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老总泰国考察被迷晕送入缅甸,摔骨折才脱身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题图:幸卫林工作照片(受访者供图)
2023年3月24日,回国两个多月后,幸卫林的腿在阴雨天还是会疼。这是他从缅甸东部的电信诈骗集团逃离时摔断腿留下的后遗症。2022年9月,幸卫林前往泰国考察时,被人迷晕后送进缅甸妙瓦底市,之后被当地电信诈骗集团控制了50多天,连番殴打、洗脑、威胁之后,他被迫参与了电信诈骗活动。之后他带着配发的手机摸黑从楼上跳下,逃出园区,却被当地人卖给地方武装势力。最终,他以8万元赎金为代价,逃出缅甸进入泰国,滞留数十天后辗转回国。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只要进了园区,即便交赎金也不会放人,那里没有放人出来的先例。只有园区之间、公司之间相互贩卖,如果没有业绩,会被卖到公海。”幸卫林称,他能逃出来很大程度是因为运气,希望国内广大同胞不要相信境外高薪招聘,“去了就相当于踏上不归路。”

经历

泰国考察被迷晕送入缅甸电诈集团

跳5米围墙摔骨折得以脱身

幸卫林经营着一家旅游公司,身家超过千万。

2022年8月,他在外出考察旅游线路时,被高铁上隔壁座位的乘客搭讪。对方自称是在泰国做旅游,两人同行,一路上聊了很久。

之后的一个多月,对方多次电话邀请幸卫林到泰国考察。2022年9月21日,幸卫林前往泰国,对方主动提出到机场接机。他跟着上了一辆车,对方热情地递来一瓶水。

“喝完之后发懵,慢慢就睡过去了。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我在一条船上,旁边4个男的。我的物品还在,用翻译软件问他们,他们啥都不说。”幸卫林说,船靠岸之后两个佩戴有徽章的军人驾车,将他送往了妙瓦底的一个园区。

园区里一名中国人接待了他,将他安排进活动板房搭建的集体宿舍里,等待老板安排。“这里是个分公司,有30多人被控制着。老板讲的是东北话,说花了30万买的我。我问多少赎金可以放我走,他直接把我手机砸了,说只有两条路,要么骗两个人进来替换我,要么老老实实在这干活。”


被3次棍棒殴打后,幸卫林妥协了。

“给我了22部工作手机,还有一摞话术资料,不停添加陌生人搞杀猪盘。”幸卫林说,公司要求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才能使用自己的手机,上班之外几个小时的空余时间可以自由在园区活动,“园区吃喝嫖赌场所都齐备,很多人就此腐化。”

幸卫林介绍,园区被控制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在正常上班的被叫作“狗推”,一种长期没有开单被不同公司卖来卖去的被叫作“猪仔”,“都不被当人看待。他们告诉我,这里没有放人出去的先例,只许进不许出,逃跑的要么死,要么被卖到公海,被什么人买走不知道。”

2022年11月13日,幸卫林私藏了两部工作手机,天没亮的时候,从5米高的围墙跳下,逃出园区。跳墙导致他全身多处骨折,他逃到一户人家旁边的大树后,天亮后花了些钱,对方送他离开了当地。

幸卫林逃跑后接受简单治疗(受访者供图)

不幸的是,他被当地黑警发现后,被卖给一个缅甸“将军”手中,对方准备将他再次卖给诈骗园区。最终,因为他年纪大、身体多处骨折未愈,没能成功卖出。“我跟他谈判,说可以交赎金,之后可以回来在他的地盘投资,才勉强同意送我去泰国。”

https://all24x7.com复制到浏览器上打开

2023年1月5日,在泰国移民局监狱滞留数十天后,幸卫林通过国内相关部门协调,成功返回国内。

幸卫林逃跑时摔断了腿(受访者供图)

揭秘

电诈集团多手段控制

身陷其中无法完好离开

回国之后,幸卫林除了经营自己的生意,还在网络上持续揭露妙瓦底的黑暗,呼吁网友不要轻信境外高薪招聘的信息,“一旦身陷其中就是踏上不归路,电信诈骗集团有多种手段控制加入者。”

“缅甸东部分布着上百家公司,都是被不同的武装势力保护,向这些武装势力交钱。这里的武装势力跟中国没有交往,并不会配合你找人。进来的人几乎看不到出去的希望。”幸卫林介绍,在殴打、不给吃饭、洗脑、贩卖等各种遭遇之后,被骗进去的人很难再有反抗,即便是个没有业绩的“废物”也不能离开。

“一个人在某公司没有业绩,会被加价卖给另一个公司。很多人都被贩卖过多次。”幸卫林介绍,一方面各国多少都有打击行动,带新人进来越来越难;另一方面,这些电诈公司老板会认为,一个人没有业绩是上一家公司管理不善,到新公司后可能会开单。

他介绍,有些公司是做欧美区域,那些被控制的人不会英语,不懂欧美的文化,只靠翻译软件聊天,骗不住人就开不了单。专门做中国区域业务的公司愿意加价把他买过来。

幸卫林说,他的宿舍就有这样一个人,被公司买过来后从广东开单67万,“因为这些原因,人一旦进来就出不去,即便你想花赎金换自由,园区也不会让你离开。”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哪家公司收赎金放了人,会被其他公司联合封杀。实在是没有价值了,就被卖到公海去了,至于卖到公海干嘛,我也不敢下判断。”幸卫林说,公司还会将试图离开的人的后路断掉,让他只能选择留下继续干活。

比如有人开单100万,公司拿出16万的提成作为工资,但必须通过老板才能汇给家里。老板从中抽成之后,以自我暴露的方式汇款给他国内的家属,银行或者警方监控到此类敏感地区的大额不明资金进入,一查发现是做电信诈骗的,账号就封冻了。

“有人从这打回去300万,家里实际一分钱收不到,反而暴露了他在做电诈,他基本就不提回去的事了。”幸卫林说,种种原因下,他所在的公司里最后只有20%的是被迫从事电诈,其他80%的人是心甘情愿在做。

“泰国与缅甸南部交界,这些被骗进来的人,很多是从泰国作为中转。泰国也有与缅东集团勾结的人。我就是从泰国被绑架过来。”幸卫林说,在这些地方逃跑,“说不定刚出狼窝就一头扎进另外一个火坑,再次沦为被买卖的猪仔。”

 

来源: 封面新闻

 


 1,24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