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跨国亲情征文”之四:父母赋予我寻找幸福的能力…

文艺天地 编辑精选
父母赋予我寻找幸福的能力……
去年过完新年回到澳洲,疫情开始,自此,再也没有回过北京。
从此和父母分别两地,以前每年都要往返十几趟,几乎每个月都能见面,所以即使出国,也并没有离家很远的感觉,这次确实不同,母亲腰疼一直没有治好,经常需要卧床。
父亲变化好大,头发也剃光了,在我印象中的形象已经变成了老年人。转眼已经快两年了,只能在视频中相见,不能在身边陪伴。

Image

有时会觉得自己非常不孝,我是独生子,却要移民离开家乡,弄的父母老无所依,亏欠他们太多。
母亲永远是那句话,我是让他们最放心的儿子,家庭和事业都很稳定。想起来,可能是母亲见不到我,自己安慰自己的话。
Image
每次父亲和母亲在视频中看到孙子孙女都是非常兴奋,就期待孩子们大声叫爷爷奶奶,这已经算是人生中最开心的事啦。这种在别人家庭里无比寻常的一幕,反而在他们生活里成了一种奢侈和难得。
真不知道我们出国的意义在哪,为啥要离开这么远。
Image
周三半夜九点我在床上接到母亲的电话,吓了一跳,为啥会夜晚通电话,莫非是有什么紧急状况,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电话里母亲告诉我老家的房子卖掉了,卖了几十万块钱,如果我需要用钱,就让我都拿过来用,还说她们手里还有一些钱……
原来半夜来电话就是告诉我这些,我都四十多了,在她心里我还是二十岁离家时的样子,瞬间眼眶就湿润了。

Image

表达想念的方式有很多种,我作为一个传统家庭影响的孩子,还是继承了父母很多的生活习惯。家庭幸福来源于家人团聚在一起,欢声笑语,一起劳动。做家务,做美食。我从小就和母亲学习做饭,初中就学会了包饺子,北方人的好多节气都离不开饺子。

Image

每次包饺子我都会支起手机,和母亲边视频聊天边干活。聊我的工作,聊我的生活,聊我的朋友,聊我的一切。我想让妈妈体会到我从她身上获得的家庭的快乐。这不光是一门手艺,一项劳动,更是父母赋予我寻找幸福的能力,也是让我一生受益的情感财富。
我能做的就是通过劳动表达对父母的依恋,让我从小感受到的家庭温暖能够继续传承下去。遇到任何困难,都会有家人作为避风港,让我可以任意驰骋。疫情能够阻断交通,却不能阻断亲情。期待带着孩子们早日和父母相见。
作者简介
韩瑞生,新东方教育集团澳大利亚分公司董事;澳大利亚社会经济文化交流集团董事长;澳大利亚教育学院董事;澳大利亚东北同乡会名誉会长;澳大利亚河北商会副会长;澳大利亚华人房产建筑协会理事。

来源:华人瞰世界



 3,79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