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园集团董事杨惠妍——接过一个烫手山芋

编辑精选 金融经济

即使当上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惠妍的衣着也依旧简单,她不爱张扬,行事低调,风格一如她的父亲杨国强。但面对碧桂园前所未有的困难,这位低调了多年的“女首富”,不得不隔三差五地释放公开露面信息。

1月15日,碧桂园集团更新了杨惠妍最新照片,一头俐落短发、身穿灰色大衣的她,面色凝重,现身碧桂园年度工作会。面对当下困难,杨惠妍表示,家族一定会和公司“同呼吸共命运”,“虽然公司现在面临困难,但梦想中的碧桂园从未改变。”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刚刚过去的2023年,对杨惠妍无疑是难忘的一年。2023年3月,杨惠妍接棒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出任碧桂园集团董事会主席。为了这一天,她准备了十几年,终于等到了权力交接的日子。

上任之初,杨惠妍自信从容地谈到对公司战略、业务收并购以及“家族企业”的看法。然而,踏入真实商业洪流后,杨惠妍并没有等来自己职业生涯的新show场,反倒撞上了碧桂园最大的一次风浪。

掌舵碧桂园11个月,“保交付、保经营、保信用”成了杨惠妍2023年的首要任务。而为了让公司“活下去”,杨二小姐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卖资产、减债务、拍卖股权。

如今,碧桂园仍在流动性危机中苦苦煎熬,但杨惠妍仍然没有放弃希望。“市场不可能永远上行,也不可能永远下行,市场总是存在的。”碧桂园管理层在2024年年度工作会议上如是强调。

01、努力走出父亲光环

杨二小姐当上碧桂园联席主席的第一年(2018年)业绩会,有媒体把话筒举到杨国强面前问他,“作为父亲,请给小杨主席一个评价”,杨国强想了想,诙谐的回了一句地道的顺德式英语,“very good。”

其实,从小被父母昵称为“豆豆”的杨惠妍,最早理想是当一名老师。然而,面对家族的责任,即使是家中娇女,杨惠妍也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道路,只能接受父亲的安排。

杨惠妍从小就被当作碧桂园接班人培养,十几岁就被父亲带在身边进出公司并旁听各种会议。杨国强最推崇李嘉诚,杨惠妍在美国读大学期间,杨国强也像李嘉诚教育儿子那样,让杨惠妍一边打工一边赚学费。

为了全方位培养杨惠妍,杨国强可谓言传身教。据媒体报道称,会议结束后,杨国强会再向她讲述,会议中说何种话有什么意义,甚至如何批评下属。不光如此,碧桂园上市之前,杨国强更是把自己持有的70%股票,一下子全给了杨惠妍。

2007年,碧桂园在香港上市当天市值就达到了1189亿港元,一夜之间,年仅25岁的杨惠妍,被父亲戴上了“中国女首富”桂冠,成为了亚洲最有钱的女人。

▲(来源/碧桂园集团公众号)

当时的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曾这样报道:“她的个人财富已经超过索罗斯、苹果的乔布斯和传媒大亨默多克。”福布斯一篇题为“爸爸的女孩”的文章中,将杨惠妍的首富之位,归结为“有个好爸爸和上市带来的财富膨胀”。

站在父亲的肩膀上,年纪轻轻的杨惠妍成了备受瞩目的“女首富”,并在此后十次登顶。但与之相伴的,是来自父亲的无形压力。如何当好碧桂园的接班人,成为杨惠妍的人生重任。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在父亲的倾力栽培下,杨惠妍一路拾级而上。2005年,25岁的杨惠妍刚毕业即加入碧桂园,2006年被委任为执行董事。2011年,杨惠妍已经掌管了碧桂园的采购业务。2012年3月,她升任碧桂园副主席,正式进入核心管理层。

父亲的一路耳濡目染中,杨惠妍的成长非常快。2018年以来,杨惠妍由碧桂园副主席调任为联席主席,与杨国强共同管理集团日常工作,并负责集团的战略规划。

此后的四年里,杨惠妍主要负责协助父亲处理集团日常工作,并对集团的战略投资和现有业务做新的探索。杨国强对自己的女儿也赞赏有加,他称赞自己的女儿性格稳重,思路清晰。

然而,杨惠妍并不希望只做家族的“符号代表”,她渴望的不仅仅是获得父亲的认同,而是走出父辈的光环。

正式坐上董事局主席之位的第一次业绩会,杨惠妍就对外表示,她认为碧桂园“不是家族企业”,并将自己定位成“职业经理人”。

那是杨惠妍第一次公开撕掉“家族”标签的时刻。在此之前,杨惠妍始终没能摆脱父亲杨国强的影响。无论是财富还是身份,皆是父亲赋予她的。在交棒前夕,杨国强在公司内部,仍有无人比拟的影响力。

即便被视为交接典范的杨国强,在交接权力时也还是留了一手。官宣辞任碧桂园董事局主席的当日,事必躬亲的杨国强仍然在工作。

但接过“权杖”的杨惠妍,思考的不再是如何获得父亲的权威认可,而是如何依靠自己的实力,成为真正拥有集团话事权的“女王”。

可想要翻身变成独当一面的话事人,杨惠妍需要用行动证明自己。

02、撞上最难债务危机

可惜的是,杨惠妍跳上的这艘巨轮,并没有赶上顺风顺水的时候。很快,这艘船迷失在狂风暴雨中。但上任之初的杨二小姐,并没有预料到形势的急转直下。

一年前,杨国强还曾在碧桂园内部的年度大会上,称“看到了曙光”。2023年3月,杨惠妍在年报中用这句话展望未来,“酷寒已过,暖春将至。”她还表示,要在接下来3至5年内提升一二线城市的开发销售占比。

在内部,杨惠妍已经有所行动。业绩会开完3天后,碧桂园58个区域公司,被砍到只剩29个。彼时,碧桂园的销售出现了一些好转迹象,2023年1月,碧桂园销售额为220亿元,3月卖到了250亿元。

但一季度的“小阳春”只是回光乍现,进入二季度后,碧桂园不光销售不乐观,融资也是一路磕磕绊绊。去年7月,碧桂园销售额迅速滑到了120亿元,碧桂园突然陷入股债双杀的漩涡中。

原本想大施拳脚的杨惠妍,迎面就撞上了地产下行周期的阵痛,一系列坏消息接踵而至。而在缺钱的危机关头,杨惠妍的一起慈善捐赠,更是引发广泛议论。

2023年7月30日,杨惠妍将20%的碧桂园服务股份,捐赠给了国强公益基金会,合计人民币64亿元。彼时,曾经的宇宙最大房企,已经进入出险前夜。

8月11日,碧桂园正式拉响债务警报,旗下11只境内债券,自第二天开市起全部停牌。债券总余额为157亿元,其中到期最早的,就是2023年9月2日要兑付的39亿元私募债“16碧地05”。

碧桂园称,公司遇到了自成立以来最大的困难,并顺带发布了一份让市场咋舌的盈利预警公告,“2023年上半年,碧桂园净亏损将处于450亿元至550亿元之间。”

伴随着出险信号,一份由杨惠妍和总裁莫斌署名的致歉信同时发布。杨惠妍在信中写道,“我们感到非常内疚,不管有多少理由,确实是我们自己做得不够好”,并表态要全力扭转困局。

然而,危机暴露后,外界开始将碧桂园和恒大反复比较,从债务规模、融资环境,再到项目规模和重整前景。而自恒大许家印被抓之后,有关“杨氏父女已离境”的谣言更是挥之不去,舆论汹涌袭来。

特殊时期,原本退居二线的杨国强突然高调出现在工地上,视察保交楼项目。为了打消外界顾虑,一向低调的杨惠妍,也开始频繁释放自己的露面信息。去年10月之后,碧桂园几乎每一个月都会公布杨惠妍的活动照片或发言信息。

而面对这轮最大危机,羽翼未丰的杨惠妍,不再试图挣脱家族赋予她的光环。几乎每次的对外发声,杨惠妍都言必谈其身后的“杨氏家族”。“家族肯定会砸锅卖铁支持公司”“家族肯定与公司共命运”。

就如今的资产规模和知名度而言,杨国强家族毫无疑问称得上广东顺德一带的“第一家族”。即使经过引入多名职业经理人,但碧桂园始终没能改变的,是杨家对企业的绝对控制权。

杨氏家族中人员庞大,亲戚众多,光杨国强的兄弟就有好几人。而伴随着碧桂园的一路做大做强,杨国强也对他们照顾有加。有相当多数量的杨氏亲戚,被杨国强委以重任,着力培养。

比如,执行董事杨子莹是杨国强的三女儿,非执行董事陈翀是杨国强的二女婿,地产副总裁杨志成是杨国强的侄子等。目前,碧桂园董事会的多个董事席位中,家族成员杨惠妍、杨子莹及杨惠妍的丈夫陈翀就占了3个席位。

而获得家族的力挺,也成了杨惠妍度过危机的重要支撑。碧桂园去年12月称,上市至今,杨国强家族已通过借款、增持股票、购买债券、以股代息等方式合计支持总额约410亿港元,且从未减持股票。

03、拿出优质资产还债

房地产市场风急浪高,到底该如何让碧桂园这艘巨轮平稳向前行驶?杨惠妍需要积极向外界传达一种姿态:碧桂园没有躺平,更不是下一个恒大。

面对“极端困难”局面,家族的表态至关重要。为此,杨氏家族向碧桂园提供了3亿美元的无息借款,杨氏家族也在出售名下的私人飞机。与此同时,碧桂园在管理上也实施了一系列自救措施。

首当其冲的是,竭力保障现金流安全。2024年1月22日,碧桂园将一份价值38.18亿元、包括广州5项物业在内的资产包,放在了货架上,它们分别是位于广州的公寓、酒店、办公楼及商业资产。这些十分优质的资产,被媒体评价为“碧桂园拿出了压箱底的东西”。

在此之前,为了维住局面,碧桂园已经连续套现了不少资产。譬如,2023年12月末,碧桂园卖出了碧桂园给珠海万达商管的投资后,回笼资金30.7亿元;2023年8月25日,碧桂园将广州亚运城项目26.67%股权以12.915 亿元的价格卖了出去。

据媒体统计,如果算上刚刚拿出的广州5项物业资产包,碧桂园当前共出售的资产价格已达93.165亿元。另有媒体报道称,受限境外债务压力,碧桂园持续寻求出售澳洲墨尔本、悉尼等的海外项目,以筹措资金兑付债务。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除卖资产套现之外,碧桂园也在最大限度削减支出。去年12月,碧桂园高层杨惠妍、总裁莫斌、执行董事杨子莹及非执行董事陈翀主动降薪至年薪12万元,并取消高管配车。同时,碧桂园还取消了高管体检报销、高管免费食堂等待遇。

各种动向表明,碧桂园正积极努力调整公司债务结构,努力盘活存量资产,希望通过资产出售、债务重组多管齐下的方法来缓解集团的财务压力。

对于2024年的重点工作,碧桂园表示,仍是保交付、保经营和保信用,以有序修复资产负债表。据杨惠妍会议上释放出的信息,2024年碧桂园预计交付量超48万套,“这对于碧桂园来说,将是不小的压力。”

而在“保信用”的债务处理上,碧桂园的境内债重组进展相对比较顺利。去年,碧桂园高达157亿的境内债务已经成功展期,从现阶段来看,相关债券的利息,小额兑付以及分期款碧桂园还在正常兑付。

接下来,杨惠妍需要处理棘手的难题还是境外债重组。碧桂园曾于2023年10月10日,宣布聘请华利安诺基金和中金担任碧桂园境外重组顾问。但等待了3个月后,投资者却等来了上述顾问退出的消息。

不过,2024年1月16日晚消息称,碧桂园已委聘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担任境外债务重组的主要财务顾问。目前碧桂园境外债共计15只合计99.127亿美元,其中7只54.39亿美元票据处于违约状态。

债务的阴霾,依然笼罩在碧桂园的头上。而在行业真正迎来销售端回暖之前,杨惠妍还得努力让碧桂园撑过艰难时刻。

来源: 市界

分类: 金融经济

(即时多来源) 英语商业要闻 Business English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6,00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