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中国学生会主席卷入毒品案 细节曝光

海外华人 社会新闻

题图:郑浓浓资料照片  X截图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郑浓浓(Nongnong“Leticia”Zheng)因涉嫌非法运药品回中国,近期被校方禁止进入校园三年,直到2027年5月。

此消息震惊美国留学生圈子。因案情复杂,背后多个利益链交织。郑浓浓是卷入此案的多名佛州大学的员工或学生(均为代号)中的一个。

缘起

美国司法部5月22日表示,佛罗里达州吉布森顿(Gibsonton)的51岁华人男子余鹏(Pen“Ben”Yu,音译)与45岁佛州男子穆纽斯(Gregory Muñoz)合谋从德国默克药厂(Merck KGaA)旗下子公司密里博(MilliporeSigma)采购享有大幅折扣的产品,经过佛罗里达大学校园实验室之后,再使用伪造的出口文件将其出口到中国,包括危险药物和毒素。

司法部称,这是默克药厂主动披露的,因为他们的合规师发现了公司销售员工穆纽斯伙同他人向中国出口敏感生化化学品。

这是美国第一次执行司法部国家安全部门于2019年首次制定并于今年早些时候修订的允许公司自我披露并获得宽大政策处理的法规。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司法部不会对默克公司的北美子公司提出指控。联邦检察官据此指控参与该欺诈计划的上述两名男子,现在这两名男子已承认犯有电信欺诈共谋指控。

他们将在今年8月等待法院量刑,最高面临20年有期徒刑与100万元罚款。

打着美国大学名义买违禁品 转卖到中国

根据法庭文件,主犯美籍华人余鹏在2016年7月至2023年5月的近八年时间里,以欺诈手段用折扣价从密里博采购了大量生化药品。

司法部表示,余鹏打着佛罗里达等大学的名义下订单,从密里博享受大幅折扣——价值1,370万美元的生化药品只用了490万美元——并且还获得免费物品和免费隔夜送货等普通用户得不到的优惠。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当这些生化药品到达佛罗里达大学的储藏室时,一名该校储藏室的员工将它们转送给余,余再安排将这些产品重新包装并发送到中国。

根据法庭文件,余运送的产品包括受美国出口管制法规约束的化合物,该法规禁止出口敏感货物,包括具有军事用途的物品。

其中包括芬太尼、吗啡、摇头丸、可卡因、氯胺酮、可待因、甲基苯丙胺、安非他命、乙酰吗啡和美沙酮,以及纯化的、非传染性的霍乱毒素和百日咳毒素蛋白质(这种毒素会引起百日咳)。

当密里博的合规人员注意到这些很可疑的订单后,他们的阴谋最终被发现。

第一单就豪买了35箱 全部运往中国

根据法庭文件,余鹏在2016年7月8日给穆纽斯发邮件,标题为“第一单”,里面列出了超过140个项目。

紧接着,佛罗里达大学实验室储藏室员工(接受余鹏付款的)在2016年9月14日发信息给余鹏:“本(余鹏的英文名),我想今天有35或36箱东西给你。”余鹏为这名员工付了油费,还有按每小时10美元支付他工钱。

2016年10月24日,余鹏发邮件给穆纽斯说,他给其中国“老板”刚通过邮件,问问穆纽斯能否本周再加点订单。同时,余鹏要穆纽斯跟大学储藏室员工检查是否有遗漏物品,并表示他自己要跟“中国那边的人核查”确保他们是否有无收到货。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20年。期间,余鹏不断要求穆纽斯给他打折,并且索要更大幅度的折扣——从普遍的26%上升到30%。

同时,余鹏给穆纽斯送了价值800美元的礼品卡。

法庭记录显示,余将运往中国的货物伪装成合法的“稀释剂”。

订购霍乱毒素 “有什么办法能弄到吗?”

余鹏在2020年给穆纽斯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称他的“老板”需要10盒霍乱毒素,但这是一种受到美国政府严格监管的物质。

“有什么办法我们能弄到吗?”余鹏写道。

“这是霍乱毒素,”穆纽斯回答道。“记得我们过去曾遇到过麻烦,他们需要大学签署大量文件。”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法庭记录显示,穆纽斯于2022年12月发现密里博公司正在调查他,然后他向余鹏发出了警告。

“哇,我现在真的完蛋了,”穆纽斯写道,“(公司在)反贿赂、反回扣。”

但余鹏仍在2023年继续下单从穆纽斯手中订了数百份订单并运往中国,并索要30%–45%的更多折扣。

郑浓浓被招募下订单 恐遭驱逐出境

从2023年2月开始,余鹏开始让21岁的郑浓浓(Nongnong“Leticia”Zheng)加入,以她的名义通过学校仓储室下单。

她是佛罗里达大学商学院市场营销专业的大四学生,也是佛罗里达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跟中共大使馆关系密切。

余鹏首先要求穆纽斯把郑浓浓在他们公司的内部系统中包装成“英国姓氏或欧洲姓氏,加上博士头衔”。

2023年2月,余鹏给穆纽斯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问道:“你还需要Leticia给你发个订单吗?”

2023年4月7日,这批药品在运往中国时被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查获,发现内有可待因(Codeine,鸦片类止痛药)、甲基苯丙胺(冰毒)、美沙酮(鸦片类)和羟考酮(鸦片类)。但是包装介绍上说“稀释剂”。

她在接受“佛罗里达政治”(Florida Politics)采访时说,她原本预计于2025年5月毕业,但现在她担心自己会被送回中国。

“我每天都在想我可能会突然被驱逐出境。”她说。

郑浓浓说,直到她2023年收到司法部的一封信,被告知她是大陪审团调查的目标,可能面临监禁或驱逐出境。她才知道自己做的是错的。

郑浓浓持有学生签证,因此在找带薪工作方面受限,余鹏声称可以帮中国学生会成员找到带薪实习机会。

郑浓浓表示,自己想成为一个全面发展的学生,拥有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简历。她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就像我自己找的第一份工作,我不了解招聘流程之类的事。我没有意识到这很可疑。”

郑浓浓表示,她并没有从余鹏那获得太多酬劳。

据悉,余鹏于2023年2月给了郑浓浓一张信用卡,用于支付欺诈订单和犒劳她。

郑浓浓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余鹏承诺给她每小时25美元的酬劳,但她收到的唯一报酬就是一张百思买礼品卡,用于购买一台新笔记本电脑,这也是为了让她可以更好地为余鹏工作。

当地媒体报道,佛罗里达大学禁止参与这件非法运送违禁品到中国的留学生进入校园三年,同时也将解雇参与此事的所有员工。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35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