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雷-诗歌,是我给世界最后的真诚

文艺天地

 


作者简介:哈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文书刊网总编辑。

崇尚诗接自然和心灵,认为诗人就是在文字修行的人,喜欢襟山怀水,“把大地当作诗来读”。

曾创办《东南快报》、《海峡诗人》杂志,出版《零点过后》《纯粹阅读》《花蕊的光亮》《寻美的履痕》《我就这么短斤少两地活着》等十六部文集。现居福州、奥克兰两地。

 

诗歌,是我给世界最后的真诚

 

1.年夕曲

 

我又白白栖身一岁

天在上,地在下,我才得以暂坐其间

这里堆满尘土,刚好够肉身苦修

道路尽是荆条,能闯过的才算是慈悲

前方还有病毒和谎言,探路者已经倒下

除夕只是旧址,还埋着睡不醒的钟声

头顶三尺的神,又放过无数谄媚的小鬼

人间病得这么深这么久

我要感恩让我活着,和我并行的岁月

如果无力给年夕夜添一盏灯火

那就去写一行诗吧

——哦,诗歌,是我留给这个世界的

最后真诚

 

2.虚空,或生命的高度

 

海床什么时候抬高了十米

我就把自己

抬高二十五米,海啸从火山体的内部

勘察到我灵魂的高度

在诗人岛附近退怯

有人在船桅上,挂上白衬衫

有人举起盛满夕阳的酒杯

逼我喝下末日辉煌,还有的人

驱赶千帆——这风的翅膀

正向远方疾翔。一艘古代的艨艟

快要冲出天际线了

它所遭遇忧患世纪以来

最为凌厉的风暴,好像有股不可逆转的

力量,已经从轮回中到达

我能抓紧的一根缆绳,突然竖立

将我和我对地球的希望

一块连根拔起

 

3.无处可逃

 

蒙特韦德森林莽莽苍苍

兽群越来越稀少,少得只剩下几只兔子

孤寂的兔子,陪着比它们更孤寂的

猎人,狩猎者孤寂的枪管

去暗中窥视着一个藤状的人

我忘记自己还置身于原始丛林

忘记那场噬血的争斗,也忘记法则之下

尸骨遍地。我甚至忘记自己

就是那个藤状的人

我伪装,抹去史前苔藓上的兽迹

拿茂密的树木

覆盖内心的怆惶。腿短的兔子逃得快

我称它们为先行者

它们称我为遁世者

各自朝对方反向撤离出世界

——我以为已经接近天国,其实才

刚刚完美进入猎杀者

孤寂的射程

 

4.祭月诗

 

见过它一天天富足圆满

也见着它又一天天哀怜贫寒

直至归零

直至乌云遮蔽

音容渺茫,但依然是诗人心目中的

未亡人

它如此循环往复

尤如一种毒性,我一定是中毒的人

一年中总有几天为它写诗

其实是拿诗歌当纸币

烧给它,其实是拯救自己

——从有文字开始这样的事绵延不绝

仿佛只有诗歌的魂

才能抵达清之辉

只有月白

能清空夜晚,我才能活在黑暗中

人间得以暂存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5.乡间无闲草

 

我给海门闩上门栓时

贝壳般的月亮,跳了进来

像个信使

脚步有浪花的弹性

我还看到带着

毛边纸上面写着汉字的

诗文

正被一枚蚌珠

挤压出清泪

从黑暗中剥出的光明

胜似白昼

 

今天晚上我断定离开了海

离开苦难的源头和灰烬的背面

去人世的荒原

去乡间

在长满蕨草的犁沟地

埋下陶罐

和真理的种子

 

6.白云寺

 

有时一个不经意的选择

注定了半生的行运

这个不大的岛屿

够我辗转腾挪

深受着她,自由和敞亮的恩典

这里有我量身定做的孤独

原来虚度如此快乐,重蹈覆辙

也是一种修行

每一天,我都会去问候白云

白云。悬浮在空中的寺庙

给我神的视角

让我望见天涯路上

一个牧羊人,越走越远,越走越空荡直至消失

我终于找到一个众所周知的理由

不再去为天堂效力

 

7.布道者大步走出

 

一月。海浪和牧草争相追逐

比着谁更泛滥

云朵在放纵着白,蓝天上

成为隐喻的一只鹰

飞过时,翅膀比风还轻

我也曾想张开双臂

站在基督山上,和天公比个高低

趁机俯瞰着旋转中的地球

地球也在望着我,像个受难者

浑身布满伤痕

地球禁锢在天体之中

还要忍爱太阳驱使,星星的

锥刺。还好有个一月

借助海浪和牧草翻转过来

从老黄历中拎出新闻:比如寂静的鱼群

突然涌动起来

圣殿是个旧坛子,出现裂纹

布道者正大踏步走出

 

8.我发现……

 

给紫檀香柱点上一支沉香

我就开始和香

一起走神:香走神时

它会跑得无影无踪

离开世间去远天赶赴一场圣爱

而我不同,在恍惚中记起她

镜子里的梅花巾就落下来

白马从洗浴的恒河出现

骑白马的人不是我

而我分明手上还握有她的余温

时光易老

小蜡树入暮春就开成香雪海

我一悔恨,就白了头

香烬如霜白。我在旧朝里蹉跎一生

从没丢弃神话,我发现往事如烟

从虚到实获取她的赞许

我发现岁月慈悲,白发因此转青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9.黄昏,黄昏

 

长满红疹的黄昏

经过一片构树林时,忍不住停了下来

褚实子伪装成病毒的样子

还披着橙色的外衣

像潜入到地下的小黄昏

它们相互寻找

救治人间隐疾的草药

 

在我怀乡的时候

也会盯着黄昏

黄昏。不愿去空洞的天空献辞

也回避和鸟群一起涂脂抹粉

黄昏从哀愁中

缩小了

我和故土乡亲的距离

 

为了避免在夜晚咳出声音

我用黄昏煮水

用褚实子,做了灭活疫苗

 

10.半月湾码头

 

红色的渡轮刚刚驶离

码头,就岑寂下来

空余一人——

那个坐在码头长椅上的人

他在等待什么

退潮?日落?或是多年前的约言?

渡轮再次往返摆送

万物皆在归途,孤独相伴渡口

落潮后,晚风吹来夕阳红

想像中的约伴并没出现

最后一班船停靠码头

光影,努力消失在半月形的海面上

时间盘旋良久,回忆早已散去

我在想,这一天人类都这么坐着

多好,不费气力

就可以返回最初的渡口

 

11.陪空气聊天

 

在所有事物之中

我最害怕空气

它总是佯装成虚无的样子

又牢牢将我控制

我是污浊之人,思想缺少供氧

行走在浑浑噩噩的世间

如入无物之阵

我承认自己追踪空气已久

也曾赤身露体,企图将它诱捕

却从来没有胜算

而它只要掺入微尘

就让我流泪,打喷嚏,呼吸加重

四肢无力……

人这一生注定无法逃离

若真想逃离

也要让气球装满空气

进入太空,才发现人和空气

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12.脱胎成鱼

 

水推着我住前走

水教会我水性

水扬起我秋天的长发

跟水往前走,我就走出地球了

地球外还有一个汪洋大海

我是唯一会游水的鱼

在哪里,我可以不再为人

脱胎成鱼

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我以鱼的名义

去寻找

人世间少有的

黎明的鳞片

自由的尾羽

水母的旗帜……

 

“没有人再从大地和黏土捏塑我们”*

在空无其主的洪荒中脱胎成鱼

将水构成波浪

是一件

多么美好的事情

注:引自保罗•策兰《赞美诗》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卫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3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