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刘李胜/陈金茂/彭书锦/卫国强/波吒

文艺天地

诗歌:刘李胜/陈金茂/彭书锦/卫国强/波吒

为能触到你的吻
作者:刘李胜

为能触到你的吻
我踮起脚尖,
抛却少女羞涩的绯红,矜持的金色,
和变幻莫测的天空组成的色彩。

我的心朝你生长,
血液涌向你,
把你粘在我的睫毛,系在发辫,
沉浸在两腮酒窝的佳酿里。

我渴望你的力量——
雄狮的奔腾,猛虎的跳跃,
大海的波涛,龙卷风的吸力,
以及棕榈树端的云天,
还有广阔的原野和巍峨的大山。

心之所爱

我是第三个从太阳里读出月亮
爬上他肩头的人,
我从她的足印端详并聆听。
原本黑色的风从我的发间拂过,
它变白。
与所有好羡慕的女孩一样奇想:
为什么他的肩头比桂花香呢?
雾霭淡淡地笼罩着。

许多年后,当我长大了,
冰雹似的珍珠从它上面滚下来,
散发淡淡的咸味,我才被启示地知道:
那是为他所爱的人堆积的辛劳,
带着不可名状的忧伤。
前两位回过头来凝望我,
用她们的纤指轻悄地拾起。
我们几乎成为同一个诗人。

香唇

当香唇吻向浓睡的双目时,
一场奇迹在密谋。

一双眼代替了一个世界,
一双眼掀起一场风暴,
一双眼点燃月光。

宛如一条金牛拖着犁铧拱开荒原,
蜜蜂的刺挑出石缝间的绣斑,
纷飞的彩蝶划着圆圈。

在无法辩认的睫毛和瞳睛上
出现太阳般亮点时,
一支奏响救赎之音的海螺在头顶飞旋,
这遥远而神圣的路。

癸卯春梦
作者:陈金茂

没有人,没有声息
没有老鼠钻洞、燕子筑巢
无门可出,也无路可走
有人拉开了
易拉罐的盖子
我沿着“好像”向上攀援

谁在背后推我一把
扑嗵,掉在了罐头的外面
伧徨间回首,身后
却是一抹
挑起月牙迅速后退的檐翅

黑白照片似的
落进夜的尽头
让我  望眼欲穿

——曾经的拥有
宛如一场旧梦
日子永远
都是掌心里的一枝红杏
每一次忘却
都是出墙的纪念
2023-01-27晚8:36

等风起

别说风无味无形
你只能凭皮肤
去感觉它的   存在

其实,风就躲在蓝天深处
把白云
当成橡皮泥似的
捏成一匹马一群羊
或者一对相拥的情侣
甚至是一只
䵧着太阳帽的   猫可爱

没有风。纸鸢
只是一串缤纷的无奈
旅游车上的
彩幡
只能耷拉着沮丧的   脑袋

呵,小花们也在翘首以盼
等着这位热情的邮差
去传递它们羞涩的  爱

——你若不来
我就像快融化的雪,一味地白……
2023-1-11下午4:57

石梅湾
作者:彭书锦

站在观海亭瞭望
对岸加井岛飘来海风
夹杂着珊瑚与云彩
拍打着海平面与天空
随着海浪飘舞的人群
吃上一杯水果冰沙

午后的阳光
推开九里书屋
行走在椰林步道
大片的沙滩
蔚蓝的大海
像是推开了诗与远方

元旦辞
作者:卫国强

一年了,又是一年了
这长长的一年里
尘世的风霜,较上年又加重了好些
寒凉的冰面上
我照见自己的面庞更黑了,更瘦了
也更老了
抬眼望去,让我惊讶的是:
昨日里,那些踌躇满志,让我一再仰望的
庞然大物,突然间竟自惭形秽
急剧地变小
现在,我不得不蹲下来
才能
俯瞰到它们
2023.1.1

​过简简单单的生活

在这凹凸不平,繁复万千的规则里
我只看见了那个莫名的简单
在漫天飞雪,一片白色的大地上
我只看见那颗不死的心跳
在熙熙攘攘,芸芸众生的海洋里
我只看见傻傻而明亮的你

我只想和简简单单的你,回到
简简单单的故乡
男耕女织,餐风饮露,过
简简单单的生活
2023.1.10

现在,在人类的视线之外,一只鹰
一只硕大无朋的鹰
缓缓地落在黄土的塬上
和周围的荒草,树木,碎石,麻雀
混为一谈
同时成了黄土高原斑驳的杂色
成了黄土高原最沉默的部分
甚至连野兔和田鼠都讥笑起来
落在黄土大地上的鹰
已失去了它们的敏捷和荣耀
失去了它们的快乐和甜蜜
但,当鹰一旦腾飞,翱翔于九天
天空中,鹰翅擦亮的高度
谁敢仰视?
2022.12.21

荷祭
——题图诗
作者:波吒

幕谢了,留几茎风骨
与霜对话
这个季节不属于你
浪漫,是昨天的故事

那些翩跹的仙子,此时,该去了何处
让一池空灵与神韵,傲舞风尘

犹记得暖日和风下,婷婷娇容
你莲步轻移,拈花微笑
将羞涩的心事,和盘托出
耳畔,轻轻划过你的絮语

此时,静听梵音涤荡心灵
所有柔情蜜意,都幻化成了一纸空白
红颜最终,经不起岁月煎熬
任羽化的相思,带着淡淡霜华
打湿记忆的裙角,花成落英,情为逝影。

风中飘浮的承诺,已是前尘
想着离别难舍的情话,仿佛你从未离开
在你温柔的风尘中
此生注定,擦肩而过的宿命
2017.11.8

——刊于《世界华人爱情诗歌选》(美国芝加哥学术出版社2022年12月)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2,20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