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中海:说雨

文艺天地

说雨
作者:邹中海

一滴雨从上而下
滴答成水
调整焦距
扩大上万倍或缩小上万倍的雨线
雨的一生就是人的一生
有时想下大一点,再大一点
有时想下小一点,再小一点
有时想时光慢一点,再慢一点
有时想人生长一点,再长一点
它很愚,却很真
想法很多
但都是垂直向下,面向苍生
哪怕摔得很疼
滴答成水,滋润万物
曾未想到,要往上爬

飞向云端的人

这不是虚构
电视剧中,常见佛祖
端坐在云团之上
我在资江边,见过佛祖
斗笠、蓑衣、竹篙、小船
渡过了千万个有缘人
他说,不知哪一天
功德才能圆满
一场大雨,立地成佛
友谊的小船
半截天上,半截水中
后来的后来
飞虹从天而降,连通南北
失业了的他,在天上
初三初四,驾驶上弦月
十五十六,驾驶下弦月

在悠远的乡愁里叙述牛事
仿佛还能听见
水页翻动犁铧的哞叫声
父亲高举的鞭子,抽疼了我的眼睛
风雨中嚼上一把青草
追赶晨曦与落日
动力的补充反刍一袋旱烟
星子伴随汗水
滴落在沉重的犁铧后面的田埂
吧唧吧唧的生活
无法喘息
一生都在低头
似乎从未高过臂膀
贴近土地的卑微
在习惯性的吆喝里
道出多少无奈与心酸
一家老小的生计
背负多少阵痛与勒痕
尽管如此
头前的那对犄角
显示的却是一块倔强的硬骨头

在他乡过年的老乡
一一补鞋匠的年事

狭长的通道
撑开生活的小路
遮阳板挡住风雨
补鞋机和缝纫机缝补生活
一双巧手放出的细线
如一缕炊烟
在故乡与他乡之间来回穿梭
时代就像一个带胶水的情结
把故乡与他乡黏合得很紧
何处是故乡
何处是他乡
这个答案
或许只有补鞋匠的心里清楚
故乡与他乡,都是心中的红月亮
都是他的左心房和右心房
一样的重要,一样的颤动
有时把故乡看成他乡
有时把他乡看成故乡
手上的老茧
正如高速公路上的轮胎磨合
一场新雨已在路上
一棵小草钻出春天

书柜

在这个漂流的城市
耸立着一方小天地
它是我的江山,小得不能再小
仿佛是我的量身定做
高如我,宽如我
刚开始摆的是塑料花、碟片、菜谱
后来在一次搬家中
电视机和碟片留给了房东
房子太小,它却太空
就用书本充实
如同充实我的内心
日积月累,竟然拾掇起曾经的信仰
漂泊还在,它如影随形
每当我累了
就躺在她的身边,无声的陪伴
在入眠的心湖里,听着我的心跳
感悟脉搏的回声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彩虹摄影

 73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