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长特首双挂帅,“一国两制”新实践启动

 4,698 views

关键两子落地,粤港澳大湾区再次迎来高光时刻。

9月5日、6日,两大纲领性方案相继发布:《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横琴方案》)、《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简称《前海方案》)。

《横琴方案》开创性地提出“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新体制,被视为“一国两制”的新实践。而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实行双主任制,由广东省省长和澳门特区行政长官共同担任,这在国内新区中也尚属首例。

澳门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学术)盛力8日对观察者网表示,制度创新是《横琴方案》的最大突破,“‘一国两制’进入了一个比较高级的阶段,就是‘两制一体’,两种完全不同的制度融合在一起进行试验,如果成功的话,将为进一步提升‘一国两制’、为粤港澳大湾区的融合提供帮助。”



《前海方案》是对香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利好,但面对近年飞速发展的深圳,香港也有声音担心前海会对香港“构成挑战”,忧虑前海未来的产业会和香港产生竞争,导致香港人才流失。

对此,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指出,挑战肯定会有,但香港也要习惯用更平等、尊重内地的心态参与前海的创新开发,去考虑用什么方式来“做大蛋糕”,而不是“傲娇”或是俯视。

“只有站在高水平改革开放的全局高度,港澳才能在发展思维、政府管制哲学以及产业战略视野上,跟上国家的节奏。”

“‘一国两制’进入比较高级的阶段,就是‘两制一体’”

今年5月,《新华每日电讯》发表题为《珠海:担起大湾区时代新使命》的报道,文中一句 “《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总体方案》即将公布”,让人充满期待。如今,靴子终于落地。

横琴岛位于珠江口西岸,总面积106.46平方公里,与澳门一水一桥之隔,最近处仅187米。面积约是澳门的3倍,具有粤澳合作的先天优势。

2009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开发横琴以来,在各方共同努力下,横琴经济社会发展取得显著成绩,这座“蕉林绿野,农庄寥落”的边陲小岛,已经发展成为一座日新月异的现代化新城。

开发建设横琴的初心,就是为澳门的产业多元化发展创造条件。近年来,澳门元素在横琴的活跃度不断提升。根据2020年8月数据,当时澳资企业已占横琴外资企业近6成。

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林克庆9月9日在国新办记者会上介绍,目前横琴累计注册澳资企业4578家,314家澳门企业在横琴跨境办公。粤澳合作产业园累计为25个项目供地,协议投资额达793亿元,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累计培育50家澳门医药项目,澳门的4所国家重点实验室设立了横琴分部,累计孵化集聚613个澳门创新创业项目。

横琴 图源:IC Photo

不过,《横琴方案》也指出,横琴实体经济发展还不充分,服务澳门特征还不够明显,与澳门一体化发展还有待加强,促进澳门产业多元发展任重道远。

总体方案明确,要以更加有力的开放举措统筹推进粤澳深度合作,大力发展促进澳门经济适度多元的新产业,加快建设便利澳门居民生活就业的新家园,着力构建与澳门一体化高水平开放的新体系,不断健全粤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体制,支持澳门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为澳门“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注入新动能。

合作区实施范围为横琴岛“一线”和“二线”之间的海关监管区域,总面积约106平方公里。其中,横琴与澳门特别行政区之间设为“一线”;横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境内其他地区之间设为“二线”。

此外,别具特色的还有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实行“双主任制”,由广东省省长和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共同担任。

合作区管理委员会下设执行委员会,履行合作区的国际推介、招商引资、产业导入、土地开发、项目建设、民生管理等职能。执行委员会主要负责人由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委派,广东省和珠海市派人参加,协助做好涉及广东省事务的协调工作。

合作区上升为广东省管理。成立广东省委和省政府派出机构,集中精力抓好党的建设、国家安全、刑事司法、社会治安等工作。

2020年3月,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到访澳门,与澳门特首贺一诚会面 图源:澳门贸易投资促进局

在澳门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学术)、教授盛力看来,制度创新是《横琴方案》的最大突破,“过去我们一直说‘一国两制’在港澳,现在是进入了一个比较高级的阶段,就是‘两制一体’,两种完全不同的制度融合在一起进行试验,如果成功的话,将为进一步提升‘一国两制’、为粤港澳大湾区的融合提供帮助。”

盛力认为,《横琴方案》赋予了粤澳双方极大的政策自主权和共同决策权。合作区将通过设立实行“双主任制”的管理委员会统筹重大规划和政策,这在国内新区中尚属首例,将大大增强合作区的资源调动能力和政策协调能力。

盛力说,过去在粤澳或珠澳之间的合作过程中,时常会暴露出一些问题乃至矛盾,而《横琴方案》明确了参与主体,“也就是合作区为了谁,合作区由谁来建,还有共享收益的机制,以及‘双首长’的模式,它能通过一种新的方式,解决过去长期以来粤澳合作、珠澳合作中的一些问题。”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也指出,《横琴方案》反映出“一国两制”融合发展的一个新的制度探索方向,而且可以由粤澳双方先进一步,“在立足一国、介乎两制的深度合作区的治理模式上,创新出一套经验、一套办法,如果这一套经验和办法、我们姑且称之为‘横琴治理模式’,走通了做成了,将来在前海也是可以有一些借鉴和复制的。

9月10日上午,澳门特区政府就《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举行新闻发布会。澳门特首贺一诚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横琴合作区是一个全新的试验田。两种法律、两种不同体系的政府“混合”在一起办公,这种“混合制”的管理体制,在全世界无先例可言。执委会主任由澳门委派,给了澳门全新的主动权,也给澳门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

日出时分的横琴(右)与澳门(左) 图源:IC Photo

不过,盛力也提到,澳门和内地的法律制度、行政架构还是存在非常大的区别,未来粤澳在深度合作的过程中,仍有诸多挑战需要克服。

目前,围绕“粤澳深度合作区”加速建设、规则衔接等工作,粤澳各方都已积极展开行动。

近期珠海市司法局对澳门法律体系进行研究梳理,形成第一批澳门法律制度参考资料汇编,包括澳门民法典和澳门商法典,以及澳门商事领域22项法律制度,澳门经济领域21项法律制度,合计约1600多页110多万字。此次汇编工作在广东省内尚属首次。

贺一诚上月底透露,现时粤澳已成立多个专项小组,负责推进总体方案的各项工作。

贺一诚表示,在中央指导下,粤澳将共同做好政策的宣传和解读,根据深度合作区的战略定位,建立共商共建共管的体制机制,聚焦优势领域发展新产业,共建横琴与澳门一体化高水平开放的新体系。粤澳将按照合作区发展的新要求,修编《横琴总体发展规划》。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编辑/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