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发模:博观而约取,精湛而极致——读《珠光禅诗》

文艺天地

李发模:博观而约取,精湛而极致——读《珠光禅诗》

人是人的食品,也是礼品。人老了,总爱把“人情”放在枕边,把回忆当码头,过渡向夜晚。

初识珠光,是经诗友罗广才在电话里介绍,说珠光禅师他将云游到遵义,言及此人可与之相交,珠光绘画,画中含禅,他多博观而约取,总感到他于冷静中爆发,平易里开花存在的意味。

记得有人曾写到:“诗人已断奶,但眼里总有乳房”。说的是母亲永在儿女的心中活着。

 

▲珠光禅师作品欣赏

当然还另有其意。

我曾请珠光参与遵义文朋诗友们共采风、同活动。旁观他在画上造句,其禅味,如听内心教训,画意创造的宁静,是闭嘴,更是微笑自带予人的启示。给谁呢?很选择读者的境界。

近日,读他创作的一册《珠光禅诗》300首,发现他的禅诗精湛而极致。他诗之行文顺天应人,即“顺乎天而应乎人”,字句的行走与流动一如在时日的途中与河流上,借助佛性的车船。天道酬勤,是人自我的努力,天才帮助大公之人。我曾说过,诗是给人输送意愿,修行之人,也是在红尘中坚持成长,诗人与常人心里的界限,一是求“老天保佑”,二是保佑老天。天若有私心,会失去公平。诗人还护卫着大地,因人所用,会失去公正。诗人诗中的字词仅是字斟句酌吗?不!是诗人跳动的心,是一滴一滴血或泪,是一声一声哭泣与向往的苦乐。诗行如是琴弦,仅是指法吗?不!是手指代替诗人向敬畏跪下和抬手给高尚以尊重。字句于诗中轻轻的放下和重重的抨击,是心跳悄悄的抚摸或重重的拳击。

读《珠光禅诗》,他诗中还可见思绪一缕绳子,人也被圈套过。但他的立意是让真人微笑,一批批春天也开花,他像李花梨花明白自己。

▲珠光禅师作品欣赏

佛性帮他注视内心。

从他诗中,可见创造性和蓦仿性。我想告诉他的是:诗是天然的,也是内心的。文是人文的,也是肤浅的。诗是神灵附体于诗人,即真理。文是在描述人之视听可感的百分之四,诗是在探索暗能量的百分之九十六。域外曾有诗人说过,大意是:上帝创造了有形的宇宙,把无形留给诗人,诗的存在是寻寻觅觅于虚无,也是一切。是过去、自在、未来,其言行的动词所创造的“合一”,永在一种过程中。

也就是说,文是可以完成的,诗只是过程。诗与文的距离,一如爱与欲的距离,诗的修辞须是思想和心灵。

文可以玩弄,诗要动真情。

还记得有人曾说过,“文学是一种文明状态,诗却是一种存在于文明之前和之后的状态”。

▲珠光禅师作品欣赏

在票子上都挤满了人的现实中,诗人自带食宿,在自然只提供好山好水,人文还动手动脚动心想的境地,诗人是“心子肚子都在跳动,脚杆手杆都在欢迎”,欢迎什么?“斟酒迎月上,泡茶等花开”。诗文最怕“在巴掌大的一页纸上,犯了个天大的错误”。那错是什么?是“家”有女为“安”,“富”因“宠”而“害”,而埋于“冢”。就人性进入佛性而言是将“且”为“宜”、和谐时空而“谊”……这期间的寓意和含义,文能说服一个人,以道理,而诗是“南墙”,许多头破血流回头拜诗,然诗不好为人师,诗没借口给人说话,那会消耗能量。诗知说与教只是磨砺,能点醒一个人,是读者悟到了么?还能接住吗?

以上感触,是我读《珠光禅诗》的收获,即“存心养天,学知利行”,格物也是格心。

诗词研究格律音韵,但也怕创伤立意,同时,也怕将现实过于想象和夸张,将读者引入迷茫。珠光的诗画,是把悟性送出去,将世界请回来。

难得。

2023年6月29日

 

附:《珠光禅诗》作品选

画禅之一

弄巧团团花雨落,一点深浅已是多。

真得那样好风景,如何这般不肯说。

画禅之二

深居泉急云气豁,孤烟偶直燕雀多。

道人写山忌画水,也恐笔浊败清波。

画禅之三

年来黄叶任飘零,烟霞抹尽万朵红。

黑白最是好颜色,巧涂高枝鸟不鸣。

画禅之四

山人兴来写百花,浓淡肥瘦依时发。

争奇斗艳恨春短,难料他日落谁家。

画禅之五

写石不成改画鹫,骛远好高丑秃头。

觉来震羽随风去,一上灵山脱骨肉。

观世之一

树下顽娃遣君臣,千古楚汉劳气神。

道貌观见笑不语,落子便成局里人。

观世之二

茅舍久空行人忙,露宿风餐爱晚凉。

车临渡口舷近岸,披蓑未必是渔郎。

观世之三

莫笑渔父终日眠,漏网高挂常清闲。

江里无风三尺浪,不是凫手别上船。

观世之四

来去应舍俱悲欢,各有自家一片天。

君知深处多云雨,莫畏寻道湿衣衫。

观世之五

谷音回荡雨磅礴,兀突百寻鬼斧琢。

心有蹊跷莫多看,免君夜梦遇阎罗。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卫宏图

 67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