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创新高 专家:尚未彻底回温

澳纽资讯 编辑精选

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在今年3月创下历史新高纪录,达到190亿澳元(约12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成长了31%,这主要受惠于铁矿石和中国解除煤炭禁令有关。不过业界和专家都认为,中澳贸易若想完全恢复到正常水准,恐怕仍须至少数个月的时间。

澳大利亚统计局週四(5月4日)公布3月澳大利亚进出口数据,表现相当亮眼,澳大利亚对中国的铁矿块和铁矿粉的3月出口量,分别比2月增加24.3 %和17.7%,运往中国的动力煤也一口气成长了125%。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同时,由于中澳贸易关系的改善和出口增加,澳大利亚3月的贸易顺差提升至澳币153亿元(约103亿美元)的历史第二高点。

路透社报道,总体而言,盡管受到限制,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仍在激增,从2019年的1490亿澳元(约1003亿美元),增加至去年的1750亿澳元(约1160亿美元),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蓬勃发展的铁矿石贸易,这对中国钢厂来说至关重要。

澳大利亚工党政府将以恢复不受限制的贸易作为优先事项,而中国结束煤炭限制是一个早期的胜利。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Penny Wong)去年12月访问了北京,澳大利亚贸易部长法雷尔(Don Farrell)也预计即将访问中国。

“我们都在努力稳定与中国的关系,我们在贸易局势中遇到的问题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法雷尔週一(1日)在接受天空新闻(Sky News)访问时说,他将很快前往中国讨论贸易问题。

法雷尔说:“它们(中澳贸易问题)不会在一夜之间得到解决,但我们需要持续推进,一个接一个(解决问题),我对此充满希望。事实上,我相信我们会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以及与中国政府悬而未决的问题。”。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关系到底有没有回温

《悉尼先驱晨报》4月18日报道,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4月中曾访问澳大利亚,是6年来首位访问澳大利亚的中国政府高级官员。这引发了人们的猜测,即中国对澳大利亚200亿美元出口商品实施的贸易制裁将会取消。

此外,来自澳大利亚公司的高管代表团也在4月赴中国访问。该行程是由澳中商会安排,也是3年来首个澳大利亚的产业代表团访华。

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去年在澳大利亚投资14.2亿美元,几乎是2021年的3倍。然而,这仍然是自2007年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和悉尼大学开始编制报告《揭秘中国投资》年度报告以来,第二低的年度投资金额。

纪录上,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最高的一年是在2008年,当时中国企业大举采购,在澳大利亚投资了162亿美元。

澳大利亚在今年2月以国安为由,阻止了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稀土矿业投资。对此,前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芮捷锐(Geoff Raby)呼吁联邦政府,应为中国公司提供更明确的信息,说明他们可以投资哪些行业,以及哪些行业领域受到限制。

“多年来,(澳大利亚政府)做出了一些糟糕的决定,我认为这让所有中国投资者对投资澳大利亚都非常谨慎。”芮捷锐表示:“他们(中国)想投资(澳大利亚),投资符合他们的利益,他们这样做也符合我们的利益。”

芮捷锐4月时曾与其他工商界人士、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会面。他表示,吸引更多中国投资进入澳大利亚的必要性,必须成为修复两国贸易关系讨论的一部分。

恢复贸易比想像中更困难

路透社报道,自从中国首次在政治争端中封锁一系列澳大利亚进口商品以来,3年多以来中国的贸易限制正在放宽。但事实证明,恢复贸易比停止贸易更具挑战性。

去年年底的一次领导人会议为两国关系初步解冻,中澳上个月同意在3个月内解决大麦关税争端。

中国在1月份放宽了对煤炭的限制。但3个月之后,3月份中国对澳大利亚煤炭的进口量,仍是2016年至2019年平均值的三分之一。

澳大利亚官员和出口商表示,由于中澳双方竞争、以及对外交解冻时间长短的谨慎态度,中澳贸易能快速恢复到限制前水平的愿望变得难以成真。其中,煤炭贸易的缓慢恢复表明,恢复市场、物流和对限制产品贸易的预期,可能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时间。

“这些事情需要时间,没有魔杖可以让一切恢复正常,这将是一个长达数月的缓慢过程”,澳中贸易委员会主席奥尔森(David Olsson)说。

不会牺牲新市场

澳大利亚矿商在中澳关系紧张期间,已找到了新客户,也不再提供焦煤优惠价格给中国。与此同时,来自俄罗斯和蒙古的煤炭,更占据了中国市场。

在澳大利亚,几家葡萄酒、木材和肉类生产商表示,他们不会以牺牲新客户为代价来优先考虑中国市场。澳大利亚养牛协会主席富特( David Foote)说:“失去我们辛辛苦苦建立的新业务将是短视的。”

贸易商表示,由于官僚系统的惰性,消息要花数週时间才能传到中国海关官员那里,他们必须访问8个中国政府部门,才能对许可证进行分类。有买家表示,至今年2月为止,澳大利亚煤炭尚未进入中国的进口许可证系统。

“中国煤炭贸易商现在看不到签订长期合同的动力”,一位驻中国的煤炭贸易商表示,理由是高库存和中澳关系再次恶化的潜在风险。

来源: 德国之声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5,30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