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潮中,有医生连续八九天没休息

中国新闻 新冠疫情 编辑精选

|魏芙蓉 蔡家欣

编辑|周航

北京某发热门诊:排贪吃蛇队伍

“能买到药,八成病人不需要来”

一个刚去支援的年轻医生



我印象很深,“新十条”出来没几天,发热门诊就开始排队,游乐园那种“贪吃蛇”形状,绕了好几圈。我们现在发热门诊一天看超过300人,所有诊室全开,还是来不及,从挂号到看病,可能得等一两小时。

过来的患者以年轻人为主,都是抗原自己测出来阳性,或者没有抗原,不知道阳不阳的,我们都一起看,也不测核酸了。我得过流感,它症状真的很像,发热、全身肌肉酸痛、乏力,大部分人是买不到药才过来的。

但医院也没药,退烧药只有一两种,一个人只能开三天,也就是一盒药。有一个问题是,我们没有适合孕妇或者哺乳期的药,只能让她们去专门的妇幼医院看看,或者只能自己硬抗了。

我觉得只要能买到药,百分之七八十病人都不需要来。

还有一些病人发烧三天不退,或者呼吸困难,那是要来医院的。不是说这些人就是重症,但是以防万一,我会拍CT,抽血化验。大部分病人CT和血象都没有太大问题,但有个别发热患者白细胞高、肺CT报肺炎。他们也不严重,且尚不能明确是否和新冠直接相关。这样的病人,我们就会对症给他抗感染治疗,必要时会输液,虽然输液也没地儿,他们就坐在门口等待区板凳上。

(注:12月15日,呼吸病学家钟南山院士在“全国高校抗疫大讲堂”上表示:“新冠致死率已下降到0.1%左右,相当于季节性流感。这个名字已经不叫‘新冠肺炎’,中文名称是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因为不存在肺炎,走到现在它的状态实际上就是新冠上呼吸道感染,或者甚至简单说就是‘新冠感冒’这么一个表现。”)

“重症”也是有的,主要是老年人。他们的情况是否是新冠病毒导致的,这我不太了解。可能一个班次100多人能遇上几个,他们有基础病,涉及抢救,我们就要让他们直接去急诊。发热门诊条件有限,很多情况处理不了。

感染科原来将近20个医生,“阳”了一大片,现在靠各个科室支援,主要就是我们这些年轻的医生。

发热门诊要求24小时开放,我们现在三班倒,我上的第一个班次8:00到16:00,休息8个小时,晚上12点接班看到早上8点,休息到下午四点再接班,然后再一直看到晚上12点。也就是两天工作24小时,接下两天休息,回来后继续这样倒。

2022年12月14日,为应对季节性流感、新冠病毒感染等传染病,北京市西城区启用一体育馆简易发热门诊。东方IC 资料图

我们要穿防护服,八小时不吃不喝,只有大夜班的时候,病人相对少,你能站起来活动一下腿脚,毕竟晚上还是挺冷的。昨天我就吃了一顿,到后来晚上我都胃痉挛了,一直坚持到12点,回去冲了个热水澡,稍微好点。

其他科室面对的问题还是医生不够,一方面是支援“前线”,另一方面有的科本身阳性也多,甚至基本医疗工作都维持不了,没有办法抽调,科主任都只能直接去支援急诊。住院的病人检查出阳性,现在也不是送定点医院了,就是给个隔离病房,普通病房前挂个牌子,医护进去要穿防护服。

其他科室,能拖的往后拖一拖,那是有的。比如内分泌科,以往门诊来想住院检查身体,调调血糖的病人,暂时会往后排。但说情况危重都顾不上,那没有,都会优先处理的。

接下去一段时间,第一批阳的医生陆续开始回来,我估计压力会减少。北京等这波高峰过了,情况也会好很多。别的城市,你问我有什么建议的话,我觉得还是要先把药备足。



广州某急诊:辟三十多床做新冠病房

“我觉得流程问题很大”

一个泌尿外科大夫

广州疫情放开大概过去了两三个星期了吧,我感觉医院在很多方面都没有准备好,甚至有些管理混乱。

我记得放开头两天,我们医院还要求门诊病人凭24小时核酸看病,后来广州卫健委很快就宣布去医院看病不需要核酸。我们医院目前只有办理住院要求24小时核酸。

(注:12月9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司司长表示,以往核酸阳性的患者是到定点医院就诊,接下来所有医疗机构都要接诊核酸阳性的患者。)

我是泌尿外科的医生,疫情放开后就来急诊支援了。急诊是在12月12号才开了三十几张床位作为新冠病人的隔离病房。

隔离病房里收治的都是一些感染新冠症状比较严重,或者感染以后原发病加重的患者。比如一些有心脑血管疾病,或者有高血压、糖尿病的高龄老人,感染新冠容易让他们出现血压血糖波动,进一步诱发心衰。

我们还收治了一个有颅脑外伤的患者,同时有新冠感染。其实他的外伤不算特别重,在急诊室留观了十几天,后面就不行了,血压不稳。你也分不清楚,他是因为新冠感染导致不行了,还是因为他颅脑外伤激发了其他的一系列的并发症。

因为感染新冠诱发重症肺炎的倒不多。但我们也收治了一些脑梗患者,他们感染了新冠,并出现了严重的肺炎,但卧床多年本身就很容易引发肺炎,所以到底是不是新冠引发的肺炎我们还在观察中。

在急诊我们医护人员防护标准是N95口罩、帽子、面屏,隔离衣的话有些人会穿有些人就不穿了,因为病房里大部分都是阳的病人,我们医护人员也阳了近一半,阳是无法避免的。

2022年11月15日,重庆,南岸区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苏航值夜班下班后,顾不上休息,又上“早班”了。东方IC 资料图

现在口罩也不足,医院一直说N95很贵啊,跟我们强调省着点用,千万不要就随便扔,一天最多只能领一个,这样的话我们中间休息拿来拿去,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污染。

为什么我说医院目前管理混乱?就拿急诊和发热门诊来说,现在急诊虽然不拒绝阳性患者,但遇到发热的我们会要求对方先去发热门诊,如果他还有专科的病需要治疗,后面再来急诊看。

我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因为外伤来急诊的病人,同时伴有发热,那么他首先得去发热门诊测抗原,烧得高的话发热门诊就给他开药退烧,不管是阳性还是阴性,之后他还是回到急诊来看外伤。

相当于所有发热病人都要先去发热门诊过一趟。我(个人)觉得这个流程问题很大,不仅增加了发热门诊的压力,对一些有基础病比较严重的患者,很可能会耽误他们的治疗时间。

发热门诊压力的确很大。现在他们一天要看200多个成人患者,还有20到50个儿童。医院的药也紧张,为了防止囤药,只有发热门诊能开退烧药。那些实际上不需要就医的患者,他们在药店、普通门诊都买不到药,就会涌到发热门诊,导致队伍越排越长,真正有就诊需求的可能要排上七八个小时才能轮到。

特别是一些孕妇,我们医院没有孕妇的退烧药,药店不敢卖给她们,小医院的发热门诊也不敢开。她们来我们这好不容易排了七八个小时的队,终于轮到她看了,告诉她没有孕妇的退烧药。

我觉得香港这方面做得挺好的,香港在放开后组织了医生团队线上问诊,可以让线上医生来判断你需不需要去医院,确有需要的就去。如果不需要的就在家吃药,相关的用药线上医生会进行视频指导,患者也不需要出门,隔天社区或政府工作人员会送药上门。

(注:针对就医问题, 12月1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医疗救治组已印发《关于做好新冠肺炎互联网医疗服务的通知》,大力推动互联网医疗服务。)

我估计广州已经过了高峰时段了,最近来急诊的病人,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阳性的,阴性的病人很少了,所以我觉得应该感染的都差不多了,最难的阶段应该快结束了。

重庆某心胸外科:一下全收满了

“只能寄希望时间能缓解这一切”

一个连续八九天没休息的医生

重庆大概是12月3号放开的,我们病区50多张床,平时只有10多个病人,那天一下子就全收满了。不算意外,那之前重庆已经静默近一个月,很多患者的就诊需求都拖很久了。

我们科是心胸外科,门诊收治的患者大多50岁到80岁,很多都是患肺癌肺结节要来进行手术的,或者来进行化疗用药。这些病人免疫力不够,如果再感染新冠,呼吸系统相关症状很可能会加重并造成威胁。

所以一直以来我们病区的管理都很严格。放开前,所有入院患者我们都要求24小时核酸,即便是阴性,也会安排在单人间先住上三天观察研判,确认没有问题,再转入集体病房。疫情三年多我们病区只出现过一次院内感染,一个陪床家属在入院后的第四次核酸被发现是阳性,所有当班的医务人员紧急转移、采样,最终没造成大规模的感染。

突然放开,整个医院压力都挺大的,每个科室都有点接不住。按照重庆现在的政策,所有门诊都不能拒收阳性患者,没有核酸的也要收。但怎么安置阳性病例,院长跟院办都没有明确说,目前只能由每个科室主任去安排。



我们科室目前的做法是:病人办理入院,我们建议做核酸,阴性收到普通病房,阳性收隔离病房。没有核酸但病情较急的也会收,但会转入隔离病房观察。如果老病人(放开前入院的)出现了发烧、咳嗽等相关新冠症状,我们会给他做抗原检测,显示阳性的也转入隔离病房。

我们科室的12张隔离病床,这两天已经收了10个病人,都是一些(新冠)症状较明显的。但是我估计(阳性病人)不止10个,因为我们科室目前的处理能力确实不够了,不仅(隔离)病房不够,抗原也不够。

2022年12月18日,浙江省杭州市,市民排队购买新冠肺炎抗原检测试剂。东方IC 资料图

跟重庆主城区很多医院一样,我们医院从放开后就取消了职工核酸,老病人也没法给他们做核酸,只有患者在刚入院时才会做。医院抗原也紧张,病区有些病人或家属发烧了想自测,我们都拿不出足够的抗原。医务人员也没法自测,我从放开后到现在都没有测过抗原。

所幸科室目前还没有病人因感染新冠导致病情加重的情况发生。但(未感染新冠的)病人们对于我们收治阳性患者方面意见很大,他们觉得这样的管理给他们带来很大风险,他们一方面恐惧新冠,另一方面又因为手术和治疗不敢离院。

我们也很为难。其实我们医院是重庆市的定点新冠收治医院,市内一些重症和危重症的新冠患者都会送到感染科治疗。对于(我们科)大部分阳性患者,他自身的基础疾病没有解决掉,我们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把他们转到感染科。

突然放开还带来一个很棘手的问题,短时间内医护大面积感染。在我们医院,放开前和放开后采用的防护措施是一样的,在普通病区穿隔离衣和面屏,就是你们在医院常看到的蓝色的罩衫。只有在阳性隔离病房才会穿大白。

放开不到10天,我们科室30多个人就已经病了20多个。刚放开那两天医院的要求是阳性工作人员居家隔离,转阴后返岗,但因为倒下的人太多了,剩下的人手不够排班,后来医院要求就算没有完全转阴,轻症也得上班。

我们科室是轮班制,比如白班从早上7:30到晚上7:30,一个班次12到15个人,可能有一半都是带病上班的。我是我们科室为数不多还没病的,已经连续八九天没有休息过。

医护人员普遍都感觉工作压力大,我也觉得医院到现在都没做好准备去应对疫情放开的局面,很多措施和安排每天都在调整,一天一个样。目前只能寄希望于时间能缓解这一切,可能半个月过后,度过了高峰,大家都阳过了,我们也能从容些。

天津某呼吸科:隔离病房数量随时变化

“稍有不慎这些危房可能就要塌了”

一个自己去住酒店的医生

其实对呼吸科来说,每年冬季都是最忙的时候,呼吸道疾病高发期,门诊和病房爆满,跟现在没太大区别。但像今年这样疫情一放开,病区立刻就满,而且还要分病区看病,这种情况没见过。

天津是逐步放开的,第一步很多的医疗机构撤掉了发热门诊的围栏,不再只接收隔离点的病人,所有的发热病人都能就诊。各个科室也划分了普通病房和隔离病房。比较小的科室,像耳鼻喉科的病房,撤掉变成了缓冲病房;这个时间产科人也比较少,也清出了一些病房利用起来。

病人来办入院,先把他放到缓冲病房里头,该写病历写病历,核酸结果出来之后,再根据结果放普通病房或者隔离病房。

为什么放开后病区一下子满了?其实很多人都有呼吸道方面的慢性病,比如慢性支气管炎,慢性阻塞性肺病,更严重的还有肺心病,这些人如果感染了新冠,会诱发疾病,症状重的就需要住院了。

对于这些有基础病的患者来说,他的动态平衡是非常脆弱的,像危房一样。其实每年流感大流行都会带来很多问题,但过去的流感传播性没有那么大,病人也没有那么多,对我们来说一定范围内是可控的。但是新冠的传播性太强了,病人一下子涌过来,就跟地震似的,稍有不慎这些危房可能就要塌了。

2022年12月12日,上海一痰热清注射液生产车间。自从疫情防控政策优化以来,该药企订单激增30%。东方IC 资料图

我们现在倒还没接受那种危重症的病例。依据目前情况来看,疾病的轻重程度因人而异。前几天我夜班来了两个患者,也不能算重症,因为他血氧饱和度没问题,但是肺部出现了显影,他们本来就有点喘,感染新冠之后发烧、喘得更严重了,还是挺危险的,所以就过来住院了。

从我自己各个微信群感染情况判断,现在天津的疫情可能还处于发展阶段。我们科室的话普通病房还空着三四张床,隔离病房数量随时在变化,满了就再开一间隔离病房。



目前发热门诊的负荷还是够的,一天一组医护人员看30到40个人的话,差不多忙到下午5点就能收工。后面如果人更多,我们医院可能会在旁边再划一个区域给发热门诊。

医护感染情况也还好,我们科目前已经躺下两个大夫,生病的都回去休息了。前几天我跟同事一块吃的饭,他回家发烧了立马给我发微信,当时我就考虑要跟家里人隔离,想在外面临时租个房子,甚至还跟着中介去看了房。

主要还是担心自己感染到家里人,我家两个孩子,一个四岁半一个一岁半,还有88岁的老人。他们对新冠的承受能力很难预料。房子没找到合适的,这几天我一直在住酒店没敢回家。

我最近保持一天1-3袋奶,每天2片维c,休息很难保证。我的诉求就是这些天如果阳了,不要太难受就行,因为我们轻伤不下火线。

河北邢台某外科类科室:病人不敢来

“能感觉到病人的恐慌”

科内唯一坚守的医生

我们科室首先感染的是清洁工,因为他们负责医疗垃圾。我们科室大概六七十号人。从上周开始,手术室就爆发(感染)了,到12月13日只剩10个人,门诊就剩我一个人。不过还好,已经有人(转阴)回来了。

我在门诊上班,能感觉到病人的恐慌。我们一般在小屋子里坐着,病人看病都要坐在桌前,有的人就在门口站着,说大夫我怎么样,也挺逗的,我就想正好这样我也就安全了一点。

医院要求应收尽收。门诊不查核酸,没有抗原筛查,该治都得治,不管阳性阴性。有的病人还会隐瞒。上周遇到一个病人,他一来我就问他,最近有没有感冒发烧咳嗽?因为现在不查核酸,只能通过问诊来确定,他说没有。我就开始查体,一摸不对,这人怎么这么烫?我说你是不是发烧了?他又说没有,我就怀疑是我手太凉。

他拿完药回来要做治疗,结果自己跑去测体温,38度5。当时我就大概知道他为什么浑身疼——新冠发烧导致的。他选择的治疗方式是用扎针缓解疼痛,但是发烧会导致感染几率增高。我只能让他先进行新冠的一个诊疗,几天之后再来。

我只能说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我就是尽量把每一个病人用能做到的最高级别防护来对待,戴N95口罩、面屏和手套,注意洗手消杀。我们没有防护服,这个一直要求科室自己负担,有一些特殊科室(发热门诊)比较危险,可能会提供隔离衣。

(住院部)病人需要查一次核酸。阳性住阳性区,阴性住阴性区,核酸没有出来就在过渡区。理论上这三个区域应该距离挺远,但一个科室就一层楼或者一个病区,不可能再把这个科分成好几个区。阳性病人可能就给分一个病房,离别人稍微远一点,关上门,就仅此而已。要真正能做到防止院感,太难了。

原来开会的时候说过,阳性医生管阳性病人,阴性医生管阴性病人。之前产科就有过这种情况。但实际情况人手根本安排不过来。现在各科室干脆自行安排了。有的医生没被感染,要管两个区的病人,长时间穿防护服,也会减少和病人的接触时间,降低医疗质量。

还有现在的手术间,阳性病人手术完,都要严格按照标准消杀,好多东西都要扔掉。原来可能使用布料,消杀后重返使用,现在都是一次性。包括手术间有类似新风系统的这种空气净化器,做完手术后,连滤芯都要换掉。原来做完手术,医生护士都能直接走,让清洁工人来收拾消杀就行。现在手术间不能让其他人进,只能里面的医生护士把医疗废物打包,自己擦地消杀。

最近我接到过很多亲戚朋友的电话,(如果其它疾病引起的)发烧了到底要去哪里就诊?我们自己也很困惑。我能给的建议就是有病就治,医院把你分到哪就去哪,不见得非得去发热门诊了。

目前我们最大的困难就是病人量变少。我们医院放开的政策是比国家政策要靠前的。11月底,医院开了一个会说防疫要做,经济也要抓,要把科室的经济搞上去。医生在做好防护的基础上,阳性病人该收也要收了。

2022年12月18日,黑龙江黑河,市民接种新冠疫苗加强针。东方IC 资料图

现在医院(除了发热门诊),能明显感觉到冷清很多。跟之前相比,(门诊)病人的数量至少下降了一半。原来可能肚子疼一下都会跑医院,现在(怕感染)要考虑去不去医院。尤其是有基础病的,还是会觉得这个病毒很凶险。像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患者,长期吃药,每个月都得上医院拿药,现在没药了,他们也会考虑来不来医院拿药,因为(病人觉得)这是在冒着生命风险。

新冠现在也没那么可怕,在这个大环境里也逃不掉,只能平常心对待。有严重的身体问题该到医院还是要到医院看。

我们现在的政策是阳的话算病假。阳完之后,第八天开始测核酸,转阴就来上班。中间休息的时间都是要扣钱的,奖金工资都没有,7天没来,哪怕饭卡都要扣掉7天的钱,算得清清楚楚。有一个同事的爸爸和妈妈都属于躺在床上不能动的病人,结果连带保姆三个人都感染了。他想请假回去照顾他们,但是也请不来假。

疫情一开始就是医护去前线测核酸,放开后冲在第一波的还是我们。我希望(医护的)福利能到位,不要说钱和补贴的问题,哪怕是周六日和假期的休息给够都可以。

来源: 极昼story



 1,03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