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千万富翁自缢身亡:3个月被送3家医院

社会新闻 编辑精选

题图 ▲罗文忠于2018年朋友圈留影,彼时他正在“全球旅行”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湖南张家界千万富翁罗文忠,因“脑胶质瘤”术后与子女发生财产纷争,在其怒砸儿子居室后,被儿子罗某送到多家精神病医院治疗。25日早晨,罗文忠的近亲属告诉红星新闻,罗文忠已在23日下午身亡。长沙当地权威部门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记者确认了罗文忠的死亡信息。

罗文忠近亲属表示:当地警方告诉他们,罗文忠是在长沙岳麓区的湘德精神病医院用衣服自杀的,目前,罗文忠的遗体放在位于长沙雨花区明阳山殡仪馆。据长沙火葬场服务电话接线员称,罗文忠的死亡原因为“意外”,但其死亡证明信息尚为空白。岳麓区含浦派出所的民警将罗文忠的遗体送到殡仪馆。

▲罗文忠的遗体目前放在长沙雨花区明阳山殡仪馆

据此前报道(报道链接:红星调查 | 7楼28号床“精神病人”),围绕罗文忠是否有精神病的问题,罗文忠的直系亲属——儿子罗某、女儿罗某慧,与他的近亲属——姐姐罗文庆、妹妹罗文任等,成了两个对立的阵营。从5月底以来,罗文忠一直在精神病医院治疗。罗某认为,其父罗文忠是否患病,是医生说了算,“如果他没病,医院也不可能治。”但罗文忠的多名近亲属均认为,罗文忠系被“强制送医”,罗某利用自己是直系亲属的身份,钻了医疗系统对精神病人“谁送来谁接走”的收治漏洞。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此前向湖南省卫健委的相关质询做出回复称:罗文忠于2022年9月因头部不适在某医院诊断为胶质细胞瘤,术后出现了疑心重,觉得子女都是要搞他的钱,脾气大,言行紊乱。2023年5月26号,其因家庭矛盾再次吵闹,打砸门窗、家具,打儿子,在民警的协助下,罗文忠被送入了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器质性精神障碍。因治疗效果不佳,罗文忠于6月2日由其第一监护人——儿子、女儿,以及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的医生陪同,转到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继续治疗。主要诊断结果第一为“脑器质性精神障碍”,第二为“大脑神经胶质瘤并术后”。

罗文忠的近亲属表示,罗文忠之死是一个巨大的悲剧。目前,他们正从各地赶往殡仪馆,“他头部肿得很大,我们要求进行尸检。”

冲突

罗文忠是湖南张家界市的一名千万富翁,其朋友圈信息显示,2018年他曾全球旅游,广泛记录各地风土人情。此外,他还是张家界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其拍摄的当地风光作品,常被一些机构收录展出。近期,罗文忠在精神病医院封闭治疗的情况引发广泛关注。

▲罗文忠生活照

罗文忠身边好友、社区干部等人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罗文忠日常表现无异于常人。罗文忠妹妹罗文任等近亲属认为,他是被其子女“强制送医”。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罗文任的委托代理人曹远泽介绍,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极端情形下才可以对其实施强制住院治疗,该极端情形应当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患者属于严重精神障碍患者,二是患者有自伤行为、自伤危险或者危害他人安全、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

8月18日凌晨,罗文忠的儿子罗某曾注册社交账号公开了罗文忠的部分病历,并对罗文忠就诊情况作出解释。

罗某表示,罗文忠于去年年底在湘雅附一院接受了“全麻下行左侧额叶占位切除术”后“(他)总是怀疑我和姐姐欲意谋夺其财产,限制我行使物权(出租房屋),阻碍承租人的正常装修……在我拨打110报警电话,公安民警处警后,我父亲的行为并未有所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种种迹象均让我不得不怀疑,其精神状况是否正常。”

罗某说,其携带父亲病历,向阳湖坪精神病医院(永定区)、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慈利县)咨询,接待医生均给出“一致明确意见”,认为其父亲的现实行为,符合“脑器质性精神障碍”的典型症状,且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接受我父亲的所有病历资料后,明确表示可以接收我父亲入院治疗。”

▲罗文忠在其子罗某家打砸视频截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据罗某书面回应:“5月26日,我父亲怀疑我和姐姐谋夺其财产。对我进行了人身攻击,并在家中进行了打砸。在打砸前,我父亲即已拨打110电话报警。在我父亲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打砸物品、110民警现场处警时,我即拨打了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电话,请求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收治我父亲。罗某表示,在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的医疗车到达后,110处警民警给我父亲打电话让其下楼。我父亲下楼后,在公安民警的见证下,我、我的两个表哥、出警民警协助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的医护人员,将我父亲带上医疗车。随后,我父亲入住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接受精神病治疗。”

送医

罗某称:“我父亲在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治疗期间,我父亲的姐姐即我大姑,通过‘非正常情况会见、不间断要求医院放人’等方式,阻碍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对我父亲的正常医疗的行为”。记者了解到,罗文忠有一个姐姐两个妹妹,自罗文忠被送入精神病医院后,罗某的姐姐和两个妹妹即展开对他的“营救”。对罗某的前述说法,罗文忠的妹妹罗文任等近亲属称,她们始终配合医院的诊断、治疗工作,只是希望医院能依法收治、慎重收治。

罗文忠的姐姐叫罗文庆。罗文庆的女儿张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其舅舅罗文忠在做手术前,她查资料得知,一些“脑胶质瘤”患者在术后会出现性格改变、情绪暴躁的情况,故而她还特意交代家人,要照顾好舅舅术后的情绪。

罗某表示,其父亲的同居女友也曾向他姐弟表达过“你爸爸是不是有精神病的疑虑”。罗文忠的这名同居女友告诉红星新闻,罗文忠术后行为正常,只是脾气比以往“急”,“他跟我说话逻辑非常清楚,整个人都是很清醒的。”

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的唐医生(化姓)称,他是考虑到罗文忠的“脑胶质瘤”病史,“才决定收他进行观察的”。唐医生没料到,罗文忠成了他在该院精神科工作十余年来,遇到的“最棘手”的病人。他告诉红星新闻,罗文忠入院后,其家人“各种意见难以统一”。

据罗某描述,其大姑(罗文庆)的行为,让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不堪其扰,“在我父亲仅在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7天的情况下,在我向医院请求继续治疗被拒的情况下,我不得不将我父亲转院至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继续治疗。”

对罗某这一说法,唐医生的解释并不一致。唐医生称,罗文忠家人的行为,已影响到医院的医疗秩序,但罗文忠的病情并没有严重到“非要转院”的程度,像罗文忠这样的患者,15日的疗程结束后就能出院,故他当时决定只负责收治罗文忠15天,“15天后,不管有没有人接,我都会放人,但罗文忠的家人,最后还是把他送去了长沙”。

病历

病历显示,罗文忠在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住院的时间,为今年5月26日至6月2日,入住科室为六病室六病区。罗文忠的门(急)诊诊断为“脑器质性精神障碍”。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精神科入院记录显示,罗文忠“缓起疑心病、脾气大、行为紊乱、睡眠差5月余”。

罗文忠家人代述:患者在手术后,表现为明显易怒,情绪不稳,疑心重,觉得子女对他不好,不孝顺……对任何事情表现得不放心,敏感,经常无故生气、脾气大,曾多次发生口角……在2023年3月曾有持刀追赶儿子的情况发生……2023年5月25日曾到儿子单位吵闹不休,要求单位领导调解。

▲6月2日,罗文忠从张家界市精神病医院出院

在出院记录上,罗文忠的入院诊断及出院诊断均为:1、脑器质性精神障碍?2、人格改变?3、继发性癫痫4、高血压病。医院根据病情对罗文忠予“丙戊酸镁缓释片稳定情绪”,“患者精神状况无明显改善,考虑到患者自身家庭原因,予转上级医院就诊”。出院时,罗文忠精神、食欲、睡眠等一般状况尚好,“因患者住院时间较短,病情仍不稳定,但因家属及自身对疾病存在异议,遂转上级医院就诊明确诊断,遂予出院”“转上级医院继续治疗”。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的躯体疾病精神科(男)对罗文忠继续治疗。该科室于7月31日作出的一份罗文忠的“病情简介”称,罗文忠在“脑胶质细胞瘤”术后,“缓起出现疑心重、觉得子女都要搞他的钱,脾气大,常因各种小事摔东西、打砸物品,言行紊乱,对任何事情表现为不放心、敏感,觉得子女不孝顺,觉得别人都针对他,夜里睡眠差。”

罗文忠在躯体疾病精神科(男科)被封闭治疗了超过70天,最终于8月14日出院。该院相关科室负责人称,医院此前曾通知罗文忠子女接其出院,但其子女始终没有露面。罗某此前向红星新闻记者解释,因医院是封闭式治疗,故他本人并没有在长沙。

▲8月14日,罗文忠被子女从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接出院

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于8月14日作的出院记录显示,罗文忠入院时:举止不自然、意识清晰,定向力可,交流被动合作,否认幻听、诡辩,存在被害妄想,觉得子女都要谋他钱财。其情感不稳、冲动、打人、易怒。出院时,罗文忠状况如下:表现不安心住院,医疗尚合作。意识清晰、定向力尚可、交流接触合作。否认幻听、诡辩,仍存在被害妄想,觉得子女都要谋他的钱财。智能正常,情绪较前稳定,意志活动改善。

死讯

7月19日,罗文忠向外界手写了一封《申诉书》,称自己没有精神病,“医院偏听偏信,完全不顾我精神状态正常的事实,控制我的自由,强行为我用药,对我的身心造成极大损伤。”7月20日的一段视频通话记录显示,罗文忠明确地告诉他的姐姐和妹妹,他在医院内“生不如死”。

▲罗文忠手写的“申诉书”

精神疾病患者的收治,一般采取“谁送来谁接走的原则”。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否认罗文忠“被精神病”,但同时也表示,为避免一些家庭关系复杂的直系亲属或监护人“钻空子”,今后加强与患者户籍地警方、社区的联络。

湖南省卫健委称,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是三甲公立医院,收治流程有规定,不会对病人随意收治。就罗某在本事件中可能存在的非法拘禁、虐待行为,罗文忠的姐、妹日前向张家界市公安局永定分局提交了一份《刑事控告函》。8月23日,该局作出《不予立案通知书》,称该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

▲8月23日,张家界市公安局永定分局作出《不予立案通知书》

罗文忠的妹妹罗文任称,对该《不予立案通知书》,她及姐姐已决定申请复议。她说,罗文忠于8月14日出院后下落不明,罗某告诉长沙警方,他已经将父亲送到其他医院“继续治疗”,但罗某没有透露具体是哪家医院。

罗某在社交媒体上书面解释称:“为避免我父亲的治疗再次遭到人为地、恶意地干扰,我对所有人拒绝透露我父亲现在医疗的具体名称和地址。”他说,他对登记在其父亲名下的各种财产“没有任何觊觎之心”。罗某公开的一份《离婚协议》及《补充协议》显示,早在2006年及2007年,罗文忠同意将他与屈氏(罗某生母)的夫妻共同财产,“全部归屈氏所有”。

罗某此前称,他将选择北京的一家鉴定机构,继续对其父亲做精神病法医学司法鉴定。“如果我父亲被鉴定为精神病人,我父亲的妹妹、朋友,谁愿意担任其监护人,我一定第一时间为其办理相关手续,并及时足额支付赡养费用。”罗某的代理人、湖南向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熊志刚亦发布了一则公开的律师函称,将通过法医学司法鉴定罗文忠的精神状态,如若其精神正常,其子女将立即为其办理出院手续,接回家中颐养天年,“并愿意接受此前行为的一切法律后果。”

该律师函于8月21日发布,两天后的8月23日,罗文忠身亡。

来源: 红星新闻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21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