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遍全国到惨遭封杀:赴美多年的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2,304 views

因为一念之差,而失去了所有的辉煌事业,不禁让人感叹一句这就是人生!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荠麦青青

“日出嵩山坳

晨钟惊飞鸟

林间小溪水潺潺

坡上青青草

野果香  山花俏

狗儿跳  羊儿跑

举起鞭儿轻轻摇

小曲满山飘……”

1983年,中央电视台举办了第一届春晚,诞生了很多其后被反复重播的精彩之作,好评如潮,影响深远。

那是中国电视节目历史上,一个值得被郑重书写的里程碑,因为起势的大获成功,央视春晚便成为了老百姓每年除夕夜的视听盛宴。




在那年的春晚舞台上,25岁的郑绪岚演唱了三首歌,其中一首就是《少林寺》的插曲《牧羊曲》,清澈纯净、温婉细腻的歌声如泉流潺湲,似白云出岫,让人于万丈红尘之中,胸襟被荡涤一新,仿佛能浑然忘却俗世烦恼。

● 1983年春节联欢晚会郑绪岚郑绪岚一夜爆红。

此后,这个有着“中国第一抒情女高音”之誉 的名字,飞驰大江南北。

但短短的6年后,郑绪岚却消失于人们的视线中,随着她被“封杀”以及远走异国他乡,一个时代最甜美的记忆于斯谢幕。

就像作家史铁生在《姻缘》中对人生变幻莫测的描写:“在几十亿条命运轨道无穷多的交织组合之间,一个人的命运真可谓朝不虑夕了。”

世事无常,恍然一梦。蓦然回首,堪可叹:“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1982年,电影《少林寺》在大陆公映,这部在武打电影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品,轰动了整个世界。

据说,电影上映时的票价仅仅一毛钱,但仍创下了一个多亿的票房纪录。这是李连杰第一部主演的电影,当年只有19岁的他迅速蜚声国内外。

这部电影的插曲《牧羊曲》,以其柔情似水的旋律,和郑绪岚宛如珠玉般灵动悦耳的声音,为其锦上添花。

对于歌唱家而言,一把好声音是天赐的礼物。郑绪岚就是这样一个天赋型歌手。

1958年出生于军人之家的她,少时就因为有金玉之声,常常喜欢唱歌给哥哥妹妹听。

上个世纪70年代,唱歌在人们的观念里,是一项完全不具备安身立命之功用的职业,所以尽管天赋异禀,但中学毕业后,郑绪岚并没有走上歌唱之路,而是成为了天津第三阀门厂的工人。

● 郑绪岚与父母

1977年,在天津职工歌唱比赛上,声音如黄莺出谷的郑绪岚,不但一举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还被对其青睐有加的东方歌舞团顺势招入。

东方歌舞团,作为国家级演出团体,群英荟萃,因培养了王昆、李谷一、朱明瑛、成方圆等歌唱家而闻名遐迩。

声音条件优越的郑绪岚,在东方歌舞团如鱼得水。不久,她又去中央音乐学院进修,师从声乐教育家郭淑珍。

● 年轻时的郑绪岚

在北京学习期间,她深知机会来之不易,遂十分珍惜。

第二年,歌技大增的她先后赴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学习东南亚民间音乐。

从北京走向世界,拾级而上,这条音乐之路开启了她崭新的人生篇章。

因为常常被歌舞团派往国外学习,郑绪岚当时参加演出的机会并不多。直到有一天,王立平站在她家门口,请她演唱纪录片插曲。

王立平是谁?《牧羊曲》《大海啊故乡》、还有至今仍被封神的87版电视剧《红楼梦》,其中唱尽了红楼儿女爱恨情长的《红豆曲》《枉凝眉》《葬花吟》等,皆由他谱曲,被其赋予了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

王立平当时为电视风光片《哈尔滨的夏天》创作的音乐没有通过审查,他重新写下了《太阳岛上》这首歌,并且正在苦寻一个能与歌曲相得益彰的声音。

● 王立平

他在东方歌舞团的朋友将团里年轻歌手的录音盒带交给了他,这盘录音带让王立平惊喜地发现了唱功一流的郑绪岚,如获至宝。

回忆起这段往事,郑绪岚颇觉得幸运:“没想到就这样改变了我的人生。”

在轻松明快的曲风中,她以清新欢愉的歌声,将人们带到了那个风光旖旎、悠闲自在的小岛:

明媚的夏日里天空多么晴朗

美丽的太阳岛多么令人神往

带着垂钓的鱼杆

带着露营的篷帐

我们来到了太阳岛上

……

《太阳岛上》随着《哈尔滨的夏天》的热映,风靡全国。太阳岛随之成为了很多人心驰神往的圣地。很快,这座曾经默默无闻的小岛,在郑绪岚的动人歌声里变成了名扬四海的旅游区。

直到现在,太阳岛依然是许多人到哈尔滨旅游时慕名前往的景点。这份“执念”,不得不说,有《太阳岛上》的功劳。

一首歌带红了一座小岛。

为此,哈尔滨市政府在1984年特地为郑绪岚颁发了“哈尔滨荣誉市民”的01号证书。虽然她不是哈尔滨人,但仍然被专门邀请时常“回家”去太阳岛上看看。

● 郑绪岚在太阳岛滑雪场滑雪(来源:哈报新闻网)

1989年,《太阳岛上》荣获中国唱片总公司颁发的中国首届金唱片奖。

在《太阳岛上》大火之后,王立平又为电影《少林寺》作词并谱曲,再次与郑绪岚合作。

一首悠扬婉转的《牧羊曲》,为阳刚勇武的《少林寺》平添了一抹瑰丽的暖色。

● 《少林寺》剧照

这首歌后来更是被李谷一、李玲玉等泰斗级歌唱家多次在舞台上演绎。

在参加完1983年央视春晚,大放异彩之后,郑绪岚成为了东方歌舞团的当家“花旦”。

三年后,郑绪岚再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

多年后,人们提及她当年唱过的歌,仍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之叹:

一首《大海啊故乡》,随着海风徐徐吹送,将乡愁吹进了天下游子的心中;《妈妈留给我一首歌》前奏一起,母亲那张被岁月留下痕迹的面庞,仿若又重新出现在我们眼前;而缠绵凄美的《化蝶》则唱尽了有情人的爱断情殇……

一首首响彻全国的经典歌曲,将郑绪岚的歌唱生涯,推至了事业的顶峰。

● 郑绪岚在录音室

1987年,在由中央电视台和电影家协会联合主办的评选中,郑绪岚被评为“全国十名最受欢迎的歌唱家之一”。

正当她被掌声鲜花包围之时,命运之手也悄悄地将一个叫爱德华的美国年轻人送至她的身旁。

爱德华是郑绪岚的歌迷,两人在一次演出中相识。他倾慕于她的才华,她依赖于他的陪伴。

在郑绪岚飞向世界各地去参加演出时,他陪在她的身边,也时常和她分享美国的锦山绣水、风土人情。

当时的郑绪岚是东方歌舞团当之无愧的台柱子,每逢有大型活动及重要演出,她必作为压轴演员出场。

常年高强度的工作,让郑绪岚疲惫不堪,加之和爱德华陷入热恋中,她萌生了追随爱德华去美国留学的念头。

1987年,在家人与歌迷一致的留恋和惋惜声中,她成了自东方歌舞团成立以来第一个辞职的演员。

但令她始料未及的是,自己将从东方歌舞团离职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也将她和爱德华的未来憧憬得太过美好。

她以为离开了东方歌舞团,不必再受团里紧锣密鼓的任务差遣,可以自由地安排自己的演出。

殊不知,她人生的逆转和低潮期,就这样猝不及防地降临。

● 郑绪岚和母亲

辞职后的郑绪岚,在办理出国手续之前,仍偶尔以前东方歌舞团演员的身份去参加一些演出,这显然违反了当时的规定。

在一次上台之前,正在化妆的郑绪岚被突然告知:“你不用化妆了,演出取消了。”

她惊愕之余,并没有料到更大的打击将接踵而至:在被取消演出的第二天,她就被封杀了!

那一年,她刚刚29岁。

一个歌手发展的黄金期就这样戛然而止。从红遍全国的歌者,到被封杀,巨大的落差让郑绪岚一度陷入抑郁:

“当时决定出国也是一时冲动,就想出去游历、读书,还想把中国音乐带到美国。”

郑绪岚被封杀后,不得不将过去的辉煌锁进记忆的奁盒。

1989年,郑绪岚随爱德华远走美国,不久结婚生子。那个曾经站在舞台上,用纯净如天籁的歌声温暖与慰藉了无数人心灵的女子,在遥远的大洋彼岸,褪去了所有耀眼的光环,成为了一名全职太太。

但在与丈夫爱德华日复一日的相处中,两个人因文化和生活习惯等带来的差异,渐渐造成了彼此之间很深的隔阂与嫌隙。她希望他可以随她回北京生但在与丈夫爱德华日复一日的相处中,两个人因文化和生活习惯等带来的差异,渐渐造成了彼此之间很深的隔阂与嫌隙。

她希望他可以随她回北京生活,他则希望她能继续留在美国。她想重回舞台拾起音乐的梦想,他则希望她能安心地在家相夫教子。

不同的诉求大相径庭,矛盾与日俱增,争吵不断升级,这段她曾经为之承受了“千夫所指”,牺牲了如日中天的事业的跨国之恋终于葬送在一地鸡毛的生活里。

1996年,郑绪岚结束了6年的婚姻,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回国:“我的心总是悬在半空,不知道该在哪里安放。”

世事茫茫,如沧海浩瀚,却并无舟楫可渡,于是,她带着儿子回到了天津娘家。

● 郑绪岚和儿子

为了谋生,为了养活儿子,她不得已又重回北京找工作。

但当郑绪岚想重操旧业之时,她看到王菲、那英等新生力量带来的流行音乐,已令乐坛的风向标悄然发生了改变,顿觉属于她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

她呢,只能留在八十年代的光影声色里,留在徒余唏嘘的一声长叹中……

在没有人愿意用她唱歌的情况下,她最终找到了一份普通文员的工作,以维系自己和儿子的生活。

Image

当有人发现,那个在盛名之时,大街小巷都飘荡着她甜润清丽歌声的女子,在经年之后,却泯然于众人之中,不禁感慨万端:

“郑绪岚当年那么红,怎么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面对这样的境遇,她也在反省:“那时我经常站在舞台上,没觉得有多宝贵,现在想登台却是那么难。人生就是这样残酷,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当年,她义无反顾地辞职,怎会想到一夜之间被封杀;后来随夫定居美国,又哪里能料到会以离婚收场。

她的好运气似乎都在她辞职的那一天就用尽了。

正所谓,人生行差踏错,命运翻云覆雨。

1998年7月 ,40岁的郑绪岚应东方歌舞团的邀请,再次与之签约,但人至不惑,属于她的事业鼎盛期早已划上了休止符。

中国老话讲,屋漏偏遭连夜雨。2003年,郑绪岚被诊断出肠梗阻。

因病情严重,她不得不住院进行手术治疗,可是在手术的过程中,由于医生操作失误,肠道健康部位被切除了,却将病灶仍留在体内。

这次重大的医疗事故,使得她的身体越来越差,每况愈下。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靠止痛片来度过那漫漫难捱的长夜。最痛苦的时候,她要靠营养液来续命。

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使她形如枯槁。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之久。

有道是,“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怜。”

就在她被病痛苦苦纠缠之际,她遇到了生命中第二个将其深爱的男子。

那段时日,对她悉心照料的男友,是郑绪岚多年灰暗生活中投射进来的一束光芒。

命运似乎终于对她有所眷顾。

然而不久,男友被查出黏膜癌,她闻听噩耗,躺在北京的病床上痛哭流涕,但却无能无力。

那时,同病相怜的两个人,一个住在天津肿瘤医院,一个住在北京专科医院。

相爱不移,却如隔天堑。

那时,他们准备结婚的新家刚刚布置好。

2005年,病情未愈的郑绪岚举办了《红楼梦》歌曲专场演唱会。

● 2005年《红楼梦》歌曲专场演唱会现场

郑绪岚的代表作,大多数都出自著名作曲家王立平之手,但在斟酌当年87版电视剧《红楼梦》插曲的演唱者上,王立平却没有选择郑绪岚,这成了她演艺生涯中的莫大遗憾。

那天,在演唱会上,她唱起《枉凝眉》,唱起《红豆曲》,唱起《葬花吟》,红楼女子的悲剧归宿,似乎更能诠释她的悲情半生。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

一个是水中月,一个镜中花。”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

忘不了新愁与旧愁……”

爱她至深的男友,抱病到现场,去观看与支持郑绪岚的演出。

她在台上,他在台下。

不久,咫尺之遥,变成了幽冥永隔。

她的世界,再次坍塌。

“男友的死对我打击太大了,我当时真的被悲伤击垮了,我甚至觉得自己的生命也到了尽头。”

在最绝望之时,她曾数次想过自杀。但她深知,自杀是容易的,而留下的永难愈合的怆痛,和满地狼藉,只能由最亲的人来承受和收场。因为死,不仅是逝者的悲剧,更是生者的悲剧。

“回过头来我又想,世界上那么多人,有着各种各样的悲惨经历,他们能走过来,我也一定能走过来。”

于是,在经历了生命的又一次涅槃后,她重新燃起了对活下去的渴望,积极去寻求治病的良方,并在好友朱时茂的牵线搭桥下,结识了一位医

● 郑绪岚和朱时茂

当医生看到坐着轮椅,瘦到形销骨立的郑绪岚时,不禁大惊失色:曾经光彩照人的著名歌唱家,已经完全不复当年在舞台上,巧笑嫣然的明丽与健康。

“你给我们这么多人带来了欢乐,你的歌声甚至感染和影响了一代人,所以我们一定想办法把快乐还给你。”

那次的手术做得很成功,饱受恶疾折磨多年的郑绪岚,终于摆脱了病痛。

“我不会被打倒,还将一直唱下去。”

2018年,郑绪岚在白鹿原影视城举办了一场主题为“岚情岁月”的个人演唱会。

● “岚情岁月”个人演唱会现场

当晚,上万人齐聚一堂,全场座无虚席。

彼时,距离她初涉歌坛,40年过去了,当一首首曾经脍炙人口的怀旧金曲,再一次如溪水淙淙,流淌而出时,很多当年她的老歌迷不禁热泪盈眶。

也有不少观众甚至千里迢迢,从外地赶来看她的演出,只为能近距离聆听她美妙的歌声,因为那个夜晚,她串联起的,是一代人关于青春,关于挚恋,关于亲情,关于逝去时光的所有记忆。

演唱会上,风儿轻轻拂过她的发丝,深情缱绻的歌声如春水初生,回荡在黄土地的夜空……

仿佛旧日的一切爱与痛,生死与离别,都化为飞鸟,以沉重而轻盈的翅膀,凌万顷之波涛。

作家木心曾说过,人从悲哀中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

真正的艺术家,无论是假于命运的浓墨重彩,还是轻描淡写,都该施以智慧的底色。

也许芸芸之众,于各自的生命旅途,从序曲,到终章,跌宕起伏有之,峰回路转有之,直至最后,驭得无惧无悔,方能令人生曲尽其妙,余音绕梁……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