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中国移民成了美国最成功的白手起家女性之一

人物 科技

身穿青柠色连衣裙和白色运动鞋的王硕站在舞台中央,一只手拿着麦克风,另一只手自信地做着手势。在旧金山的一次会议上,这位Deel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收官正以一种非常规的方式记录她的人力资源软件公司的成长历程:带领听众回顾了她眼中 Deel 历史上的一系列失败案例,从最早加入初创企业孵化器 Y Combinator (以下简称YC)开始。在这场2022年的演讲中,她以“超高速增长中的一切都是如何崩坏的”为主题,列出了公司在发展过程中所有出错的地方——在错误的时间向错误的方向扩展、职业倦怠、功能滞后和错失销售机会——以及她是如何帮助Deel改变方向来解决这些问题的。“我倾向于向前看,而不是袖手旁观。”她说。

公司从一开始就面临各种挑战,而她和她的联合创始人都一一做出了应对。“我们在Y Combinator的时候,每个人都喜欢我们的想法,但每个人都讨厌这个产品,”35岁的王硕在会议上说。他们的想法是用软件让支付海外雇员的工资变得更容易,但人们告诉他们,他们的草案太复杂了。于是,她和Deel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布阿吉(Alex Bouaziz)开始重新设计,在接下来的六周里,他们几乎采访了当时在YC的所有200家公司,以获得如何改进产品的反馈。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王硕的适应能力,加上她坚持不懈的执行力和极高的专注力,帮助 Deel在今年3月宣布,它的年经常性收入在成立不到5年的时间里突破了5亿美元。Deel表示,自2022年9月以来,该公司一直处于盈利状态;它还在2022年4月完成了最后一次融资,估值为120亿美元。根据最近的二级市场交易,《福布斯》现在对它的估值为70亿美元。这仍然足以让王硕登上《福布斯》美国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她持有的股份估计价值8.5亿美元。

王硕在Deel的发言人拒绝对本文发表评论,但《福布斯》采访了她的商业伙伴、投资者和导师,拼凑出了王硕的故事:她曾参加了十多英里的Tough Mudder障碍赛,她的社交媒体简介上写着“情绪稳定、心理健康、身体活跃”,后面跟着一个眨眼的表情符号。

“我的好胜心很强,一切都想做到完美,”王硕在2022年的会议上说。这种态度的部分原因是,她是一名具有技术背景的首席营收官。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机械工程师,她将销售视为“一门科学,而不是一门艺术……我们应该把销售团队当作一个工程项目来管理。”她解释说。以她自己为例,她大多数时候都会从早上8点半工作到晚上11点,只有晚餐前会去健身房休息一下。但尽管如此,王硕在2023年告诉《福布斯》,她最显著的特点是乐观地对待一切。“我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

1

16岁从中国东北搬到巴尔的摩后,王硕的第一份销售工作是在周末的跳蚤市场卖滑板车,帮她的单身母亲打理摩托车和踏板车进出口生意,偶尔还开叉车运输车辆。

“那是我的第一次销售经历,”王硕在2023年告诉《福布斯》。“我(需要)学会如何销售,这样(才能)帮助我妈妈。”她说,母亲的创业经历激励她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在英语说得不溜的情况下销售产品让她明白,拥有一款独特的产品非常重要。她告诉《福布斯》,如果“其他人都在卖水果、蔬菜或食物,而我们在卖……高尔夫球车和全地形车,那么我们就有优势。”

2009年,她继续在麻省理工学院学习机械工程,专注于机器人设计。王硕的毕业论文由DARPA(美国国防部的一个单位)资助,使用机器人设备研究如何缓解脚踝肌肉疲劳。她的导师Hyunglae Lee称赞她“特别勤奋”,能够“迅速掌握新技能和知识”,并“随时准备帮助实验室的同事”。

王硕最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又待了一年攻读硕士课程。就在那时,她遇到了两位未来的联合创始人:先是皮埃尔·毕(Pierre Bi),后来是布阿吉。在那前后,她还在麻省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工作过。

虽然她的巨大成功来自于与布阿吉的合作,但实际上最开始是皮埃尔和王硕“在聊到我们的背景时一拍即合”。皮埃尔回忆说,他们两人都是国际学生,他们的父母都在自己创业。“她的妈妈把她带到美国,然后在美国努力谋生,并建立起自己的生活,这真的让我产生了共鸣。”

2015年,王硕从研究生院退学,并将她的机器人专业知识应用于空气净化公司Aeris,该公司由她与皮埃尔共同创立,皮埃尔担任首席执行官。据皮埃尔说,在Aeris的创办早期,王硕帮助创始团队与投资者联系,包括腾讯联合创始人李海翔。“她非常善于向不太懂技术的人介绍自己深厚的技术知识,帮助他们与技术界建立联系,并让他们为之兴奋。”皮埃尔说。“她还有足够的知识和人脉,能够在合适的时间接触到合适的人。”

王硕最终回到了中国,在北京和苏黎世设有办事处的Aeris担任了三年的首席技术官。随着时间来到2018年底,皮埃尔开始觉得Aeris的潜力有限。他回忆说,在这个过程中,当投资了Aeris的布阿吉来参观北京分公司时,他介绍布阿吉认识了王硕。2019年,王硕离开Aeris,回到美国,和布阿吉一起创办了Deel; 皮埃尔则是Deel的主要投资者。两年后,Aeris以大约1亿美元的价格将自己卖给了iRobot。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

布阿吉和王硕经常提到,他们的国际背景是Deel成功的关键。布阿吉在巴黎长大,在特拉维夫上大学,然后去麻省理工学院读研究生。创办 Deel 时,他又回到了特拉维夫。在经历了前几家公司的挫折后,他们想要开发一种东西,让公司在其他国家雇佣员工和支付工资变得更容易,而不必担心每个国家各自的合规规定。

“未来的工作将是远程的,”王硕在2019年的一个金融科技会议上说,当时 Deel 刚刚推出,距离新冠疫情让远程工作成为主流还有一年时间。然后,她用语言障碍和跨境支付作比喻,描述了催生Deel的那些问题:”你想点晚餐,但你看着菜单,发现你必须用不同的语言点菜,而且没有人会帮你。然后,饭菜等了很久才上,还冷掉了。”

到2019年Deel完成YC的孵化时,它已经开发出了一款能触及客户痛点的产品,并迅速以速度优先而闻名。

事实上,该公司经常引用“Deel速度”的概念,即比其他公司更快地构建和执行,包括比Papaya Global(最近估值37亿美元)等已有的竞争对手更快。

Papaya Global成立于2016年,Deel最初试图效仿它的经营模式。Deel表示,它现在拥有超过2.5万名客户,既有在YC上认识的小型初创企业,也有波士顿咨询公司这样的大型企业。所有这些都促使它实现了飞速增长:2020 年的年经常性收入为 400 万美元,2021 年为 5400 万美元,2022 年为 1 亿美元,到 2024 年 3 月达到了5 亿美元。

投资者布莱恩·金梅尔(Brianne Kimmel)通过她的公司Worklife投资了Deel,她说王硕是最令她振奋的一位企业创始人。在Deel成立的整个过程中,王硕事无巨细,不害怕“做更小的工作”,从而帮助公司在快速增长的过程中保持了稳健的运营。

“我会全天候使用Intercom,即使在晚上睡觉时,我也会梦到Intercom,”王硕在 2022 年的会议上回忆起她早年在 Deel 工资的日子时说,她指的是 Deel 用于处理客户支持请求的一款软件。此外,她还亲自面试了首批 400 名 Deel 员工,”就是为了确保企业文化是一致的”。

金梅尔说:“许多投资者认为,是新冠疫情促进了他们(Deel)的业务,或者说给他们创造了一点时机和一点运气。但实际上我看到的是,在幕后,他们也有着原始的执行力和非常强劲的驱动力,才让公司取得了今天的成就。”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对Deel来说,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增长也带来了一个副产品,那就是监管问题,例如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和其他五名众议院议员就撰写了一封公开信,声称Deel“故意将员工错误地分类为独立承包商,以牺牲工人的工资、福利和组织权利为代价来提高自己的盈利能力和业绩增长”。

去年秋天,首席执行官布扎吉前往华盛顿,参加了一系列旨在改变监管机构想法的会议,这似乎起到了一些作用。“我们的团队与Deel进行了非常富有成效的员工级别会议。另外,国会议员在访问华盛顿时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进行了很好的会面,这有助于澄清我们在信中提出的问题,”希夫的一位发言人当时在给《福布斯》的电子邮件中写道。

随着Deel的持续发展,它的目标是在人力资源软件市场上开拓更广泛、更全球化的细分市场,尤其是通过最近的收购。2022年,Deel以约8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亚太地区的薪酬公司PayGroup。今年3月,Deel又宣布收购薪资公司PaySpace,该公司的业务遍及非洲和中东,Deel 希望在这些地区进一步扩张。

前 YC 合伙人、金融咨询公司 Magid & Company 联合创始人亚伦·哈里斯(Aaron Harris)认为,创始人之间的信任,以及他们能够在大部分时间内独立工作的方式,是 Deel 能够如此快速、持续发展的原因:”他们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互相支持和理解的能量。他们相互借鉴对方的想法,相互信任,这种程度即使在最优秀的创始人之间也是不多见的。

文:Phoebe Liu,Kenrick Cai

来源: 福布斯

分类: 科技新闻

(即时多来源) 最新英语科技新闻 New Zealand English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49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