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换了3个CEO的OpenAI 上演现代版“宫斗”始末

人工智能 科技 编辑精选

题图: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

8年前,奥特曼与苏茨克维、马斯克等人共同创立了非营利组织OpenAI。几人曾一同缔造人工智能领域的顶尖产物——ChatGPT,如今却因理念不同而分道扬镳,不禁让人感到一阵唏嘘。

当地时间11月17日,OpenAI宣布CEO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将离开公司,由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接任临时首席执行官一职。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代言人,奥特曼被罢免一事不仅让众人始料未及,就连奥特曼本人事前也一直被蒙在鼓里。这场开展在全球最高价值创业公司的复杂“宫斗”直接引发科技行业动荡。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目前,视频流媒体网站 Twitch 的联合创始人埃米特·谢尔(Emmett Shear)被任命为 OpenAI 的临时 CEO。至于其能否稳住OpenAI这艘摇晃的大船还是个未知数。

“宫斗”事件始末

在奥特曼被开除后不出几个小时,联合创始人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宣布将与奥特曼共同进退。随后,奥特曼返回总部谈判,董事会受到了以微软为首的金主压力,开会商讨让奥特曼复职。几分钟后,在另一次视频通话中,布罗克曼被告知从董事会中除名,但可以保留自己的职位。

当地时间11月19日晚,董事会向员工公布商讨结果,称奥特曼将不会重返首席执行官的工作岗位,并将聘请谢尔担任首席执行官,认为其“拥有独特的技能、专业知识和关系,将推动OpenAI向前发展,是推进和捍卫OpenAI使命的唯一途径。”

OpenAI董事会不顾投资者要求奥特曼复职的呼声,强硬罢免奥特曼,当即引发了OpenAI超6成员工集体写信抗议,要求董事会全员下台,否则就辞职并加入奥特曼在微软的团队。20日,联名员工人数不断增加,达702名,占OpenAI全体770员工的9成。随后,OpenAI创始人之一的伊尔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致歉并表示从未打算伤害OpenAI。

伊尔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

伊尔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更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前脚OpenAI刚把自己的创始人解雇,转眼微软CEO纳德拉就在社交平台上表示,奥特曼和布罗克曼将加入微软,领导一个新的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团队。OpenAI的这场权力斗争也终于迎来尾声。

全球科技创新论坛秘书长罗军表示,奥特曼突然被OpenAI董事会解职,值得关注的是他作为技术派,在执行层面做了很多工作,与董事会肯定存在很多的沟通不充分的地方。

奥特曼离职背后

安全性和商业化的观念相背离

此前,OpenAI就奥特曼被罢免一事给出了解释,称这是董事会在深思熟虑的审查过程后得出的结果,“他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并不一贯坦诚,阻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的能力”,董事会不再相信他继续领导OpenAI的能力。

不过,大家普遍认为所谓的“不坦诚”背后另有隐情,可能涉及内部权斗。

奥特曼和苏茨克维

奥特曼和苏茨克维

OpenAI领导层变动的核心到底如何,还得从董事会核心成员之一的苏茨克维说起。苏茨克维在公司内部创了一个“超级联盟”团队,其宗旨就是保证未来GPT-4不会对人类造成伤害。

而作为“激进派”的奥特曼则让苏茨克维及其他董事会成员产生担忧,认为他可能会通过部署最新的突破性技术而过快推动AI发展。据悉,奥特曼一直在领导着GPT往更强大的能力训练,目前已经接近超级人工智能的阶段。

苏茨克维等人则认为,OpenAI应当安全地开发人工智能技术,工程师应该造福世界,而不是股东。其成立“超级联盟”正是为了在新版本的人工智能投入使用前,找到一种约束技术。双方的分歧让OpenAI内部的裂痕越来越大。

事实上,奥特曼领导下的OpenAI一直被认为偏离了人工智能发展的核心价值,对它的批判也由来已久。OpenAI创始人之一、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也认为其发展完全背离了初衷,今年2月在社交平台上表示,“OpenAI是作为一家开源、非盈利的公司创建的,以作为对谷歌的制衡,但现在它已经成为一家封闭的、最大利润化的公司,实际上被微软公司控制。”

紧接着,马斯克还同图灵奖得主约书亚·本吉奥、《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等人联名发表公开信,呼吁所有AI实验室立即暂停训练比GPT-4更强大的AI系统,为期至少6个月,以确保人类能够有效管理其风险。这份公开信,获得上千位人士签名响应。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除了对人工智能安全性的考量,商业性也是双方产生分歧的导火索之一。OpenAI的年化收入已达到13亿美元,而2022年的年收入仅为2800万美元。在奥特曼的带领下,OpenAI市值一路水涨船高,但其原本作为非营利性组织的性质却广受质疑。YC创始人Paul Graham曾评价他,“野心超过了硅谷能容纳的边界。”

OpenAI的巨变更应引起深思

今年年初,意大利数据保护局指控OpenAI违反欧盟数据保护法;紧接着,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开始调查OpenAI是否通过发布虚假信息损害了人们的利益,以及是否存在“不公平或欺骗性”的隐私和数据安全行为。

自OpenAI创建以来,AI安全一直是其关注的重点,但随着商业化路线的不断推进,相关问题也不断显现。我们对于OpenAI的巨变,也决不能只抱有看戏的心态,对AI未来发展的深谋远虑才是我们当下的首要考量。

罗军认为,当前我们所担心的是两个问题。第一,OpenAI的商业化是否已经形成,因为它虽然已经得到大众认可,但商业化还不清晰。第二,当前通用人工智能发展较为快速,已经超出我们的想象。

他表示,目前每天仍有很多人在训练通用人工智能,长此以往,人类对通用人工智能的控制或者约束、规范将变得更加困难,这或许也是OpenAI董事会考虑到的问题。

来源: 封面新闻

分类: 科技新闻

(即时多来源) 最新英语科技新闻 New Zealand English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65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