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采访走线的中国大姐 胡锡进:她不代表海外华人

社会新闻 编辑精选

美国之音中文网发了一段采访视频,一个看上去50几岁,操流利汉语的“中国大姐”在美墨边境随着其他偷渡客冒险泅渡界河,抢着在美国有关非法移民的第42条法案废除之前进入美国。该视频流传到中国网上,引来截然不同的评论。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老胡要说,我打开那个视频,首先产生的情感就是同情那个“大姐”。毕竟她冒着危险强行游泳渡河,如果有闪失,命就没了。而且她很像是只身偷渡美国,只有那么一小包行李,去了以后又该如何生活呢?她让我第一眼仿佛看到了一些境遇比较差出去闯世界挣生活华人的背影,尤其是前些年中国很穷时那些华人偷渡客的背影。我不知道之后这位“大姐”会不会被扒出一些别的什么事情,但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

同时我还要说,这位“大姐”已经代表不了今天海外华人的形象了。疫情之前,每年从中国大陆去往国外的人达到近亿人次,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合法出国并且合法进入各国的。去往美国的中国游客2018年也有290万人次,偷渡出国的比例已经变得非常小。过去福建有几个县是有名的“偷渡之乡”,如今偷渡问题在那些地方已经大为缓解。

这位“大姐”究竟来自哪里,什么身世以及是什么原因让她以这样决绝的方式不顾危险和巨大不确定性偷渡美国,我们不得而知。据称近段时间,大批偷渡客从南美拥向美墨边境并进入美国,中间有一些是中国人。我想这更多是南美向美国的非法移民潮,偷渡客无论是什么国籍,他们来自南美各个国家,反映的是南美与美国之间的非法移民流向。另外我注意到,美国之音近来热衷报道这些移民中的中国人,极力朝政治方向引申,目的很不单纯,我们中国人一定要对美国之音的这些报道存个心眼。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移民总体上都是从经济发达水平低的地区向高的地区流动,欠发达国家的生计越困难,一些人向发达国家偷渡的动机就会越强烈。客观说,中国经过大规模扶贫,以及城市对农民工待遇的不断改善,中国人向发达国家实施偷渡的高潮肯定已经过去了。

像这位“大姐”,以她在视频中表现出来的勇气和吃苦耐劳的样子,她如果在中国国内,肯定不会是“吃不上喝不上”的。我不知道她是否很年轻时就去了南美,如果她重新做选择,她有可能会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或者通过合法途径在与外界的交往中为自己赢得一个更好的人生。其实如此在中国改变了命运的岂止成千万上亿,但美国的媒体是不会报道那些故事的。

中国毕竟很穷过,而且现在仍有一些生活很不如意的人,很多人按照自己的想象去国外闯荡,对那些很个性化的选择,我们无可厚非,我觉得也谈不上一些偷渡客“丢中国的脸”。他们的存在是中国真实现实的一角。但更不能说他们是现代中国的缩影,因为他们不代表今天中国人追求梦想方式的主流。如果有谁利用这个“大姐”来讥讽处在与美国战略博弈中的中国,尤其荒腔走板。美国就是仍比中国发达,对移民的吸引力当然也超过中国,有没有这个“大姐”的这段视频,我们对此都清楚。

然而我们更清楚的是,中国在快速进步,如今绝大多数中国人用不着像这个“大姐”一样冒险泅渡界河,去美国挣说不清楚的人生。中国这块土地和这里的人民很争气,我们自己在改变命运,一步一个脚印地让我们的国家和我们自己的生活好起来,让中国梦代替传说中的“美国梦”。是的,今天中国的高铁比美国多多了,一年销售的小汽车比美国多出一千万辆,我们的国家实现了全面小康,正在大步向现代化迈进。

所以,老胡最后要祝这个泅渡界河的“大姐”去了美国好运。同时我想对网友们说,让我们把自己的国家继续建得更好,让未来在南美讨生活一旦不顺利的“大姐”“大哥”们更愿意选择回到祖国,而不再选择冒生命危险泅渡界河,去美国“黑”下去。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相关报道:美墨边境的中国“走线客”: 渡河

从厄瓜多尔出发,穿过中南美洲的热带雨林,通过墨西哥进入美国,俗称“走线”。过去几个月来,以这种方式赴美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星期三(5月10日),在墨西哥边境城市马塔莫罗斯(Matamoros),我们遇到数名从那里渡河进入美国的中国“走线客”。

马塔莫罗斯与美国德克萨斯州东南部边境城市布朗斯维尔(Brownsville)只隔着一条格兰德河(Rio Grande),是很多移民聚集、试图渡河进入美国的地方。

分隔马塔莫罗斯和布朗斯维尔的格兰德河。一些移民已经渡河到达对岸的美国。

那里的河面只有大概20米宽,河水深及胸上下,似乎容易渡过。但当地人将这条河称为“勇者之河”,因为河底有很多暗流,渡河并非没有危险。

从马塔莫罗斯渡河进入美国的,大多是来自中南美洲的移民。对于在这里是否能遇到中国“走线客”,我们没有抱太大希望。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我们之前采访到的一些中国“走线客”说,他们一般是在深夜或凌晨越境,我们的在地同事也说没怎么在马塔莫罗斯的渡河点看到过中国面孔。

美国边境执法人员正在加筑栅栏。

我们拍摄了一个多小时,觉得可能不会遇到中国人时,突然有人用中文问我们是不是可以过河了。当天早些时候有美国边境执法人员在对岸加筑阻止移民越境的圆形栅栏,渡河活动有所停顿,在执法人员走后又重新活跃起来。

用中文问话的是一位约莫50岁的女士,只身一人,穿着绿色冲锋衣,拉着蓝色行李箱。

准备渡河的中国大姐。

她得知渡河没问题之后,迅速从蓝色行李箱中拿出装好物品的黄色背袋,绑在腰间,然后把行李箱扔到一边,走向陡峭的河边,跳入水中。一系列动作果断麻利,显然有备而来。

我们想要问她问题,但她不愿回答,在她跳入河中之前追问到她是“走线”过来的,大概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抵达马塔莫罗斯。

她一个人渡河,让我们和岸上其他围观的移民都感到紧张和不可思议,她平安游到对岸也让大家舒了口气。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不多久,我们又遇到了六名中国人,他们似乎是跟着蛇头来到渡河点。我们之前采访到的一些“走线客”说,他们越境会付给墨西哥毒枭集团(cartel)人头费,由他们带着翻墙或过河,每人(不管小孩大人)要付600美金。

准备渡河的中国人。

小朋友一家带着游泳圈,他们过河的时候有人帮忙。我们无人机拍摄的视频显示,他们到达对岸的时候,帮忙的人要求付钱,他们表示已经付过钱了,但是争执后最终还是又给了钱。

两位中年男士到达对岸后,还帮助在他们后面渡河的一些妇女和小孩。

这几位中国人也不愿意接受采访,其中一位中年男士在渡河前简单表示,他也是“走线”,花了大概两个月达到这里。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这些中国人为什么“走线”?我们无法从他们那里得到答案。根据我们采访到的一些中国“走线客”,他们选择这样非常规赴美路径的原因有很多:有人对中国的未来感觉没有希望;有人是小企业主,受到新冠疫情和清零政策的冲击;有人是因为遭受家暴。

尽管美国边境执法当局加筑了带刺的栅栏,但没有阻碍这些非法移民跨越这些障碍进入美国。他们上岸后往往会向执法人员自首,然后被送往移民受理中心拘押。

移民渡河上岸后到达美国布朗斯维尔的这个地方,然后被送到移民受理中心拘押。路边停着边境执法人员的车辆。远处蓝色帐篷是给移民做初步登记的地方。

根据不同的情况,他们会被拘押三五天到十几天不等,然后获释。他们被释放时会被要求戴电子脚铐或发给定位手机,直到他们的移民案件开庭。

来源: 美国之音/胡锡进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8,99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