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门碎尸!震惊法国的华人保姆 服刑7年就出狱?

国际新闻

小编的一位法国小伙伴最近问我:

你听说了吗?最近新闻都在报道,那位被称为“文森特森林碎尸女屠夫(dépeceuse du bois de Vincennes)”的华人保姆,才关了几年就从监狱里放了出来…

什么?!碎尸?!华人?!放出来了?!

可能很多这几年来法国的小伙伴跟小编一样震惊,而小编看了新闻报道之后,更加震惊!

是的,这事儿就是发生在十一年前,震惊了所有人,轰动一时,甚至至今还存在着许多谜团的:华人保姆灭门碎尸案

2004年,ZHANG Hui来到了法国,在这里获得了美容师的文凭,私底下也偶尔兼职做保姆,也就是说,其实她并没有保姆的专业资质证书。

想来应该就跟现在一样吧,ZHANG Hui在法国华人常用的一些网站上发布兼职保姆信息,出于语言沟通习惯以及价格等等的原因,很多华人也会习惯先找华人保姆来带孩子。

于是,一对华人夫妇,WANG Ying和XU Liangsi,找到了她,并最终决定让她作为保姆,帮忙带自己三个月大的宝宝Lucas。

单身狗小编确实没接触过也没带过孩子,以为只是上门帮忙带带孩子,不过看新闻里说的,应该是因为太忙或者外出等等原因,夫妻俩是把婴儿放在ZHANG Hui和她的丈夫LU Te,以及他们两岁儿子所生活的位于12区Taine路的公寓里照顾了。

(ZHANG Hui夫妇所居住的公寓楼)

2012年5月23日的夜里,ZHANG Hui发现婴儿已经死亡。孩子到底是怎么死的,到现在也没有定论。


但作为保姆,自己看管的孩子突然死亡,ZHANG Hui一定是如五雷轰顶一般的慌:该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思考再三后,ZHANG Hui打电话约了婴儿的父母来家里见一下。

当这对夫妇来到家中,ZHANG Hui提出希望能够赔偿他们,但一去就看到孩子已经死了,做父母的哪有不疯的?据ZHANG Hui所说,当时夫妇二人就朝他们扑了过来,孩子的爸爸抄起了一把菜刀,孩子的妈妈掐住了她…

按照ZHANG Hui后来的说法,在扭打之间,她的丈夫被孩子的爸爸打伤了眼睛,她出于自卫,情急之下拿起一把斧头就朝着要掐死她的孩子妈妈来了一下,这一下就是致命伤,然后她为了救丈夫又用这把斧子砸向了孩子爸爸…

等一切安静了下来之后,家里已是人间炼狱:三个月大的婴儿死在家中,孩子的爸爸妈妈也倒在血泊里死去…

此时,31岁的ZHANG Hui,并没有选择报警,而是迅速恢复冷静,先把孩子爸爸妈妈的手机全部弄走,避免被人联系上或者定位。

然后大脑飞速运转,开始了更加可怕的操作:

5月25日开始,她找来了剪子,刀和电锯,用她自己的话说,“带着怒气”,将两具尸体剥皮,肢解,切块,分装…

家里的洗衣机从那天开始就昼夜不停的开着,洗衣机的噪音掩盖住了一切罪恶…

5月26日到27日的晚上,她和丈夫一起,把“处理好”的尸块,带到了文森特森林,其中一部分埋了起来,其他包括头,脚,手等部位,则是被丢进了垃圾箱里。

抛尸后,ZHANG Hui回到公寓开始清理所有血迹和痕迹。清理细节到什么程度呢?后来警方发现她还在网上订购了紫外线灯和专门的检测眼镜!

与此同时,5月28日,她的丈夫立即乘飞机回到国内。

处理好公寓之后,ZHANG Hui把自己的法国银行账户关闭,公寓也挂上转租信息,买了单程机票,带着儿子在5月30日也飞回国内。

或许一开始她的计划是躲在国内避免法律制裁,但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夫妻两人突然失联,家人亲友已经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并且发现了最后联络人是ZHANG Hui,迟早会在国内找到他们。

想必保姆夫妇应该也是做了一番研究,如果在中国被捕,一家三口灭门碎尸,无论如何都难逃死罪,而法国没有死刑…

同时,法国这边,文森特森林里的跑步路人发现了大腿和部分尸块,并已经报警,罪行已是难掩,“主动交代酌情处理”的好机会也要没了。

于是,ZHANG Hui又和丈夫回到法国,并在律师的陪同下,于6月16日投案自首。

根据庭审上ZHANG Hui的说法,孩子的死是意外,丈夫在现场受了伤后便昏了过去,什么也没参与,所有的一切罪行都是她一人所为,之后也只是协助她去抛尸,她做出这一切也是为了自卫。事后他们夫妻二人回国只是为了儿子安顿给国内的家人,并非为了逃避法律制裁。

原本以为罪犯投案自首一切便能水落石出,但案件的审理却因此陷入了僵局:因为,除了ZHANG Hui自己承认的犯罪事实,其他的,比如孩子都是怎么死亡,是否是她过失造成的(据说孩子似乎服用了过量安眠药,也有说是孩子可能是被棉被捂住窒息死亡…),孩子的尸体究竟在哪里,一概都是不知道,检方也找不到关键性证据。

最终,经过了四年的漫长审理,巴黎法庭做出判决:实施杀人碎尸的保姆ZHANG Hui被判监禁20年,而负责弃尸的丈夫LU Te则当庭宣布无罪释放。

然而,当时这一纸判决,并没有给关注这一事件的所有人带来罪犯获刑后的“罪有应得”之感,反而引起了更多的不解和讨论:到底保姆的丈夫是否参与了犯罪过程?作为一位身材娇小的女性,她真的能够独自杀了两个成年人还将其分尸?罪犯先是逃回国内,后又回到法国自首,难道不就是为了利用法国的刑法没有死刑来投机避重吗?婴儿到底怎么死的?尸体到底在哪里?怎么会不知道呢?……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疑点也已被人们渐渐忘却。

这一事件再次被提起,就是咱们开头所说的,就在3月6日,41岁的犯罪保姆被批准佩戴电子监控脚环后出狱在家服刑!


想必大家也发出了和法媒一样的疑问:还没到20年,为什么她就已经可以出狱了?

根据巴黎人报的报道,这位保姆可以说是一个“完美囚犯”:她认真改造,积极参加监狱里的各项活动,并对艺术、地理、历史表现出极大的学习兴趣。

同时,她还定期向被害人支付赔款,在被法院判决的325000欧元赔款中,陆陆续续已经赔了近3500欧元。虽然不多,但很明显地传达出她悔改认错的意思…

因此,她争取到了可以说所有可能的减刑机会,并且从2017年以来,她已经获得了21次外出批准,并在这期间,被大巴黎Poissy (Yvelines)的一个宗教团体所接纳,很好地融入社会,进行学习,甚至还获得了面包师资格证(CAP boulangerie)。

这也是为什么法国监狱社会融入与缓刑服务部门SPIP会给出允许其佩戴电子监控脚环后出狱的意见,并且得到了判决执行法庭的支持。

其实在2022年底这一决定就提出过,但当时检方就提出了上诉,因为在2021年对保姆进行的专家评估中,是这样表述她的:非常聪明,细致优雅,有非常强的性格和控制情绪的能力……但有一些表现显示,执行这一决定存在着一些障碍,比如,专家注意到她的话语中存在一些“不真实”的表现,所说的话具有戏剧性,有时过于恭顺,有时又居高临下。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021年6月的时候,国家评估中心也曾指出:一方面她对婴儿和其父母表现出同情,但她对犯罪事件的描述又非常复杂,例如声称自己是想要保护婴儿免受其亲生父母的伤害,她认为婴儿的父亲是黑帮成员等等。而另一方面,国家评估中心认为她这个人本身缺乏同情心。

此外,多学科委员会也在2021年10月时认为,考虑到她的人格特点,哪怕可能极小,但也无法排除再犯的风险,这一措施存在危险性和不成熟。

然而,最终,这一措施还是执行了。

对于现在的情况,被害人的律师Félicité Esther Zeifman认为:这些多个互相矛盾的评估结果,让人对保姆的真实人格存在疑虑。而更令我担心的是,大家似乎都忽略了一个非常严重和决定性的元素:婴儿的尸体至今还没有找到。

根据相关规定,如果保姆在佩戴电子脚环在家服刑期间,遵守一系列严格的限制规定,没有任何问题的话,那么,她将会在2024年9月获得假释。

编辑部看了一下法国网友们的反应,几乎都是“无法接受”,“一家三口尸骨未寒,罪犯却已能逍遥法外”…

对于法国的刑法,小编确实不是特别懂,对于保姆这个人到底是高智商犯罪还是真心悔改,也无法轻易去评判。

但看完整个事件后,感到非常难过:原本都是两个一家三口的家庭,如今一家遭灭门,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孙子的死因和遗体或许有生之年都无法得知;另一家也支离破碎,保姆的孩子到今年也该有十三四岁了,他会如何面对和接受自己的爸爸妈妈身上曾发生的事情…

语言苍白,只希望这人间,不要再有这样的惨剧了!一切真正的真相,最终能够大白!

来源: 巴黎疯人院


 83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