴性事件,作为母公司,深圳市核子基因的全国核酸检测生意,丝毫未受到影响。除了对济南华曦的那名工作人员进行拘留之后,济南华曦也未受到任何行政处罚。

不对造假的核酸企业进行严刑峻法,就是对他们造假行为默许和纵容。于是,济南华曦的兄弟公司兰州核子华曦,再次出现将阳性人员的名单,输入到阴性人员名单的信息包中,导致阳性人员转运过程中出现混乱。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兰州核子华曦核酸造假的同时,西宁核子华曦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刚开张。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西宁核子华曦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于2022年11月12日注册成立,经过股权穿透,其背后大股东同样是深圳市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

这个消息爆出来之后,西宁市卫健委紧急回应:经核实,自我市开展核酸检测工作以来,西宁核子华曦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从未参与西宁市任何核酸检测及相关工作。显然,如今的“核子华曦”系实验室,就像瘟神一样,卫健委们避之唯恐不及。

至少疫情核酸红利以来,一两次的造假和违规,没有挡住深圳核子基因扩张的脚步。深圳核子基因公司对外投资一共有50家公司,分布全国28个省份,哪里有疫情,哪里就有“核子系”实验室的身影。

从深圳核子基因的扩张脚步可以看见,它基本上是趁着疫情的风口,快速扩张。2020年疫情元年,深圳核子开了5家公司,2021年开了8家,2022年迎来了爆发期,截至目前,一共开了15家。

2022年新开的公司中,涉及到核酸检测的公司有9家,包括泉州核子华曦、北京核子华曦、厦门核子华曦、银川核子华曦、兰州核子华曦、贵州核子华曦、大连核子华曦、青岛核子华曦、海口核子华曦等。由此可见,深圳核子基因,正是在大家生意最难做、疫情最艰难的一年,疯狂扩张,借着疫情的红利,爆炸性的增长。深圳核子基因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它的创始人:张核子。

CCTV证券资讯频道2018年3月2日的《超越栏目》中,对张核子进行了采访,做了一期《他知道你的基因密码》的节目。

节目中,张核子介绍说,由于父亲是一个理工科的中学老师,希望他的孩子成为一名科学家,于是在孩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未卜先知的将三个孩子取名为:核子、电子和原子。张核子是老大,于是他理所当然名为张核子,他还有两个弟弟,分别是张电子和张原子。



张核子1990年考入中国医科大学,是中国第一批DNA鉴定研究生;大学毕业后,他被深圳市公安局以高新技术人才,引进到深圳市公安局工作。离开深圳市公安局之后,张核子下海搞别墅装修,赚取了创业的第一桶金。2012年,张核子成立了深圳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做DNA检测,用于辅助司法案件破案、亲子鉴定和各类的基因检测。

此后,张核子的业务基本都围绕基因检测,在全国开了不少实验室,通过招代理商的模式,在全国开展业务。在疫情之前,深圳核子基因的营业额,一般就在4亿元左右。疫情之后,张核子发现核酸检测的生意好做,利用现有实验室以及新开实验室,转型做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业务。2020年,深圳核子基因的业绩迎来了快速增长,达到了十几亿;彼时,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业务,贡献了80%;而其传统的基因检测业务,只占20%。

由于深圳核子基因非上市公司,2021年和2022年的业绩无据可查,但根据其拓展业务的速度,其总体业绩只会比2020年多,不会少。

和大多数的核酸检测企业一样,深圳核子基因这两年赚得盆满钵满,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永不知足。深圳核子基因也想像那些上市的核酸检测企业一样,在资本市场上有所斩获。在湖北中医大学的就业信息网上,可以看到深圳核子基因的招聘信息,在单位介绍上写道:核子基因科技投资3亿元,IPO上市计划正式启动。

趁着疫情红利业绩长红,到中国的二级市场上市,割一把股民的韭菜,成为了当下中国核酸检测企业,最大的梦想。

吃干抹净,也是这些核酸检测企业最难看的吃相。

来源: 大江湖解局



 2,09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