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三暮四:梅西香港事件到底是谁翻车了?

时政评论 话题新闻

01

人生难以避免的三件事,出生,死亡,辱华。

凭心而论,如果我是梅西球迷,花钱去现场看比赛,梅西却没有如主办方宣传的那样上场,我也不爽。

毕竟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没人喜欢花钱打水漂。

对于现场球迷来说肯定有所亏欠,但如果将整件事上升到梅西辱华的层次,就是把自己面子贴上去丢,完全是舆论闹剧。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02.

古时,有人声称自己箭法超群,百发百中,乃至蒙眼睛都可以射中。

邻居们从小看到他长大的,从没见他练习过,所以大家都不相信。

于是,他在大家的注视中,拿起弓箭,嗖的一声射向不远处的箭靶,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过去,拿起笔照着射出的箭画上靶心,对着人群说道:“你们看,是不是正中靶心”,大家哗然!

梅西“辱华”就是先射箭再画靶。

先将事情定性为“辱华”,上升到民族主义爱国的高度,帽子扣上,再从中找出“蛛丝马迹”完善“辱华”的细节,随后为政治私利或流量煽动舆论民粹。

霍的小作文加上媒体断章取义,口诛笔伐,为“辱华”的帽子添砖加瓦。

幸而他们无法够到梅西,梅西也不是中国人,否则高帽子游街公审必须一条龙安排到位。

从历史来看,民粹搞不了洋人,折腾自己人的本事那可大大的有。

这样的手法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毕竟有信服这一套的观众,有掌握“搞倒搞臭”秘诀的卑劣者。

梅西世界杯夺冠,勿需过度神化。

一次没上场,亦无必要神圣化,并强行与辱华联系在一起。

梅西去年国家队比赛北京上场后,印尼也未上,彼时的民族主义多么兴奋,泱泱大国有面子。

不曾想一朝又从国民偶像到欧美走狗,可谓神也是你,鬼也是你。

他是一个阿根廷人,一个足球运动员,伤病再正常不过。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合同商业利益若有纠纷,至多也就停留在商业层面,实无必要贴政治标签。

多少球星挑衅球迷甚至打架的情况都出现过,但我还从未想到有点伤病不上场不打招呼就是”人品极其恶劣”、”看不起球迷”了,不**知谁的神经裸露在空气中,风一吹就疼。**

用是否配合“爱国”表演来衡量,只能是强行将自己脸贴上去,终有恼羞成怒挨抽的一天,这还是个外国人。

若你愿意独立思考,愿意去搜索,梅西在中国踢球,捐款,与球迷互动(香港那场也有签名互动)的新闻照片比比皆是。

但是,写小作文的,煽动民意的媒体算准了普通人并无精力去进行信息筛选比对,进而肆无忌惮,桌子上是“民族大义”,桌子下面全是“蝇营狗苟”。

03

这些年“辱华”的新闻次数属实有些频繁了,“今日支持,明日反对”的戏码也是反复上演。

这让我想起了《庄子·齐物论》中关于“朝三暮四”的故事:

“宋有狙公者,爱狙,养之成群,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损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而愿焉,将限其食,恐众狙之不驯于己也。先逛之曰:”与若茅,朝三而暮四,足乎?”众狙皆起而怒。俄而曰:“与若茅,朝四而暮三,足乎?”众狙皆伏而喜。”

这故事讲的是宋国有一个养猴子的老人,他很喜欢猴子,养的猴子成群,他能懂得猴子们的心意,猴子们懂得那个人的心意。

老人因此减少了他全家的口粮,来满足猴子们的欲望。

但是不久,家里缺乏食物了,他将要限制猴子们的食物,但又怕猴子们生气不听从自己,就先骗猴子们:“我给你们的橡树果实,早上三颗,晚上四颗,这样够吗?”众猴一听很生气,都跳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我给你们的橡树果实,早上四颗,晚上三颗,这样足够吗?”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猴子们听后都很开心地趴下,都很高兴对那老人服服帖帖的了。

庄子在点评朝三暮四的猴子时写道:“名实未亏而喜怒为用,亦因是也。”

意思是虽然名义上不同,实际上并没有变化,却因此或怒或喜,也不过就是顺着猴子的心理罢了,猴子们喜怒为用就显得很可笑。

简简单单的一件商业足球表演赛纠纷,被小作文,被舆论、民粹带偏到“辱华”,追求“名”与“实”,最后不免像猴子一样,被朝三暮四和朝四暮三所蒙蔽。

一荣一辱、一得一失只是一时的,无论形式有多少种,本质只有一种。

如果每次有商业纠纷就用“辱华”大棒打下去,鼓动舆论,助长这种民粹风气,逼着别人站队,闹笑话的只会是自己,翻车只是迟早。

很多小丑每天亲身演绎荒诞现实曲目,终有一天,这样的“荒诞”会让所有人恐惧。

来源: 熊倌儿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31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