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女生在“戒网瘾学校”遭教官性侵 学校封锁丑闻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江妙遭遇性侵的事被封锁在学校里两个月

今年年初,多家媒体曝出位于郑州市中牟县的河南省雅圣思素质教育基地(以下简称“雅圣思”)打骂体罚学生事件,其行为包括“扇巴掌、喷辣椒水、背轮胎跑步”等。1月28日,中牟县通报称,调查组已对网络举报内容及该公司进行调查。然而在调查结果还未公布之时,学员江妙向深一度表示,去年10月,她在雅圣思遭到了教官的“强奸”。

受害人江妙时龄15岁,因为“叛逆”“同性恋”“不上学”“抽烟”等原因被母亲送到雅圣思,而李某某正是这里的教官。此案于2023年7月11日在中牟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公诉方认为李某某作为培训机构教官,与未满16岁已满14岁的被害人发生性关系,建议以负有照护职责人员性侵罪,对被告人李某某处以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直到案发后两个月的2022年12月26日,江妙父母才得知此事。他们送女儿进雅圣思是希望女儿能变“听话”“懂事”一点,没想到女儿却在里面遭受了不可逆的伤害。最让江妙愤怒的是,在10月到12月期间,这个事情在学校里几乎人尽皆知,却完全被封锁在校内。为了让事情传出去让外界知道,她试过写小纸条,与校长打架,冲着校门大喊“报信”……但尝试都一一失败了。

雅圣思学员受训(受访者提供)

围墙和纸条

江妙再次从梦中惊醒。自从1月初从河南雅圣思素质教育基地回家后,她已多次梦到自己被人按坐在床上,强行扼住手和腿,绑进面包车里。这让她一次次想起,两个多月前发生的那场噩梦。

据江妙和其他几个学生介绍,雅圣思的校园位于郑州市中牟县郊区的一个封闭式大院里,院中有一栋6层楼,100多个女生住在二楼大厅内,三楼和四楼住着300多个男生。

公开资料显示,河南省雅圣思素质教育基地隶属于河南省雅圣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位于郑州市中牟县,注册日期为2018年10月,经营范围为教育辅助服务、教育咨询服务、心理咨询服务、体能拓展训练服务等。据官网介绍,该基地招生主要面向10-20岁有烟瘾、酒瘾、早恋、自卑自闭、厌学逃课、离家出走、暴力倾向、心理人格异常、打架斗殴、与父母沟通困难、亲情冷漠、奢侈消费的青少年。

这个封闭式大院只有一个黑色的大铁门,学生们只有在午饭和晚饭的一小时可以进出,大多是去门口的小卖部,除此之外,学校门口就只是一条公路。之前有学生想在这个时间逃跑,被教官抓了回来,当众挨打。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手机和电子产品第一天进校的时候就被没收。在深一度的采访中,几名学生表示,在这里,学生的自由被限制,还会遭遇体罚。“教官拿一米长的塑胶水管抽人,被抽到的地方,会变得黑紫,好几天下不去。”江妙说。一个18岁的学生在采访中说,“殴打、辱骂每天都有。校规说什么不打不骂,但是其实也就那种新人教官(不打),那些老教官打人、骂人都是常有的事,校长也不管。”

在这个地方,江妙前前后后住了近9个月。最煎熬、难捱的是最后两个月——被教官性侵之后,到终于可以离开的那两个月。被性侵后的每一天,她都在一张纸上画一道,她怕在里面等待的日子忘记了时间。

在她的讲述中,因为学校认为她“出事”了,所以除了吃饭、睡觉,教官们都不让她与其他学生在一起,白天她由校长的一个亲戚看着,什么也不让做,也不能正常上课。

她写了很多纸条,每张纸条上她写:我被“强奸”了,告诉我爸爸妈妈,每张纸条下方都写了父母的联系方式。因为没有私人空间,她把纸条藏在军训服胸口的口袋里,随身带着,每次有学生毕业离校,她就想办法塞一张给对方,拜托他带出去。这样的纸条,她记得自己至少传出去了10张。

12月,校长陈米民发现了她向外面递纸条的事。她记得那天,距离她被爸爸接出去还差十天左右。她和所有学生一起端着饭碗,蹲在操场上吃晚饭,她吃完饭去卫生间时,被陈校长拦住了。

江妙说,校长亲自搜她的身,军训服上两个兜里搜出了一堆纸条,除了“求救信”,纸条上面还记录了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今天距离“强奸”多少天,陈校长找了“我”,和“我”说了什么;某日,“强奸犯”的妈妈找了“我”,她说了什么;某日,我找某老师,说了什么。江妙记性不好,又想“留证据”,就把这些事情一一记下来。

校长要没收这些纸条,江妙不让,和他抢,抓他手臂,大声骂他,最后纸条还是被没收了。她什么“证据”都没留下。“后面我就总闹,隔一周我就闹一次”,江妙不怕风言风语,她恨不得这件事让所有人知道。“人们不知道的话,这个事情永远会封闭在这个学校里面。”江妙说,她害怕的是这件事和学生被虐待的事情一样,被封锁在校区里。

去年年底,有领导来学校视察,他们正在对面的校区里,江妙趁机冲着校区门口大喊,“我被强奸了,学校不给我解决”,喊到她自己觉得都“崩溃了”,很多老师在她身边拉着她,有个老师哄她说学校不是不给她解决,正在解决着呢。

由于看不到希望,渐渐地,江妙觉得自己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她不想和任何人交流,就想一个人呆着。一整天一整天在宿舍的床上睡觉,白天也不下床,下来就想哭,经常有轻生的想法,“但是我想到自己要是轻生了,他(教官)会不会还和家里人和和睦睦的?我就觉得还得活着。”

知道女儿的遭遇后,江妙的爸爸在雅圣思门口拉起了横幅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香烟和性侵

江妙所称的“强奸”,发生在2022年10月27日下午。在她的讲述中,当天上午,她才和教官李某某第一次正面交流,“以前都没有什么联系”。上午她在路过教官宿舍的时候,在宿舍门口与李某某聊了两句,并向他要了盒香烟。在来到雅圣思前,江妙就有抽烟的习惯,她会找跟她关系好的老师要烟抽,“他给了我一盒,然后我当时拿着烟就走了,没有进他的宿舍,就是在门口。”江妙说。

吃完午饭,江妙在上厕所的路上遇到了从厕所里出来的李某某,“他看到我了,他本来是过去了,然后他又倒回来了”,江妙说李某某叫住了她,让她把早上的烟还给她,并用眼神示意说,放到厕所旁边的他宿舍的桌子上。

“我进了他宿舍之后,坐在凳子上,点了一支烟,和他聊天,他坐在床上。忽然他就走过来摸我,我当时愣了两秒,没有反应过来,他就把我从凳子上给拉起来了,然后就开始亲我,我当时反应比较激烈,就一直推他,我的凳子旁边是一个那种高的铁柜子,然后他把我摁在柜子上面,然后我就咬他手,咬了他手之后,他就直接给我摁床上了。”江妙说,从烟点上到被按在床上这之间不超过一分钟,就被迫发生了性行为。

教官李某某的说法和江妙的不同,关于2022年10月27日发生的事情,李某某在派出所的口供如下:

我和未成年人是发生性关系了,她是学生,我是教官,我是自愿的,她是不是自愿我不清楚。我们认识两个多月,见面次数不太多,算是朋友吧……

当天下午14:00,我在房间里准备躺着,江妙推门进来,她进来之后,把上衣脱掉,然后从兜里拿出来上午找我要的香烟,点了一根,她把香烟点了之后稍微吹了口气。我说我还要睡觉,然后她说也要在这里睡觉,然后……我和江妙发生了性关系,然后过了一会,江妙说时间太长了,得走了,于是穿上衣服就走了。

她走之后我在床上睡觉,下午(晚上)11:00校长的司机喊我,问是不是和江妙发生了性关系,我说是,他让我去收东西回家,不让再在那继续工作。

这起案件于2023年7月11日在中牟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根据中牟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2022年10月27日下午15时许,被告人李某某在该培训机构三楼宿舍内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案发后被告人李某某于2023年2月7日到公安机关投案。

庭审中,公诉方发表公诉意见,通过调取的证据证明本案被害人江妙系该培训机构的学员,因此本案被告人李某某作为培训机构教官,与未满16岁已满14岁的被害人发生性关系,构成刑法上规定的负有照护职责人员性侵罪的犯罪构成。被告人李某某尚未得到被害人谅解,社会矛盾尚未化解,本案的量刑部分,综合全案情节,经研究建议以负有照护职责人员性侵罪,对被告人李某某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当日,中牟县人民法院宣布该案择日宣判。

逃离和报警

怕江妙在法庭上情绪过于激动,江妙的爸爸江涛没有让她在2023年7月11日开庭审理中出庭。江妙站在法院门口等待庭审结果。她对现在的结果不满意,一方面觉得量刑建议轻了,另一方面认为雅圣思还没受到处罚。

在她眼里,雅圣思的“罪行”超过李某某,她认为雅圣思欺骗她,不让她把自己的遭遇和求助传出去。事情刚发生时,江妙想去找心理老师,但她说,自己恰好在楼道里遇上了校长陈米民,江妙就把事情原委告诉了他,校长立刻把她带到办公室,告诉她不要告诉父母,会帮她解决问题。

在雅圣思学校,每周学生可以写一封信寄给家里。每个学生写的每一封“报平安”信格式、内容都差不多,江妙说,“就是我在学校里很好,我在慢慢改好,你们放心”这之类的话,这是惯例。采访中,不止一个学生提到,学校会拆开检查学生每一封写给家长的信,如果不照规矩写,或者有抱怨学校的话,都会打回来要求重写。

江妙已经一个半月没写了,她故意这样做——来引起母亲的注意,不给家里写信反而是江妙向家里传递信号的办法。江妙说,一直没收到“家书”的妈妈或许是感受到了有些不对劲,在12月中下旬联系了招生老师“飞哥”,让“飞哥”给江妙拍个照片发过去。“飞哥”找到江妙,要求她配合拍照。

“我就说老师你把手机给我,我给她发个语音,拍照片就算了。”江妙保证,就在“飞哥”面前给她妈发语音,“飞哥”就把手机给了江妙。江妙一拿到手机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按着语音键,但是一路上还有很多老师,江妙害怕自己如果提“强奸”的事,会立刻被按住。

她飞快地跑,对着手机说,“我没办法在这学校呆了,你要是想见我的话,你就自己过来见,没必要拍视频拍照片。”发完这一条语音,江妙握着手机继续跑,直到过了两分钟,微信语音无法“撤回”了,她才停下。

过了会儿校长又来找江妙,要她配合拍视频,江妙不配合,手机一对着她,她就大哭大嚎,校长的视频也没录上。

这件事发生后,江妙的爸爸先后接到了江妙妈妈和学校打的两通电话,电话里只说“江妙在学校出事了”,让他赶紧过去。2022年12月26日,距离她被性侵过去两个月后,她终于见到了爸爸,把“强奸”一事的原委告诉了他。

被爸爸接出去后,父女俩在中牟县留了几天,报了警,和校方、警方商议怎么处理。江妙几乎每晚都哭,江涛不善言辞,就陪着女儿,守着她睡觉。

7月11日,雅圣思学校内部已搬空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我从来没被打服过”

回到老家后,江涛才告诉江妙的妈妈,女儿在学校里被教官性侵了,“我妈当时就是不相信,她说这不可能。”好几个月后,江妙的妈妈才慢慢接受了事实,有一回和江妙一起喝了啤酒,哭着向江妙道歉,说“妈妈对不起你”。

这次回来后,江妙能感觉到妈妈陷入了自责中,她总时不时地帮女儿吹头发,或者给她发微信说“今天做了红烧肉,你早点回来吃”。江妙知道,她在为前后两次送女儿进雅圣思而后悔。

这次是因为收到妈妈“不会再把你送回去了”的保证,江妙才回家的。平时母亲对自己管教严厉,“我妈就想我能好好听话、懂事、上学,不要抽烟、喝酒、打架、染头发。”但妈妈越是管她——给她朋友打电话让她们不要和江妙玩,晚上拔掉家里WiFi——她越是不服。后来,江妙在与校长对峙时,才从校长口中得知,是母亲在网上搜索了这所学校,并给校长打电话,让他好好管管自己。2022年3月17日,江妙第一次被父母开车送进雅圣思。

江妙在里面“好好表现”了快6个月,2022年8月26日江妙向校长和妈妈保证,自己已经“学好了”,妈妈把她接回了家。“我第一次回家,就跟她说那里打人,我以为她会心疼我,一定不会让我再回去。结果她跟我说,好好上学就不会让我再回去,她说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妙。”2022年10月7日,她因为逃学,又一次被送进雅圣思。

在雅圣思,挨训、挨打几乎是家常便饭。“有些学生被打服了,但我从来没被打服过,在外边的时候其实我也没有特别刚,但是到那个学校里面,越压我越刚。”江妙说。

从雅圣思回家后,江妙仍然不去上学,而且是彻底不上了。她开始在理发店学美发,和朋友一起喝酒、抽烟,晚上回家后,她就立刻进房间,反锁上房门——第二次被送进雅圣思,就是她睡着时被突然来的教官从床上绑进车里的。现在,她无法在没锁门的房间里安睡。

据爱企查信息显示,2023年6月6日,河南省雅圣思素质教育基地隶属的河南省雅圣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注销状态。2023年9月14日,深一度记者致电中牟县教育局校外教育培训监管科,该科室的工作人员称该学校已经关停。

分类: 中国新闻

(即时多来源) 中英中国要闻 Chinese/English China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91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