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指跌破2700再创新低亿万股民破防,股市何时能止跌转牛?

中国新闻 金融经济

内容提要:

周五,大A股市出乎市场意料地大幅度下跌,沪指跌破2700创新低。一个月A股蒸发16.1万亿元市值,令股民破防。著名的新股民胡锡进表示已无话可说了。只有启动第二次改革开放,才能推动经济发展从投资模式向消费模式的转型,消解债务率高企风险,阻止发达国家脱钩断链的风险,推动股市从弱市反转到牛市。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月2日周五,不是个好日子,因为这一天大A股市出乎市场意料地大幅度下跌,令几亿股民集体破防。

在一系列好消息的刺激下,1月23日上证破2700之后被强势拉回,并开始连涨4天,上证指数从2724一路涨到上周五的2910.22收盘,大涨6.8%。这一周从周一开始重新下行,连跌4天后,周四收盘已到2770.74点,跌了4.8%。几亿股民以为跌到位了,指望周五能够止跌反弹,开始新一轮上涨发红包的好行情,但不曾想弱市总是令人猝不及防。

2月2日午后,沪指失守2700点整数关口,一度最低下探2666.33点,尾盘半小时拉到2730.15点,当天振幅达到4.5%,比周四下跌1.46%。

可以说,周五整个陆港股市一片韭菜色。深成指下跌2.24%至855.77点,创业板下跌2.43%到1550.37点,北证50下跌4.8%至773.38点,恒生指数下跌0.21%至15533.56点。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截至2月2日,A股总市值67.6万亿人民币,按三郎写作此文时的7.1893实时汇率换算成美元只有9.4万亿美元。相当于3个微软市值、不足6个英伟达市值,只有65万亿美元美国股票市值的14.5%。

截至2023年底,A股总市值是83.7万亿。短短一个月零两天,16.1万亿市值灰飞烟灭,也难怪股民们心里难受。

对此,著名的新股民、资深媒体人@胡锡进 表示,今天A股再次暴跌,大家有多难过,同在市场中的老胡就有多难过。老胡还告诉大家,此时此刻,他作为一个“大V”,除了给大家当一个“出气筒”,没有更多可以说的。的确,老胡已无话可说了,毕竟前几天他才说过2800一些遍地是黄金的。

胡锡进无话可说,但三郎有话要说。

首先呢,三郎要给大家道歉。我今天盯着满屏绿色特别内疚。因为2月1日上午开盘不久,我就发现股市不对劲。沪指从1月23日的最低2724.1反弹到2924.31,累计反弹200点,然后开始新一轮下跌,2月1日开盘2773.42点,下跌了151.31点,吞噬了反弹部分的75.66%,在周三跌破了61.8%的最大止跌位2800之后进一步下行。

我纯粹从数据上看到了春节前沪指大概率会创新低的趋势。所以没有过多思考,就贸然将这一拙见发到网上,还询问大家,“只不过还没想明白,钻石底击穿之后的新底,该叫什么底?”

我老咒骂美国衰落、欧洲崩溃,但人家都没事。想不到我头天念一嘴,第二天就真的创了新低,对不起大家了。

其次,三郎想安慰大家,年前沪指击穿2600的可能性很低了,大家暂时安全了。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但也想与大家交流,就如我1月23日在《周一A股为何任性砸盘?因为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一文中所言,市场操纵、内幕交易、信息披露不规范、转融通、自动赎回型期权产品、汇率下跌、外资砸盘等等,这些小问题压根不是股市持续下行的原因。股市终究是经济的晴雨表,股市持续下行的问题,根本不在股市本身,而在宏观经济上。

认为搞什么几万亿平准基金,降息降准就能救股市的人,也是幼稚得可爱,因为这些措施无法解决宏观经济问题,因而可以制造短暂的反弹,无法推动股市的反转。

跳开股市,宏观经济面临三大问题:

一是供给严重过剩,必须尽快推动从投资推动经济发展模式向消费驱动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但转型需要改革国民收入分配制度,增加劳动力收入,提高社保水平,改革体制内外的二元化社保体制为一元化体制,但阻力极大,很难推动。

二是债务率高企,债务风险极大。2023年底我们的宏观杠杆率(社融存量/GDP)已达到300%,家庭债务收入比(家庭贷款余额/可支配收入总额)已接近145%,都远超老美。

很多人盯着我们的政府杠杆率还不到70%,而美国政府杠杆率达到115%,就以为我们政府还可以加很多杠杆。这种观点可能已导致了领导层的误解。因为美国政府债集中在国债,我们的政府债集中在投融资平台和公用事业单位。目前投融资平台70万亿债务,教育、医疗、公路、铁路等公用事业单位的50万亿债务(其中公立医院20万亿),人民银行把这些在国际上属于典型政府债务的债务,隐藏在“企事业”单位债务之中。实际上如果都加上这部分债务,2023年底,我们的政府杠杆率接近150%,美国政府杠杆率接近148%,我们也超过美国了。实际上,我们的政府、企业和家庭,都已经失去了可以继续承接货币宽松的债务空间了。

三是与发达国家脱钩断链的风险持续上升。我们在努力维系与发达经济体的联系,比如商务部又递交了加入CPTPP的申请。但我们要达到加入的要求,需要做的事情与我们这几年做的,恰恰是反向的。

而现在能够解决上述三个问题、鼓舞大家信心、引导看多预期、推动股市从弱市反转到牛市的措施,就是启动第二次改革开放。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来源:火星数据研究所

分类: 金融经济

(即时多来源) 英语商业要闻 Business English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63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