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高校教师留遗言坠楼:非抑郁 被校领导逼死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4月14日,据红星新闻报道,近日,陕西学前师范学院一名李姓老师所发朋友圈引发热议。在朋友圈中,该老师称学校领导收受其十万贿赂引进他,让他做坏事,不然用其他老师暗示要杀他妻子,毁他家庭,他不愿意做坏事,所以自杀。同时其表示自己没有抑郁症,纯属被逼无奈。

对此事,在李老师朋友圈中提到的该学院领导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学院会按程序处理。

据澎湃新闻报道,李老师的妻子表示,丈夫发完朋友圈就走了,从33楼跳下去了,李妻称事发当天已经报警,自己从陕西学前师范学院了解到教育厅、纪委已介入。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3日,陕西学前师范学院教师发展中心一名工作人员称,学校正在调查。

李妻称丈夫今年10月就33岁了,在2021年11月来到陕西学前师范学院工作,“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李老师之前的学生称,“他是我们心中最棒的男中音,一路走来到现在的博士真的特别不容易,希望网友们不要恶意揣测老师”。

另据百姓关注报道,李老师的妻子索女士称丈夫于当天7时许出门,去上10时的课,离家前还说晚上一起去吃饭。

索女士称她睡觉前将手机调静音,等她睡醒后发现,其丈夫于9时许发一段告别的话,她立即打电话,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索女士表示,她急忙报警,调取周边监控,监控显示,李某某于9时30分进入家属院往楼上走,连家门都没进,就直接上了顶楼,随后从监控中消失。后来在楼下平台发现其遗体。

“他连家门都没进就上了顶楼,后来在平台上看到了他。”索女士哽咽说道。

据悉,李某某于2021年入职陕西学前师范学院音乐学院,其学生和朋友称李老师毕业于西安音乐学院,曾赴俄罗斯攻读声乐博士。

高校教师行贿领导被逼自杀:专业精英为何成了权斗场的炮灰

我昨天写的那篇《党委副书记拟录取为本校博士生:学人风骨沦丧,权力丑类现形》,得到不少高校师生共情共鸣,后台有大量留言在讲述他们遭遇的考研考博不公。

象牙塔也不是一片净土,这里面一些权力不要碧莲地掠夺和占有,已经严重毁坏很多年轻人的未来。

今天还有一些朋友在向我曝光“西安一高校被逼自杀”的事。这件事在社交媒体上闹得动静极大,有各种令人震惊的信息,但我不能让观点跑在事实之前。

所以,这里也只能根据封面新闻等官媒体道的权威信息,说点自己感慨。

在摆观点之前,我还是简单复述一下事件。自杀者叫李某铜,是陕西学前师范学院的教师。

就在昨天,他发的朋友圈截图被疯传了,内容是他主动承认贿赂了校领导十万元,才被引进到这家学校,然后被逼做坏事,现在遇到过不去的坎选择自杀。

这位李老师特别强调,他没抑郁症。

今天,更多的事实被李某铜的妻子孟萌(化名和学生确认了——人已经离世了。其妻提供的信息是——李某铜实在不堪学校的派系斗争,之前也提出过辞职。他在家里里抱怨说:“学校领导太坏了,不给人活路,他想辞职。”

李某铜生前发给妻子的消息 图源受访者

又是高校内部权力派系斗争搞死人的悲剧,对此,我其实已经很无感了,甚至觉得是无聊。

我甚至要刻薄一点说,有些坏人死于权斗,本人也是一种对权力生态的净化。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抱歉,原谅我这样看待问题。老铁们应该清楚,在2020年,我曾写过一组多达十余篇的系列评论,就是在聚焦成都大学书记与校长那场绝世内斗。

当时,那个叫毛洪涛的党委书记,也是发了朋友圈后自杀了,他临死前在指控校长如何拉帮结派,如何搞阴招泄愤拉,当时还被很多人标注为“以死明志”,进行“死谏”,搞得一些写手要死要活的把毛书记标傍成绝代英雄,要捍卫正义。

我当时就不以为然,原因有很多,不想再重复发。但有个基本判断是,毛书记临时前在朋友圈的那个所谓“死谏”,属于官场话语体系,透着浓浓的权力味,是在向上级领告白。

这种官场缠斗,根本就没把普通人眼里。

一边说着坚持书生气节情怀,一边拼命追求官场权力人生。这也是一种两面人,我认为是鄙陋不堪的。

现在之所以要说这些,就是想说高校内部权力派系斗争,只是官迷们的游戏,普通的正派人士和专业人才,不要参与,不要成为受害者。

按照这个逻辑,我们来看一下这次被逼自杀的李某铜。

这里我要摆观点了,尽管我也有同情和悲悯,但是,真的不要再把这事再标傍为什么“死谏”了,可以追求真相,但也不要认为这样的非正常死亡,本身赋含多少正义的价值。

因为不论是从三观来看,还是具体行为来看,李某铜之死,还是自己格局小了,观念鄙俗了,行为非理性,甚至,可能自己突破法律与文明的底线了。

卿本才子,奈何做奴。

我最意难平的是,李某桐他明明可以靠专业才华过上很体面和有尊严的人生呀。

要知道,李某桐研究生毕业于西安音乐学院,后来在俄罗斯格涅辛音乐学院、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进修,拿下了声乐博士,还获得过第六、第八届甘肃省文化厅声乐比赛一等奖、第十一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甘肃赛区银奖、第23届pietro argento国际声乐比赛西安赛区金奖。

这一切,都意味着李某桐与毛书记是不同的,说白了,这就是专业精英,完全没必要去混官场,搞权斗。

你管他什么派系斗争,你管他们杀得如何昏天黑地,自己就纯做专业的,怎么也还是有吃口饭的空间吧。更何况,李某桐的专业水平已经抵达到一定高度,此地不留爷,自我留爷处,哪怕依然做个音乐培训老师,也绝对能拥有很优渥的生活。

事实上,网上有很多李某桐的同事和学生都夸他人是温和的,很爱教学,对学生很好。尽管这个调调与当初人们评价毛书记是一样的,但是,我更愿意相信这种靠专业能力换来的评价。

不应爱风尘,却被风尘误。

说白了,李某桐不是毛书记那样的官员,但是,却成了上层权斗的牺牲品,成了炮灰。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那些上层领导的事目前尚不清楚,但李某桐说他曾以行贿十万的方式被引进的,引进后帮着领导“干坏事”,这只能表明,他本身就跳进了权钱交易的陷阱,成了权力的工具人。

最后,被逼到跳楼,看似可悲,说到底,还是权谋不行,道行不深,这样的命 ,是自己选的,得认。而且,连自身都难以洗白了。

所以,对李某桐的死,我尽管觉得很可悲,但是,更觉得很失望。

一个今年才32岁的博士,一个去年才刚刚结婚的年轻人,一个有着声乐专业技能在哪里都能谋口饭吃的手艺人,最后竟然以这样非正常死亡的方式了却短暂一生,这是废掉的人生,这是失足的人生。

对此,我既不愿同情心泛滥,更不会将之标傍为““死谏式”的正义之战。反而,我觉得,这件事应该给所有专业人才敲响一记警钟。

这年头,还是在把自己命运托付给某个权力,还是在幻想着通过权力交易来为专业发展铺路,甚至不惜干下违法失德的事,其实就是自寻死路,就是自我遭贱。

死者为大,我这话很多人听着肯定不舒服。但是,我们必须正视一下问题性质,李某桐自认行贿是就是自我认罪。此外,他说的帮领导“干坏事”,更是令我也毛骨悚然。

随便联想一下,像这种学前师范学院的学生,很多都是涉事未深的小女孩,如果他们干的坏事伤及这些年轻人,那真的就是伤天害理了。

这些年,我见过太多原本可以在专业上实现自我的人,但是,因为过于迷恋权力,总想遇到官场贵人,来踏进人生快车道,整个人都变得迷迷怔怔,精神分裂。

李某铜是没有抑郁症,但是,三观畸形也是一种病,一个普通教师沦为权力工具人和背锅者,自己又没能力洗白,精神崩溃也只有死路一条。

我过去很多次写了,道行不深的人非要哭着喊着不惜代价往权力场挤,最后很可能遭遇被夹死了的悲剧。

但是,在这个官本位很严重的社会,这些话听不进去。不但听不进去,而且越来越少的人还在信仰专业和手艺,这种价值观错误,一定是要害死人的。

当然,李某桐之死背后可能有很大的黑幕黑洞,但是,关注这些东西已经没有多少价值。成都大学那场权斗多猛,前段时间还不是看到校长依然还是校长,书记坟头已经杂草丛生。在别人的游戏场,刷自己那点存在感了,像一片落叶掉进水里,连个涟漪都没有。

李某桐的死,真不知道能惊醒多少权迷者。但是,我还是要呐喊,珍惜专业,信仰手艺,你不介入权力的游戏,往往就能有个独立回旋之地。

当然,专业的人才也可能是要当炮灰的。但,做站着倒下的炮灰,也比做行走在黑暗中的小鬼要有尊严,至少还有一丝死者的荣光。。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本不爱风尘,别被风尘误。

这人世间,没有仕途,还有学途,还有爱途,还有征途,只要正派的活着,只要凭本事吃干净饭,就一定能活出个人样子!

作为一介书生,我尊崇真正的知识分子,对那些抢天哭地去进行权斗,最后败到生不如死之境的权迷和功利主义者,我真的没有多少同情了,更不会从他们身上发现任何正义价值。

李某桐之死,是一个专业主义主动赴死的挽歌,同时也是一粒误闯权力场的无价值炮灰。

来源: 红星新闻/人格志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63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