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名媛舞会一位华人少女抢尽风头 爸爸是他

题图来源:Le Bal des Débutantes 2022官网

11月26日,全球极富盛名的顶级名媛舞会——巴黎名媛慈善舞会在法国巴黎香格里拉酒店举行。作为全球上流社会的标志性活动,今年舞会的名媛阵容依然星光熠熠,挪威公主、辛康纳利的孙女、福特家族的后代、奥斯卡作曲家汉斯季默之女等都在这里迎来自己的”成人礼”。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舞会上有不少亚裔面孔,其中就包括我们熟悉的谷爱凌。与此同时,另一位华人少女的低调出现,更令我们眼前一亮。

她的名字是蔡文浩,著名当代艺术家蔡国强的小女儿。



蔡国强是中国的艺术名片,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天空中的巨大烟火脚印就是他的杰作。从1990年代《万里长城延长一万米》《有蘑菇云的世纪》,再到近年的《九级浪》《天梯》和无数火药画和装置、行为作品……蔡国强在全球当代艺术界都享有盛誉。

蔡国强有两个女儿,中国的艺术媒体对大女儿文悠更熟悉,但对于18岁的小女儿文浩,外界此前并没有太多了解。事实上,孩提时代的文浩经常跟随父亲去到各处艺术现场耳濡目染,甚至7岁时就参与过父亲的创作。

蔡家幺女初长成

站在一群来自全球各地的贵族、名门之后中,蔡文浩显得丝毫不怯场。从小在纽约长大的她,能自然而然地和有着不同肤色、不同口音的同龄人打成一片。价格不菲的高定礼服,是巴黎名媛舞会的”入场门槛”之一。蔡文浩的连衣裙来自荷兰女服装设计师Iris van Herpen,后者最擅长的就是将时尚和艺术完美结合,非常符合文浩的艺术世家人设。蔡国强、吴红虹夫妇俩也陪伴女儿盛装出席。文浩和父亲相挽共舞一曲,气氛十分温馨。

以即将成年的女孩为主角的名媛舞会,最早起源于18世纪英国宫廷的夏洛特女王舞会。 1992年,法国女性活动家奥菲利亚勒鲁阿重启这一盛事,每年邀请20名少女参加,摒弃贵族礼仪,展示高定服饰的同时为慈善事业做贡献,成了如今的巴黎名媛慈善舞会。在近20年中,贝聿铭的孙女佩内洛普、舞蹈艺术家于航、赌王女儿何超欣、华为公主姚安娜、李连杰女儿Jane等华人名门之后,都曾在这里亮相。由于疫情停办两届后,今年也是巴黎名媛舞会重开的一年,迎来了谷爱凌和蔡文浩两位华人女孩。

父辈的旗帜

如果你看过蔡国强的纪录片《天梯》的话,可能会对这一幕有印象:这是2015年,蔡国强在纽约苏豪区的家里,和女儿打羽毛球,非常典型的中式家庭运动。画面中这位皮肤黝黑的小女孩,就是11岁的蔡文浩。



蔡国强年轻时生活漂泊,80年代从家乡泉州来到上海,在上戏学舞台美术,毕业后去了日本东京扬名立万,成了当年相当轰动的旅日中国艺术家。直到1995年,和妻子大女儿一起搬到了美国纽约,生活才算真正安定下来。小女儿蔡文浩在纽约出生长大,也有很好的艺术天分,爸爸的工作环境给了她先天的视野优势。蔡国强会带着她满世界跑,看着自己创作,甚至让她参与创作。 2011年在乌克兰顿涅茨克筹办个展” 1040 M Underground “时,7岁的文浩画了一张煤矿工人的素描,蔡国强将它等比放大,撒上火药点燃,做成了火药画。

在2017年和我们的一次对话中,蔡国强详细聊过女儿对于自己的意义,”我现在六十岁了,从孩子身上,能看到我作为婴儿的时候,那个童年少年时候自己的很多影子。”文浩睡觉前,爸爸总会给他讲故事,一个主人公的故事可以连续讲5年。 “她13岁的时候,我就发现故事愈来愈难讲,因为不能随便编。以前都是问她昨天讲到哪里了,然后我就边听边编起来了。”

发现故事讲不下去了,蔡国强换了个路子,每天睡前给蔡文浩讲一句有意思的话,其中就掺杂了不少”私货”。有一天晚上讲”平衡”,你学习那么努力,但也要注意平衡;第二天给她讲不完美的价值,好的艺术家都是不完美的;到了第三天话锋一转,”这个平衡和不完美其实又是矛盾的”……愈说愈深,女儿却听得很起劲。

蔡国强说,小女儿从小就认准了自己会当画家,自己一开始却有些担忧,因为很怕她是不是作为自己的女儿有”使命感”,这样对她不好。 “她强调说:这是我自己要做的,我就知道我会画画。今年(2017)她拿了他们学校的艺术奖,她其他科目,科学、数学、英语都很优秀,但可能还是画画更好一些吧。”

姐姐文悠和妹妹文浩

在去年带着大女儿蔡文悠一起参加浦东美术馆开幕活动时,蔡国强就说,自己这个家族好像就绕不开艺术。小时候坐在爸爸的膝盖上,看他在火柴盒上画画,这是蔡国强的艺术启蒙。大女儿蔡文悠从小跟着她耳濡目染,干脆继续扎根。到了小女儿文浩长大成人时,似乎又要面对这个问题。文悠比妹妹大13岁,童年生活地点也比妹妹”国际化”得多。出生在日本,小时候说日语,后来跟着父母搬到了美国。

文悠曾将2006年至2018年间拍摄的人照片集结成册,办了一场《蛇拍的鸡、虎、羊》展览:属蛇的文悠,用镜头记录属羊的妹妹、属虎的妈妈、属鸡的爸爸,在12年里的变化。妹妹文浩3岁时,文悠拍摄了她的第一张照片,照片冲出来后发现妹妹特别上镜。今后许多年里,爸妈出门工作时,都是文悠负责照顾妹妹,顺便给她拍了许多照片。 “她自由,充满表演欲,很欢乐。妹妹成了我的最佳缪斯,而且免费。”

如今,姐姐镜头中的那个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人。蔡文浩穿上华贵的礼服,站在了巴黎的贵族社交舞台中央。她是否能够真正延续父辈的艺术之路?年轻的蔡文浩可能并不用急着寻找答案。

来源: HK01



 38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